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浪子回頭 修煉真善忍遭迫害

人氣 277

【大紀元2020年04月28日訊】雲南省宣威市農民浦娥梅,2000年因受拐賣兒童案牽連,在山東省淄博市被公安抓捕、判刑5年;在看守所期間,有幸與法輪功結緣,浪子回頭。在山東濟南市女子監獄服刑期間,她因修煉遭到迫害;出獄後由於向人們講述法輪功真相,遭綁架、被冤判4年,在看守所、雲南省女二監由於堅持信仰遭到非人的折磨。

在人生絕望中修煉法輪功

浦娥梅,1969年出生,雲南宣威市農民。在當今社會道德敗壞、世風日下、爭名奪利之中,她也隨波逐流,受別人唆使,參與做違法之事。

2000年7月,浦娥梅因為被牽扯拐賣兒童案被山東省淄博市公安抓捕,關押在淄博市看守所。在那裡,她見到一位被關押的女士與眾不同。其他犯人總是垂頭喪氣、怨天尤人,而這位女士每天總是樂呵呵的。

女士剛好睡在她旁邊,她就問女士為什麼會被抓進看守所?女士告訴她自己是煉法輪功的,同時給她講了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佛家修煉大法,還教她背《洪吟》中的詩詞,從此她就走上了法輪功修煉之路。

浦娥梅下決心:無論遇到什麼魔難,都要堅持修煉到底。修煉後,她努力按「真、善、忍」標準做一個好人,做一個超於常人的人。

在濟南市女子監獄遭毆打

2000年過年前,浦娥梅被判刑5年,送到山東省濟南市女子監獄服刑。她被分流到監獄二監區幹奴活,主要縫製毛絨玩具,每天從早晨6點半出工,到晚上10點或12點收工;常年沒有休息,過年只放三天假。

2000年正是中共打壓法輪功最瘋狂的時候,監獄強迫所有服刑人員收看誣衊法輪功的錄像,看後還強迫人人必須表態、寫觀後感。

浦娥梅就向獄警如實講述了自己在看守所開始修煉法輪功後的身心變化,講了自己在決定修煉法輪功後,雖然沒有煉功,但是一直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多年的胃、腸炎、腎結石、心律不齊和月子裡落下的冷風濕病都痊癒了,她親身體驗了法輪功的神奇。她被抓的時候剛好在犯病,她買了一大袋藥放在看守所警察那裡,可她開始修煉後就再沒吃過一粒藥。

由於她堅持修煉法輪功,獄警說她思想改造不好、不聽政府的話,就不給她減刑,即使她勞動幹得再好也不減刑。後來她的減刑考核分還被扣成了負分。

有一次,獄警在一個法輪功學員口袋裡蒐出浦娥梅默寫的一篇經文,就把她叫到辦公室。五個警察(監區長高瑩、獄警孫曉莉、宋冰、汪潔、劉洪濤)把窗簾拉上,然後五個人把她圍起來,用兩根電棒電她。

一根電她的脖後根,一根電她的手心;數九天不給她穿棉衣,只讓她穿一套單衣;另兩個獄警拳打腳踢,把她打得口鼻流血。獄警劉洪濤穿著高跟鞋跺碾她的腳背,導致血肉和襪子粘在一塊(後來用溫水泡好長時間才把襪子脫下來)。

他們打累了,叫了個犯人進來擦洗地上的一片鮮血,然後強迫浦娥梅在車間裡蹲了一天;隨後連續一個星期,晚上不讓她回監舍睡覺,每天陪加班的犯人熬通宵。

獄警要浦娥梅寫「三書」(「認罪書」、「悔過書」、「保證書」),她拒絕後,又再次遭到同樣的毒打。她們邊打邊罵:「你這個半路出家的和尚,我就不相信共產黨專政的地方還專政不了你。」

她們打完後就把她關進禁閉室。獄警孫曉莉推她進禁閉室時,還狠狠地揣她一腳,不斷侮辱她。她受儘各種折磨,還不到一個月,九十多斤的她被折磨得成皮包骨頭,整個人都脫形了。

因為浦娥梅不寫「三書」,又被加了一星期關禁閉。兩個星期的禁閉解除後,她又被嚴管。獄警孫曉莉不讓她購買食品,不讓洗漱、洗澡,還強迫她蹲在大廳裡等其他犯人洗漱好,就寢時間到了才讓她回監舍。

她寫信投到檢察院和監獄長的信箱,反映情況。獄警知道後就極力阻擋,還派人24小時看著她,晚上睡覺也有監督崗守著。獄警怕上級知道她是在監獄裡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她們要承擔責任。

在雲南宣威看守所被酷刑折磨

2014年4月8日,因被人誣告,浦娥梅被宣威「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國保警察綁架。當時「610」人員孔維柏打電話叫警察來抄家,公安局的人說下班了等明天,但孔執意要當天抄家。不一會公安局國保的警察就來了,搶走了家裡的所有法輪功護身符,還有她孩子的筆記本電腦。

她被綁架到公安局後,警察給她銬上「老虎凳」,手腳都被扣在鐵環裡,坐在一根鐵條上,不讓她上廁所。在公安局關押一天一夜後,她被劫持到宣威市看守所。

中共酷刑演示圖:老虎凳。(明慧網)

在看守所裡,她被迫做奴工,磨一種祭祀用的錫紙,每天任務是磨800張。因為紙裡含有毒的錫鉛,大多數人都出現過敏現象,皮膚癢、起小紅泡。

在看守所裡還經常吃夾生飯,菜裡不是有蟲就是還帶著泥土糞渣。一個在押人員因為購買的食物過期,向警察反映。不但問題沒被解決,那人還被戴了三天腳鐐。

2015年2月6日,宣威市法院非法審理浦娥梅的案件,最後法院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給她非法判刑4年。她不服判決,進行上訴,看守所卻無故不准律師見她,她就向看守所警察抗議,並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2015年2月14日,看守所副所長張光旭、警察崔同軍、高姓、董姓等六個警察,扭著她的手。張光旭用幾根銅絲擰成的鞭子抽打她,她的雙腿被抽打得鞭痕累累,一塊塊青紫;隨後還給她戴上了腳鐐。

浦娥梅就絕食抗議,後來開始大口吐血。監所的人看她生命垂危,打鈴呼叫,警察才把她的腳鐐打開,並將她送到宣威市醫院救治。看守所怕她出生命危險,才停止了對她的迫害。

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被逼迫「轉化」

2015年2月15日,中級法院非法維持冤判,浦娥梅被送到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4月17日,她進到女二監,由於不認罪,她從看守所帶去的東西除兩套內衣外,其它物品(包括肥皂等日用品)全部被監獄沒收。警察還強迫她脫光衣服,雙手抱頭做蹲、起動作,對她進行蒐身侮辱人格。

由於浦娥梅不「轉化」(放棄修煉),每天從早到晚上被包夾(專門監管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李興朵(死緩殺人犯)和王萍(緬籍判無期毒販)監視著強迫坐在小凳子上,不得動。

獄警逼她寫「三書」,她對獄警說:「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麼錯?難道要我回到我的過去,繼續做違法之事?!」

後來獄警讓她下車間幹奴活。她縫製過掛件,做過毛絨玩具、安裝空氣開關等,完不成任務就要加班,星期天也常常不得休息。

2016年,監獄組織全體服刑人員觀看誣衊法輪功的展覽,還要每個人寫觀後感。浦娥梅就用她的親身經歷寫了一篇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謊言的文章,為此她被獄警叫去辦公室訓了一通。

後來獄警說她糾集其他法輪功學員給獄警找事,就把她單獨分配到車間一個毛絨灰塵堆積的小角落,讓她每天面對骯髒的環境,以此懲罰她。

2018年2月9日刑滿,但是直到下午5點,宣威市「610」人員、所轄派出所警察來接,她才被准許離開監獄。

3月份,浦娥梅和女兒從曲靖回宣威,在曲靖火車站候車時。她和小女兒又無故遭到車站警察非法蒐身檢查。

由於「610」、國保警察騷擾,至今她還居無定所。宣威「610」在敏感日、節假日經常打電話騷擾她的兩個女兒,追問她的下落,致使兩個女兒成天為她擔驚受怕,受牽連難以過上安穩日子。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修煉法輪功 浪子回頭金不換的故事
修煉法輪功浪子回頭 遭迫害幾近癱瘓
一位律師心目中的法輪功學員
吸毒犯絕處逢生 兩遭冤判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李克強掌軍權了嗎?軍方官媒喊話
【遠見快評】李克強講話霸屏 習近平腦瘤疑雲?
【新聞大家談】上海稱將推復商復市 評論翻車
【直播】50年首次 美國會就UFO聽證
【新聞看點】驚傳習腦部重病 政敵欲置之死地?
【秦鵬直播】朝鮮百萬人發熱 金正恩一石三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