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地方政府陷泥潭 央行與財政部推責

人氣 3089

【大紀元2020年12月14日訊】這段時間,就在中共的地方債務面臨危急的敏感時刻,中共的央行財政部又公開唱反調了。

12月8日,中共財政部政府債務研究和評估中心副主任薛虓乾在一個會議上稱,地方政府債務風險正在聚集,債務率逼近警戒區間下限。此時,地方政府不僅財政收入下滑,有些還被曝出陷入融資困境,使得債務風險進一步加劇。

地方債務這隻「灰犀牛」撞向中國經濟之時,中國央行行長易綱發文直言「防止財政赤字貨幣化」,也就是「防止政府債務貨幣化」,矛頭直指財政部。

說到灰犀牛,我們都知道牠體型笨重、反應遲緩,你能看見牠在遠處,卻毫不在意,一旦牠向你狂奔而來時,會讓你來不及躲閃,直接被撲倒在地,也因此在經濟學上常借「灰犀牛」來形容人們習以為常的一種潛在風險,是大概率事件也更危險,但卻常被忽視。目前地方債就很像那隻讓人猝不及防的「灰犀牛」。

那麼什麼是「財政赤字貨幣化」,我們稍後會具體提到,而中共的央行和財政部,因為在「財政赤字貨幣化」這個問題上一直分成兩派,所以這種公開式的吵架已不是第一次,但是在地方債務面臨危急的敏感時刻,中共手下的這兩大金融部門再一次針尖對麥芒,實在備受外界關注。很多人納悶:央行、財政部為何在地方債務「灰犀牛」撞來之時又吵起來了?

央行印錢財政花?「財政赤字貨幣化」之爭

11月底,中國央行行長易綱發表了文章《建設現代中央銀行制度》,易綱在文中說:「必須實行獨立的中央銀行財務預算管理制度,防止財政赤字貨幣化,在財政和中央銀行兩個『錢袋子』之間建起『防火牆』,同時要防止中央銀行資產負債表承擔企業信用風險,最終影響人民幣信用。」

易綱在文中還表示:「市場紀律、破產威懾和懲戒機制尚未真正建立,地方政府和金融機構以社會穩定為由倒逼中央政府、中央銀行承擔高昂救助成本的問題仍未根本扭轉。」

文中的「防止財政赤字貨幣化」,直接回應了今年上半年時,中共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關於「財政赤字貨幣化」的提議。劉尚希說,「在當前財政非常困難的情況下,又面對著『六保』的重大任務,採取以往常規的財政政策可能是不夠的。基於這種考慮,有必要使赤字貨幣化。」

中共財政科學研究院直屬於中共財政部,劉尚希提出的「財政赤字貨幣化」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共財政部的立場。

「財政赤字貨幣化」具體指什麼呢?「財政赤字貨幣化」也叫作「政府債務貨幣化」,是指以增發國債為核心的積極財政政策使得經濟體系中貨幣量增加,就是中央銀行為財政融資,直接購買國債彌補財政赤字。簡而言之,就是央行印錢財政花。

也因為是央行印錢財政花,所以在劉尚希提出「財政赤字貨幣化」後,受到了包括前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內的很多央行官員的反對。很多專家表示,這種論調為貨幣超發開了大門,恐怕最終導致嚴重的通貨膨脹。

可是面對這些反對的聲音,劉尚希在接受陸媒採訪時直接批評央行,他說:「我國的央行表面上看是國務院的一個行政機構,實際是在國家預算體系之外,自己賺錢自己花,更像是一個央企。」此話一出,更突顯了央行和財政部之間的矛盾。

央行隸屬於國務院,負責制定和執行貨幣政策、匯率政策,通過控制貨幣量來影響其它經濟活動而採取一系列措施,包括:調節基礎利率、調節商業銀行保證金、公開市場操作等。一般而言,貨幣政策的主要目的是防止通貨膨脹。央行同時還承擔最後貸款人的責任。

財政部同樣隸屬於國務院,主要負責制定財政政策,包括擬定財稅發展戰略、負責管理中央各項財政收支、起草稅收法律、行政法規草案、組織制定國庫管理制度、制定中央和地方政府債務管理制度和辦法、編制國債和地方政府債餘額限額計劃等等。

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本應該互相配合來調控經濟,可中共手下的央行和財政部兩個部門卻爭鬥不斷。其實,早在兩年前,這兩個部門就已經隔空爭吵將矛盾公開化了。

2018年7月,中共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發表文章《當前形勢下財政政策大有可為》,直指中共財政部作為消極,並說「中共財政透明度很不夠,信息披露大而化之,缺少公眾監督」,「不要說人大代表看不懂,我也看不懂。每年披露的內容經常變……至於財政部數據的細節基本上都是一句話帶過。」

徐忠還直接說出了央行的痛點:「財政部將財政風險轉嫁金融部門」,「金融機構管不住地方政府的違規融資行為」等等。

在央行研究局局長拋出這番話後,財政部立即不客氣作了回應,有財政官員匿名發表文章諷刺央行沒能管理好金融機構,文章中這麼說:「金融機構在地方債亂象中,很大程度上扮演著『共謀』或『從犯』的角色。地方政府不規範舉債的各類形式、各個環節,幾乎都有不同類型金融機構參與,其包裝操作之複雜,遠超出基層財政部門的工作水平。」

央行和財政部這麼一公開揭短,也讓普通民眾大致了解了原來兩個部門都這麼亂。兩年前,央行和財政部的爭論中就涉及到地方債以及地方政府融資亂象,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就已經直接道出了「地方政府違規融資」,而財政部也不甘示弱,表示一個巴掌拍不響,地方政府違規融資,金融機構是從犯。據說,後來還是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出面才暫時平息了央行和財政部之間的紛爭。

可是,正如中共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所說的:「地方債的風險並沒有真正化解,還是擱在那裡,這是一個體制性的問題。」

到了今天,當地方債務風險逐步加劇時,兩部門又公開爭吵起來,在外界來看,這似乎是在互相推卸責任,有財經評論人士直接發文表示這是「甩鍋之戰」。央行、財政部都已經開始互相甩鍋,可見地方債務已然到了多麼嚴重的地步。

地方債務逼近警戒線 地方政府卻陷融資困境

12月8日,中共財政部政府債務研究和評估中心副主任薛虓乾在一個研討會上說,地方政府償債壓力越來越大,債務率將要接近警戒區間下限。薛虓乾表示,2020年末,地方政府債券債務餘額將高達26萬億元人民幣,如果按這個規模發債,地方債可能在2021年進入警戒區間。

中共國債協會會長、前財政部金融司司長孫曉霞也曾表示,今年年底地方政府債務率會從2019年的82.9%上升到接近100%。該數值在2018年是76.6%。而國際通行的警戒標準是100%~120%。

薛虓乾和孫曉霞不約而同地指出當前地方政府債務高企的問題。而當地方債務逼緊警戒線之時,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卻在下降。

2020年前10月,大陸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5.8萬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5.5%。其中,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收入8.5萬億,同比下降2.4%。到了11月,多省市都下調了財政收入預期,比如,首度北京將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速由年初的0%降低為下降6%,GDP第一大省廣東也將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由年初設定的3.6%增速調降為0.5%。

用薛虓乾的話說,中國地方已經到了「無米下鍋」的程度,而屋漏偏逢連夜雨,在地方債務風險加劇,財政收入下降之時,有些地方政府卻陷入了融資困境。

12月11日,《金融時報》報導說,在永煤、華晨等國企連環出現違約之後,不少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取消了發行債券,出現了不同程度融資困難。

地方政府融資平台(Local Government Financing Vehicle,LGFV)是地方政府主要的融資主體之一,自身的財務狀況比較差,主要依靠著「政府信譽」和「政府支持」在市場上融資,而地主政府融資平台償還債務的主要方式是在市場上「借新債」。正如山東省城發投資集團的高層所言:「如果沒有政府背書,市場並不會認為我們自身營運會帶來足夠的回報來還債。」

而這些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在市場上「再融資」所依靠的「政府信譽」恰恰又被近日永煤、華晨等國企的違約直接擊碎。不僅債券市場上投資者的信心受到嚴重打擊,連銀行也縮緊了對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風險敞口,直接導致不少地方政府融資平台陷入融資困境,進而讓即將到期的債務面臨著違約的風險。一家位於延安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曾向媒體坦言:「如果我們還不能借到錢,我們下個月就不能償還到期的債券了。」

值得注意的是,上面提到的薛虓乾、孫曉霞所指逼近警戒線的債務,還只是地方政府的「顯性債務」,除此之外,還有更大的一塊「隱性債務」。這主要是指地方政府通過其它不合規操作融資,比如擔保、出具承諾函、偽PPP項目、政府購買、明股實債、抽屜協議等而形成的債務。

說到這兒,就要追溯到2014年,那時中共國務院發布了《關於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開始大範圍的整頓地方政府債務問題。2015年,中共推出新預算法,對地方政府債務餘額實行限額管理。正可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當債務餘額被「限額管理」後,地方政府通過增加不在政府債務限額以及預算管理計劃內的「隱性債務」來大量融資。

對於「隱性債務」,不同的研究機構在統計中的口徑各不相同,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估算,在2018年底時,中國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已經達到了30萬億元人民幣之多。

更值得注意的是,地方政府的累累債務,有不少投入了民生不相關的「面子工程」。比如,內蒙古清水河縣,打著「脫貧」的旗號,在當年財政收入只有3,000萬元人民幣左右的時候舉債60多億元建造新城,而這個新城最終因為資金鏈斷裂而成為「爛尾工程」。

再比如,年財政收入不到10億元人民幣的貴州省獨山縣,為建造所謂的「天下第一水司樓」、「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築」等形象工程,欠下400億的巨額債務,最終爛尾。

這些被媒體報導出來的爛尾「面子工程」還只是地方政府「亂花錢」的冰山一角。爛尾工程自然帶不來什麼回報,那麼這些工程在投資建造過程中所背負的債務要如何償還呢?憑藉「政府信譽」在市場上繼續「借新債還舊債」嗎?很遺憾的是,市場已經對不少地方政府的「政府信譽」不買帳了。

當地方政府在市場上的融資能力受到損害、償債問題顯現之時,地方債這隻巨大的「灰犀牛」實際已經在朝著中國經濟撞上來了。如果真走到要央行通過印鈔,來為債務問題兜底兒這一步的話,那麼中共面臨的將不僅僅是債務問題,還有貨幣問題。正如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所言,這可能會造成債務無限擴張,最終爆發債務危機以及貨幣危機。

而目前央行和財政部的爭吵,除了互相甩鍋之外,對目前陷入泥潭的地方政府,毫無意義。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蔣天明、財商經濟研究所
財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So5dawJ61r39w1eqiwLEggD-WT0Rjh8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史上最難就業季 中共推上山下鄉2.0
【財商天下】「和拜登有買賣」 習被智囊賣了
【財商天下】中共賭注加碼 鐵礦石飆升銅也瘋狂
【財商天下】六次破產東山再起 川普:永不言棄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中共紅線被踩爆 蓬佩奧年內訪台?
【遠見快評】美台新規解析 遼寧號洩底網絡譁然
【微視頻】比特幣大漲有因 中共嚴控國人購外幣
【秦鵬直播】美芯片峰會獨缺中企 加速脫鉤?
【財商天下】限制外資銀行 中共怕什麼?
【新聞看點】港大紀元報廠遭襲 美軍事協防台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