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普律師團:舞弊是民主黨搞政變

圖為2020年11月19日,川普律師團隊召開新聞發佈會。(JEFF OWALSKY/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7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11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賴意晴綜合報導)川普律師團隊總協調人、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週四(11月19日)召開記者會說明大選中的嚴重舞弊情況;他更指控,這種協調行動是民主黨的政變。

朱利安尼首先表示,感謝許多正義的美國人出來作證,證人都是冒著「被報復」的風險提供證詞,這些是來自美國公民的一手證詞。種種證據讓律師團隊發現,這些舞弊事件並不是各州的「獨立事件」,而是有一套幾乎同樣的模式、以相同手段在各州運作這場選舉。朱利安尼直言:「這是直接來自民主黨及其候選人(拜登)的共同計畫,就是政變。」

朱利安尼指出,大選舞弊的行為,尤其發生在大城市,「大城市長期被民主黨控制,存在長期的腐敗,例如費城」,然而,此前選舉中都會被爆出舞弊事件的費城,這次居然沒有動靜。

朱利安尼指出,許多大城市被民主黨控制,這也代表他們可以為所欲為,完全的控制選舉委員會及執法單位,「不幸的是,一些和他們(民主黨)關係良好的法官,會依據他們的喜好,做出荒謬、不理性的決定。」

以下是川普競選團隊律師在記者會上提出的八大主要指控:

1. 監票員被阻止觀看郵寄選票開票

朱利安尼說,許多郵寄選票是在監票員無法檢查簽名是否正確的情況下打開的,而監票員監督是防止欺詐的重要保護步驟。他說,那些票是「無效的」,特別是若信封已被丟棄,重新計票將毫無意義。

2. 民主黨各轄區內的法律不平等

在賓州,最高法院在選舉前制定了新的寬鬆投票規則——不用核對簽名,而且民主黨郡的缺席選民被允許修正選票缺失,但共和黨郡的選民則不被允許。

3. 選民到達投票站發現已有其他人代表他們投票

朱利安尼說,賓州匹茲堡的許多臨時選票本該是現場排隊的人投票提交,但他們卻被告知,他們已經投過票了。

4. 選舉官員被告知不要尋找選票上的缺陷,並被要求更改選票收到日期

朱利安尼引述一名官員的證詞說,她的上司說,要計算有缺陷的缺席選票,更改選票送達日期至大選日之前,以避免最高法院扣押這些選票。

5. 將投給拜登的票反覆且多次讓機器讀取計票,其他候選人卻沒有

朱利安尼說,密西根州有60名證人,他們證明選票是「迅速產生」的,一張票被反覆計入兩、三次。他說,受影響的票數最少6萬張,最多10萬張。

6. 威斯康辛州將沒有提前申請的缺席投票也計入

朱利安尼指出,威斯康辛州的缺席選票規定比其他大多數州都嚴格,但威斯康辛州的密爾瓦基地區有6萬張缺席選票,麥迪遜地區有4萬張缺席選票沒有提前申請,但也被計入在內。

7. 有些地區存在「超標投票」,總票數比註冊選民人數還多

朱利安尼說,密西根州和威斯康辛州有大量這樣的異常選區,這是密西根州韋恩郡計票委員會、兩名共和黨人週二拒絕認證選票結果的原因。朱利安尼還說,喬治亞州還有一些州外選民投票,他們一人投兩次票。

8. 選舉使用的投票機和軟體跟委內瑞拉社會主義政權和美國左派金主索羅斯(George Soros)有聯繫

川普競選團隊的律師鮑爾(Sidney Powell)稱,美國的選票被送往海外計算,美國使用的多明尼安(Dominion)投票系統和Smartmatic計票軟體由外國利益集團控制,操縱演算法來改變結果。

鮑爾指出,Smartmatic的所有者包括兩名委內瑞拉人,與該國的獨裁者查維斯(Hugo Chavez)和馬杜洛(Nicolas Maduro)有聯繫。

法律顧問斥媒體不報導真相

川普競選團隊的法律顧問艾里斯(Jenna Ellis)表示,「我相信,你們明天在假新聞的報紙上聽到的消息,只會是兩種情況之一:要麼我們提出的證據不足,要麼我們說的時間太長。」

艾里斯還表示,那些無視選民舞弊的廣泛指控的記者們,顯然從來就沒有當過法庭記者,因為要拿出適當的證據需要時間。

她指出:「如果你的假新聞媒體沒有報導這件事,或者不允許你公正、準確地報導這件事,你應該問問自己『為什麼?』這絕對是具有法律依據的一個合法的訴訟。」她還說,因為那些有偏見的報導,她可以將在虛擬的公眾輿論法庭擔任陪審員的多數記者開除。

艾里斯針對現場的媒體記者說:「我會被允許(開除記者),因為你們提供的是假新聞報導,你們不是沒有偏見的陪審員。除非你放下自己的記者角色,真正走進法庭,成為一名宣誓在三權分立中保持公正的法官。」她強調:「至關重要的是事實,至關重要的是真相;如果你們是公正的記者,你們就會公正、恰當地報導。」

艾里斯說:「我看到你們現在都在拍照,我可以預測你們的頭條將會是什麼。但如果你不願意談論已呈現出來的證據,那麼這對新聞業的標準來說,是絕對不能接受的,美國人民有權知道我們發現了什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