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吞口水能補腎精!中醫教你4個最簡單養腎動作

文/吳國斌(心醫堂中醫診所院長)

養腎是養生至關重要的一環。一些簡單的日常動作就可以達到養腎的效果。(Akina繪圖/大紀元)
養腎是養生至關重要的一環。一些簡單的日常動作就可以達到養腎的效果。(Akina繪圖/大紀元)
人氣: 112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中醫認為腎為先天之本,在所有的養生方法中,養腎是至關重要的一環。一些簡單的日常動作,就可以達到養腎的效果。

要談養腎,必須要先了解中醫的「腎」是什麼,包含了哪些部位及功能。

腎位於腰部脊柱兩側,左右各一。腎的主要生理功能是:主藏精,主水,主納氣。由於腎藏先天之精,主生殖,為人體生命之本原,故稱腎為「先天之本」。腎精化腎氣,腎氣分陰陽,腎陰與腎陽能資助、促進、協調全身臟腑之陰陽,故腎又稱為「五臟陰陽之本」。腎藏精,主蟄,又稱為封藏之本。

腎在體合骨,生髓,通腦,其華在髮,在竅為耳及二陰,在志為恐,在液為唾。足少陰腎經與足太陽膀胱經相互屬絡於腎與膀胱,相為表裡。腎在五行屬水,為陰中之陰,與自然界冬氣相通應。

以下介紹四個簡單的養腎法。

4個日常養腎動作

1. 吞唾液

唾液自古以來即被視為「金津玉液」,腎在液為唾,吞唾液可以補養腎精。

明朝張景岳曰:「咽氣津者,名天池之水,資精氣血,蕩滌五臟,生溉元海,一名離宮之水,一名玉池,一名神水,不可唾之,但可餌之,以補精血,可益元海也。」明朝李時珍曰:「唾津,乃人之精氣所化。人能每旦漱口擦齒,以津洗目,及常時以舌舔拇指甲,揩目,久久令人光明不昏,又能退翳。」現代研究發現,唾液可以防癌、抗病毒、調節免疫力。

以下介紹兩個簡單的唾液養生法:

晨起時端坐床上,持續「舌抵上顎」數分鐘,等到口腔中充滿唾液後,做漱口的動作,再將唾液慢慢吞下。

養腎動作之一:吞唾液。(Akina繪圖/大紀元)
養腎動作之一:吞唾液。(Akina繪圖/大紀元)

吃東西時記得細嚼慢嚥,每一口飯菜在口中至少咀嚼30次以上再吞下去,如此可助消化,補養腎精。

2. 腹式呼吸法

腎主納氣,是指腎有攝納肺所吸入的自然界清氣,保持吸氣的深度,防止呼吸表淺的作用。從足少陰腎經的循行來看,其直行者,從腎上行,穿過肝和膈肌,進入肺,沿喉嚨,到舌根兩旁。所以通過腹式呼吸法,可以讓肺氣從上向下沉到腎以補養腎氣,這也正符合了五行中肺金生腎水的概念。

腹式呼吸法的操作步驟如下:

① 呼吸要深長而緩慢。

② 用鼻吸氣,用口呼氣。

③ 一呼一吸掌握在15秒鐘左右。即深吸氣(鼓起肚子)3~5秒,屏息1秒;然後慢呼氣(縮回肚子)3~5秒,屏息1秒。

④ 每次做5~15分鐘,能做30分鐘最好。

身體好的人,屏息時間可以延長,呼吸節奏儘量放慢加深。身體差的人,可以不屏息,但氣要吸足,呼出要徹底。每天練習1~2次。呼吸過程口中如有津液溢出(即金津玉液),可徐徐下咽,以補腎精(唾為腎之液)。

養腎動作之一:腹式呼吸法。(Akina繪圖/大紀元)
養腎動作之二:腹式呼吸法。(Akina繪圖/大紀元)

3. 擦湧泉穴

《壽親養老新書》記載擦湧泉穴的方法及其功效驗證如下:

「其穴在足心之上,濕氣皆從此入。日夕之間,常以兩足赤肉,更次用一手握趾,一手摩擦,數目多時,覺足心熱,即將腳趾略略動轉,倦則少歇。或令人擦之亦得,終不若自擦為佳。」

湧泉穴在足底,屈足卷趾時足心最凹陷中。(編者註:另一取穴方法為,足底前端,第二、三腳趾趾縫紋頭端與足跟連線的1/3凹陷處。)

陳書林云:「先公每夜常自擦至數千,所以晚年步履輕便。仆性懶,每臥時只令人擦至睡熟即止,亦覺得力。」

「鄉人鄭彥和自太府丞出為江東倉,足弱不能陛辭,樞筦黃繼道教以此法,逾月即能拜跪。霅人丁邵州致遠病足,半年不能下床,遇一道人,亦授此法,久而即愈。今筆於冊,用告病者,豈曰小補之哉。」

養腎動作之三:擦湧泉穴。(Akina繪圖/大紀元)
養腎動作之三:擦湧泉穴。(Akina繪圖/大紀元)

4. 擦腎俞穴

腎俞穴在脊椎區,第2腰椎棘突下,後正中線旁開1.5寸。(編者註:另一取穴方法為,腰部後側,肚臍正後⽅的命⾨穴左右兩邊兩橫指寬的位置。)

腎俞穴主治耳部、腎臟病症。常用於耳鳴,耳聾;腰痛,足寒,遺尿,尿頻,遺精,陽痿,早泄;月經不調,帶下,不孕。

擦腎俞穴的方法是,雙手掌心放在腰部雙腎俞穴,上下搓揉36下,一日可操作多次。◇

養腎動作之四:擦腎俞穴。(Akina繪圖/大紀元)
養腎動作之四:擦腎俞穴。(Akina繪圖/大紀元)

※看12月主題:養好腎,不腎虛

養好腎不腎虛(大紀元製圖)

· 每天拉耳朵30下 腎氣變充足 中醫2招補腎

· 別錯過這些「補腎食物」 中醫分享養生吃法

· 枸杞子最大功效不是護眼?胡乃文談枸杞養生

責任編輯:李清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