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英東是翼宿星君?努爾哈赤功臣的傳說

文/洪熙

後金軍攻打遼陽。(公有領域)

  人氣: 10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努爾哈赤建立帝業的過程中,費英東鼎力相助,立下赫赫戰功。凡是他臨戰,必是所向披靡。康熙皇帝評價他「功冠諸臣,為一代元勛」。在有些記載中,費英東可是翼宿星君。傳奇的來歷,為驍勇的戰將蒙上了神祕色彩。

費英東(1562年-1620年),瓜爾佳氏,是蘇完部首領索爾果之子。他驍勇善戰,也精於騎射。二十五歲時,能拉開十多石的強弓。中國古時,用「石」衡量弓力。《荀子·議兵篇》說:魏國的精銳武卒可以「操十二石之弩」。「十二石弩」弓力,大約為三百六十公斤。也就說是,費英東拉開的大弓,約有五六百斤的力量。

萬曆十六年(1588年),費英東跟隨其父率領部眾歸附努爾哈赤。費公秉性忠直,獎善懲惡。後來,皇太極曾曉諭羣臣說:「費英東見人不善,必先自斥責而後劾之;見人之善,必先自獎勸而後舉之:被劾者無怨言,被舉者亦無驕色。」費公見到有人行為不法,必先親自斥責指出對方的錯誤,然後上奏彈劾;見到有人為善,他必先親自獎勵勸勉,然後再向大汗推薦。所以被彈劾的人沒有怨言,被推舉的人也沒有驕蠻之情。

如果費公看到推行的國事有缺憾,他會直言強諫,絲毫不會屈服。因其輔佐太祖處理政事,頗有助力,被授予一等大臣。努爾哈赤將孫女嫁給他,所以時人也稱他為蘇完額駙。他輔佐努爾哈赤成就帝業,可謂功勳最高。

費英東跟隨努爾哈赤征伐諸國,前後共計三十多年。每次臨戰,必身先士卒。《清史稿》載,費公臨戰「戰必勝,攻必克」,衝鋒陷陣,所向披靡。

後金天命三年,努爾哈赤進攻明朝攻取撫順時,明朝援軍也正好趕到,火器競發。費公戰馬受驚狂奔,旗兵見狀,就想撤軍。他馳馬返回,喝令諸軍進攻,再次大敗明朝援軍。努爾哈赤感嘆道:「真是萬人敵啊。」

天命四年,大明兵分四路大軍,進攻努爾哈赤。其中一軍駐紮在薩爾滸山巔。費英東率領本部旗兵進攻,大敗明軍。

天命四年秋天,在攻打葉赫時,明軍從城上接連投石射火。費英東和諸將領都被擊傷。努爾哈赤命他們撤退。費公說:「我的軍隊都到城下了,撤退幹什麼?」不久,太祖再次命他撤軍,他說:「就快要攻克了,請勿懷疑。」結果,真的攻下了葉赫城。

明朝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努爾哈赤在赫圖阿拉稱汗,改元天命,定國號「金」,史稱後金。在後金建立的過程中,費英東立下赫赫戰功。天命元年,他與額亦都、扈爾漢、安費揚古、何和禮,同為後金開國的五大輔臣。

天命五年(1620年)三月費英東薨逝。據費英東的孫子哈達哈說,費英東病終之際,有位侍衛某君請假返回故里。回到興京時,路上遇到大風霾。這名侍衛只得下馬,伏在地上以避勁風。忽然他看見大風卷著一團熾烈的火焰,竟有數百小蛇附風而行。再一看,看見一條巨蟒徑如大瓮。

雖然他身為侍衛武官,有膽有識,但可沒見過那麼大的巨蟒,不禁嚇得膽戰心驚。這時,他聽到巨蟒呼喊道:「喂,你不就是侍衛某某嗎?我是費英東的英魂。我原本是天上的翼宿星官,降生凡世輔佐人君。如今就要返回本垣了。你回去後,稟奏聰睿貝勒(指努爾哈赤),讓他不要悲慟,勿要緬懷我。」說罷,英魂便離開了。大風也隨即停止了。侍衛回去後,獲悉費公已經薨逝二天了。

翼火蛇,星宿名,是南方朱雀七宿的第六宿,位於朱雀的翅膀,因而取名「翼」。五行中,南方屬火。《史記‧天官書》認為翼宿主遠客,《晉書‧天文志》則認為翼宿是天上的樂府,是演奏仙樂,仙子舞蹈唱歌的地方。

費公去世後,努爾哈赤要去臨喪。當時,諸位貝勒都認為天色已晚了,不便出行。太祖說:「我的股肱大臣,與我休戚與共,如今卻先離我而去,我怎能不悲傷?」他親自弔唁,哀聲慟哭,一直到半夜時分才返回。同年九月,清太祖祭奠貝勒穆爾哈齊墓,來到郊外,親臨費英東之墓,躬身祭酒三次,垂淚哀慟。

清太宗皇太極即位後,追封他為直義公,配饗太廟[注]。他的長子察哈尼襲爵位,太宗賜予他二次免死的權利。順治十六年,追論費英東為佐命第一功臣,晉世爵為第一等公。

康熙九年,清聖祖康熙皇帝御製碑文,勒石記錄他的功勳偉績。康熙皇帝御駕東巡,親自祭拜費公之墓,評價費公:「功冠諸臣,為一代元勛。」

[注]:太廟是中國古代皇帝的宗廟,皇帝每年在此祭祀先祖。隨著朝代的演變,皇后、宗室皇親、功臣,經皇帝恩准,也可以被供奉在太廟,稱為「配饗太廟」。

參考資料:
《國朝先正事略》一
《清史稿.費英東傳》卷二百二十五
《清朝野史大觀》(中冊) 卷五@*#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宗皇帝又曾對張廷玉說:「我做諸侯王時,與人一起行走,從來不用腳踩別人的頭影,也從來不踐踏螞蟻小蟲。」
  • 一統後金政權、奠下大清朝根基的清太祖努爾哈赤的祖父是東北長白山下建州左衛都指揮使。相傳努爾哈赤下令建造神殿的時候,地底下挖出了「滅建州者葉赫」古碑,預言滿清滅亡,而努爾哈赤的福晉,皇太極的生母和後來的慈禧太后都是出身於葉赫那拉氏…愛新覺羅和葉赫那拉氏族的糾葛歷史恩怨和清帝國興起壞滅的預言…
  • 在皇帝頒布天下的詔書中,最重要者是兩種:即位之初的「登極恩詔」、賓天之際的「大行遺詔」,是皇帝的第一道和最後一道命令。
  • 這些預言中,準確預言了王朝更迭、國號、開國之君名諱、歷朝發生的大事件,其準確程度令人瞠目結舌。
  • 有一天張方平到滁州琅琊寺禮佛,進入一所閒置的僧房。他偶然抬頭張望,發現房梁上有一個經函。他命人取來梯子,攀至房梁,取下經函。函裡裝著半卷《楞伽經》。原來他前世曾是琅琊寺的僧人,那半卷經書就是他前世所抄寫的,沒有抄寫完就去世了。
  • 唐朝裴行儉統帥三十萬大軍平定西域,宋朝韓琦為相十年,輔佐三朝帝王。他們均是身分顯赫的朝廷大臣,面對毀壞無價珍寶的無名小吏,他們只是一笑了之。其寬宏大度的胸襟,令今人震撼。
  • 「一往情深」典故中的主人,是一位劍膽琴心的戰將,曾在淝水之戰中,創下了以少勝多的戰爭奇蹟。他就是東晉時期著名將領——桓伊。
  • 原指東漢名將馮異,後常指不居功自傲的將領,語出《後漢書·馮異傳》。馮異是漢光武帝開國大將,為人謙讓,不爭功名,路上遇見諸將,常引車讓路……
  • 行動前像未出嫁的女子一樣沉靜,一旦行動就像逃脫的兔子一樣敏捷。比喻善於把握時機、出奇制勝的謀略。語出司馬遷《史記·田單列傳》。
  • 韓信打下漢室天下,享受戰果卻詭計多端厚顏無恥的劉邦,將叱吒風雲功高蓋世的一代戰神蒙上「謀反」的罪名冤死在長樂宮中,留下一段千古遺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