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橙縣被控拒發遊民支持資金

洛杉磯市中心街頭的無家可歸者野營地。(楊陽/大紀元)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張純之綜合報導)幾個橙縣南部城市的遊民政策再次面臨十字路口。週一(4月1日),遊民支持者向聯邦法官卡特(David O. Carter)提交了一起訴訟案,稱橙縣錯誤拒絕給遊民發放縣救濟項目(General Relief,簡稱GR)的資金。涉案的城市包括爾灣、艾利索維耶荷(Aliso Viejo)、聖璜卡皮斯壯諾(San Juan Capistrano)、聖克萊蒙特(San Clemente )以及達納點(Dana Point)等。

新訴訟:遊民只能選住處或食物

訴狀說,橙縣基於不適當的理由,再次實施各種政策和做法,拒絕發放或中止給予最脆弱人群的資助。比如,橙縣社會服務局現在將任何類型的住房補貼都算作實物收入,無任何限制。因此遊民只能二選一,要住處還是要食品。

橙縣提供的GR項目,為不符合聯邦或州資助資格的貧困者提供短暫現金支持。受助者拿到「收入保障補助」(Supplemental Security Income)後須歸還領取的救濟金,但這可能要花幾年的時間。

原告說,2012年橙縣和解了一個關於如何管理GR項目的集體訴訟案,和解案允許歸還GR資金,但只在GR資金接受者獲得基本需求支持後。

原告還指控橙縣在上訴期間拒付資助,還發出有追溯效力的終止發放通知,導致遊民數月沒有任何福利和資助。

南橙的「反野營法」可能被禁

就在訴訟發出第二天,從去年以來一直監管多項遊民支持者訴訟的法官卡特,還打算考慮一項針對橙縣和幾個南部城市的訴訟,該訴訟請求卡特下令禁止這些城市執行「反野營法」(Anti-camping laws)

按照規定,各城市如未能提供足夠的遊民庇護所就不能執行「反野營法」。北橙縣有多個城市,包括科斯塔梅薩、柑橘市、塔斯廷(Tustin),都因在聖安娜河床展開遊民清理行動而面臨第一波訴訟。這些城市都已經同意或正在進行遊民安置。

目前,南橙縣唯一的遊民庇護所就是拉古納海灘市(Laguna Beach)的Alternative Sleeping Location,該庇護所每晚可容納45人。

據橙縣之聲報導,PIT(Point-In-Time,一個晚上遊民人數統計,包括已獲得及未獲得庇護者)統計數據顯示,約有400名遊民住在南橙縣。

橙縣遊民引起的過往紛爭

遊民安置一直是橙縣的一個大難題,庇護所設置計畫一直受到各市居民的強烈抵制,主要原因是隨著該縣遊民點越來越多,引發的暴力、吸毒及疾病等問題導致當地居民的不滿和擔心日增。

橙縣在2017年11月展開了聖安娜河床的遊民點清理行動。並且縣政委員們還決定之後兩年僱用安保公司,派出不帶武器的警衛開關沿河小徑的大門,一旦發現擅自侵入者立即向警署報告。

附近居民反映說,清理後當地安靜多了,也一天比一天乾淨。縣府官員也希望能保持安靜清潔的環境。

但是在清理行動中被清出的700位遊民的安置問題,也在該縣引發了軒然大波。

去年3月,縣政委員會擬定計畫,打算在杭亭頓海灘市、爾灣市和拉古納尼格爾市(Laguna Niguel)建立三個帳篷式的臨時庇護所來安頓這些遊民,但遭到三市居民的強烈抵制。表決當日,22輛巴士載來1200位反對該安置計畫的社區居民來到聖安納市政廳。他們圍繞著議會不斷呼喊「不要帳篷城市!」導致縣政委員們之前的努力完全泡湯。最後官員們被迫放棄了該計畫。

之後,聯邦法官卡特威脅,如果橙縣不能為數百名從城市帳篷中清理出來的遊民提供庇護,他有可能會禁止地方政府執行「反野營法」(即禁止遊民在公園、河道等公共區域宿營)。

居民由同情轉為憤怒

事實上,許多橙縣居民近年來對遊民的態度已由同情轉變成排斥。

週一晚上,數百名居民擠滿了亨廷頓海灘市(Huntington Beach)議會廳,關心在Marina高中旁建50床遊民收容所的計畫。當市經理Fred Wilson宣布:「我們所有人都清楚這個地點不行。」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和歡呼。

去年8月,卡特法官要求縣和市必須為其無家可歸者總數的60%提供住房。這意味著統計有119個遊民的亨廷頓海灘市,必須提供72床的安置處所。

居民Jim Knapp質疑亨市為何要承擔安置遊民的責任:「無家可歸者為何有權蹲在我們的城市說『我是居民?』」他甚至建議城市指控法官的命令。「誰讓卡特法官成為無家可歸議題的王者?」

去年11月,塔斯廷市也經歷了與亨市同樣的難題。當該市考慮在一所小學旁蓋收容所時,學生家長們紛紛抗議,市議會最終決定尋找新地點。

前年夏天,當安納罕市(Anaheim)開始討論清理聖安娜河床遊民點的時候,有多位居民投訴說,他們希望遊民能被趕走。當時,居民和遊民之間的衝突日益增加,有的居民甚至拿出了槍。

安市警方接到遊民相關的投訴大量增加,僅2016年就超過1.5萬個,內容包括盜竊、開放吸毒、丟棄注射針頭、攻擊性的乞討、公共場合大小便、漫無目標的遊蕩者和無緣無故的爆怒等。

居民們說,社區內藉口無家可歸而發生的犯罪行為不斷在增加。一些居民已經開始區分需要幫助者和占便宜者。但是,居民們的耐心在一點點被消耗。有居民表示,說到底就是對遊民已經產生了恐懼。

安置遊民議題的爭議

實際上,遊民如何安置的議題一直存在巨大爭議。

2002年布什總統任命曼加諾(Philip Mangano)擔任跨部遊民問題委員會執行長,監督全美二十個聯邦計畫。曼加諾認為,興建施粥廚房與收容所,到頭來只會使得長期遊民一輩子都是遊民。

但幫助遊民自立的計畫執行起來卻很困難。比如一名20出頭的遊民,年紀輕輕就因酗酒導致肝硬化 。安置給他的第一間公寓,因他邀來朋友大開派對,搞得一塌糊塗,還打破了窗戶。在安置的第二間公寓中,他又故態復萌,令社工們非常傷腦筋。

許多社工都談到,一次次地給遊民機會,等於變相鼓勵這些人不負責任。 還有參與者表示,社會福利本應有某種道德正當性,成千上萬每天打兩三份工才勉強糊口的人,沒有人給他們一把公寓的鎖匙,破壞公寓的酒鬼遊民卻被一再給予機會。◇

責任編輯:方平

評論
2019-04-04 1: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