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96) 古弦吟-心血耗盡2

作者:云簡

泰山南天門(公有領域)

  人氣: 201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六章 心血耗盡(2)

齊地泰山,一處峭壁懸崖,逸超塵、寒山集二人,落於絕壁一處凸起。此處雖平坦,卻只可容納五人立足。其後山壁便是一處山洞,幽深不可見底。

「師父,我們便在此閉關麼?」寒山集道。

逸超塵嘆了口氣,神色凝重,看著寒山集,道:「自古正邪不兩立。方今人世,邪靈肆虐,吾等身為正道,當有匡扶人世之重任。六十甲子,劫數將至。屆時,若無人阻擋禍王,人世恐淪為煉獄,生靈塗炭,眾生臨滅頂之災。」

「師父,這可如何是好?」寒山集憂憤道。

逸超塵微微一笑,道:「若要護衛正道,挽救眾生,當須努力提升自己修為,方可拯救蒼生於水火之中,末世之劫。」

記憶之中,從未見過師父如此嚴肅、如此憂心,寒山集但感重任如山,跪地叩首,道:「謹遵師父教誨。」

逸超塵道:「事不宜遲,為師這便將凝碧宇最高心法,傳授於你。習得此部心法,方才是凝碧宇之真正傳人。」

「叩謝師父。」寒山集心感師父無限期許,眼含晶淚,行三拜九叩大禮。師徒二人盤膝而坐,於日升月落之間,修習心法。

轉眼七日七夜已過,寒山集出定,行至懸崖盡頭,遙望遠處山巔,體內蒸騰一股磅礴之力,人生在世近二十餘載,從未感覺如此精力充沛,神識清晰。耳聞幾聲慈笑,逸超塵慨然道:「千百年來,凝碧宇還不曾有一人,能有如此修為與境界。」此言未盡,忽地捂住心口,咳嗽幾聲。

「師父!」寒山集心驚,急道:「莫不是毒性再發?徒兒去尋景陽先生,求還魂丹。」逸超塵連連擺手,道:「為師調息片刻便可。」寒山集不敢打擾,只得就近護衛。忽見逸超塵連連嘔出幾口黑血,登時心驚:「師父,如何?」

逸超塵嘆了口氣,道:「毒已排出,便是好了!」說罷,站將起來,道:「有道是打鐵亦要趁熱。你既已將心法熟記於心,便該趁勢精進,以防日後不測。這裡有處山洞,你便在此閉關,七七四十九日之後,便是吾凝碧宇掌門。」

「啊?!」寒山集大驚,剛要說話,卻見逸超塵不知何時,變出根竹藤:「還不快去!」寒山集挨了幾鞭,重重吃痛,連滾帶爬,進入山洞。回身一看:「師父果然沒有追過來。」方要竊喜,豈料那竹藤便似自己長了腿兒,追著寒山集進洞裡,打得其人連連告饒:「師父饒命!師父饒命!」

「暫且饒過,好好練功。」逸超塵聲音傳來。

「是。」寒山集拱手道,隨後揀了一塊空地,盤膝坐下,望望洞口,逸超塵正半臥著唱歌。「唉,想來師父是又發瘋了。」寒山集嘆了口氣,靜心習練。

****************************

話說皇甫、夜洋一行人等,日夜兼程,到得泰山腳下,尋了三日,不見人影。正自喪氣之際,希珠忽道:「會否情報有假,逸超塵根本不在此地,抑或已經離去?」想來又要挨仇紅頂罵,心思怯怯,卻聽夜洋道:「你之所言不無可能,多留無益,吾等撤退吧。」

眾人一聽要折返,頓時雀躍,心中所想,便是一旦相殺,還不知誰個送死。「爾等好大膽!」忽聞厲聲一喝,眾人回身望見,只見皇甫怒氣沖沖,跳下土丘,道:「完不成玄主之令,爾等有何面目回轉!」

仇紅頂冷笑一聲,道:「皇甫先生,卑職想不到您如此鞠躬盡瘁,令我等玄沙之臣真是慚愧!」一眾嘍羅知其羞辱之意,紛紛附和。希珠道:「吾等本便是被陪綁而來,回去面主,三言兩語,也便開脫。只可惜,先生交易不成,恐失性命咯!」皇甫怒上眉山,喝道:「事實若何,吾自會至玄主面前分辨。倒是爾等,身為降臣,卻無降心,只恐殃禍。」

此語一出,當真戳中侯門痛處,仇紅頂氣沖頭頂,捉眼不及之間,擲出兩道飛鏢,然則,功虧一簣,登時大怒:「門主見其辱我侯門!」仇紅頂憤然不已。

夜洋扔掉仇紅頂之飛鏢,道:「皇甫亦節,你有何方法,可找到其人?」夜洋直呼名諱,皇甫大怒,環伺周遭,正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強忍下一口怒氣,道:「此前,毒姥姥曾以引路蜂跟蹤蕭世子,若是其人便在,萬事便順。」

話音未落,忽聞幾聲夜梟悽厲:「果然,現在才知道姥姥的厲害啊!」眾人環顧四周,皆無人也。

「在那裡。」希珠指著南方一箭之地處。眾人甫定睛,一團黑霧已至面前。

「參見姥姥!」希珠拱手拜見。玄沙國等級嚴明,自玄雪而下,便是毒姥姥、步沙塵、胡姬、金山依序列等,無有人敢僭越。侯門夜洋、仇紅頂見狀,只得微一拱手。

****************************

話說寒山集閉關已有一段時日,一日運行經脈之時,幾處大關皆被衝破,心道:「多日功夫總算沒有白費。」念及至此,心下升起一絲歡喜。突然,體內乍現一股浩流,東鑽西走,似是在尋找出口,寒山集無法駕馭這一股沛然能量,立時氣息不穩,心下大驚。便在此時,忽感一陣清流入場,引導前一股雄渾氣流,歸於真元。登時心下一動:「是師父。」分神之際,又感能量壓抑不住,噴薄欲出。腦中再聞逸超塵聲音:「不要胡思亂想。」立時心如止水,但感那一股能量漸化於自己體內,暢然無比。

少時,忽感周身被一層能量罩住,逸超塵聲音再起:「此是修行之關鍵,爾切不可分神胡思,功虧一簣。」

「是。」寒山集心道,堅定神識,不敢再有一絲分心。體外能量罩愈漸加強,竟形成一道強力結界,寒山集頓時隔絕塵世。

洞外,逸超塵收勢站起,望著山洞之內,輕嘆一口氣。忽然,斷崖加重,似要傾斜。逸超塵回身一看,但見五人齊齊立於身後:毒姥姥、夜洋、皇甫亦節、仇紅頂與希珠。但見此狀,逸超塵呵呵一樂,道:「你們是誰,來此做甚?」

皇甫亦節當先一步:「交出玉瓊絲,饒你不死。」逸超塵又是一樂,皇甫但感氣流迴旋,不由自主向前而去,心下一凜,順勢起刀,豈料逸超塵料敵機先,半招之內,繳械擒賊。「放開孤!」皇甫情急喝道,逸超塵先是一愣,隨後一聲嘆息:「如此根基,緣何要與邪惡為伍。」說話之間,雲手輕推,皇甫急急向前奔去,眼見墜崖之際,忽然頓步——險些就死,心驚難解。

毒姥姥道:「凝碧宇掌門,果然厲害。就不知與我玄沙相比,誰人更勝一籌!」說話間黑霧盡出,襲向逸超塵。逸超塵不以為意,順手撿起一根竹棍,眨眼之間,毒霧皆收入竹棍之中,玄沙五人大驚。

「牛鼻子找死!」仇紅頂大怒,起手便攻,卻不想被夜洋攔住。只見其嘴角微揚,拱手謙禮,道:「玉瓊絲本是玄沙國之物,還請前輩物歸原主。」

逸超塵道:「吃不能吃,看不能看,你們要它作甚?」

夜洋道:「國之瑰寶,散落民間,不免可惜。」

逸超塵蔑笑一聲,道:「小子休想矇騙,爾搶奪玉瓊絲,便是要復活那個魔頭。哼,別說老夫我沒有,便是有也不會給你。」

仇紅頂聞之大怒,喝道:「多說無益,出招吧!」話音未落,便然舉兵相向,逸超塵左腳定立原地,絲毫未動,僅憑單手單腳應招。數招之內,仇紅頂不僅未占絲毫便宜,反而被那竹棍打中好幾下,隱隱發痛。退回夜洋身邊,又氣又憤,滿面羞紅。毒姥姥、希珠見狀,強攻而上,結果如前。毒姥姥大怒之際,揮舞黑金鋼叉,猛砸於地。眼見山崖要斷,逸超塵心下一驚,竹棍擋格處,厲聲而斷,左腳順勢騰空,落於峭壁一株飛來松上。底下三人仰望之間,均是吃驚不小。

逸超塵俯視之時,心中不解:「為何只剩三人?」疑惑之間,忽覺頭頂一陣黑霧臨身而下,不及擋格,已然中招。說也奇怪,那毒霧竟與逸超塵體內餘毒合流,蠶食正氣,逸超塵驚訝之間,噴出一口黑血。

毒霧挾帶刀光劍影,令人不辯東西。逸超塵心下一怒,大喝一聲,竟將毒霧盡收與掌心。夜洋再無毒霧庇護,手持冷鋒,自山頂而下,逼殺逸超塵。同一時間,仇紅頂自下而上相擊,與夜洋呈上下夾攻之勢。

「雕蟲小技。」逸超塵起手應招,不在話下。

再說山崖之上,三人作壁上觀之際,皇甫凝眉細思,面現疑惑,耳中卻聞厲聲斥責:「皇甫亦節,還不前去幫忙!」希珠喝道。皇甫不以為意,指著山洞,對二人道:「逸超塵方才,緣何死守此地,寸步不離?」毒姥姥即刻會意,三人盡出十成功力,砸向洞口。只聞轟然巨響,空中騰起巨大光球。同一時間,山洞之中,身感巨大震動,周遭能量不穩,寒山集猛然出定,但感體外能量迅速回流,肉身承受不住沛然能量,五臟俱焚之際,忽感一陣浩力湧入,鎮平九天,歸於寧和。

原來逸超塵見狀,心下大驚,立時回援。

「師父,發……發生何事?」寒山集神識通傳。心內卻只感應到無限期許:「便至功成!便至功成!」洞內,光華燦爛,大器將成;洞外,五人圍攻,決殺之際。逸超塵泄盡畢生功力,一方加持弟子寒山集,一方對抗玄沙五人。僵持數個時辰,玄沙五人竟一步雷池難越。精誠之刻,寒山集終於衝破最後大關,眼見功成之際,心內卻只感應到一股深深遺憾與憂傷:「師、師父,日後無法……無法再保、保護你了……,不過,你以後也不再需要吾之保護了。」

「師、師父……」寒山集乎之不及,只感到逸超塵之能量急速流失,時隱時現,登時心下大驚。立時調動體外能量回援,瞬間直通天庭。

洞外,眼見逸超塵能源將失,五人合力,欲取其人性命。毒掌臨面、冷兵加身之際,只不知何處彈出一道光流,震得五人立身崖邊,險些墜落。五人遭受氣流震盪,皆胸中氣息不穩。

清風懸崖,殘月洗淚,逸超塵心血耗盡,頹然而倒。

「師父啊——」眼見山洞之中奔出一個白衣少年,跪倒逸超塵身邊,勉力將其扶起:「師父、師父……徒兒功成,徒兒功成了,師父,師父您睜眼、睜眼看一看啊!」痛失親師,心扉撕裂,怎奈逸超塵音容不再,神失形散,身起浮光,化作瑩華點點,便如流沙一般,自寒山集指縫之間流逝,飄飄渺渺,扶搖翩躚,消失於浩蕩蒼宇間。

師徒緣盡,終歸一別。淚垂心殤,恩師笑貌,歷歷在目:

「少年人,你想不想隨我去修道……

少年人,你不知道的,這幾天我一直跟著你,你頭上的繃帶,還是我纏上的……」

「師……父……啊……」寒山集大喝一聲,喚不回憶如往昔,空留悲傷陣陣,迴蕩山谷。夜洋幾人見此不妙,又感此人功力遠在逸超塵之上,遂不敢強攖其鋒,紛紛而退。皇甫亦節愁眉一凜,上前一步,喝道:「交出玉瓊絲。」

寒山集恨恨而起,口中切齒:「皇甫亦節,你殺我雙親,我忍;你殺我舅父,我忍;然則為何你連吾師父也不放過……」起身之間,雙掌化光處,凝成一道寶劍:「你說,如今的寒山集,能否放你苟活……」

皇甫心內大駭,傾命之際,連連退步。

****************************

夜洋、毒姥姥一行人等急速逃離,停於一處樹林,暫且將息。希珠抹著額頭,不解道:「那人是誰……呵,吾等獨留皇甫一人,可行否?」

夜洋面色陰沉,顯是不悅,道:「任務既必,回返復命。」

「尚未得到玉瓊絲,如何向王上復命?」仇紅頂不解。

毒姥姥冷笑一聲,道:「玄主之目的,從來不是玉瓊絲。」此言一出,眾人皆驚。仇紅頂追問:「那是為何?」

夜洋面色更顯陰沉,隱隱怒色,道:「誅殺逆君,牽制凝碧宇。」勉力壓住怒氣,續道:「玄主算計,果真高妙。」轉向毒姥姥,微一拱手,道:「告辭了。」說罷,飛身離去。希珠眉心一皺,跟隨其後。

毒姥姥冷笑兩聲,取出懷中之信,正是玄雪手書。自語道:「除掉皇甫、凝碧宇,再來便是劍聖山莊了。」回身之間,一陣黑風,消失不見。(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