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張林:人間地獄(1)

人氣: 73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9年04月19日訊】2005年初趙紫陽去世,在網上引起一片哀悼。我認為這是一個應該積極動員民運力量復興的難得機會。至少必須嘗試一下。

因為八九民運,反對派的情緒就是被胡耀邦猝然去世而點燃,怒而走上街頭抗議。我希望再來一次,再造輝煌,爭取這次能夠一舉結束中共暴政。

那些天我全力以赴,寫文章、通過微博發言悼念趙紫陽,推波助瀾。國外民運人士還成立了趙紫陽悼念委員會,並且請我擔任副主任。

山東民運人士車宏年電約我赴京共同推動事態發展,我立即答應了,並且還約了一個朋友同去。我離開家時,我的兩歲女兒突然在門口發出悽厲的叫聲:爸爸!爸爸!

車宏年被攔截在家裡,我到了北京,去了金輪酒店當局臨時設立的趙紫陽治喪辦,被拒絕參加追悼會。我在北京走了幾圈,沒看到北京市民有任何動靜。人們似乎不知道,或者毫不在乎趙紫陽去世。

這讓我很寒心,感到無法下手。沒想到回到蚌埠,剛下火車,我就被國保帶走了。我還記得那一天是2005年1月29日。他們認為我想要組織動亂。

後來在獄中,我腦海里反覆迴蕩的,就是我女兒安妮那童稚而悽厲的叫聲。仿佛她已預感到我正在走向人間地獄。安妮是個神奇的孩子,直覺異常敏銳。

我是民運人士裡,坐牢次數最多的人。而且我大部分牢獄生活,都是在狀況最惡劣的看守所或勞教隊度過。

這是我第七次失去自由。從北京到安徽,到廣東福建,我幾乎經歷過各種形式的共產黨牢獄,甚至包括民政局收容所、民政局勞動隊、公安局收審站。

每次入獄,我都痛苦不堪,總是處在精神崩潰的邊緣。不管一個人蹲過多少次監獄,也不管被關押多久,任何時候再失去自由,都會感覺難忍的痛苦。對於生命,沒有什麼比自由更珍貴。

我一生都在為中國人的自由而奮鬥,恰恰我失去自由的次數還最多。

每次入獄,我都是懷著悲壯的情懷,反覆告訴自己,我在殉道,就像人類歷史上的英雄那樣在抵抗暴政,像德國的紹爾兄妹那樣在奉獻青春,在從事人類最美好的事業-爭取自由,所以只能承受苦難!必須承受苦難!

那時六四過去已15年,中共依然維持對民運的政治高壓。98年民運小陽春,國內積極組建民主黨的秦永敏、陳西、劉賢斌等人先後入獄。

在中共當局的嚴厲壓制下,有組織的民運活動根本無法進行,一片肅殺之氣。

2001年底,第六次出獄後,我修整了一年,感到有些恢復,就開始再鼓餘勇,在網上發表文章,抨擊中共的極權體制,呼籲啟蒙和維權。

當時中國最勇猛的民運人士,江蘇楊天水和湖南謝長發。多次千里迢迢來找我共商大計。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9-04-19 12: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