輿論質疑 德國權威防疫機構是否做好了本職工作

人氣 15

【大紀元2020年05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祝蘭德國報導)由於中共故意隱瞞疫情,甚至銷毀資料,導致許多國家反應慢,終究出現全球瘟疫大流行的慘狀。除了追究中共,許多國家對內也自省。德國社會也在討論,疾病防控機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是否做好了本職工作。

羅伯特·科赫研究所(RKI),是聯邦權威的疾病防控機構,主要職責是識別、預防和控制疾病,尤其是傳染病。它向聯邦政府提供諮詢,並參與制定規範和標準。

在這場瘟疫中,其建議幾乎成了政府採取措施的最主要參考對象。然而,隨著疫情在德國爆發,市民和媒體越來越對該機構的分析存在質疑。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 一開始將病毒跟流感作比較

在1月23日,武漢正式封城。前一天,羅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長維勒(Lothar Wieler)在德國公共電視台3sat上還表示,估計病毒不會在全球傳播得太厲害。同一天,另一名病毒學教授凱庫勒(Alexander Kekulé)則發出警告:德國必須做好準備,應對這個病毒。而且他還強調,並不完全贊同羅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淡定態度。

到了2月24日,維勒還是表示很淡定,儘管那時中國許多大城市都採取了封城措施。他估計,即使病毒來到德國,也不會很猛烈,而是一個接一個地區逐漸傳播,還將其看作類似流感潮(Grippewelle)。

數天後,聯邦衛生部長斯潘對RKI跟聯邦政府共同制定的抗疫策略表示懷疑,並承認,德國處在瘟疫的開端。

3月中旬,德國公共生活開始受限制,學校和商店關閉,接觸禁令和禁足令陸續出爐。

後來維勒也承認,德國所處在的危機,嚴重程度是他從未能夠想像的。

有人認為,瘟疫發展很快,而且該研究院一直都說,「根據現有了解的情況」,加上該瘟疫很新,所以出現錯誤估計是正常的。

2. 對屍檢的態度

羅伯特·科赫研究所一開始不建議對因感染病毒而死亡的病人做屍檢,認為病毒會暴露在空氣中,對工作人員構成威脅。

3月24日,RKI的建議是避免查看屍體內部,即屍檢。當時德國疫情已經爆發,前一天聯邦總理已經宣布接觸禁令(Kontaktverbot)。

4月3日,德國病理學聯邦聯盟(BDP)和德國病理學協會(DGP)給RKI寫公開信,共同要求進行大量屍檢。他們不同意RKI的建議,反而認為,非常有必要對疾病有更多的認識,請其將此轉告衛生部門。因為衛生部門有權要求屍檢。隨後,RKI也改口支持屍檢。

分析認為,儘管該研究院只是提出建議,沒有禁止。但是由於其權威地位,所以多多少少對要做屍檢的人起了阻礙作用。

3. 對口罩的態度

羅伯特·科赫研究所一開始的態度是,口罩對保護自己沒有用,而是保護別人,對生病的人,只能阻止把病毒傳染別人,而且只建議患有呼吸道疾病的民眾戴口罩。

這一說法,一些專業人士也不認同。如上述提過的病毒學專家凱庫勒(Alexander Kekulé),他就建議全民戴口罩,學習亞洲的做法。

直到4月初,該研究所才改變說法,建議全民戴口罩來防止中共病毒傳播。在那之前,已經陸續有德國城市要求民眾戴口罩。如耶拿、哈瑙、狼堡。

4. 公布確診數據不及時

羅伯特·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數據,往往比各州或各地區的要晚。這也是許多民眾批評的地方。

實際上,這是由於該研究所的數據,是首先收集下級上報的數據,統計後再發表。所以過程有延遲,再加上疫情發展迅速,過程中可能就出現新的確診病例,導致最終結果跟別的來源有所不同。一些機構的統計數據則來自媒體報導。

另外,有人批評RKI研究所用詞專業複雜,另外有人則說,該研究所本身面對的是專業人士,而不是普通大眾,所以用詞專業很正常,具體負責的是各聯邦州。

至於羅伯特·科赫研究所是否做好了本職工作,德國社會還在討論。從根源上講,還是因為中共隱瞞疫情,全球正在對其追責。

責任編輯:余平

相關新聞
反對嚴管 德國多市舉辦千人抗議活動
轉型生產口罩 許多德國紡織廠依舊面臨倒閉
【德國疫情5.19】屠宰場群聚感染一週後復工
德國政治家未遵守疫情規定 媒體揪錯
最熱視頻
【愛麗話五千】北宋三位垂簾聽政的賢后
【珍言真語】吳明德:中共打養子 黑暗過後是光明
【思想領袖】怒斥中領館的議長:中共非中國
【新聞第一現場】一國兩制終結 香港浴血反抗
【直播】5.25疫情追蹤:香港抗議國安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