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熱潮吸引對岸的大陸人士結伴前來台灣高雄文化中心觀賞,圖為高雄愛河之心夜景。(羅瑞勳/大紀元)

「神在為我們演繹傳統文化」大陸客震撼

2019年04月06日 | 09:56 AM

【大紀元2019年04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龍芳台灣高雄報導)2019年4月5日晚間,神韻世界藝術團在台灣高雄文化中心的第三場演出持續爆滿,神韻熱潮也吸引對岸的大陸人士,紛紛結伴前來,不但想一睹神韻世界第一秀的風采,更想親身體驗在大陸失傳已久的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的深妙內涵。

一群老中青大陸朋友結伴觀賞了4月5日晚上的神韻演出後,大表感動和震撼,大家對中國古典舞蹈的精湛、天幕背景的變化和精緻的服裝,舞劇的內涵都十分喜愛,異口同聲表示不虛此行。

「現場的震撼無與倫比」

年逾7旬的劉先生(化名)激動地表示,神韻演出的節目非常真實,「每一個節目都喜歡。很真實。」他說,「把民間傳統故事都展現出來了。」

神韻將傳統的中國搬上舞台,喚起了劉先生對兒時的記憶,「背景很漂亮,小時候也看過這場景,好長時間沒看過這場景了,我們在大陸沒看見,跑到這邊來,我就看見了,所以這是很好的(演出)。」

他並表示觀賞時身心可以感受到很強的正向能量,「我從頭看到尾,精神很充沛,但心情也很激動,這些在大陸是看不見的。」

他同時深深嘆一口氣,「唉…..我這次來看這個,在大陸真的看不見這些了,很真實啊,畫面場景都很真實。」

劉先生幾度欲言又止,久久說不出話來,「他哽住了!」旁邊同行的20多歲年輕人陳先生(化名)說:「他太激動了,第一次看到(神韻)這種很震撼的場面,他的內心、包括思想的反衝力量,會讓他很激動很激動。」

陳先生表示,「我們是克服了很多的困難才有機會到這裡來觀賞一場真正的傳統文化。」他說雖然有些人已在大陸突破封鎖看過神韻轉播,「但這種現場的震撼能量是無與倫比的,這種身臨其境的感覺是在其它地方都無法比擬的,所以我們每個看完的朋友都會深受感動、熱淚盈眶,或者說心情愉悅。」

陳先生表示,他自從去年現場看過神韻後,就開始特別關注神韻訊息,「就像看一場很喜歡的秀,就不停地想去追,就這種感覺。而且我總覺得冥冥當中有一種緣份的東西,我無法用語言去形容這是什麼樣的東西。」

他表示,「好像我身心上面的某一個點被觸動。這就是她(神韻)的吸引力所在,讓我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我都會義無反顧的想去追著看。」因此他今年不但追到高雄,而且一連看了兩場。並且還呼朋引伴共襄盛舉。

「神在為我們演繹一場精采絕倫的傳統文化

陳先生讚歎,「每一個節目是那麼傳神,而且在節目的編排和舞蹈、包括服飾的搭配上面,真是賞心悅目,無與倫比。我覺得就是神在為我們演繹一場精采絕倫的傳統文化。」

他接著說:「尤其當聲樂家(歌唱)或是樂團發出令人震撼的音樂的時候,真的可以打到我心靈深處,而且我似乎能夠跟他們有一個呼應,有一個共鳴。」

「剛開始的時候,我覺得這聲音來自蒼穹,讓我默默地想流淚,然後就覺得這種聲音好像喚起我某一種良知,就是把內心最真的善返出來,而且我被塵世塵封已久的記憶在慢慢的被喚醒。」

陳先生並形容看完神韻後的身心感受,「好像身上的灰塵都被清掃乾淨了,非常非常的愉悅,而且我這種感覺特別特別敏感。好像一些變異的因素、變異的觀念被洗淨了」他說,「看完之後,我的感覺就像在雲端,輕飄飄的感覺非常舒服。」

「也讓我感受到,喔,原來我以前在那邊(大陸)學到的東西是如此的不堪一擊,我覺得很愉悅,我走路真的很輕鬆很愉快。渾身輕飄飄,昨天上下樓梯我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樣,很輕飄飄的感覺。」他說。

陳先生特別喜愛舞劇中傳達的深刻意涵,「不管我以前接受到什麼樣的教育,但是我覺得我內心的一些東西在這裡可以得到共鳴,我就覺得我自己好像可以溶入其中。或者是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個角色。這是在任何一種秀裡面無法達到的。」

「《憨癡小和尚》的那個節目,小和尚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很愚鈍,但是冥冥之中就有神佛去庇護他,而且神佛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會賜予他一種能力,讓他去保護這個寺廟,建立自己的功德無量的事情。」

他笑著說:「我覺得我也想當那個小和尚。」

希望神韻快回大陸 盼望到想哭

在中共無神論的教育下,陳先生說他很幸運生長在一個篤信神佛的家庭,「我母親從小就信神佛,即使在被認為迷信的那種年代,她仍然會去寺廟進行虔心的參拜,而且她的善念從我小的時候就(傳遞)給了我們,慢慢的移默化,讓我覺得課本上學的東西不一定是對的。」

他也發現,「有可能真正的(好)東西就是來自於民間、來自於傳統,這是我們現在在大陸丟失的一些東西。」

因此他想盡辦法看神韻,「我連追兩場。這一場看的細節和上一場不一樣,這個點觸動到我心靈上什麼樣的東西,只有不停反覆的看,形成一個永久的記憶,我覺得這對我來講,不枉此行。」

他也覺得神韻的出現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我覺得一定是一個很有力量的人在主導這個事情,而且讓大家都往這個方面去發展,我也能夠感受到一種阻力,我們來的時候有阻力,我想神韻的演出同樣會有阻力,但是這個阻力神韻克服了,就是我們的希望。」

對於尚未看過神韻的人,他覺得要珍惜機緣,「很多親朋好友,很多像我這種同齡的人,他們沒有機會得到這種很正面、很傳統的信息的傳遞,我為他們感到惋惜。」

因此他希望神韻能趕快回大陸演出,「非常非常盼望,那個簡直就是、每次讓我想流淚的原因。」

責任編輯: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