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視頻版】父母湖北雙亡 兒子欲狀告中共

人氣 1594

【大紀元2020年04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我現在真的感到這是個五濁惡世,沒有比這更黑暗的世界,很殘酷,很殘酷,眼淚都流光了,很傷心。」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受難者家屬利安(化名)悲憤地說,「現在就是太陽照到我身上,都是那種慘白慘白的感覺。」

4月6日晚(美東時間),湖北省黃岡市居民利安向大紀元控訴,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聲稱「病毒不會人傳人」,誤導民眾,導致武漢疫情爆發,使無數生靈塗炭,家破人亡。其八十多歲的母親因為聽信當局疫情謊言,疏於防護,染疫身亡;父親因承受不住打擊,隨後去世。

利安說,多年來,通過翻牆軟件看大紀元、新唐人媒體,了解真相,明白中共一直在撒謊,欺騙國內民眾。並表示:「大紀元是非常負責任的,是真正為民伸張正義的媒體。」

利安向大紀元表示,希望尋求國際法律援助,向中共當局「討個說法」;也希望聯合國介入,推翻中共當局,還中國人民公平、正義,讓中國人民也能一人一票,選出真正優秀、合格的政府。

採訪原文:

利安:你是哪兒啊?

記者:我是大紀元。

利安:我覺得大紀元很負責任的,真的是為民伸張正義的一個媒體。

記者:具體法律援助,你哪些方面需要法律援助?

利安:我不是經濟賠償,我覺得是討要一個說法。我母親她撫養我們一場不容易,在醫院裡面感染的,都沒有確診就直接轉到那邊去了。我懷疑是在那邊去感染的。我哥昨天晚上給我打電話說那個山東一個醫師在這邊隔離嘛,然後回家隔離14天,剛滿的第二天早上就突然心臟病就去世了。

我媽本來是健健康康的,她在醫院裡面已經住了4年了,跟爸一起住了4年了,都好好的。她是慢性病,心血管,醫院的醫生把我媽都調養的很好的一個狀態,結果我媽在醫院裡,我都不知道她是什麼原因被感染。

記者:你上次說他們說不會人傳人,你們就沒有引起重視,是不是?

利安:我當時以為那個區是在武漢,跟黃崗這邊沒有關聯性,就是這一方面我就疏忽了。然後他們也做了一個誤導,就是沒當一回事。因為他要早一點宣傳的話不會去隱瞞公眾,剝奪了我們的知情權。因為這個信息的不對稱,大家所處在的位置不一樣,獲得的情報也不一樣。我媽染病的時候,我把那個電視裡面的一些信息、翻牆軟件的信息都告訴我媽了,叫我媽注意。但是政府層面上根本都沒有什麼那個,我們所以就疏忽了這個事情。所以我媽⋯⋯政府上面這裡面有個欺瞞公眾的一個行為。

記者:我現在明白了,你就是討個說法,不是人死了就算了,然後還說他們做得怎麼好啊。

利安:我現在強烈的感覺到這個真的是五濁惡世,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真的是五毒惡世,沒有比這個更黑暗的世界了。很殘酷很殘酷,眼淚都有流光的感覺,真的是很傷心的,很悲從中來的那種感覺。我現在,太陽照我身上我感覺太陽都是那種慘白慘白的那種感覺。而且現在我媽她是因為有那個補償,現在鐵路社區的胡局長跟我說,打了幾次電話說,催我們選公墓,如果選到我們當地的公墓的話呢就可以開證明,少收一萬塊錢。我還說了我說能不能通過貨幣化的補貼,補貼給我們,我到時候可以拿著我媽的這個錢去做善事嘛。

我現在真的希望能夠,聯合國能夠介入,推行選一人一票,我們選合格的擁護的政黨上台那是最好的。

記者:就說整個政府是黑暗的,是不是,對民眾這個過程中?

利安:很黑暗的,天天到處標語標牌,中國夢啊什麼,我感覺都是騙人的。政府剝奪我們的知情權,根本都不跟我們說那個武漢的真實情況。等事情發生了他才去說。然後就是,而且更加沒有人性的就是我媽在病危的時候,我們想去見最後一面都不允許見。我哥從深圳坪山區,坪山區區長簽字才能夠回來,他是坪山區的第一個人,唯一一個人回來的。那個時侯都火車停,我們從深圳北搭火車,只能搭到九江市,然後九江挨著是黃梅,然後在高速公路上面路口,然後祈禱菩薩加持,然後才有一台車子過來,就是供電局的那台車接我哥回到家裡面。然後沒看到我媽最後一面,只是看到一副棺材。

記者:這是什麼時候,發生在什麼時候?

利安:2月5號到2月22號。我媽她是2月4號確診的嘛,2月5號轉到那個,2月4號判斷是為疑似的,2月5號轉到黃崗版的小湯山——大別山區域醫療中心嘛,轉到那邊去了,我媽媽。這個真是呢,這個國家就像那個快要爛掉的蘋果樣的。哎,很糟糕的那種情況。

記者:你希望用法律手段狀告當局,是不是?

利安:對呀,我希望能夠,當然如果用中國的法律可能是告不通的。

記者:你希望在國際上面獲得法律援助是吧?

利安:對啊。我加你微信,我把我媽的死亡證明都可以你,上面寫的是新冠病毒死亡。

記者:這些東西你都留著,到時候真的會國際法庭起訴他們。

利安:要起訴啊,血債要血償的,我覺得應該把這個政府要推翻掉。這個政府真的很爛的,很垃圾的那種的。每一個人都戴著假面具在那說話,一點活的不真實。你說政府為什麼把這個病毒研究出來,搞不懂。我心情很複雜。我感覺你們生活在陽光下,我們也在陽光下面,但是感覺制度不一樣,真的不一樣。

記者:現在國外也比較嚴重,病毒也傳到國外來了,共產黨闖的這個禍很大的,所以國際社會,我估計就不會饒過它。

利安:共產黨他對疫情的這個,有些數據他是隱瞞啦,他給的是虛假的數據。那麼美國跟意大利是根據這個虛假的數據來建模的,進行電腦的一個預測推算。那實際發生是超出這種想法的。然後世衛的表現也是很偏袒中共。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把中國這個政黨養虎為患,要把它培養的這麼好,每年還跟它做生意啊。完全都是,跟強盜打交道一樣的。

我擔心我哥說真話可能會受到政治迫害,我就擔心我哥。

記者:你哥哥說了什麼啊,沒有別人知道吧?

利安:我就擔心嘛,我也不清楚,反正我哥性格也比較靜不愛怎麼說話。

因為政府無孔不入的,我接到電話10086都會提醒我這是海外來電,叫我注意安全,因為我們實際上手機啊、QQ、微信都被監控的。

原文:因中共肺炎 湖北父母雙亡 兒子欲狀告中共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視頻版】黑龍江疫情延燒 綏芬河堪憂
【一線採訪視頻版】進ICU半小時死亡 1小時火化
【一線採訪視頻版】張展:大陸民怨已沸騰
【一線採訪視頻版】疫情下掙扎的老夫妻 一亡一染疫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珍言真語】盧俊宇:匯豐涉洗錢醜聞 兩面受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