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崇禎展開劉伯溫遺畫 驚見自己結局

文/古玉文
《明史》記載,崇禎十七年,崇禎皇帝在景山古柏樹上自縊身亡。示意圖。(fotolia)
  人氣: 11199
【字號】    
   標籤: tags: , ,

《明史》記載,崇禎十七年(西元1644),崇禎皇帝在景山古柏樹上自縊身亡,右腳赤裸,左足穿著鞋襪。

而民間有史料記載,明思宗與大明王朝最後結局的一幕,早在明朝開國之際,神算大臣劉伯溫就用三軸繪圖的形式明確預示。

劉伯溫277年前就已預知王朝宿命,向後人透露了天意難違的鐵律。

劉青田繪圖

劉伯溫是浙江青田人,輔佐明太祖朱元璋平定天下,官至御史中丞,封誠意伯,因此後世也稱他為「劉青田」、「劉誠意」。

清人計六奇《明季北略》筆記裡曾兩處記載著崇禎皇帝在密室中親見劉伯溫所繪圖畫一事,畫面的內容竟是一位和崇禎聖容一模一樣的人懸梁自盡。

《明季北略》卷二十中的「劉青田繪圖」是這樣記述的:

當初,燕王朱棣登基成為皇帝後,曾發現皇宮內有密室。同時還發現,密室內藏有劉誠意遺留的祕記。祕記放在一個箱櫃裡,箱櫃的環狀鎖頭嚴絲合縫,非常牢固。知道有這個祕記的人都相互告誡,如果世事沒啥大變故,這個祕記是絕對不可隨意開啟的。

癸未(1643)年秋,清兵南下破關圍城,京城一帶剛好是瘟疫盛行,天下極其不太平。先帝(明思宗崇禎)卻想開啟大內密室一探究竟。掌印的內臣叩頭如搗蒜,堅持勸諫崇禎不可輕易打開密箱。皇上哪裡肯聽。那密室中只有這麼一個箱櫃,打開之後,裡面放著三軸繪圖,被取了出來。

那密室中只有這麼一個箱櫃,打開之後,裡面放著三軸繪圖。示意圖。 (Pixabay)

第一軸繪圖的內容是,數千文武百官,全都手執朝服、朝冠,披髮到處亂走。崇禎皇上就問內臣是什麼意思。內臣叩頭答曰:「披頭散髮,恐怕是要多發亂。」第二軸繪圖的畫面,是兵將倒戈棄甲,民眾拖家帶口四處逃難,皇上又問是什麽意思。內臣又叩頭回答:「這恐怕是軍叛民逃吧。」

崇禎的臉色大變,內臣就請皇上不要再觀看下去了。但是皇上不肯,一定要展開第三幅畫,軸中的人像,面貌和崇禎皇上非常相似,身穿白色背心,右足赤腳,左足有穿襪著履,披散著頭髮懸梁自盡。那終局的狀況與後來發生的情景幾乎一模一樣、分毫不爽。

掌印的內臣曾把這件事密告給了國丈,並且叮囑他千萬不要泄漏出去。有長洲縣官員陳仁錫的兒子陳濟生,曾在嘉定府設館授徒,確有聽聞此事,這難道不是命中注定的厄運嗎。

長洲縣官生陳仁錫,字明卿,號芝台。他兒子濟生,字皇士。這些都是陳仁錫父子倆告訴我(作者計六奇)的。

關於開啟這三幅畫的誘因,還有一種說法。有人告訴我說:「當張獻忠、李自成勢力如日中天之時,南都的史可法屢次報上表章,皇上也時常閱覽。有一晚,皇上剛打開奏疏閱覽,忽見一人身穿素服麻衣站立面前,皇上很奇怪,問:「禁宮內院,門禁森嚴,怎麼會有此人出現?」命左右拿下這不速之客。

於是太監們突然往前包圍麻衣人,可那人卻徐徐行去,一群人隨後緊緊追隨,只見那人奔至庫門,瞬間入內不見了。太監們一看庫門,鎖頭緊閉,根本無法自由進出,大家心中都很驚駭詫異,於是回報給皇上。

皇上便親自去看,見有一密室,乃是劉青田所封,封緘與鎖鑰甚為牢固。皇上開啟探視,於是看見三軸繪畫。

繪圖續記

《明季北略》卷二十三裡有一則繪圖續記,裡面是這麼寫的:

皇宮中忽見一少婦,遍體縞素,每每在黎明或黃昏時滿宮奔走,宮人追她,她就突然不見了,眾人又疑又懼。那時國已生民變。皇宮大內原來就有一個祕室,開國功臣劉誠意在上面貼了個封條,封條上說:「凡國有大變,方可門視,不得輕易泄露,以啟禍端。」

皇上想要開封驗視,親臨祕室門外。只見封識緊密,空中突然一陣悽慘陰風襲來,從地而起的惡霧迷漫開來。掌宮太監叩首奏曰:「此乃先天祕機,恐不可輕泄。」皇上固執,一定要打開來看,命手下二人揭開封識。

皇上親自進入祕室,裡面黑暗無光,一股妖氣撲鼻而來,幾乎讓人無法站立。皇上與兩旁的內臣都有懼意。一會兒室內出現了點微光,定睛一看,是一朱紅木櫃。皇上命速開,內臣小豎用金斧砍掉櫃鎖,裡面掉出內三軸圖畫來。

皇上一連把一、二、三軸繪圖都看了,畫上面的聖容栩栩如生。看完後,內臣對聖上說:「未來之兆,禍福難分,非臣下所能預泄也。雖云屢見不祥,今皇爺仁愛治民,剛斷理政,從來以正勝邪,縱有微眚(過失)導致的災禍,是亦不煩深慮。」

次日皇上臨朝,欽天監奏報,昨夜開始,星星開始倏大倏小、倏長倏縮、倏隱倏現。示意圖。(Jorge Guerrero/AFP/Getty Images)

皇上看畢,回到宮裡,悶悶不樂。次日皇上臨朝,欽天監奏報,東方有星,名曰長庚,昨夜突然變得跟從前大不一樣了,光芒閃爍,有四角的,有五角的,中有刀劍、旗幟、人馬影子,這是天下有兵亂的天象。而且這些星星倏大倏小、倏長倏縮、倏隱倏現。時又有南京科道兩衙門報奏鳳陽一帶地震,其聲如吼,一日三震,人人惶惑。

天象示警,於是崇禎頒罪己詔發布天下,並告訴傳諭各地,輕刑罰、撤宴樂、絕迎送,只穿布做的衣服,不要加華麗的裝飾。詔云:「朕以薄德,迭罹天災,蝗旱頻仍,生民塗炭……皆由朕罪日深,是致朕心日拙。……」

劉誠意祕記

關於劉伯溫三繪圖預示大明結局一事,清人董含在《三岡識略》中也有記載。

明宮大內有一密室,相傳裡面有劉誠意留下的祕記,鎖得很嚴,並說明「非大變不得開啟」。李自成大軍圍困京城,情勢危急,明思宗崇禎親自打開密室,裡面只有一個櫃子,櫃子裡有三幅圖。第一圖繪文武官員數十人,披髮亂行。皇上問內臣這幅圖代表什麽意思,答曰:「難道不是指當官的太多,法制亂了嗎?」第二圖繪顯示兵將倒戈棄甲,百姓拖家帶口奔走逃難,內臣說:「莫非是指軍民都叛變了嗎?」再看第三圖時,裡頭畫了一個人像,和崇禎的御容酷似,上身穿著白色半臂背心,右腳光著,左腳穿著鞋襪,披頭散髮吊在了樹上。

皇上覽畢,勃然變色。但大明王朝的最終結局與崇禎最後的離世場景,繪圖竟然一點不差地提前繪製出來了。

明朝建立的皇城紫禁城一隅。(fotolia)

劉伯溫碑記的預言

劉伯溫不僅是明朝開國名相,還是歷史上著名的預言家。他的《燒餅歌》預言了後世歷史的變遷。

《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又稱《劉伯溫碑記》,出於陝西太白山。相傳在二十多年前的一次地震中,一石壁倒塌,人們從而發現此碑文,裡面的預言竟然跟今天的武漢肺炎相關,同時也指出了度過劫難的良方。

碑文寫到,「若問瘟疫何時現,但看九冬十月間。」「九愁屍體無人檢,十愁難過豬鼠年」 。明示了一場發生在冬季的瘟疫。

古人講究「推天道以明人事」,是指通過探索推演宇宙、自然運動變化的規律,從而使人明白人類社會發展和個人生存變化的規律、明白做人的道理,達到「與天地合其德」,使自己的行為不偏離正道。預言的目的並不是故作玄虛,而是警醒世人分清善惡。

「行善之人得一見,作惡之人不得觀,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

在這樣一個關鍵的歷史時刻,一個人卻因為自己的無神論觀念、不信神不信佛,而失去救度的機會,那實在是非常遺憾的事情,就是「不上算」。但在這樣的災難中,卻有大善之人在傳送著福音,他們不辭辛苦、不畏風險,告訴人們要重德行善。

預言的目的並不是故作玄虛,而是警醒世人分清善惡。(fotolia)

對於疫災的範圍,碑記是這樣寫的:「三愁湖廣遭大難,四愁各省起狼煙。」疫災會首先從「湖廣」發生,然後全國各省都會波及,在疫災中「天下亂紛紛」,為了應對瘟疫,到處是緊張的氣氛,如「狼煙」四起。

《劉伯溫碑記》一再警醒世人,所謂「天道無親,惟德是輔」,只有對於天地的敬畏、善良的德行,才是真正的避禍之道。「善」在碑記中出現了數次,「行善之人得一見」,「世上有人行大善」,「除非善乃能保全」。

在碑記結尾,劉伯溫用拆字的方式,像謎一樣,告訴人們最為寶貴的三個字:

「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三點加一勾,八王二十口,人人喜笑,個個平安。」

「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是「眞」字(「真」的古代寫法)。「眞」的上部似「七」,下部由「人」、「一」組成;將「引」字的「弓」進了「口」,就是「目」字,「引」字中「一豎」移至左側,這「一豎」加「目」組成「眞」的中間部分。

「三點加一勾」,是「忍」字。這裡是將「三(個)點加(到)一(個)勾」中,將一「點」加到「勾」上部「刀字頭」中,成了「刃」,將二「點」加到「勾」下部「厶」中成了「心」,上下從新組合成「忍」。

「八王二十口」,是「善」字。善自上至下由八(倒放)、王、廿、口組成。

這三個字,就是「眞、善、忍」。中國文字蘊藏了無盡的智慧,給後世留下了探尋天道真機的線索。如果世人有緣可以了解碑記道出的「真言」,碑記最後寫到,「人人喜笑,個個平安。」@*#

參考資料:

《明季北略》卷二十 崇禎十七年甲申
《明季北略》卷二十三補遺
《三岡識略》之一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太和絕頂化城似,玉虛彷彿秦阿房。南巖雄奇紫霄麗,甘泉九成差可當。」這是建成後的雲中宮殿——武當山宮觀給後人帶來的視覺衝擊,而這宏偉的工程能夠落成要歸功於明成祖朱棣。
  • 到了北宋徽宗年間,宋朝新巧精緻的「點茶」發揮到了極致,成了全民的茶遊戲。這其中,建盞扮演著什麼關鍵角色?美在何處?
  • 牛樹梅(1791~1875),字雪樵,號省齋,甘肅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進士。道光二十八年,牛樹梅任寧遠府知府,寧遠府屬四川省,府治在西昌。
  • 紛繁亂象中,神的安排從未偏離,神掌管著一切,巨細無遺地查看著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對每個人是否公義的檢驗,在自救無效的當下,離神太遠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歸正對神的敬畏?我們是不是要真心懺悔:我們享樂縱慾的生活,是否早已背離神為我們做的安排?「政治正確」與道德相對主義是否讓我們喪失了原則與道義?我們的文化藝術是否越來越不辨善惡美醜,越來越墮落變異?我們的商業貿易裡有多少傷天害理、不可告人的祕密?在與倫理道德不符的科學領域裡,我們是否扮演過反神的角色?我們是否迷信神靈,卻從不遵守戒律?
  • 預言聚中原,真相在眼前。許多事情已經發生,許多事情即將發生。面對紛雜多變的世界,我們到底該怎麼做呢?這期我們繼續跟隨主持人宇欣深層了解宋辰光先生對宋朝邵雍的《梅花詩》和唐朝袁天罡、李淳風的《推背圖》預言的解析。
  • 《格庵遺錄》還用大量筆墨論述了法輪聖王下凡傳大法大道,普度眾生。他明確指出傳大法大道的大聖人姓李,從長春開始傳法輪功,傳出的大法是人類這一時期萬法歸一的大法。這和2000年前釋迦牟尼預言的末法時期,轉輪聖王要下世度人是一致的。而且《格庵遺錄》明確預言了法輪功在中國會遭到鎮壓以及法輪功會洪傳世界。
  • 《推背圖》第52象經筆者歸序配第55卦戊午<水天需卦>,這一象和<需卦>都對應了1989年發生的「六四」鎮壓,更預言了中共不久於世。
  • 預言2020年,《地母經》。歷史無聲無息地流逝,然而一茬又一茬的人類道德越來越低下,上天神明早知道人類這樣的發展結局,所以預先留下警世預言,以拯救那些在亂世迷局中依然堅持良心善念的人,也希望醒轉那些不信神的人走上歸善的路。
  • 印度一名少年曾在去年8月預言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的爆發,他在今年4月再度預言,12月將發生比這場瘟疫更嚴重的災難。
  • 對中醫和周易頗有研究的紐約居民宋辰光日前多次發表文章,根據古今中外的預言提醒人們躲過災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