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娛樂筆記】跟隨內心的善 不要做中共護旗手

全中國的演員都想角逐金馬獎

陳本瑛

2019年7月21日,香港,俯瞰反送中遊行,參加者人潮擠爆街道。(LAUREL CHOR/AFP/Getty Images)

人氣: 34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9日訊】從六月以來,香港「反送中」事件延燒至今,無論老師、律師、父母、銀髮族、航空業、商業界、幾乎全民「反共」了,而這也波及到了演藝圈。但是,許多在中國大陸的藝人或在中國發展的藝人卻和人民對立,全成了「護旗手」,暫且不論個人是非,我想從親身接觸過的大陸藝人來談談自己的想法。

大陸創作人的言論 在台灣自由的土地上依然被監控

2018年的金馬奬,可以說是最多大陸一線電影明星來到台灣的一次,我也像個小影迷一樣興奮的在典禮現場「觀星」,直到來到後台採訪時,興奮的心情卻頓時沉重了起來了,每位大陸藝人的身邊都跟著一位「奇怪的人」,他們的工作就是暗示藝人們,什麼能講什麼不能講。

一位「大腕級」的導演,在走進新聞中心接受媒體採訪時,一開始他非常開心的表示,真的很高興能來台灣,更期盼著能來金馬奬,也對於金馬奬給電影創作者一個尊重且不受限的平台給予肯定。

但是,當記者們問到有關於中國的社會及人權議題時,站在導演背後那位「奇怪的人」就會一直拍導演的肩膀,不讓導演針對這個問題回答,幾次來回後,我們才明白,原來即使站在台灣這塊自由的土地上,這些為電影努力一生的中國電影人,依然沒有言論的自由。

而直到另一位新興導演受訪時,媒體問:「這部電影您最大的遺憾是否是無法制裁最大的犯罪(中共政黨)?」導演不敢講話,只用眼神和微笑示意,並輕輕的點個頭,當時我正站在這位導演身邊,我看著他那一瞬間沒有了得奬後的喜悅,而是他替自己擔心起來了。

大陸藝人最嚮往台灣的創作自由 全中國的演員都想角逐金馬獎

一位大陸女星在台灣拿下金馬獎影后的那個晚上,她一路從前台的領獎台上哭到後台的記者中心,她哭著說:「你們不會知道⋯⋯我要站在這裡有多難⋯⋯全中國的演員想角逐這個獎⋯⋯」當時的她,哭的妝都快花了,真到她隔些年再次參加金馬奬,提到得奬的回憶時她還是會哭。因為這份感動對這位女星來說,是一輩子最難忘的回憶。

幾年前風靡華人圈的某電視劇由台灣製作,在大陸也創下超高收視率,劇中演員來到台灣宣傳時,其中一位大陸演員向記者透露,「我從開拍第一天就特別渴望來到台灣,因為和台灣團隊合作讓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正能量,我很好奇,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才能培養出這樣的人?我一下飛機,就發現這裡連空氣都不一樣,台灣的自由民主讓人可以有無限的想像力和創造力。」他還開玩笑地說,現在他最擔心回到大陸後會一直想著台灣。

榮獲第55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改編劇本」和「觀眾票選最佳影片」,並在柏林影展、香港國際電影節相繼獲獎的電影《大象席地而坐》,故事原劇本取自台灣,而導演胡波本人也來台灣上過金馬學院。

《大象席地而坐》被中共禁播。金馬手冊上介紹,胡波說,如果不是在台灣,這個劇本是寫不出來的。令人傷痛的是,在中共政黨統治下,生為人無法改變生活只能「活著」的痛苦,胡波付出自己的生命表達抗議。上述這些作品為什麼能得到這麼大的迴響?被無數的民眾肯定,是這些創作者,藉著作品表達所有中國人的心聲,替全中國人發聲。

相信你們的善良 請不要做「護旗手

自由和民主,對我們台灣人民來說就是生活;但是對現在的香港人來說,卻是要吃催淚彈,不停的走上街頭,甚至可能隨時失去生命來爭取;而對於中國人來說,卻是連想都不敢想的事;這些來到台灣,感受過自由民主空氣的藝人們,相信在他們的內心都有對自由的渴望,因為思想及信仰的自由是「生為人最基本的權力」。

所有人在人生裡一定曾經被某一首歌或某一部電影或某一部電視劇所感動過,我也是,我看過胡歌的《琅琊榜》、劉詩詩的《步步驚心》、Angelababy的《太極1、2》、陳小春的《古惑仔》,這些作品都深深的感動過我,也影響了許許多多的影迷及觀眾,不論是創作者或演出者,每一部作品都是他們生命力和道德的展現。

但是,現在一些大陸及香港藝人卻紛紛成為了「護旗手」,這件事讓人感到難過和意外,這些藝人們渴望台灣的民主自由,卻成了扼殺民主自由的中共政黨的「護旗手」,這是一件非常弔詭的事情,曾經親身接觸過你們,我堅持相信你們的真心──在說出珍惜台灣、嚮往自由的那個時刻。

所以,請不要做「護旗手」,因為你要守護的不是「迫害一半以上中國人的中共政黨」,而是喜歡你們,因為你們的作品而得到力量和勇氣的「可貴的中國人」。

(本文作者為大紀元娛樂記者)

責任編輯:蘇漾

評論
2019-08-19 2: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