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朝露人生去日苦多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蓮花

蓮花(鄭順利/大紀元)

  人氣: 7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樹多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痴。在人生的路上,如月有陰晴圓缺,譬如朝露的人生中,雖短卻有人寸步難行,日子煎熬難耐,不知如何是好?如果再腦殼發燒,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一位32歲小姐,鮮亮而紅的月亮臉,像炸開的大氣包,水牛肩,嘴翹翹的,坐下來,話一開口就淚流滿面,泣不成聲。我拍撫她肩膀,握握她的手,拿手紙幫她擦眼淚。冷靜下來後,大氣包開始述說病情:「醫生,我的臉燙到不能睡,不能見陽光。已經看病17年了,類固醇愈吃愈多,病也愈重,覺得自己是個廢人,哪裡也不能去,什麼事也做不了,沒有人敢愛我!我是不是得了不治之症?」她那眼睛含著千萬恨,恨及天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針灸處理:先安神,針神庭、神門穴;易動怒,情緒不穩,瀉肝火,針太衝穴;解血毒,針血海、曲池穴;瀉血熱,針陽池、陽谿穴;補腎水,瀉肺熱,針太谿穴;瀉陽明經熱,針合谷穴;引陽明經下行,針內庭穴;一派瀉法中要加補法,微補陽氣,增加機動力,陰中求陽,針足三里穴;四肢冰冷,強心,引心火達四肢,針內關穴。特別囑咐:雖臉很熱不能吃冰品,熱被冰所鬱更散不去,使病情更加膠著。

大氣包經過針灸吃藥後,臉發燙時間雖然縮短了些,可是她情緒很不穩定,時常發飆。寒流一來,四肢冰冷,身體也冷得要命,一蓋上棉被,臉又燙得不行,即使用冰水潑臉,但是只會舒服幾分鐘,大氣包被折騰得整晚也不能睡。大氣包來門診時,一直在哭!一直向我抱怨病還沒好!17年的病要如何在短時間之內緩解?我也傷透腦筋!

有一天大氣包來診時,竟不哭了,但她表情兇怒的說:「醫生,我長得這麼醜嗎?」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我不假思索的回答:「妳很可愛啊!」大氣包立即說:「我晚上穿黑衣服黑褲子,黑夜中躺在馬路中間,想讓車子輾過,結束生命。可是所有車子都從我身邊繞過,都不肯壓我,我有這麼醜嗎?」大氣包生氣的臉真醜!

我沉默了一分鐘,瞪著她,嚴肅厲聲的說:「妳這小子沒勇氣活,也沒勇氣死,要死還要害家人!妳以為死了就一了百了,沒那回事!人死了也沒有離開三界,除非修行超出三界。三界內的生命都叫人,都很苦,比人低的還有另一種人,再低的有地獄,比地獄低的還有很多,妳想死了到哪裡去受苦?像你這樣不存善念的死法,死了也要還業,在層層償還業力中受苦,去到另外空間,比現在作人還痛苦千倍萬倍。」她聽了愣住了!人生真是苦海無邊!自殺解決不了問題。

我又換了和緩語氣,拍拍大氣包的肩膀說:「我知道妳受了很多苦!妳這樣叫別人輾死妳,別人無辜犯了刑事罪,要被關,還要賠償妳的家人。妳的病不會馬上好,治療需要過程,都已熬了17年,何必急於一時?受苦會消業力,業力消越多,病也去越多。病越久越需要長一點時間來調整,妳想要立刻好,要醫生給妳開類固醇、特效藥,反而使血管愈脆弱。身體器官有一定承受力,就像車子都有一定馬力,過度治療一時的好是暫時的假象,病沒治好又傷肝傷胃,最後傷腎,這就是台灣成為世界第一洗腎國家原因之一。」

我找了一位病人出生即患異位性皮膚炎,已求醫33年,和另一位上半身發紅發疹已15年,經過治療一段時間後,都已入佳境,請他們給大氣包鼓勵,這樣她才會定下心來接受治療。以後大氣包來診就不再苦瓜臉,逗逗她也會笑了,相由心生,病情就一直有進展。@

選自《明慧針道——運柔成剛》/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明慧針道
明慧針道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位46歲老實忠厚的男士,有良好的生活習慣,平日很少生病,有點小恙也不喜歡吃藥,就來診所用針灸解決,倒也平安的過了一陣子。一向健康的他,有一天來診,卻臉色慘白,儘管他十分痛苦,卻善良的忍耐著,直等到他的診號才看診!真是有修為的君子!
  • 聽完女兒敘述病情後,我告訴她:「老爸老媽的病我沒有能力治療,我能做的就是減輕他們一點痛苦!」女兒苦澀的笑笑說:「這樣就好。」二位老人都沒針灸過,但止痛藥也沒有讓他們好過!所以女兒想試一下針灸。
  • 一位53歲的男性企業主管,業績閃閃發亮,東奔西跑的,精力充沛。有一次到南部出差,晚間應酬,第2天右眼睛出血,紅眼如兔子。雖然看過醫生,不但眼紅依舊,而且日漸腫脹而突出,已高出左眼一倍,側面看去已突出超過鼻樑,一大一小相差很大,視力漸模糊,甚至看不清,眼睛常流淚;因眼睛脹痛而常引起頭痛、頭暈,常滿頭大汗。還有耳鳴、失眠、靜脈曲張的問題。
  • 有一天,70歲的老媽跟我抱怨:「女兒懶懶散散,32歲了也不找對象,和弟弟也不積極承接我們夫妻倆白手起家的建材工廠,兩個老人還在苦撐,真是苦不堪言!」我回答說:「這可能和她的眉毛有關!」老媽很驚訝的問:「怎麼會?」
  • 人生是個大舞台,舞台上有各式各樣的角色,穿梭、交錯在錯綜複雜的劇情中。人世間的悲歡離合,愛恨情仇,就這樣一代接一代,一劇接一劇地重演。悲情的人物由誰來演?劇情要如何收場?
  • 蓮花
    一位從南部來的45歲的女士,左邊乳房患癌症第一期,經過半年治療,情況算穩定,因經濟因素,回南部治療。
  • 一位59歲面色暗沉的男士,來治療右手右腳較無力的問題,調理一個月後,大致正常。有一天陪同的老婆突然問:「醫生,我先生有個毛病已40年了,一直治不好,可以請你處理嗎?」哇!40多年的病,那是什麼病?怎麼那麼棘手?我回答:「妳說說看。」
  • 蓮花
    一對恩愛的夫妻,從相愛到結婚,每晚是他們促膝談心的生命分享時光,巴山夜雨時,談的都是愛的樂章。可是自從愛的結晶出世,巴山夜雨的情趣就無法再享受了,因為小寶貝一到夜晚,就有好戲登場,怎麼會這樣?
  • 蓮花
    針灸完,我望著這個渴望被愛的小女孩,但願她能早日重回媽媽溫暖的懷抱。當晚我還特別為小女孩和她的媽媽祈禱,祈求上蒼垂憐這對迷失的羔羊!
  • 蓮花
    一位外表黝黑壯實,瘦而走路輕快的採藥人,外表看去約50歲,實際竟已是68歲,單身無親人。瘦瘦的,體重竟達60公斤,身高163公分。以採藥維生,大都為疑難雜症的病人找藥材,穿梭在高山峻嶺、海邊、沙地,甚至是墳場。風吹日曬雨淋,三餐不正常,常是饅頭野果充飢。被樹草割傷刺傷,只用膠布貼著,腫幾天也不理睬,有礙工作時才隨地找藥草外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