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根特美術館《范艾克:一場視覺革命》線上展覽

文藝復興大師范艾克筆下精細之美

文/洛林·費里爾(LORRAINE FERRIER) 翻譯/陳遇
范艾克, Jan van Eyck
揚·范·艾克的作品《天使報喜雙聯畫》(The Annunciation Diptych),約1433—1435年。油彩、畫板;左38.8 x 23.2公分,右39 x 24公分。提森-博內米薩博物館,馬德里。(Thyssen-Bornemisza National Museum, Madrid)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不知道你是否認得揚·范·艾克(Jan van Eyck)?這位15世紀的法蘭德斯(Flemish)畫家絕對令人驚歎。范艾克的作品總是如此逼真,以至於你在他的畫作前仔細端詳時,會好半晌才喘過氣來,然後情不自禁地喃喃道:「真的,這肯定是真的。」

范艾克祭壇畫和肖像畫總能帶給觀賞者一種身臨其境的感受,好像畫中人物就在眼前一般。為范艾克作傳的人文主義作家巴托洛梅奧·法西奧(Bartolomeo Facio)甚至說,范艾克的作品簡直太逼真了,就只差配上人物的聲音而已。

范艾克:一場視覺革命

目前全世界所知范艾克的作品僅有23件,而此次比利時根特美術館(Museum of Fine Arts Ghent)《范艾克:一場視覺革命》(Van Eyck: An Optical Revolution)的展覽中,就展示了范艾克的13件作品。這些作品有的來自范艾克工作室,有的則是遺失真蹟的複製品。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能夠親眼一睹范艾克的作品的機會。同時展出的還包含與范艾克同時期的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作品,像是安傑利科修士(Fra Angelico)、保羅·烏切洛(Paolo Uccello)、畢薩內洛(Pisanello)、馬薩喬(Masaccio)與貝諾佐·戈佐利(Benozzo Gozzoli)的作品。

范艾克, Jan van Eyck
比利時根特美術館《范艾克:一場視覺革命》展覽中,范艾克兄弟合作完成的祭壇組畫,名為《根特祭壇畫》(Ghent Altarpiece),各幅畫分別獨立展示。前景為揚·范·艾克的頭像,看向自己的作品。(David Levene/MSK Ghent博物館)

140幅北方文藝復興(譯註:阿爾卑斯山以北歐洲地區)和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小型飾板畫(panel painting)、微型畫(miniature)、素描和雕塑也同時展出,以紀念范艾克的精湛技藝。

范艾克, Jan van Eyck
揚·范·艾克(約1390–1441年)和休伯特·范·艾克(Hubrect van Eyck,約1366/1370–1426年)於1432年創作的作品《根特祭壇畫》(Ghent Altarpiece),又名《神祕羔羊之愛》(The Adoration of the Mystic Lamb)閉合時的外層飾板畫。油彩、畫板。聖巴夫主教座堂(Saint Bavo’s Cathedral),根特,比利時。(KIK-IRPA/Lukasweb.be-Art in Flanders vzw)

展覽的焦點莫非《根特祭壇畫》的八幅外層板畫,展場將其懸掛在視線高度,像是分別獨立的畫作,而不像通常懸掛高處的多聯式(polyptych)祭壇畫。

范艾克, Jan van Eyck
比利時根特美術館《范艾克:一場視覺革命》展覽主打13件范艾克的作品,以及100多件藝術鉅作包含部分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品。圖為一名觀賞者正在欣賞《根特祭壇畫》的其中一個面板畫作。(David Levene/MSK Ghent博物館)

北方文藝復興的傳統臻於完美境界

范艾克兄弟與同時期畫家羅伯特·坎平(Robert Campin,又稱弗雷馬爾大師——Master of Flémalle)共同創立了早期尼德蘭畫派(Early Netherlandish Art)。根據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Prado National Museum)的紀錄,尼德蘭和意大利同為15、16世紀歐洲藝術的前鋒。

「我們可以合理推斷,精於刻畫美麗事物,像是花卉、珠寶或布料的作品,應是出自於尼德蘭畫派藝術家之手,極可能是來自尼德蘭地區的畫家;而畫作表現輪廓鮮明、透視清晰、擅長描繪人體之美,則是意大利畫派的特色。」藝術史學家恩斯特·貢布里希(E.H. Gombrich,台譯宮布利希)在其著作《藝術的故事》(The Story of Art)中如此評述。

意大利藝術家主要以蛋彩作畫,將雞蛋混入顏料中進行繪畫,范艾克則偏好使用油彩。油彩乾燥的時間較長,因此他可以將色彩調和得更均勻自然,製造出濃厚、鮮明的顏色,同時也有更多時間處理精緻的細節。

范艾克, Jan van Eyck
揚·范·艾克的作品《天使報喜》(The Annunciation),天使加百列斗篷的細部。(David Levene/MSK Ghent博物館)

16世紀藝術史學家喬爾喬·瓦薩里(Giorgio Vasari)將油畫的發明歸功於揚·范·艾克,儘管事實並非如此,但是他確實改善了油畫媒材,藉由一層又一層推疊透明釉料,製造出我們在畫布上看到的獨特的混和效果和細膩的視覺效果。層層堆疊的釉料也是他筆下人物栩栩如生、立體又發亮的祕訣。

范艾克一定非常熱衷於觀察光影。他的作品顯示了他曾研究過光學,在中世紀末光學歸類於幾何學之下。他在畫作中將光線運用得渾然天成,非常純熟地加入光影變化,創造出立體的形狀和人物。

《根特祭壇畫》原本懸掛於聖巴夫主教座堂中的維吉德禮拜堂(Vijd Chapel),范艾克甚至巧妙地運用了維吉德禮拜堂的自然光,作為祭壇畫外層組畫的光源。

范艾克對細節的處理非常高超。「他的雙眼好似顯微鏡和望遠鏡的合體」,藝術史學家歐文·潘諾夫斯基(Erwin Panofsky)如此說道。范艾克精細地描繪日常事物和華麗的飾品。同時期的意大利藝術家多琢磨於理想化的肖像畫,而范艾克卻選擇如實地畫出模特兒的原貌,用他的畫筆細細勾勒每個小細節。在他的四分之三側面肖像中不僅可以看到皺紋、笑紋、痣、鬍鬚,甚至還包含疣等所有細節。范艾克為柏杜安·德·蘭諾伊(Baudouin de Lannoy)繪製的肖像畫,便是這些細節的最佳例證。這是范艾克為這位勃艮第(Burgundy)政治家繪製的肖像畫中唯一留存下來的一幅。。

范艾克, Jan van Eyck
揚·范·艾克的作品《柏杜安·德·蘭諾伊肖像畫》(Portrait of Baudouin de Lannoy),約1435年。油彩、畫板,26 x 20公分。柏林國立博物館—普魯士文化遺產基金會,柏林。(KIK-IRPA, Brussel)

在范艾克的某些作品中,可能會發現人物的比例不太正確:在蘭諾伊的肖像中,他的身體和頭看起來不成比例;而范艾克為妻子瑪格麗塔(Margareta)所畫的肖像也是如此,她的頭似乎比身體大了許多。或可說,范艾克是直觀地描繪人像和物品,有異於同時期意大利藝術家採用數學透視和精準的比例。

范艾克, Jan van Eyck
揚·范·艾克的作品《瑪格麗塔肖像畫》(Portrait of Margareta),1439年。油彩、畫板,32.6 x 25.8公分。格羅寧格博物館(Groeningemuseum),布魯日,比利時。(KIK-IRPA, Brussel)

盡我所能

范艾克也相當重視畫框設計的細節。他為畫作《噴泉旁的聖母子》(Madonna at the Fountain)畫上仿大理石的邊框,並寫上「ALS ICH CAN」,意旨「盡我所能」。有人認為這句座右銘也是畫家對自身的勉勵:盡「艾克」所能。他是最早在作品上署名的畫家之一,而這幅1439年的畫作則是他署名的最後幾幅之一。

范艾克, Jan van Eyck
揚·范·艾克的作品《噴泉旁的聖母子》(Madonna at the Fountain),1439年。油彩、畫板,19 x 12.5公分。王家安特衛普美術館(Royal Museum of Fine Arts, Antwerp),比利時。(Hugo Maertens /Lukasweb.be-Art in Flanders vzw)

當時這種作為私人敬拜用的聖母像非常熱門。在《噴泉旁的聖母子》中瑪麗亞抱著聖嬰耶穌,而聖嬰就和任何嬰兒一樣,扭著身子想找到舒適的姿勢,然而,當他的雙臂伸出去時,似乎也暗示了十字架的形狀。

當然,這確實不是一幅普通的母子畫像,它富含了象徵符號以提醒觀賞者。瑪麗亞站在一座開滿玫瑰、鳶尾花、紫羅蘭、勿忘我和鈴蘭的花園裡:這是美、細緻和純潔的象徵。范艾克將噴泉的流水清晰地畫了出來,象徵著上帝之母——瑪麗亞是孕育生命之源。在中世紀時瑪麗亞代表著信賴和忠誠。

天使報喜

在《天使報喜》(The Annunciation)中,范艾克將瑪麗亞帶入教堂內,迎見天使加百列傳報她已受聖靈感孕即將誕下耶穌的喜訊。范艾克將瑪麗亞的回覆用倒反的文字寫出,表示她正對著天堂,和上帝直接對話。

范艾克, Jan van Eyck
揚·范·艾克的作品《天使報喜》(The Annunciation),約1434—1436年。油彩、畫板,轉到畫布,92.7 x 36.7公分。安德魯·美崙(Andrew W. Mellon)個人收藏,國家藝廊,華盛頓。(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這幅畫散發著一股優雅的寧靜與和諧感,完美地捕捉了場景的瞬間。壯麗的哥德式教堂勾畫得非常細緻,甚至連天花板的木紋都不馬虎。地磚上呈現著舊約聖經的故事。前景的鳶尾花象徵純潔。而天使加百列則身穿一襲華美的紅色天鵝絨,上面綴滿珠寶,或許是表達該事件的重要性和天堂的永樂之福。

范艾克不僅擅長於描繪精美飾品,同時也繪製了許多雕刻物件,在畫布上捕捉雕塑和建築的藝術之美。范艾克使用灰色調單色(grisaille)的形式,僅以純白和灰色顏料便能將雕像描繪得如此逼真,觀畫者幾乎可以感受到畫中雕像冰涼的石材表面。

范艾克, Jan van Eyck
揚·范·艾克的作品《天使報喜雙聯畫》(The Annunciation Diptych),約1433—1435年。油彩、畫板;左38.8 x 23.2公分,右39 x 24公分。提森-博內米薩國家博物館,馬德里。(Thyssen-Bornemisza National Museum, Madrid)

展覽中介紹,《天使報喜雙聯畫》(The Annunciation Diptych)中,瑪麗亞和大天使百加利完全是由白色和黃赭色畫成的,看起來像極了雪花石膏製成的雕像。這幅雙聯畫中,范艾克僅使用四種顏色,包含紅色邊框和黑色背景。這四種顏色的使用可以追溯到上古代,當時普林尼(Pliny)宣稱古希臘畫家阿佩萊斯(Apelles)最出色的作品,便是使用這四種色調。

信仰與美

至今許多學者仍在爭議著,《尼科米底亞的聖芭芭拉》(Saint Barbara of Nicomedia)這幅畫究竟是已完成的灰色調單色畫,還是未完成作品的底稿。

范艾克, Jan van Eyck
揚·范·艾克的作品《尼科米底亞的聖芭芭拉》(Saint Barbara of Nicomedia),1437年。油彩、畫板,31 x 18公分。王家安特衛普美術館,比利時。(Hugo Maertens /Lukasweb.be-Art in Flanders vzw)

在這幅僅比信紙高一英寸的作品中,范艾克將聖芭芭拉畫得不成比例的巨大,不過這可能是畫家刻意為之,因為她看起來比背後那座高塔還要高大,她的父親曾將她囚禁在塔內與世隔絕。或許范艾克想要傳達,無論遭遇多大的困難或看似無望的絕境,信仰能夠克服任何阻礙。她拿著一本祈禱書和一片棕櫚葉,似乎再次強調任何世俗枷鎖都不能箝制她的信仰。

誠然,范艾克確實符合貢布里希所評述的,歐洲北部藝術家的繪畫風格,擅長描繪「事物美麗的外在形象」,不過他對於姿勢和象徵符號的敏銳觀察,更充分體現了亞里斯多德的藝術理念:「藝術的目的不是呈現事物的外表,而是內在的意義。」

范艾克, Jan van Eyck
揚·范·艾克的作品《都靈—米蘭時禱書》(Turin-Milan Book of Hours),約1410—1440年。蛋彩、金、墨水、羊皮紙,28.4 x 20.3公分。夫人宮(Palazzo Madama Palace),杜林,意大利。(Turin Museums Foundation)

揚·范·艾克生平

據說揚·范·艾克(約1390–1441年)出生於上流家庭,從小由同為畫家的兄長休伯特·范·艾克扶養長大。范艾克的藝術教育過程沒有相關記載。他一生都是宮廷畫家,時常長途旅行並走訪上流社會。1422年他到了海牙,在當時荷蘭統治者巴伐利亞-施特勞賓公爵約翰(the Court of John of Bavaria-Straubing)的宮廷擔任畫家。1425年他前往比利時布魯日,成為勃艮第公爵菲利普三世(Philip the Good)的宮廷畫家,隨後又被其派往遠方國度進行外交任務。旅程中他曾途經意大利前往聖地(譯註:巴勒斯坦地區),並且也到過奧斯曼帝國(Ottoman empire)。

《范艾克:一場視覺革命》(Van Eyck: An Optical Revolution)展於根特美術館至4月30日止。更多資訊請參閱MSKGent.be。

原文 Virtuosso Jan van Eyck Paints the Epitome of Beaut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責任編輯:茉莉#

無黨派和獨立新聞

大紀元是無黨派的,基於傳統價值觀的媒體。我們認為真正的新聞是基於道德原則的。我們關注的是重要事件和政策及其影響,而不是黨派關係。我們不跟風目前新聞業出現的有意不道德的趨勢,而是用我們的價值觀,遵從真理與傳統原則,做出誠實的報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Rembrandt and Amsterdam Portraiture exhibit at the Thyssen-Bornemisza Museum in Madrid, Spain( THYSSEN-BORNEMISZA MUSEO NACIONAL, SPAIN)
    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為了躲避瘟疫您出不了門,歐洲來找您!世界各地著名的博物館、歌劇院正通過虛擬展覽開放門戶,讓大家在世界任何地方都能免費上網觀賞。養生最高境界就是養心,祝福您日日是好日!
  • 菩提,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七位僧人披著色彩明亮的粉紅和紫色色調的袈裟,整幅畫精巧地畫在一片葉子上。他們站在林木蔥鬱的小峭壁旁,看起來好似有神奇的能力,能夠打開連接天上世界的通口。
  • 1890年代,善畫動物的法國寫實主義女畫家羅莎·波訥兒(Rosa Bonheur,1822~1899)正瞅著她的一幅素描煩惱呢。這是一幅描寫一群野牛為逃離大火迎面奔來的壯觀場面。如同往常,畫家非常忠於解剖地把這群壯碩動物描繪得真實且充滿生命力,但是始終無法令她滿意的是前景的草地。事實上她對北美大西部的草原長什麼樣完全沒概念。
  • 悲傷的聖母不但顯得年輕美好,而且表情相當平靜,並未像一般喪子的母親那樣涕淚縱橫、號啕大哭。除了不破壞美感,米開朗基羅同時也藉此表現了聖母超然的神性。
  • 雷歐納多·達·芬奇的多才多藝經常為人所樂道,他身兼藝術家、科學家、發明家、音樂家、工程師於一身,是文藝復興最具代表性的全才人物。不過,多才多藝也可能成為一個缺點。人生有無數的選擇,而人的生命有限,要做什麼才是最重要的?這一點,即使天才如達芬奇者,也不一定能掌握得好。我們可以從達芬奇一些生平事蹟來看看他怎麼對待自己的才華。
  • 喬托(Giotto)是14世紀期佛羅倫斯最偉大的畫家,也是最早突破中世紀偶像式的描繪,而以真實表現自然和人類情感的手法創作的畫家,對文藝復興繪畫的成熟影響深遠,因而被推崇為文藝復興之父。
  • 從小莫扎特的家庭充著滿音樂氣氛,父親雷歐波德.莫扎特在薩爾茲堡大主教的宮廷內擔任管弦樂的副隊長,也是一位音樂教育者,他的著作《基礎小提琴演奏法》至今還佔有一席之地。雖然,後世對莫扎特的父親揠苗助長的栽培方式有所責難,但是不可否認的,如果沒有這位父親的慧眼和用心,莫扎特也不一定能成為莫扎特。
  • 米開蘭基羅在完成大衛像之後不久,一位收藏家安喬羅·東尼表示希望能擁有一件米開蘭基羅的作品來充實自己的收藏。於是米開蘭基羅便著手繪製一幅圓形構圖的蛋彩畫《聖家族像》。
  • 丟勒為了向他痛惜的兄弟艾柏特致敬,畫下了那雙因工作過度致殘的雙手。那是虔敬合掌的姿態,消瘦嶙峋的十指併攏朝天。雖然丟勒很簡單地把它命名為《手》,但是後人可能從畫中看到那崇高的光輝吧,心有靈犀地一致把它重新命名為《祈禱的手》。
  • 五百年來《大衛像》的精巧勻稱、優雅的相貌、從容的意態和蓄勢待發的氣勢,在在都令人讚賞。正如米開蘭基羅自己所言,他的雕刻就是「將禁錮在石頭中的生命解放出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