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細說于溟拍攝的移植醫院之307醫院

人氣 335

【大紀元2019年07月18日訊】法輪功學員于溟在2018年11月深入北京幾家器官移植醫院,冒死錄製的現場視頻錄像中涉及三家移植醫院:武警總醫,解放軍第309醫院,解放軍第307醫院

于溟說到視頻裡的解放軍第307醫院:而在北京的解放軍第307醫院,怎麼樣對付來調查器官移植的採訪者,醫生顯然都是經過有針對性的培訓的。我們能看出很多事情在這裡都是嚴格保密的。當我們一詢問到器官移植價格和等待時間時,他就馬上警覺。

于溟遇到的上述情況,是大陸移植醫院的「通病」。供體來源、等待時間、移植量 、價格、床位等都被視為敏感信息,院方避而不談,告訴患者掛號去門診面談。但是也有不少醫院為了拉住病患,掂量風險大小後,酌情透露實情。因為向醫院提供受體也能得利,介紹成一個病人能得好處費一萬元。而像307醫院這樣寧可不接單,也不能破保密規矩,確實不多見。

307醫院自稱是最早一批獲腎移植資質的醫院,但是在醫院簡介中,醫院的特色優勢中沒有器官移植。在醫院重點科室中,也不見移植科,而是由泌尿外科取代了。有移植資質的醫院連個移植科都沒有,這不是反常嗎?

中共活摘器官,解放軍總後勤部是核心機構。307醫院級別地位雖不及309醫院高,但也歸總後管轄,總是比地方醫院優越,有恃無恐。307的移植業務如此反常,醫生個個如驚弓之鳥。這或許和2007年追查國際調查員對307醫院移植科腎源聯繫人陳強的電話調查有直接關係。

調查錄音中,對方清楚地承認,他們是以官方、警方、監獄一條龍運作方式在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並保證可以提供證明法輪功學員供體身分的材料。該電話調查是在2006年蘇家屯活摘黑幕曝光之後的2007年7月打的。當時,蘇家屯活摘器官罪惡震驚國際社會,引發對中國器官移植界的強烈質疑。中共百般抵賴,面臨巨大壓力。公佈出的307醫院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電話,給了中共當頭一棒,戳破中共否認「活摘」的謊言,再次證實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是真實存在的,而且正在發生著。

調查電話披露的真相令中共江氏集團大為惱火,因為是自己捅出的漏子,也只能裝聾作啞。更惱火的是,這個調查錄音在互聯網上到處可見,刪也刪不掉,十多年來令中共如芒在背。307醫院原本不出名,因為這個電話錄音早已臭名遠揚。這或許是器官移植業務在307醫院被有意低調淡化的原因之一。

307醫院深陷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從他1999年後快速發跡崛起也現端倪。307醫院始建於1957年,前身是國家衛生部同位素醫院,1958年移交部隊,為軍事醫學科學院的附屬醫院。2005年9月,醫院從北京海淀區搬遷到豐臺,新院址面積和建築面積都比原來擴大3倍,床位規模擴大1倍。

建院近五十年、北京人都不知道的一個做腫瘤放療的專科醫院,突然整體搬遷入駐一個嶄新的時髦大醫院,鳥槍換炮,這在醫務界應該不是件小事,其背後一定發生了什麼。如果注意到它搬家的時間,是在2005年前後,正是中國器官移植市場規模爆發時期,那麼307醫院的大發展和用法輪功學員器官大力開展移植就不無關係了。

至於那個洩密的器官聯繫人陳強,他的下場會很慘,估計這個人早就找不見了。很顯然,中共要想推翻陳強的證人證言,會讓這個污點證人盡快失蹤。這在民主法治國家是嚴重違法犯罪,有極大風險。但中共為了「活摘器官」得以繼續運行,叫一個人在人間蒸發,輕而易舉。

當年那個器官聯繫人陳強,可以說是現在各醫院OPO(獲取器官組織)組織成員的原型。而現在器官來源的渠道比陳強那時更多了,除了從監獄、法院弄來的司法器官外,還有來自民間的,五花八門。現在找器官的環境也比那時寬鬆多了,無論什麼渠道來的器官都被命名為「腦死亡」捐獻器官。因為搞不法器官風險小,利潤大,OPO成員十分活躍。

中國OPO組織的主席是鄭樹森,執行主席是葉啟發。這兩個活摘屠夫領銜主管的中國OPO組織,能是什麼貨色,就不言而喻了。值得提醒的是在下面找器官的OPO成員,陳強是前車之鑑,誰找的器官越多,來路越邪門,誰就倒霉的越快、越慘。不要忘了,中共一慣卸磨殺驢。鄭樹森、葉啟發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鬼,跟着他們幹,不是害人也害己嗎?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追查國際錄音5: 解放軍307醫院活摘器官黑幕
河南腎移植醫療糾紛 掀中國活體器官庫黑幕
玉清心:細說于溟拍攝的移植醫院之武警總院
玉清心:細說于溟拍攝的移植醫院之309總院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李克強為何去三星堆 印度疫情海嘯
【秦鵬直播】反擊黨媒圍攻 特斯拉拋「黑匣子」
【時事縱橫】氣候峰會成吹牛會?蓬佩奧發警告
【新聞看點】習講話兩版本 中共大使巴國驚魂
【有冇搞錯】博鰲論壇越來越冷 習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視界】海外餐館爆竊密 習自曝7致命弱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