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5) 滿庭芳-芳月大婚4

作者:云簡

清 袁耀 山水樓閣圖 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247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三章 芳月大婚(4)

這一群人,在山間轉了幾個彎,便看到一座石堡聳立山間,門庭森嚴。

樺迎風道:「此處便是飛刀門,二位請。」二人由樺迎風領著,進到石堡大門裡面,只見裡面亭台樓閣,鳥語花香,雖是鄉野,卻似桃源。

「二位在此休息片刻,我去稟報門主。」樺迎風安置他倆後,便去見門主刀器。

玉林逕自往床上一倒,心下悽苦:撞上這麼個母夜叉,連日來又打又罵,沒一點好臉色……

笑笑嘆了口氣,道:「這回你可害苦我了。」

玉林覺得這話實在太諷刺,從床上跳起,支支吾吾一陣,半句話也沒說出來,才想起自己被點了啞穴。

「你是想問為什麼?」笑笑道,玉林忙點了點頭。

「飛刀門與飛劍門是中原武林兩大門派,但兩派之間,尤有不和,時常打架。在中原走鏢的人,見了他們,便都遠遠避著,不敢得罪任何一方。現下,陰差陽錯,我站在了飛刀門一邊,便是與飛劍門為敵,你說,這怎不是害苦了我!」

玉林又問,還是講不出來,急得抓耳撓腮。

笑笑緩道:「你想知道他們之間爭什麼?」玉林點了點頭。

笑笑道:「這兩家都是用的暗器,你看。」說著,拿出兩柄小刀劍,又道:「飛刀門認為,自古暗器只有飛刀,風訊凌厲,讓人眨眼不及;而飛劍門卻認為,飛刀只有單刃,不如雙刃的劍,使用起來更為靈活,殺傷力更大。是以,在暗器排名上有了爭奪,發展至今,屢屢互毆,也沒分出半個上下!」

笑笑講完,便聽玉林又在支支吾吾,好生奇怪,誰知玉林竟將兩柄小刀劍放入懷中。門外響起敲門聲。

「鄭姑娘,飛刀門門主刀器請見。」小廝道。

笑笑一聽,慌忙開門,抱拳道:「門主親臨,鄭笑笑失禮了。」

刀器道:「鄭姑娘客氣了,你是飛刀門的貴客,我理應款待,不知這位是?」門主看著玉林,雙眼烏青,雙頰紅腫,衣衫撕成一條條的,心有疑問。笑笑道:「這是我的小弟,我倆闖蕩江湖,不幸遇上土匪,小弟為保護我,才至於此,唉。」說著,嘆了口氣。

玉林聽得笑笑一派胡言,氣不打一處來,說不出話來,又蹦又跳。

刀器拍了拍他肩膀,道:「這位小兄弟,真是好樣的!來人,取來新衣給小兄弟換上。」

笑笑忙抱歉道:「門主,小弟天生啞巴,生性古怪,請門主見諒。」

刀器笑道:「鄭姑娘客氣了。吾今日小備薄酒,請兩位賞光。」

笑笑剛要拒絕,卻見玉林抱拳鞠躬,連連相謝的樣子。料想他好幾日沒吃上頓飽飯了,怎能錯過機會,笑笑首度心軟,便答應下來。

****************************

晚宴已完畢,笑笑玉林回房休息。

樺迎風道:「門主,這二人如何?」

刀器道:「這二人有古怪,我便寫了保薦信,讓他們明日離開,至於這信起不起作用,就看他們的運氣了。」

樺迎風道:「我看著鄭姑娘的刀法,似是出於名門正派,或許與吾等可以結交。」

刀器道:「除了飛刀門,我刀器從不信什麼其它門派,管他名門正派,還是綠林土匪,皆與我無關。」

「是。」樺迎風取了信,便過來找鄭笑笑。「鄭姑娘,這是門主的親筆信,危急時刻,你可拿出與飛劍門協商。」樺迎風道。

「多謝!」笑笑道。

樺迎風不放心,又道:「鄭姑娘女裝上路,恐怕惹眼,這有一身男裝,不如你且換上,也可掩人耳目。明早,我派人備兩匹馬,送予二位,也可減些腳程。」

笑笑心下感激,便道:「樺大哥如此為我倆著想,笑笑不知以何為報。」

樺迎風道:「誒……鄭姑娘客氣了,你幫我飛刀門解圍,亦是我之恩人,此一點小事,不算什麼。江湖人自有江湖人的處事方法,鄭姑娘不必介懷,權當交個朋友罷了。」

笑笑爽快道:「也好,樺大哥,多謝你了。此後若有需要,到祁連山寨找我便是。」

樺迎風一聽,驚道:「姑娘便是祁連山寨的鄭三堂主!」笑笑點了點頭。

玉林見他吃驚,料想他們雖是武林中人,到底不敢與朝廷為敵,正欣喜獲救希望,卻聽那人道:「祁連山寨義薄雲天,這響噹噹的名號,誰人不知!我飛刀門早就想為義軍出一份力了,當今朝廷……」

兩人聊得熱火朝天,分外投機。玉林一旁氣得吹鬍子瞪眼睛:「沒想到啊,這些武林中人,也是綠林土匪,目無王法……」罷了,樺迎風一拱手道:「有勞鄭堂主向白大寨主問好!」

笑笑道:「副門主客氣了,笑笑一定帶到。」

樺迎風走後,笑笑迴轉身來,瞥見玉林,便道:「呵,我知道,你心裡一直有個疑惑。便是自己功夫哪裡去了。上不得樹、點不得穴、落不得穩?」玉林連忙湊上前來,使勁點頭。

笑笑翻開他手腕道:「你也不用費心想跑了,你四肢筋脈,皆被我用藥控制住,除非有解藥,你的功夫便算沒了。」

玉林仔細看自己手腕,果真有一條細小紅印,登時大驚失色,心想這個女子怎生這樣歹毒,心狠手辣;又自嘆自己為何這樣貪杯,落得如此地步!

「好了,我要休息了,你自便吧,若是敢跑,管叫你更苦!」笑笑語畢,便然休息。

可憐玉林趴在桌上,輾轉反側,便至睡著,天都亮了。迷糊之間,又被笑笑拎起來,扔上馬去。

二人告別飛刀門,便向西北行去。

****************************

莫少飛管哈爾奇要了婚宴上剩下的兩壇酒,便向嚴承義家走去。

「老頭直夸這酒夠烈,定想不到我還藏了兩壇。」莫少飛興高采烈,朝內城邊上的破房子走去。

「院門緊閉,莫非無人?」莫少飛方要舉手敲門,卻聽到院內有女子在高聲吵嚷。

「哎呀,你小點聲,街坊聽了笑話。」只聽嚴承義語氣幾多無奈。

「怕什麼?住在這種地方,也怕能有個達官顯貴聽見麼!」女子道。

嚴承義不語,面紅耳赤。

那女子又道:「滿朝的文武百官,哪個比得上你窩囊!名不是名,錢不是錢,當的什麼破官,光耀的什麼門楣!我呸!」

嚴承義小聲道:「哎呀,佳人,算爹對不起你,你別在這吵,咱們進屋說。」

嚴佳人道:「你那破地方,都比不上我孫家的狗窩!」

瑾兒道:「小姐啊,老爺很不容易的,求求您啦,別鬧了!」

「你個小妮子,添什麼亂!白吃飯的傢伙,不如賣到青樓,還能換兩個錢花!」嚴佳人怒道。

「哎呦,小姐手下留情,小姐,小姐,嗚嗚——」瑾兒被她掐住胳膊,好不吃痛,連連求饒。

「哎呀,佳人,你放開瑾兒吧,好歹她也給你老爹做些飯。」嚴承義亦求饒道。

「放了她?好啊,拿銀子來。」嚴佳人眼高於頂,手心朝天。

嚴承義用袖子抹了下額頭上的汗水,道:「銀子每月都給你了,爹,實在是沒有了。」

瑾兒怒道:「小姐,你就饒了老爺,讓他還能多活幾年,哎呦——」瑾兒吃了一耳光,頓時臉上通紅,心內惱怒不已,索性拳腳齊上,欲和她廝打。可惜,這個黃毛丫頭怎是母老虎的對手,被嚴佳人一搡,磕在石階上,扭了膝蓋。

瑾兒又氣又惱,耐住痛,又要上前,卻被嚴承義攔住。

嚴佳人冷笑掛腮,逕自進了廳堂,見到什麼摔什麼,一邊摔一邊道:「還有錢買瓷碗兒,用陶的不是更好。」說著,隨手一扔,摔碎在地。只見她縴手一揚一揚之間,廳內頓時一片狼藉。

嚴承義也不敢上前阻攔,見她隨意摔砸東西,好不心疼。狠下心道:「唉!你不就是要錢麼?我給你!」說著,顫顫巍巍脫下鞋子。嚴佳人見他爹終於開了竅,似是出了一口惡氣,咯咯笑了出來:「怎麼著?老爺子,還是讓我給榨出來了。哼!」

瑾兒道:「老爺不能給她,那可是棺材本兒,哎呀——」瑾兒見她瞪眼靠近,以為又要挨揍,嚇得不敢再說,一雙眼睛裡轉著淚珠兒。

「唉,拿去!以後,莫要來了——」嚴承義閉眼,不想再看這個不孝女。

嚴佳人咂了咂舌頭,道:「堂堂一個刑部侍郎,就這麼點兒,也算棺材本?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沒本事的老東西。下次,休叫本夫人再走這麼遠要債,乖乖送到孫府,咱們臉上都好看!呵!」說罷,揣了銀票,大步流星離開。

開開合合的蓬門,正嘲笑著這個又沒本事又沒資財的老爹。

「呸!這個母夜叉,可算是走了!」瑾兒從地上爬將起來,腿上吃痛。

嚴承義背對著她,眼圈漸紅。未知自己到底是造的什麼孽,有這樣敗壞的後代。

「老爺,老爺,您怎麼了?」瑾兒見他不說話,便緊張道。

嚴承義胸中氣悶,便道:「沒事,我出去走走!」

說罷,開門,發現門口牆邊竟放著兩壇酒,心下會意,不禁嘆了口氣:「少飛,你唉!」

****************************

話說高雲天被徐老虎帶到了八方賭坊,不僅沒贏道一分錢,反而又欠下了八百兩。

高雲天等待最後一注,「一二三,點小——」頓時汗如雨下,拔腿就跑,誰知門口不知何時立了兩個人高馬大的漢子。

「高公子,你去哪兒啊?」一個小個子,陌生面孔,留著兩撇小鬍子,走過來道。

高雲天一陣緊張,道:「我,我去方便。」

小鬍子看著不禁樂了,道:「這沒了帳的,誰敢出這個門?」

高雲天抹了把汗,道:「我我我,去去就回!」

小鬍子道:「恐怕你去了就不回來了吧!」高雲天被說中了心事,連連辯解道:「肯定回來,馬上回來。你等著我,我還得把輸的錢都贏回來!」說罷,轉身欲走。

小鬍子道:「八方賭坊的規矩,帳沒清的,休想邁出半步。不過,以高公子的身分,高府的信譽,肯定不會賴帳,所以……」高雲天心下歡喜,滿心以為小鬍子肯放他回去,卻沒想到他說:「高公子就稍帶片刻,你們兩個去通知高老爺過來贖人!」

那兩人領命待去,高雲天一聽大事不妙,急忙擋在門口,又是鞠躬又是作揖,道:「不可不可,您高抬貴手,高抬貴手,容我幾天,自己籌錢馬上給您送來,大哥、大哥……」小鬍子眼珠一轉,道:「哎呀,既然高公子開了口,便寬限幾天,但這利息,一天漲六分,高公子,你可要想好了啊!」

高雲天雖不精明,算數還是會的,如此不是利滾利?但見他們個個凶神惡煞,又不敢嗆聲,堆笑道:「大哥,大哥,這也忒為難……」

小鬍子登時一怒,道:「老子好心為你著想,休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高雲天登時嚇得軟倒在地。

偏在此刻,徐老虎進來賭坊。高雲天一見,便迎上前去,恭恭敬敬鞠了三個躬,道:「哥哥救我!」誰知,那小鬍子也上前來,恭恭敬敬叫了聲「老闆!」高雲天心下一陣歡喜,滿心以為徐老虎能容他籌錢。

徐老虎眼睛一瞪,怒道:「你個混蛋,我好心帶你來,你竟輸得一文不剩!」小鬍子道:「老闆!他還欠咱們賭坊八百兩。」徐老虎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押他去高府要錢,走著——」只聽堂上多人一聲吼,紛紛站到徐老虎一邊來。

話說這徐老虎也是京城一霸,靠著開賭坊,巴結了不少達官貴人,這些小不見底的芝麻官,自然是不放在眼裡。高雲天一聽,心急如焚,忙跪下磕頭,道:「老虎哥,老虎哥,哎呦,我的親哥哥喲,您就是到我家,也是半分錢也沒有,不瞞哥哥,我原是有一千兩。」

徐老虎不等他說罷,便道:「如此,還不帶我等去取!」

高雲天扯了個謊,道:「在在在,在我相好的那裡,哥哥哥,跟跟跟我……」

徐老虎拎起他扔出門去,又補了一腳,高雲天連滾帶爬,帶人來到落雁閣。(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Heaven
    他們利用中國人民,特別是青年學生的反日愛國熱情,和國民黨政府標榜民主自由的空子,領導指揮潛伏在各地學校學生中的共產黨人,要求國民黨全面抗日的罷課遊行示威活動。
  • Heaven
  • Heaven
    毛澤東竄進陝北,立腳未穩即大布殺機,隨後更是大搞恐怖,誅滅異己。
  • Heaven
    大家都感到灰溜溜,他們對毛澤東的亂指揮、瞎折騰,使紅軍損失那麼多兵員十分不滿。朱德對張國燾說,過去中央紅軍兵強馬壯,現在被折騰得剩下一付骨頭了。
  • Heaven
    1982年鄧小平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布列津斯基,一語道破天機,他說18勇士搶奪瀘定橋的故事是為宣傳,為表現我軍不怕死的戰鬥精神而編造出來的。
  • Heaven
    在毛澤東看來,馬列提倡的用暴力推翻世界上一切資產階級政府,剝奪地主資本家財產和農民土地,和中共那樣的獨裁殘暴違背天理人性的主張,是最適合他向上爬,
  • Heaven
    回顧勝利的取得真是來之不易,這都是祖國人民的英雄兒女,用350多萬國軍的生命和鮮血與日寇拼殺的結果,所以我們和子孫後代應當永遠記住紀念他們。
  • Heaven
    嚴炳榮聽了說,妳要報國,但投錯了門,投到狼窩裡去了,共產黨善於花言巧語騙人上當,其實它是吃人的虎狼、殺人的魔鬼。
  • Heaven
    這正是共產黨需要創造的全社會恐懼,達到見了它害怕、服服貼貼聽它話,跟它走的目的。這次在共產黨涉及的地區開展的整風殺人運動,大大小小領導為了討好上級,顯示成績和功勞,所以捕風捉影,誣陷不願為它服務的人。
  • Heaven
    像這樣的一個領導班子上報後,居然還能得到省裡批准。肖澤對他建立的領導班子十分滿意,這正是十足的土匪當家,隨後他便任意呼風喚雨,欺壓百姓,陷害無辜,無惡不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