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爺:美帝壇的「人類公敵」

人氣 69

【大紀元2020年05月23日訊】在如今鷹派遍地的美國政壇,如果要評價一個政客算不算主流鷹派,標準可能因人而異,但是就我看來,一個所謂的鷹派,來自對手的評價最能掂出分量。所以,我們來討論幾個三番五次登上《人民日報》《求是》和《新聞聯播》這種重磅媒體的「人類公敵」面目,那些光在美帝叫囂,而沒有資格被中國鄙視的鷹派,實在太多,按下不表。這些「人類公敵」有沒有什麼共性,又有沒有特點?

一、美國「范進」:納瓦羅

大器晚成的納瓦羅在川建國的幕僚團隊裡面,職級不高,只是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National Trade Council)的主任。他的出鏡頻率也不高,用當下的話說,就是存在感不強。但從結果來說,其實這個人對中國的影響很大。

納瓦羅是正牌的哈佛經濟學博士,大學畢業後還從過幾年軍。注意這兩條配置——這是接下來要講的幾個鷹派的標配。納瓦羅此前在加州的梅拉吉商學院當教授,是百分百的知識分子。他的經濟學觀點是非分明,攻擊性很強,這樣的人不太容易討喜,往往都是非主流。

納瓦羅出身寒微,又是知識分子中的少數派,所以雖然身為民主黨,在加州這個民主黨大本營裡面卻混得不太好,缺乏金主和黨派支持的他先後五次競選聖地亞哥的市政職位,都沒有成功——60多歲了還連個科級小官都混不上,這一點也是被央視大肆嘲笑的一點,說納瓦羅是美國「范進」。

他的眾多著作中,其中關於中國的幾本書最著名:《即將到來的中國戰爭》、《致命中國》、《臥虎》——這些著作主題都十分明確,那就是中國正在利用各種手段成為美國的威脅,必須在戰略和戰術上加以遏制。

《致命中國》是納瓦羅著作中的重中之重,此前我專門寫文章介紹過,因為這是美國貿易戰的奠基和溯源之作。可以說美國對中國發起的曠日持久的貿易戰的各項措施,在這種書中都能找到影子。川建國沒當選之前就讀了這本書,相見恨晚,所以從參選總統開始就大力提攜鬱郁不得志的納瓦羅——注意,納瓦羅是民主黨,川建國是共和黨,跨黨派提攜一個主要智囊,是不多見的。

諸如納瓦羅這樣的知識分子,之所以在古稀之年還有強烈的從政慾望,我覺得並不是所謂的「官癮」——而是一種時不我待,踐行自己學術見解的急迫,所謂的修身治國平天下,這是一般人很難理解的。和多數圓滑的政客比起來,納瓦羅身上有十分明顯的知識分子氣息。他沒有模稜兩可的討好式語言,觀點總是一以貫之、愛憎分明,從來不輕易改變。他的《致命中國》扉頁有一段意味深長的話:「獻給所有的中國朋友們。希望他們有一天能自由地生活。在那一天到來之前,請大家多保重!」

二、「反華奇葩」:盧比奧

能被冠以「反華奇葩」這種頭銜,暴裂的事蹟肯定不少。此人正是美國國會的明星參議員:盧比奧。

在美國的政治制度設計中,國會兩院中的參議院比眾議院權力要大得多。參議員每州只有兩個,職位少,任期長(6年),而且沒有連任限制。從參議員到總統的例子數不勝數。可以這麼說,一個美國參議員在立法和決策層面的影響力遠遠大過一個州長。所以你看很多美劇裡面大陰謀的背後都有一個資深參議員的影子,這絕不是瞎編。

盧比奧是古巴裔,父母1956年從古巴逃出,投奔一海之隔的邁阿密。在離開古巴前,父親是個酒保,母親是一名旅館清潔工,絕對的藍領底層。但盧比奧卻是標準的勵志的窮人家孩子,學業一路開掛,體育也極為優秀,最終以邁亞密法律學院法律博士畢業,讀書期間靠出版名為《美國之子》的著作,賺了80萬美元的稿費,標準的美國夢。

因為佛羅里達是古巴移民的天下,所以盧比奧的古巴裔身分是個天然利好,他年紀輕輕從政就人氣極高,2010年36歲奪得佛羅里達州眾議院議長職位時,被人稱為「奧巴馬第二」。2013年成為《時代》週刊的封面人物,被稱為「共和黨救世主」,2015年還和川建國競爭,參選總統。

盧比奧之所以能獲頒「反華奇葩」這種勳章,完全是實力硬剛——說史上美國參議員反華提案最多,他是當仁不讓的。我們熟悉的近幾年關於台灣、香港甚至新疆的很多提案,都是他不遺餘力推進的。除此之外,廢除孔子學院、限制華為、控制南海等問題,也處處是他的影子。當然,這傢伙也不單是針對中國,他的祖國,古巴也沒少被他剛,他就極力反對美國古巴關係正常化。因為他覺得古巴不配。而伊朗、委內瑞拉、俄羅斯都在他持續硬剛的名單上。從上訴國家名單也可以看出,盧比奧清晰的價值立場,他發力的方向是刻意為之的。

盧比奧作為共和黨內明星少壯派,志向絕不會小,將來肯定還要參選總統。當然,如果他夢想成真,那央視的罵詞可能不夠用。

三、「人類公敵」:蓬佩奧

一個國家在媒體語言裡把另一個國家的政客定義為「人類公敵」,這在國際外交中極為罕見,可能只有文革期間的話語體系能找到與之匹配的攻擊力度。

蓬佩奧這個胖子可以說完全是依靠這波挨罵打響了在中國的知名度,他之前存在感一般的從政經歷,甚至還比不上一張居家圖片——他穿著圍裙在家裡洗碗,而老婆孩子優哉游哉在旁邊打牌。這種嚴重敗壞家風的行徑,和堂堂美帝國務卿的頭銜十分違和。

國務卿這種稱呼僅僅用於美帝,它實際上源自北洋政府時期的職位,當年在翻譯美帝這個職位時候,就借用了。為什麼不像其他國家一樣,翻譯成總理或者外長呢?這也是因為美帝的政府權力設置非常特別,與他國區別很大,國務卿既有外交職能,又兼有部分內閣職能。這個在美帝排名第五的職位,權力小於總理又大於外長,不好等同翻譯,用國務卿這個翻譯其實是比較準確的。

蓬佩奧家族來自意大利,按照意大利語的翻譯,其實他的名字應該叫做「龐培」,妥妥的羅馬三巨頭的味道。這個胖子如今雖然外形較為猥瑣,但年輕的時候確實絕對的上等豬頭肉,清新可人。他來自洛杉磯橙縣的工人之家,老爸是個機械師,老媽就是家庭婦女。這個苦孩子同樣是個從小就開掛的學霸,從西點軍校以總成績第一名畢業,其後作為基層指揮官在德國駐軍,回來後又入讀哈佛,拿到了法學博士。

實事求是的說,蓬佩奧在學習經歷上是數一數二的學霸,但職業經歷卻比較一般,無論是當律師還是自己開公司期間,都沒搞出大名堂,還虧了不少錢。他上任國務卿之前申報自己的財產——身家還不到70萬美元,可以說是白宮精英裡面最寒酸的一個。

但是,西點和哈佛的雙重金字招牌和從軍的經歷,為他從政加分不少。在美帝政壇,西點、哈佛、耶魯這些名校的學歷是天然敲門磚。僅僅是蓬佩奧86級的西點校友,如今在白宮就有好幾位,且都在關鍵位置。蓬佩奧從2010年當選國會議員後,就平步青雲,在校友們的提攜下,先後能源與商業委員會,還加入了情報委員會。在這裡,他又認識了大貴人——副總統彭斯。彭斯雖然不是他的校友,但和他一樣,都是虔誠的宗教信仰的保守派——因為蓬佩奧有過專門的教會工作經歷。正因為如此,彭斯才把他推薦給川建國,這成了蓬佩奧橫空崛起的關鍵。

蓬胖子作為保守派,政見雖然和川建國有類似之處,但2015年川建國參選的時候,蓬胖子並不看好,他支持的是上面提到的盧比奧。為了表示站隊,他甚至公開罵川建國是「癌症,是民主的威脅,無視憲法。」

川建國並不是不記仇,而是根本沒有在意名不見經傳的蓬胖子。任用蓬胖子後,有人提醒他,這個胖子以前罵過你啊。建國雖然醒悟過來,但是也很有氣度,一笑了之。而蓬胖子情商也很高,很快就跟以前做了切割。他各個方面的才能雖然不是那麼出眾,但是卻很符合川建國對於下屬執行力的要求。川建國上任以來,解僱了很多職業生涯非常出色很有想法的人,從國務卿到顧問,排起來一頁紙都寫不完,一言蔽之,建國完全是以商業管理的手法施政。

如果單從政治理念來說,蓬佩奧被冠以「人類公敵」這頂大帽子,確實有點冤——因為他雖然各種表態很銳利,但大多是跟隨川建國和彭斯的調子,原創性的表態並不多,而且他當國務卿之前,和中國的交集也很少。這樣的一個圓滑政客,被連上三天新聞聯播示眾,最終暴得大名,不知道是高興呢,還是高興呢。

四、「污名化黑手」:博明

前不久在《後浪》用前所未有的矯情刷屏的時候,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馬修·波廷格(中文名博明)代表川建國,也對中國青年發表了一篇全中文的演講。在演講中,博明用極其流利的普通話闡釋了美國人視角下的五四精神,其中引用了很多專業的史料,而且文采飛揚,讓人很難想像出自一個白宮官員。毫不誇張的說,中國很多教授都未必寫得出來。

有專門的中文名的人,一般都是中國通。博明就是。他出身於中產之家,老爸是個律師。他在麻省大學裡學的就是中文專業,畢業後作為路透社和華爾街日報的駐華記者,在中國呆了7年。作為一個新聞記者,還是一個外國記者,日子好不好過不難想像。他後來在32歲的「高齡」棄文從武,加入美軍,有記者問他動機,他說了兩個:一個原因是他調查商業腐敗案件時被社會主義鐵拳伺候,狠狠揍了一頓。後來又因為新聞調查被圍堵在一個小旅館裡面,「我當時站在馬桶上,一群中國警察站在我身邊,一頁一頁地切碎我的筆記本,然後衝到廁所裡。」第二個原因是他的同事丹尼爾在伊拉克從事新聞報道的時候被教棍們斬首。這兩個讓博明倍感屈辱的經歷,成為他最終從軍的理由。

文字只對文明的人有用,對付流氓還是得靠拳頭——這種覺悟不難理解。博明在阿富汗前線充分發揮了自己當過記者的特長,專門從事實戰情報分析,在這個過程中結識了自己的貴人,陸軍中將弗林。後來弗林進入白宮,他也隨之完成了華麗轉身。

前面說過,美帝政壇其實特別看重從軍的履歷,博明同時還有他人無可比擬的中國通背景,所以進入白宮之後,特別是中國關係進入長期博弈的環境下,迅速崛起,從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東亞事務的官員,一路升為副國家安全顧問。

中國媒體對博明的定位是:污名化中國的幕後黑手。博明具體的罪狀有:2017年,起草了美國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文件,正式將中國列為戰略競爭對手;2019年,將華為列入美國出口管制「實體名單」;今年3月,博明主導,直接掀起了中美記者互逐大戲;最近美帝「斷供」世衛資金據說也是出自博明的建議。很難說中國經歷對博明有多大的影響,但或多或少能看出一些端倪。

美帝媒體曾經把博明稱為「冷戰以來美國外交政策最大轉變的核心」,可能有吹捧的成分,但是足見博明現今的作用。

一個文人最完美的復仇,古代說的是伍子胥,現代大概就是說博明吧。

五、最硬鷹派:博爾頓

前面說的這些鷹派,其實要和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比起來,那都算鴿派。單就政策立場而言,博爾頓是白宮當之無愧的最硬鷹派。「美國想敲打誰就敲打誰」這句話就是出自他之口,他還建議美軍直接進駐台灣。川建國曾經評價他:「若由他做主,他會挑戰全世界」。

博爾頓的鷹派歷史可謂源遠流長,他對所謂「流氓政權」的態度就一個字:打!他認為推翻薩達姆政權是正確選擇,主張對伊朗的核武器計劃採取戰爭威脅,公開指責金正日政權統治的殘酷無情和危險性,主張嚴格懲罰北朝鮮。同時提出不應該繳納其聯合國會費的也是他……奧巴馬時期,他還經常撰文批判奧巴馬政府在對華外交上的「軟弱」。博爾頓甚至在川建國上台初期,就主張美國應該重新評估「一個中國政策」。

博爾頓這麼硬氣是有來由的,他的履歷非常漂亮,可以說資格老到在白宮無出其右了。他出生在美國的暴徒之都,巴爾的摩一個消防員之家,並不富裕,也是「別人家的孩子」,學業極為傲人,耶魯大學法律博士畢業、執業律師、里根時代助理司法部長、布什父子時代助理國務卿、奧巴馬時代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進入川建國時代,又任國家安全顧問。

美帝的「國家安全顧問」(有正副之分)作為總統的決策智囊,是個很重要也很特別的設置。他的任命無須通過國會,只對總統負責,作為專業人士,很多政策建議可以直接影響總統的決定,堪稱影子中樞。

博爾頓這個強悍的性格,資格又老,自然和川建國這樣的強勢老闆會有衝突。伊朗擊落美軍無人機,博爾頓當即越過川建國,建議美軍無人機導彈回擊,已經擬定計劃對伊朗開戰,千鈞一髮之際被不想鬧大的建國叫停;其後又因為不經同意出版回憶錄,建國被彈劾表態不當等結下梁子,被建國開了。他倆之間的矛盾,並不是方向上的矛盾,其實是技術層面的矛盾。建國喜歡談判不成再動手,博爾頓喜歡直接就干。就像我們中國人說的「君甘臣酸」,老闆和員工需要性格互補,特別是面對建國這種老闆。

博爾頓的離開當然改變不了中美漸行漸遠的趨勢。因為在對華政策上,越來越多的博爾頓正在湧現。

翻看這五個美帝鷹派的故事,我們可以看出很多共同之處:普通甚至寒微的家庭出身、貨真價實的高學歷高智商、漂亮的職業履歷和成就、在政策建議方面的專業權威等。同時,因為各自經歷和位置的不同,又在各自的決策發力上有所區別。不管對他們是何種看法,可以說都是專業的人在干專業的事。他們在對華的表態上有個特別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都會不約而同的,有意識的嚴格區分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對於前者的措辭嚴厲和對於後者的百般安撫對比明顯。至於這是不是人類公敵的詭計,歷史會有答案。

可能最讓人悲哀的是,在僅僅兩年的時間裡,我們見證了美國的鷹派政客從零星到數不勝數的過程,甚至可以說,目前已經找不到嚴格意義上的對華鴿派。美帝兩黨空前一致,都是鷹派,只是程度的不同罷了。在5月13日的《新聞聯播》上,央視主播連用17個成語痛批美國無恥政客,我覺得用得太早了,省著用才好,以後要罵的人類公敵還

多著吶,理可以屈,但詞不能窮啊。

2020/5/21

——作者臉書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博爾頓離職 塔利班促請美國恢復阿富汗和談
率先看破中共瞞疫 博明幫川普制定強硬策略
納瓦羅談家鄉:如此封鎖 加州恐由藍變紅
【直播回放】蓬佩奧新聞發布會 談中港台
最熱視頻
【直播】川普訪問Puritan製藥廠發表講話
【羅廚尋味】蜜汁叉燒雞排
【新聞看點】不想背鍋?李克強戳穿華麗泡沫
【胡乃文開講】天熱流汗好難受!9大茶飲消暑止汗又提神
【紀元播報】郝海東投震撼彈 美議員籲世界抉擇
【拍案驚奇】中共特工美國佈局 郝海東大陸被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