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東:威脅人類最危險的病毒不是SARS,是中共!

人氣 2028

【大紀元2020年01月29日訊】2020年新年剛過,全世界就被一件事牽住了全部注意力,那就是中國武漢爆發的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高傳染致命肺炎。

其實肺炎在2019年12月就已經出現了,但是最終引起人們關注是在一個月後的1月24日武漢等15個城市被封城。人們剛剛開始知道疫病已經處在極端危險的狀態了。而在封城的2天之前,中共的媒體還在發布專家認為沒有必要在公共場所戴口罩的新聞。在這之前的一週,有8位發布疫病災情警告者,被中共警察當作謡言散布者抓捕。在中共政權的幫助下,高傳染致命疫病就這樣在毫無防備的人群中肆無忌憚地傳播開來了。傳播到中共發現無法隱瞞了,就把城市一封了之。在封城前幾天,有五百多萬人逃離了這個城市,也許有上百萬人帶著可能已經染上的病毒,流動到了別的城市以及世界各地。

這怎麼看都好像中共在導引一場針對全人類的生物戰爭。

在致命疫病出現以後的整整一個月裡,中共只做了兩件事:封鎖信息,封不住信息後封鎖城市。就是不做任何積極的救助。幾千萬人的人道災難就此釀成。

城市被封鎖是在市民毫無預備和城市毫無預警的狀態下發生的。正常運轉的城市突然被封鎖,市民幾乎沒有任何生活儲備。疫病突然爆發以後,城市的醫療設施也因為超負荷而崩潰。物價暴漲、病人無處就醫、連死亡者的屍體都無法及時處理,瀕死者、屍體與病員、病人家屬以及醫護人員同處一室毫無防護。醫療資源嚴重缺乏,醫生身上的防護服都不敢脫下,因為沒有可以替換的,因此甚至整整一天無法進食。病員的哭嚎與醫護的哭嚎交織在一起,民眾在應該喜慶的新年裡陷於深深的絶望,整個城市呈現的是好萊塢影片也無法描繪的那種地獄場景。

城市的交通停運了,城市四處的出口的道路被挖斷了。聽到的是堵路、抓捕、舉報等。沒有物資空投、沒有人力救援。這些城市被中共無情地拋棄了,這幾千萬人面臨自生自滅。

15個城市被封城以後的整整一週裡,中共官媒居然沒有一條信息提到這種人間地獄一樣的狀況。甚至沒有一個字提到武漢。中共的中央電視臺在播放歌舞昇平的新年晚會,中共2000高官在北京燈紅酒緑、杯觥交錯地做新年團拜,習近平的新年講話裡對這場災難沒有提到一個字。武漢威脅到全人類的致命疫病,幾千萬人生活在死亡邊緣和地獄場景裡,與他們好像完全無關。

2003年,中國爆發過致命SARS傳染疫病災難。凡稍有人性的政權,都會因此亡羊補牢,研究和做出大疫病災難的預案。但是17年了,看看武漢就知道中共根本沒有在這裡花過一份心思。人道災難對他們而言就如同兒戲。他們的家人和財產早就轉移到了海外,他們是外國人的家屬,這個國家僅僅是他們占據政權、搶劫財富的一個殖民地而已,民眾的生死根本不在它的詞典裡。

在中共的眼裡中國人只是一個數字而已。早在中共占領中國以後的共產國際大會上,中共前黨魁毛澤東就宣稱要與美國打核戰,6億人口死了一半還有3億也比美國多。中國人在這種魔鬼口中就是一個統計數字。當時甚至嚇壞了那些共產小國的首腦們。文革期間,毛的護衛長汪東興告訴他死了兩千多萬人,毛居然說兩千多萬算什麼不過一個小指頭而已。

在最近的幾十年裡發生在中國的所有殘暴,其實都是傳承了這個毛的習性。這幾十年裡中共殘暴地殺戮中國民眾,血拆民眾的住宅,在街頭追打、殺害和搶劫商販,肆無忌憚地抓捕異議者、阻止中國嬰兒出生、殺死嬰兒並因為嬰兒的出生而搶劫迫害他們的父母、冰天雪地裡從北京趕走窮人、在江西搶劫老人棺材,整個中共的統治歷史就是一部匪徒占領史。殘暴是它的本性。所以在過去的一年,香港這樣東方明珠落在中共手裡,在國際社會的鏡頭之下還會出現殘暴鎮壓。這樣殘暴的政權在剛剛過去的幾個月裡,還在覬覦占領民主國家臺灣,好在臺灣民主機體強壯,臺灣民眾用選票保衛了主權。

武漢致命疫病與其說是病害實質是人禍,在中共這樣的武裝占領者形態下的殘暴政權,才是小病釀成大禍、小災變成大難的根源。

武漢致命傳染病出現一直到封城,中共都沒有任何官員出來現身。封城一週以後的27日,中共才組織了一個什麼救災小組。在整整一個多月以後,才終於有一個武漢的市長出來發聲了。他們好像剛剛從太空回到地球,然後就推脫責任。第一時間把那個領導一切的市委書記拉進水裡,要死一起死這是中共匪性決定的。而那個書記現在在哪裡?他們的家屬在哪裡?對中共來說這都是國際機密,誰說了都要被抓。其實也許他就在美國與其家人共享人倫、歡度新年,也許他在約會哪個情人,這不都是中共官員的標配嗎?這些骯髒的官員卻在決定著幾千萬無辜百姓的生死存亡,這個邪惡政權的存在,其實就是人類共同的恥辱。

武漢市長說,我得到信息以後,沒有授權,也不能隨便宣布。他是在推脫責任,但他也許是說了真話。他說透了中共這個獨裁專制政權的個人權力決定一切的事實。中共把人權、人道、人民的生死全都踐踏在它的獨裁專制制度之下。所以,香港的林鄭月娥即使已經臭到極點,中共不發話,她也是要賴在特首位置上,她不敢有任何自尊。武漢市長當然也不例外,他的主子不發聲,哪怕民眾死盡了它也不會有任何憐憫的行動。

人類已經進步到可以應付很多重大的自然災難,但面對小小病毒,卻脆弱到不堪一擊。因為中共的邪惡,武漢病毒已經無情地傳播開了。香港、臺灣、美國都出現了。臺灣和美國已經採取了相應的應對措施,但代表中共的林鄭政府卻敞開了香港大門,讓香港在人權災難之後再次面臨了人道災難。

2003年中國出現薩斯,中共推到了果子貍身上。但是最近人們發現,武漢的病毒來源,並非中共宣稱來自於蝙蝠,很可能來源於中共在武漢的最大的生物實驗室。剛剛曝光的消息是,2013年中共的間諜從加拿大偷取了冠狀病毒樣本,而這個樣本就是在武漢實驗室進行變異研究。武漢發生了這樣嚴重的災禍以後,中共不合常理的怪異表現背後有什麼?是不是這正是它在製造的生物武器,是不是生物武器的泄漏,釀成武漢及至人類的這場重大生存危機?

這個新的病毒有了新的名稱——2019-nCoV,據說是一個引起人體免疫系統攻擊自身的無藥可醫的病毒,但是人們在這次災難中越來越看清的是一個事實:最毒的、對人類危害最大的不是病毒,是中共!中共不滅,人類不會安全。◇

責任編輯:李欣

 

 

【本文內容歸大紀元所有,任何單位及個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使用。】

相關新聞
中共肺炎 疫情到來如何自救?
最新研究四大發現 曝北京隱瞞中共肺炎疫情
泰國疑似中共肺炎患者在印度死亡
各省自保 武漢市長甩鍋中央 中國巨變將至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如何突破科技巨頭審查制度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