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達芬奇未完之作《聖·傑洛姆》畫中含意

文/懷特(J.H. WHITE) 翻譯/陳遇
達芬奇
列奧納多·達·芬奇的作品《聖·傑洛姆》(Saint Jerome (Praying in the Wilderness))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特展展出。(圖片來源/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人氣: 883
【字號】    
   標籤: tags: ,

傳統藝術並不只是過去式,對今天的我們仍有很大的啟迪作用。它具有巨大的影響力可以激勵我們,為我們帶來心靈的昇華。

而列奧納多‧達‧芬奇的遺作《聖‧傑洛姆》(Saint Jerome Praying in the Wilderness,又譯《聖葉理諾在野外》)便是絕佳的例子。該幅畫也是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紀念列奧納多‧達‧芬奇去世500周年展覽的主角。

這幅畫是達芬奇晚年的作品,卻非常具有代表性。至今歷史學家們仍在爭論著到底哪些才是達芬奇的真跡,而《聖‧傑洛姆》卻是少數六幅沒有爭議的畫之一。畫上甚至還留有達芬奇的指紋;就如我們今天所知的,他常會用自己的手指和手掌暈塗顏料,以創造一種柔焦的效果。

「對於現在的觀眾而言,能夠知道畫家的指紋還留在上面,是非常感人的一件事」,達芬奇專家兼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策展人卡門‧班巴奇(Carmen Bambach)在電話訪談中說道。

《聖‧傑洛姆》不僅留有達芬奇的手指痕跡,也承載了他的精神;這幅畫甚至還暗示了藝術的另一個目的——協助觀眾和造物者連結。「真正重要的是在欣賞《聖‧傑洛姆》這幅畫時,讓畫本身向我們揭示諸多達芬奇可能的精神生活」,班巴奇說道。

這幅畫的創作過程好似一名求道者之路,是一個不斷精進昇華的過程。達芬奇在1483年左右便開始了這幅創作,並且在後續的三十年內不停地修改,卻終身未完成。自1510到1511年間,他專注於研究解剖素描,並能非常逼真地描繪出人的肌肉和骨骼結構。在《聖‧傑洛姆》也可以看到這些技巧的成長。

「(這幅畫)並未完成,反而讓我們更深入了解這位天才的想法」,班巴奇說。由於畫中主角聖傑洛姆只披著一件破舊衣衫,達芬奇因而得以大展他的解剖學造詣。他處理得如此高明,尤其是聖傑洛姆的頭、脖子和肩膀等部分。

我們至今無法得知為何這位大師沒有完成這幅畫。「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他認為這是一件還在發展中的作品,而他自己對它也產生了很深的情感」,班巴奇解釋道。

達芬奇
列奧納多·達·芬奇的作品《聖·傑洛姆》(Saint Jerome),約1480年。油彩、畫板,103×75公分。梵諦岡博物館,羅馬。(圖片來源/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莊嚴肅穆的空間

展覽場的陳列方式和畫作選擇都遵循著古老的傳統。在文藝復興時期,在偉大意大利畫家的喪禮中,像是米開朗基羅和拉斐爾的喪禮,都會擺出那位畫家最嘔心瀝血的作品。

在大都會博物館的展場中,《聖‧傑洛姆》被獨立展示在展場中,「強烈的燈光照亮著畫,獨立在灰暗的空間中,凸顯出這幅畫令人反思的面向,這也是達芬奇的意圖」,該展覽新聞稿說明道。

這樣的獨立、對比的陳列方式,同時也反映了達芬奇獨特的描繪手法,與過去其它描繪聖傑洛姆的畫作相較,是截然不同的。聖傑洛姆生於西元四世紀,是基督教倫理的模範,他最廣為人知的事蹟便是將希伯來文聖經翻譯成拉丁文。許多畫家,尤以中世紀為主,偏好以聖傑洛姆在書房專注翻譯經文的情景作為創作題材。他通常被畫成戴著一頂樞機紅帽、穿著紅袍,即便那時候的教會中並沒有這個等級。

不同於前人,達芬奇選擇了一部13世紀著作《黃金傳說》(Golden Legend,記載基督教聖人傳記)裡關於聖傑洛姆的故事作為題材。根據內文記載,聖傑洛姆曾獨自在沙漠裡過著艱困的苦行生活;有一次,他遇到一隻受傷的獅子並幫它取出掌中的刺。從此以後,那隻獅子便跟隨著他一同生活。

在達芬奇的描繪中,聖傑洛姆坐在山洞裡,用石頭砸著自己的胸膛,用來抒發自己的懊悔。在當時,這種儀式被用來除去肉體的罪過,因為聖傑洛姆在成為基督徒之前曾因縱情玩樂而惡名遠播。在他的腳旁躺著他的同伴,獅子。在恍惚中,聖傑洛姆向上看到一個十字架。

「達芬奇決定精簡這則故事」,班巴奇說。「(這是關於他)在異象中的情境……追隨這個十字架,便是這位聖人所看到的異象。」

我從達芬奇的構圖選擇中看到的是一位不受教會約束的宗教人物和他的情懷。 這是一幅描繪聖傑洛姆在他最原始、最直白的狀態,同時表現在他的體態和心態上:他並沒有穿著教會的服飾;然而他卻被神的啟示所震懾,直接和耶穌產生連結。這位聖人的精神,以及他和神的聯繫,非常樸質卻又充滿張力。它道出了畫家的虔誠,就像聖傑洛姆自身一般。

「如今,以我歷史學家的身分,很難不將達芬奇視為一位非常崇尚精神信仰的藝術家」,班巴奇說道。

原文 Leonardo da Vinci, a Saint of the Arts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作者簡介:

懷特(J.H. White)是藝術、文化和男性時尚專欄作家,目前居住在紐約。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雷歐納多·達·芬奇的多才多藝經常為人所樂道,他身兼藝術家、科學家、發明家、音樂家、工程師於一身,是文藝復興最具代表性的全才人物。不過,多才多藝也可能成為一個缺點。人生有無數的選擇,而人的生命有限,要做什麼才是最重要的?這一點,即使天才如達芬奇者,也不一定能掌握得好。我們可以從達芬奇一些生平事蹟來看看他怎麼對待自己的才華。
  • 相較於達芬奇從繪畫的角度來經營畫面效果,米開朗基羅自始至終沒有忘記他雕刻家的身份,他以人體為表現元素,畫中人物一個個如雕像般肌肉結實,輪廓分明;整體的造形力度生動而緊密。
  • 假使說達·芬奇有那麼一件作品宛如一曲「天才」頌歌,那就是他的炭筆素描《聖母子、聖安妮和施洗者聖約翰》。
  • 近期,麻省理工學院(MIT)師生研究發現,文藝復興時期著名藝術家、發明家達芬奇(Leonardo da Vinci)設計的橋樑可以使用,可能是當時世界上最長的橋樑。
  • 我們今天回頭看達芬奇,好像他在一座了不起的科學探索迷宮中迷失了,但繪畫仍然是他生命的中心。這是他最重要的志業。對他來說,這已經昇華到科學的境界了。他甚至用『神的科學』(divine science)一詞來形容它。
  • Project of ideal city, by Da Vinci, 1485. (Wikimedia Commons)
    知道牛頓、莎士比亞,與達芬奇這三個人都經歷過大瘟疫,而且都善用了瘟疫期間的「社交隔離」,潛心創作,「出關」後都大放異彩,造福人類。這段中共病毒造成的「社交隔離」也許沒有那麼可怕或許還可以是你我探索自我的大好時機!
  • 牛頓、莎士比亞、達芬奇這三個人有什麼共同點?他們都經歷過大瘟疫,而且都善用了瘟疫期間的「社交隔離」,潛心創作,「出關」後都大放異彩,造福人類。
  • 《創世紀》 工程結束後,米開朗基羅立刻著手教宗靈寢工作,想一口氣完成陵墓。次年,朱略斯二世逝世,米開朗基羅和教宗的繼承人簽署新合約 ,將陵墓修改為挨靠著牆的壁墓,大為縮減原來的規模。接下來三年間,米開朗基羅完全投入這件工作 ,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兩個奴隸像。
  • 晚禱
    這些人並不是在崇拜藝術本身,而是它代表的東西。舉例來說,在俄羅斯東正教中,聖像長期以來被視為神聖的物件,並不是因為它的顏料和筆刷,而是因為這些圖畫開啟了連接天堂的一扇窗。
  • 米開朗基羅採用數字「三」來劃分天頂為左中右三行,中央《創世紀》故事部分又分為大小輪替的九個畫面,每三個圖為一個組,分別描繪《神創世》、《造人與原罪》、《諾亞的故事》。順序的安排是根據禮拜堂本身的功能有關的,如創世的部分安排在教皇舉行儀式的祭壇上方;以其接近神的緣故;而人間的故事則放在群眾席的另一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