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追求「平等」製造不公平

文/布魯斯·帕迪(Bruce Pardy),翻譯:周行

在加拿大,特別是在教育界,讓有能力的人處於不利地位已成為病態。(Shutterstock)

人氣: 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2月03日訊】據以色列國家新聞社去年7月份報導,以色列教育部發布的數據顯示,在一個以色列社區中,83%的12年級學生獲得了額外的考試時間及其它寬鬆安排,其它地方的12年級學生也有超過一半人獲得這些待遇。這相當於,少數沒有智障的學生被要求在比其他人更苛刻的條件下考試。

這使人想到馮內古特(Kurt Vonnegut)的短篇小說《哈里森·貝傑隆》(Harrison Bergeron)。該小說寫於約60年,描述了一個每人都必須平等的未來:有天賦的運動員要背著鉛球袋來減速,智力高的人在耳朵中戴無線電接收器,政府發射分散注意力的噪音來防止他們的思維過於清晰。大腦和身體越好的人,殘障總管給他們的負擔就越重。

加拿大,特別是在教育界,讓有能力的人處於不利地位已成為病態。學校和大學經常給一些學生額外的考試時間及各種其他支持,因為他們聲稱有心理或認知障礙。

如果大學在成績單上註明這些寬鬆安排,或許還可以接受,比如承認你贏得了飛鏢比賽,因為你離飛鏢盤比別人更近。然而,公開這些信息通常遭到強烈反對,理由是:公開給了更多時間參加考試,將破壞寬鬆安排的目的,並侵犯學生的隱私。

也就是說,給額外考試時間的真正目的不是鼓勵參與,因為有精神疾病的學生已經能像其他學生一樣參加標准時間的考試,而是像馮內古特的小說中所描述的那樣,額外時間是要使競爭的天平偏向那些能力較弱、或聲稱能力較弱的人。按安省人權委員會的說法,聲稱有精神障礙並要求寬鬆安排的大學生,不必透露相關的醫學診斷,甚至不必說明自己有什麼病。

殘障人士獲得的寬鬆安排不是為了在競爭中獲得優勢。2005年,馬薩諸塞州的一名輪椅壁球運動員要求參加健全運動員的壁球聯賽,但要有寬鬆安排,允許在兩次擊球之間球可以反彈兩次(輪椅壁球的規則)。馬薩諸塞州最高法院駁回了他的要求,認為改變球的彈跳次數「與比賽的基本特徵相矛盾」。

考試不亞於飛鏢遊戲或壁球比賽,成績是比較同齡人學習表現的指標。大學成績單將學生成就傳達給未來的雇主、研究生院或專業學院,其中一項規則是考試時間,如果該規則變了,該競爭將不再有效。

寬鬆安排只有在任何競爭對手都可以接受時才是合法的。比如失聰短跑運動員無法聽到槍聲,但可以看到閃光,閃光就是合法的,因為其他運動員都可以選擇看閃光;當允許盲人學生使用屏幕閱讀器參加考試時,其他學生也可以看。但是,額外的考試時間不符合這原則,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有。

公平要求所有人在相同條件下競爭,但那些精神殘疾者的倡導者認為,公平競爭是不公平的,因為每個人的精神狀況不一樣,只有當天平調到對殘疾人有利時,才可以說是公平的。這些倡導者是馮內古特小說中的優秀殘障總管。

作者簡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布魯斯·帕迪(Bruce Pardy)是女王大學(Queen’s University)的法學教授。

原文For Students, Not Being Disabled Is the New Disability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 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