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美大選重磅爆料 他安排選舉結果

人氣 28120

【大紀元2020年11月15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11月14日美國華府舉行「百萬人聲援川普大遊行」的日子,成千上萬美國民眾前往華府聲援川普、反對選舉舞弊。與此同時,再次傳出多項重磅的選舉舞弊爆料,而且都跟電子投票有關。

所以,今天我們要跟大家來聊兩個重點話題:
話題一:大選舞弊再爆重料 美國民主遭「私有化
話題二:台灣政府祝賀拜登 慎防社會主義向中共賣台

馬上來看第一個話題。

話題一:大選舞弊再爆重料 美國民主遭「私有化

這次美國大選充滿各式各樣的選舉舞弊疑雲,其中最引人關注的,就是電子投票系統可能出現人為介入操作、修改選票數據的問題。現在,關於電子舞弊的消息再爆出三個重磅大料,我們帶您來一一檢視。

爆料一:Dominion系統發明人 宣稱「安排」大選結果

到目前為止,引發最大爭議的投票機公司就是Dominion,因為在密歇根州,這家公司的計票系統被發現,竟然把投給川普的6000張選票,算給了拜登,該公司卻說是「人工失誤」。川普也多次在推特上批評,Dominion操縱了這次大選選情。

事實上,Dominion的總部在加拿大多倫多,不是在美國,但是它目前在美國服務範圍達到28個州,覆蓋人數超過美國選民的40%,是美國第二大的投票機公司。

儘管Dominion矢口否認有篡改選票的情形,但是,Dominion的副總裁與系統發明人庫默(Eric Coomer)卻被發現可能捲入了這次的選舉舞弊。

根據美國媒體披露,早在2016年,發明這套投票系統的庫默,就曾經向伊利諾伊州的選舉官員說,只要有權限,就可以繞過系統軟件,直接進入計票系統的數據庫裡。換句話說,廠商與政府官員,只要有權限,就可以進入系統,修改投票結果。

而且一名企業家歐特曼(Joe Oltmann)也從庫默的社交網站上調查發現,庫默本人是極端組織Antifa的支持者,並且仇恨川普,在臉書上曾經發文提到「警察去死」、「總統去死」。不過庫默已經將他的社交媒體全數刪除。

歐特曼在今年九月,還特意參加了一個Antifa組織舉行的網絡會議,他發現,庫默竟然公開透露,他已經安排了選舉結果,讓川普不會當選。

企業家 歐特曼:「他(庫默)一直講一直講,然後有人插話進來說,如果川普勝選,我們該怎麼辦?然後他回答說,我得改寫一下他的發言,因為我沒有準確地記下他說的話。大意是說:別擔心大選,川普不會贏的,我已經有些動作,確保這一切,哈哈哈。」

詭異的是,就在歐特曼發布信息指控庫默涉嫌干預大選後,推特竟然關閉了歐特曼的帳號。大家知道,推特在這次的總統大選扮演了非常重要、卻又醜陋的言論審查角色,推特這次公然關閉了歐特曼的帳號,似乎反而驗證歐特曼的指控可能是真的。

Dominion投票服務公司在美國各州的分布圖。(取自Dominion官網)

爆料二:西班牙公司Scytl 涉嫌修改計票數據

你相信嗎?美國總統大選的計票作業,居然需要通過一家西班牙公司來執行。

11月13日,美國眾議員戈默特(Louie Gohmert)向媒體表示,西班牙的在線投票機(線上投票機)公司Scytl,涉嫌在這次大選裡「偷換選票」。Scytl公司宣稱全球有超過40個國家使用他們的投票機服務。

戈默特表示,Scytl公司負責彙整來自各地投票機的信息,然後再決定,要把哪位候選人的選票轉給其他人、要轉多少票?一切都可以「輕鬆確定」。不過美國陸軍已經出動,在德國法蘭克福沒收了Scytl公司在當地的服務器,目前正在繼續追查更多的舞弊證據。

戈默特還說,美國政府內部一直有人想推翻川普,包括國務院、情報界和聯邦調查局等等,這些人都有可能介入這次選舉。巧的是,就在13日當天,傳出川普每天都要開的情報簡報會,已經看不見中情局長哈斯珀爾(Gina Haspel)的身影。

此外,川普的律師伍德也在推特上表示,「拜登跟他的朋友們今晚可能無法好好睡覺了。拜登也許能睡著,因為他可能已經忘了Scytl這個名字」。

伍德也披露,這次大選的計票信息,是先從美國送往西班牙巴塞羅納以及德國法蘭克福的亞馬遜公司服務器,經過處理後才流回美國回報數據。

伍德的言外之意,應該是指這些計票數據很有可能在送往海外服務器的過程中,被人為地介入修改,再送回美國境內公布,這樣可以避免在美國境內留下「痕跡」。不過,戈默特與伍德都還沒有提出具體證據來說明細節。

但值得注意的是,這項消息傳出之後,Scytl的官方網站一度緊急關閉,無法連線,但稍晚又恢復正常,並且刊登了一篇新公告,對外否認一切指控。

至於美國陸軍有沒有在法蘭克福發起行動,截取Scytl公司的服務器?有美國媒體試圖通過各種渠道查證,但目前還無法確認。

爆料三:Smartmatic投票機 背後有外國勢力與索羅斯

川普律師、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14日在推特上發文,說大家知道Dominion公司的投票機在密歇根州、亞利桑那州、喬治亞州等地被使用,但是他指出了還有一家大公司值得注意,叫做Smartmatic,朱利安尼沒透露更多細節,要大家自己去查。

我查了一下,Smartmatic是1997年由三名委內瑞拉工程師創立的小公司,後來在2000年美國大選出現爭議後,該公司開始投入電子投票的領域發展,目前這家公司的全球總部在英國倫敦,主席是英國人。

不過,Smartmatic卻與委內瑞拉政府關係密切,背後的股東不但有委國的控股公司,還曾經承包委國的大選,在已故的獨裁者查韋斯任內的幾次選舉,都是採用Smartmatic的投票機。後來Smartmatic的業務逐漸擴大到海外,包括美國。

不但如此,另一家美國重要的投票系統公司Sequoia,後來也被Smartmatic收購了。雖然後來Sequoia被美國當局強制分拆,最後轉賣給了Dominion投票機公司,但是Sequoia公司的知識產權,還是控制在Smartmatic手裡。

換句話說,現在只要是使用Dominion或者Smartmatic的投票機,就有可能會讓選舉結果,被委內瑞拉等外部勢力介入干預。

其實,《紐約時報》曾經在2006年就報導過這一點,指出Smartmatic旗下的Sequoia公司,背後遭到委內瑞拉控制。當時中國媒體也轉載了這項報導。《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也曾經從2010年到2017年,追蹤報導這件事。

不過,Smartmatic的投票機,卻依然在美國擴大使用,在2016年美國大選裡,包括佛州、賓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亞利桑那州等搖擺州,都有地區使用Smartmatic的投票機。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大選前,一度傳出金融巨鱷索羅斯(George Soros)實際控制了Smartmatic公司。不過,左派媒體隨即多次出面做「澄清報導」,像美聯社在今年3月就先澄清過一次,到了11月3日投票日當天,《紐約時報》又特地出來「澄清」,顯然左媒跟索羅斯都相當在意這件事。

不過,Smartmatic卻在官方網站上承認,他們的主席馬洛克-布朗勳爵(Lord Mark Malloch-Brown)跟索羅斯關係友好,是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會」的全球董事會成員。先打個岔,可能有人不知道索羅斯是誰,我們簡單說一下。

索羅斯是國際知名的金融富豪,身價高達86億美元。不過他同時也是知名的左派政黨與左派活動的大金主。像今年7月,索羅斯基金會就宣布投入2億2000萬美元,用來推動「種族平等」。大家想想,在大選前4個月,投入2億美元推動種族平等,應該不是一般富豪會做的事。

索羅斯也因此被質疑是許多反政府活動的幕後金主,比方說極左派團體Antifa和種族運動BLM,也就是「黑人的命也是命」或者「黑命貴」等等。有一次,Antifa份子在活動之後,疑似沒領到錢,就大聲抗議,要索羅斯出面處理。

Antifa(反法西斯主義)成員:「喬治‧索羅斯,我的錢在哪裡?」

好,回到Smartmatic。這家公司雖然宣稱不是索羅斯持有的,但是這家公司的主管,與索羅斯關係密切,而且還是一名外國人。為什麼一名英國勳爵,會主導一家承辦美國公共選舉的公司?而且還與索羅斯關係密切?

而且,有趣的是,剛剛提到的西班牙投票服務公司Scytl,在他們的澄清公告裡也提到,Scytl不是索羅斯持有,跟索羅斯沒有關係,還強調跟Smartmatic還有Dominion都沒有關係。

想想看,一家英國公司、一家西班牙公司,都不約而同地承包美國大選業務,還都跟左派金主索羅斯沾上邊,都急著否認撇清,這背後的關係實在令人玩味。

既然現在朱利安尼點名曝光了Smartmatic,接下來,相信這家公司還會有更多的內幕會傳出。

好,看到這裡,我們看到了三個重量級的電子舞弊的新案例。不過,從這次電子投票在美國大選引發的激烈風波,也讓我有幾個感想:

感想一:美國選舉易受操縱 科技讓民主「私有化」

第一,美國的電子選舉越來越普及,但非常容易受到外國或外部勢力操縱。特別是剛剛提到的這幾家投票公司,Dominion、Scytl和Smartmatic都是外國公司。

為什麼世界最強大的美國,國內選舉居然要靠著一堆外國公司來承包主導?難道都沒有人考慮過國家安全問題嗎?還是說過去這十幾年內,有人或者有特定勢力,刻意安排這樣的電子投票在美國普遍應用,好在未來某個時刻,用來干預選舉、控制選舉結果呢?

但是這樣的安排,反而讓公共參與的民主政治,走向了「私有化」,讓少數人、或少數權貴可以通過電子手段,操控選舉結果,剝奪了美國人民的參政權與言論權。這種民主選舉「科技化」,本質上是民主政治的「私有化」與「封建化」。

感想二:電子投票漏洞多 容易造成舞弊

第二,電子投票非常容易造成舞弊。除了選舉服務公司、工程人員可以輕易地入侵系統外,現在網絡駭客無孔不入,只要他們能夠破解,一樣可以入侵數據庫,任意修改選舉結果,這對參與投票的公民們十分不公平,也對參選的候選人十分不公。

感想三:電子科技加速數字極權主義

第三,電子科技加速了數字極權主義。大家知道,在東方的中國,中共通過臉部辨識、人工智能、大數據等等高科技,實現了對全中國十多億人民的全面監控,建立了數字極權主義的「全控社會」,藉此維護中共的共產專政。

但沒想到,在西方的美國,左派勢力通過電子投票的漏洞,進行選舉操弄、提前安排或篡改大選結果,藉此奪取政權,準備進一步推動社會主義政策,從而讓美國也朝向數字極權主義邁進。

華府百萬人支持川普大遊行

在進入下一個話題前,我們先來看一下,14日在美國華府舉行的百萬人支持川普大遊行活動。

14日一早,大批川普支持者紛紛從各地湧進華府,除了要表達對川普的支持,同時也要表達反對左派勢力操弄選舉、試圖偷竊這次的大選結果。

川普一早也親自到達現場,他坐在車裡,戴著紅帽子,向支持者露出開心的笑容,讓支持者高興不已。

川普稍後也在推特上貼出了一張現場照片,讓大家看見這次遊行的參加民眾有多麼壯觀,他也批評主流媒體們在壓制川普陣營與支持者。但他也再次強調,「讓美國再次偉大」。好,來看下一個話題。

話題二:台灣政府祝賀拜登 慎防社會主義向中共賣台

最近有很多朋友,包括YuanYuan、Terri Chen、あやあや等人,都問到一個問題,就是「蔡英文祝賀拜登當選,對台灣是好或不好? 」

大家知道,在11月7日,蔡英文在推特上向拜登與賀錦麗祝賀他們勝選,但是由於這次美國選舉出現舞弊風波,川普當局並沒有認輸,也因此讓蔡英文的祝賀引發外界的不同看法。

這個問題,很抱歉拖到現在才來回答,不過我想先請教大家一個問題:您認為拜登和川普,誰當美國總統,會對台灣比較友善與安全、會對中共比較有震懾力呢?

再請教大家一個問題,您回想看看,在拜登與奧巴馬入主白宮的八年內,與川普執政的三年多時間,誰對台灣帶來比較多的幫助與支持?誰在國際社會上不斷宣傳台灣、反對中共打壓台灣呢?我想大家都清楚,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川普,而非拜登。

川普政府任內,不但在軍事上協防台灣、提供台灣大量的高端武器軍售,推動高層官員訪問台灣,蓬佩奧還頻頻在國際社會上宣傳台灣的防疫成就與口罩外交,稱讚台灣對世界的貢獻,維護台灣的主權。還有許多共和黨議員紛紛推出法案,敦促美國支持台灣。

而且,川普政府對中共發動貿易戰,促使大量外資企業與台商紛紛撤離中國或轉移生產線,許多資金也因此轉進、或者轉回到台灣投資,也促使台灣經濟一枝獨秀,讓台灣成為今年在疫情壓力下,全球極少數能表現亮麗的經濟體。

換句話說,川普政府真的是力挺台灣、保護台灣的「真朋友」,對不對?美國在台協會也是用這個詞來形容美台關係。為什麼川普政府這麼支持台灣?除了因為台灣的戰略地位特殊外,更重要的是台灣與美國社會都一樣重視普世價值,都有一樣的傳統價值觀。

然而,現在這位好朋友,卻受困在一場備受爭議、弊端百出的選舉裡,雖然選舉最終結果還沒底定,但是台灣政府已經搶先去向川普的對手恭賀當選、修建關係了,這樣會讓川普政府怎麼想呢?又會讓國際社會怎麼想呢?

當然啦,從國際外交的現實角度來說,沒有永遠的敵人、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所以台灣政府急著向拜登陣營祝賀,也是可以理解,畢竟每一位國家領袖都要考慮自己的國家利益嘛。

特別是台灣跟日本很像,有著地緣政治的弱勢風險,台灣與日本都夾在美、中兩大強權之間謀求生存空間,需要依靠美國的力量保護才能抵抗中共威脅、維護自身的安全,所以可能也因此不得不急著向拜登方面表態恭賀、拉攏關係。

只是,我個人覺得比較遺憾的是,這個恭賀的舉措,似乎有點操之過急,有點考慮得不夠周延。怎麼說呢?

第一,就像剛剛說的,川普政府在過去三年內對台灣的幫助與貢獻,是有目共睹的、是全球都看見的,現在川普還沒敗選,美國選舉還沒正式落幕,台灣政府就搶先恭賀,可能會引發外界對台灣出現「不重視友誼」的誤解。

況且,如果最後選舉結果是川普翻盤、逆轉勝,那到時候,川普政府與共和黨陣營要怎麼看待台灣?台灣政府到時候又該怎麼改口應變呢?

第二,台灣最受到全世界肯定的一項成就、跟中共政權最大的區別,就是台灣有成熟、透明的民主政治與平穩的政權輪替。

但是,這次美國大選過程中弊端頻傳,選舉的公正性、透明度都有明顯缺失,而且還有多項法律訴訟正在進行著。台灣卻搶先向拜登祝賀,很容易給人一種誤解,以為台灣用自己的民主成就去為拜登背書、去為一場弊病叢生的選舉背書,甚至去為左派社會主義背書,這樣對台灣自己反而是不利的。

第三,台灣政府方面,可能對拜登陣營了解不夠,對民主黨內的極左派勢力了解不夠。請注意,我們不是說民主黨不好,是說民主黨內的極左派勢力不好,因為他們要把美國推向社會主義、甚至共產主義的路線上去。

賀錦麗就是極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她在選舉前兩天,還在推特上公布一部宣揚共產主義「假平等」的宣傳視頻,引發各界批評。而拜登雖然過去被認為是比較溫和的左派,但現在也跟極左派勢力合流,所以才跟賀錦麗搭檔競選。

那麼,大家想想,中共是不是也是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這樣,中共與拜登他們是不是會在意識形態上、在價值觀上會更接近、更合拍?拜登他們準備要一步步拋棄美國社會的普世價值、走向社會主義的「進步」價值,那麼他們會希望台灣是維持普世價值,還是也走向社會主義呢?會不會因此「出賣」台灣呢?

況且,拜登家族在選前被披露了大量醜聞,讓大家看見中共與拜登家族之間的長期往來與利益關係;而賀錦麗的先生任德龍(Douglas Emhoff)的公司業務也與中共往來密切,那麼,拜登與賀錦麗是不是可能很容易傾向中共、或者受到中共的支配呢?

而且,拜登還曾經從2011年開始,在短短一年半內與習近平會晤八次面,私人吃飯時間超過25小時,拜登跟習近平關係如此密切。大家覺得,兩岸關係上,拜登會聽習近平的,還是蔡英文的?

另外,拜登與賀錦麗這對極左派搭檔,在選前對選民的承諾,包括加稅、取消使用石油燃料、禁止開採頁岩油等,還沒等當選,光是在參加電視辯論會上就已經開始改口否認,換句話說,拜登陣營是很典型的「說一套、做一套」的建制派政客,相信台灣的朋友已經見過太多了。

雖然美國媒體最近不斷宣稱拜登會「聯台制中共」、會繼續對中共強硬,但是拜登與習近平關係這麼密切,拜登與賀錦麗家族都有把柄在中共手裡,他們又與中共有著共享的社會主義價值觀,這種「聯台制中共」的說法,是不是有點一廂情願?是不是有點誤判事實或者是刻意在誤導輿論呢?

所以,整體來說,我認為台灣政府這次祝賀拜登,可能有點操之過急,而且考慮得不是太周延,特別是對拜登與賀錦麗以及民主黨內的極左派勢力,可能了解得不夠深入,有點誤判了形勢。

特別是,請台灣政府要留意,拜登與賀錦麗背後,代表的不是美國的傳統自由主義、不是普世價值,而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價值觀。如果拜登真的上台執政,這些價值觀就會一一出現在美國社會裡,並進而擴散到美國的外交政策以及美中台政策,到時候,台灣會不會被社會主義給出賣?很值得警醒。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介紹給你的親朋好友知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左右激戰

風蕭葉落滿院秋

暮野殘黃一地愁

正邪激鬥神魔戰

良知北辰解世憂

唐浩

大紀元《世界十字路口》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十字路口】十大疑點涉舞弊 拜登真能勝選?
【十字路口】拜登勝選?五大風暴來襲
【十字路口】左派「政變」川普如何反擊逆轉?
【十字路口】川普大逆襲 連任有望?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憲法第12修正案為川普勝選路?
【財商天下】深圳萬人瘋搶剛需房 房價秒殺東北
【有冇搞錯】美國大選 決定人類未來之戰
【新聞大家談】亞利桑那見聞 紐時爆民主黨全輸
【十字路口】左派科技竊權 天才博士駁拜登勝選
【重播】密歇根就大選計票問題舉行聽證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