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四名議員:需防範中共對澳洲大學的影響力

四名聯邦議員警告說,中共對澳洲的大學擁有太大的影響力,要求澳洲的大學不僅要保護言論自由,還要確保國家安全。圖為悉尼大學。(Brendon Thorne/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肖婕澳洲悉尼編譯報導)澳洲四名聯邦議員加入到了希望政府能重新審查對華戰略的聯邦政界人士的行列中,要求澳洲的大學不僅要保護言論自由,還要確保國家安全。他們警告說,中共對澳洲的大學擁有太大的影響力。

繼香港的緊張局勢空前加劇後,上週五(8月16日)晚,數千名支持香港民主的抗議者和親中共的抗議者在澳洲首府城市發生了衝突。

昆州參議員斯托克(Amanda Stoker)、悉尼聯邦議員沙馬(Dave Sharma)、維州參議員威爾遜(Tim Wilson)和帕特森(James Paterson)提醒大學管理者們必須保持警惕,在處理衝突時,不僅要保護言論自由,還要確保國家安全

斯托克表示,澳洲的大學正在與受外國影響的「領導力危機」做抗爭。「大學的管理者們不願意捍衛那些敢於公開反對北京、不支持中共的學生的權利。我們有正當理由詢問中共是如何在這些大學機構中擁有如此大的影響力的。」

本月,悉尼《晨鋒報》和《時代報》披露,一名中國留學生因參加了在昆士蘭大學舉行的「反送中」和支持香港民主的抗議活動後,中共當局「拜訪」了他在中國大陸的家人。

沙馬擔心,「一些大學變得有點過於依賴國際學生作為收入來源」,並且可能會更傾向於重視短期的經濟利益而非關注長期的國家安全。

「中國留學生正在了解我們的思維方式,並欣賞我們在這裡擁有的自由,這是件好事。」沙馬說,但同時「我們已經看到一些辯論和講座被關閉或被噤聲,因為它們不符合中國大陸的世界觀」。

「這是我們需要防範的。」他說。

澳洲共有70多萬留學生,他們是價值170億澳元的澳洲教育出口領域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中,四分之一以上的留學生是中國人。

帕特森表示,最近香港發生的動盪已經讓人們把目光聚集到外國影響力對澳洲大學造成的風險。「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在擔心外國干預澳洲大學的問題,這是渴求國際留學生的副產品,也是(有人)處心積慮、努力施加影響所造成的。」

他說:「我們的大學必須明白,他們有義務確保我們作為一個國家所信奉的價值觀在校園裡得到維護,包括言論自由、抗議的權利和學術自由。」

這幾位議員加入到澳洲議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哈斯蒂(Andrew Hastie)的行列。哈斯蒂最近說,除非澳洲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否則「(有人)將替我們作出選擇」。

斯托克和威爾遜也是該委員會的成員。

在親共的中國留學生拆毀了幾處支持民主的「連儂牆」後,澳洲國立大學和悉尼科技大學已在那裡加強了保安。

悉尼大學發言人表示,中國留學生是澳洲校園生活和澳洲海外利益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們為國際學生對悉尼大學的學術和文化生活作出的貢獻感到自豪,包括我們的中國學生。」「我們認為,國際學生在澳洲外交政策議程中發揮著關鍵作用。」

澳洲國立大學發言人表示,大學不會容忍校園內出現暴力或騷擾現象。「澳洲國立大學是一個擁有不同背景、不同觀點和經驗的社區。我們社區的每一個成員都有權分享他們的觀點,也有權不同意其他人的觀點。但是,我們期望即使在最激烈的辯論中,這種思想的較量也能得到尊重。」#

責任編輯:瑞木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