自傳小說:黑與紅(39)

font print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6月18日訊】32  赴美前奏曲   陰魂不散  

我於1994年以七十高齡而退休,退休後,做了幾年國際文化、藝術交流的個體戶。首先與我的老同學、遠征軍戰友周忠義合作,邀請美國兒童拯救熊貓代表團來華。

周忠義當時是加州北嶺大學的物理系教授,他和該校中國研究所的同事們,組織了十幾個男女少年,為中國的熊貓,因竹子開花,面臨斷糧的困境,發起向美國各界募捐的義舉。孩子們還從中領事館借來熊貓的紀錄片,在動物園內播放,收入九萬多美元。

我為他們聯繫了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捐贈了這筆孩子們利用課餘時間,掙來的辛苦錢。並應邀訪華。我作為聯絡人,和另一位同事老劉接待了他們。孩子們遊覽了故宮、頤和園、長城等名勝古蹟後,還特地安排他們赴四川臥龍熊貓棲棲地,參觀、訪問。孩子們能親臨其境,見到熊貓,個個都興奮不已。

第二件事是:邀請美國國家聾啞人劇團,來華進行巡迴演出。

第三件事是:與美國加州北嶺大學歌劇團,合作演出義大利歌劇「繡花女」(La Boheme),由北京和上海歌劇院各派三名主要演員,一名領隊組成赴美演出團。上海歌劇院的領隊是該院的副院長,我們劇院理所當然也要派出一位相當級別的院領導擔任領隊才是。可美方不同意僅僅六個演員卻要安排兩個領導,而且點名指定必需讓辛勞多日的聯繫人李先生來美,而且李先生會英語,勿需另派翻譯。

我院赴美演出義大利歌劇還屬首次,哪個領導不想出去風光風光,但又拗不過邀請方,只好將這一去美國的肥缺,忍痛讓給一個過去是黑五類,還不過剛剛改正的右派。

美方原來的計劃和預算是六位演員一位領隊,現在多出來一位,邀請書可以發,但經濟問題已由校方批准,不能更改。還是我的老同學周教授鬼點子多。他安排一行八人,不是原計劃由北京乘機出發,而是北京的演員坐火車去上海,由上海一起出發。

這一輕易的改變,正好省出了一個人赴美的來回機票費,於是我就可以順利地登機去美國,除了演出,我就可以見到我多年不見的姐姐了!

北嶺大學歌劇團提供指揮、樂隊、群眾演員,以及演出場地。由於這是第一次中、美演員合演義大利歌劇,因此受到愛好歌劇的觀眾及媒體的高度關注。臺上的演員,中方用中文唱,美方用英文唱,彼此不懂對方的語言,但在表演上還得點頭表示明白對方在說些什麼,唱些什麼。這一有趣的現象常常博得觀眾會心的笑聲。

三場演出結束,《洛杉磯時報》及各大報紙,紛紛載文評論說,這是美國歌劇史上的三個第一:第一次中、美歌劇演員同臺演出;第一次中、美演員同臺演義大利歌劇;第一次演義大利歌劇不用義大利文,而是用中文和英文。另外對中國來的男女主要角色純正的美聲唱法和表演,也給予了很高的評價。

由於我去美國鍍了一次金,又會說兩句英語,劇院的不出國的外事任務就都派我去幹了。這種事看起來好像很風光,實際上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外賓來,要去機場迎送、安排飯店住宿;定旅遊、訪問計劃、買機票或火車票等等。

國外的空氣比較清新,一到我們這個只管建設、賺錢,不管污染的地方,多數人都會感冒、咳嗽。我還得去聯繫可以接待外賓的醫院。所幸我幾次的接待還沒出大問題,否則又是什麼涉外的政治問題了。我先後接待了德國的鋼琴家、美國好萊塢的電影編導和澳大利亞的指揮。

澳大利亞指揮,除了遊覽了北京各著名景點,他還想去西安參觀兵馬俑。他對兵馬俑如此浩大的秦代地下工程奇蹟,表示無限地讚歎。

我們遊覽了武則天墓、大小雁塔等名勝,還品嘗了西安的特色風味「羊肉泡饃」。他對這次西安之行感到很滿意。又由於他的年齡和我相仿,也參加過二次世界大戰反法西斯的赴太平洋作戰的志願兵,因此我們兩人談得很投機。

回京後,還安排他訪談了我們劇院的女指揮。他還盛情邀請指揮和我在雙方都合適的時候訪問澳大利亞,特別是悉尼,因為那裡有個世界著名的歌劇院。我們都欣然允諾,一定去回訪。

我和指揮都認為這位澳大利亞指揮的邀請,只不過是禮貌的說說而已,沒想到過了不到半年,正好是悉尼的歌劇節,一封寫著有指揮和我的大名的正式邀請函,寄到劇院來了。

當指揮將這一好消息告訴我時,一方面我非常興奮,對這位指揮的言而有信的風格,由衷的敬仰,但另一方面,我立刻下意識感到不可能再派我去了。這種出國的好事,哪能再輪到我這個小人物呢?

果不出我所料,順理成章,除了指揮,還跟了個領隊:黨委副書記。

半個月過去了,兩人代表團,據說是圓滿完成了這次澳大利亞的出訪。指揮在私下裡卻和我談了這麼一件事:澳大利亞指揮在機場迎接來訪的中國客人時,除了女指揮,看到的另一位,不是我,而是一位穿得西服筆挺的他不認識的女士。要是我們中國人遇到這種事,礙於面子也就稀里糊塗過去了。

可這位指揮卻是一位認真,說一不二的人。他當著指揮的面問:「這位女士是誰?李先生怎麼沒來?」

指揮不便說明中國特色的出國訪問成員的級別、政審,等等原因,只好說李先生另有任務,想將這一尷尬的場面應付過去,可這位直腸子,又不會留情面的指揮大人,還緊追不捨,繼續問那位女士:「我在北京時,你在哪裡?」

黨委書記既聽不懂英語,又無言以答,只好還是由我們指揮,將話題扯開,圓了場了事。

出國的名額那麼有限,紅得發紫的延安老革命,都競相要擠進去,出國開開洋葷,鍍鍍金。我這個黑了一輩子,先是摘帽,後又改正的右派,才不會浪費精力和你們這班紅色老革命,去爭這個名額呢!我已經先你們,不是擠進去,而是人家點名邀請我去美國、澳大利亞。

1999年,我移居美國,從此,我可以自由自在地去韓國、日本、法國、英國、奧地利、意大利。再也不必和誰去爭出國,再也不需誰來審查、批准了。(待續)#

責任編輯:馬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老黃介紹的這位婦女,不在意我是右派,這真是很難得。我回北京後,撂下行李,立即去告訴我妹妹這一消息。我妹妹聽我說完,想了一下,直搖頭,她說:「三哥,你大概是找對象都找糊塗了,你就不想想,她本人對反右運動不了解,對你是右派不在乎,可是一旦來個什麼運動,上級要她和你這個右派丈夫劃清界線, 一刀兩斷,你不是又完了。」
  • 我表弟妹是醫生,平時沒事,她和表弟下班以後經常來看望我父母,最近兩位老人的病情突然惡化起來,上海的家庭工很翹,表弟請了好幾位,一聽兩個老人都有病,一個是心臟病,一個是胃出血,就不願意幹了。他們不得不打電報通知我們在京的子女們
  • 平時,我沒有機會那麼長時間,近距離地看過她,現在,盯著她仔細地看,才感到她是那麼的純,那麼的美。她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善良,最觸動我內心深處心的女孩。
  • 我們兩人婚前的「談情說愛」就在這一聲驚嚇中大功告成了。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 我不解為何眼前世界如此單純的狀態無法持續永恆?清醒後人們終究會以領土、種族、宗教、國籍、語言,或生存作為藉口,持續爭執甚或戰爭……
  • 北方山區土耳其戰機不時針對藏匿在伊拉克山區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土耳其籍的庫德族民兵進行轟炸,郊區婚宴廳裡開心慶祝的亞茲迪難民們正將音量開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慶祝婚禮——還有活著的那個當下,沒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會與今天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