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歌共享汽車全被回收 百萬用戶押金未退

人氣 1628

【大紀元2019年06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周心鑑綜合報導)大陸共享汽車公司「途歌」(TOGO)一方面退押金風波不斷,一方面債務纏身,目前途歌熱線已提示「無此業務號碼」,各停車場內共享汽車被全部開走,公司辦公地址也已搬空。

公開資料顯示,途歌成立於2015年7月,主打汽車分時租賃,採用隨取隨還的模式。途歌先後落戶在北京、上海、廣州、成都等地,旗下擁有奔馳Smart、寶馬mini、雪鐵龍、標致等多款服務車型。用戶在其平台可以預約汽車使用,押金為1,500元(人民幣,下同)。

約180萬用戶未退押金

自去年11月,途歌共享汽車頻繁被用戶舉報拖欠押金,APP內1,500元押金記錄消失。途歌全國用戶約200萬左右,途歌方面給出的退款方案,一天最多只能退15人;按每人1,500元押金計算, 200萬名用戶若要拿回押金,需要365年。

據此前一位途歌負責押金登記的內部工作人員曾向「商業人物」透露,目前未退到押金的用戶占90%左右。也就是說,未退押金用戶在180萬左右,其押金總額在27億元之上。

今年1月2日,途歌創始人兼CEO王利峰在北京十里堡附近遭途歌用戶圍堵,隨後雙方到北京六里屯派出所商量退押金事宜。王利峰聲稱,所有用戶的押金都會退還,公司目前雖然遇到困難,但是運營仍然在繼續,並將增加運營車輛。

如今,途歌熱線已提示「無此業務號碼」,各停車場內共享汽車被全部開走,公司辦公地址也已搬空。工商所工作人員回應稱,途歌目前還在經營,並未破產。對於退款,建議直接起訴。

途歌用戶金汐告訴「沖科技」:「原本打算對途歌進行集體訴訟,但諮詢了律師後覺得成本太高,至少得3萬塊,而我們押金每人總共才1,500元,得找多少用戶分攤律師費啊,所以只能自己起訴了」。

像金汐這樣採取個人起訴的維權用戶不在少數。但法律界人士表示,用戶就押金退還事宜起訴途歌,勝訴可能性很大,但能不能拿回押金,要看途歌有無足夠的財產償付。

途歌除了押金難退,還有拖欠員工薪資和供應商貨款等資金問題,此前曾被法院凍結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和卓尼商詩(天津)汽車租賃有限公司銀行帳戶存款共計逾266萬元。

1月24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裁定,應申請人深圳市萬車匯汽車租賃有限公司提交的財產保全申請,凍結被申請人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名下價值24.3萬元財產。

「魔爪」頻頻伸向押金

共享汽車企業為了活下去,眼前的巨額押金足夠有誘惑力。「挪用押金不僅在共享單車領域是事實,甚至成為了共享汽車以及共享充電寶等共享經濟中的常態化問題。」 共享單車ofo前高管鍾飛曾向媒體表示。

隨便挪用押金,是因為目前監管層面對用戶押金的滯留期既沒有法律規定,也沒有行業共識,使得用戶押金的資金池一直不受控,即使會給相關企業帶來巨大的債務隱患,卻難以抵擋其成為共享汽車平台們賴以生存下去的隱藏發動機。

紛紛倒閉的共享汽車

大陸共享汽車的發展一路備受質疑。如今,在大陸經濟下行、大環境不好的情況下,加上行業弊病,一些企業面臨倒閉在所難免。

2017年3月,友友用車宣布停止運營,原因是投資款項未如期到位,資金鍊出現問題,成為共享汽車行業首個「死亡」案例。之後有EZZY、麻瓜出行、巴歌出行等共享汽車企業停運甚至倒閉。去年11月,試營運逾1年的美團共享汽車業務也暫停試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超1100萬人排隊退押金 ofo單車創始人發聲
共享單車ofo公司及戴威收到「限制消費令」
遭用戶圍堵索押金 共享汽車CEO躲入派出所
單車ofo遭追債 專家:民企追隨中共陷困境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共產暴政和西方文明的自毁
【馬克時空】藉「機」摸透Su-30 印日年底進行聯訓
【珍言真語】潘焯鴻:港發人民幣債券 考驗富豪
【舞蹈三劍客】意外發現:京劇挑戰
【新聞大家談】法國參議員李察訪台幕後故事
【未解之謎】失而復得的孩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