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庶民家族的故事 (7)撐起半邊天的那位女性

作者:農本木
二祖母宅心仁厚,樂於助人,活到102歲高壽才往生。(Fotolia)
  人氣: 562
【字號】    
   標籤: tags: , ,

有一句俗話「家和萬事興」,一個家庭的成員只要心齊了,能和睦相處,能處處為他人設想,這個家就會事事興旺,事事順利。在我們家族中,我二祖母就是這句俗語的最佳演繹者。

二祖母是光緒31年、黃曆乙巳年出生的。她是在我大祖母去世六年後,因家中小孩長期乏人照顧,鄰居親友都看不過去了,拗不過親友的催促撮合,祖父將她娶進門。那時我父親八歲,以後陸續育有養女明仔、女兒玉秀。

當時鄉間正盛行抱養童養媳。童養媳之所以會在鄉間風行,可能因為鄉下人家生活大都困苦,孩子又多,在女方家人來說,送出一個孩子,家長的負擔就跟著減輕了一些;而在男方來說,雖然大都是「不差一付碗筷」的家庭,但孩子長大之後,要娶妻要完成人生大事,從提親到訂婚到成婚,都得按古禮來。其中牽扯到要花費大筆銀子,包括聘金喜餅及其周邊的許多禮數的開銷,每項都得一一遵行,不可忽略。

男方家中有了童養媳,只要把女孩養大,到適婚年齡,把家中小子和童養媳送作堆,一件人生大事就乾淨利落地完成了,婚禮走的那一套繁文縟節全都免了。既省錢又省事。

有的嚴苛一點的家庭還會在孩子稍大一點,能做事時,分派孩子作家務,或到田間工作。鄉下人家有許多做不完的雜事,絕不允許任何一分人力閒置一旁。有的童養媳生性老實,在孤立無援的非原生家庭中,為求生存,人家叫她做什麼,她就得好好地做,甚至主動超多地做,這樣一來,等這孩子在農務、家事上面大致都上手了,慢慢地,一切家務事就都落到她頭上來了,而且變得理所當然,成為她一輩子都脫不開的重擔。

明仔本來是二祖母的大姐請她幫忙抱來要當童養媳的,但孩子抱來後,她大姐看到這小嬰兒又小又瘦,打從內心不喜歡,當場改變主意,不收養了,要她送回去。豈知這孩子的生母也不肯接納,好不容易擔子減輕了,哪能再讓她回來?堅持不肯抱回。眼看這孩子就要變成棄嬰了,二祖母的仁心被激發出來了。她可憐她的遭遇,回家與丈夫商量,經丈夫同意,收養了這個小嬰兒。取名明仔,而且聲明是養女,不是童養媳。明姑長大以後,每聽長輩說起這些前塵往事,總是靜靜地垂淚,感記二祖母的恩德。

二祖母常在無意中吐露如何養大這個半棄嬰的細節。那時明姑可能還沒滿週歲,乾巴巴的,又瘦又小,很明顯是營養不足,這樣的情況最需要喝奶,但長期要買奶粉也覺得有點買不起,後來改買米糊(俗稱麵茶),沖泡得濃一點,一匙一匙地慢慢餵,明姑也喜歡吃。

二祖母也曾有幾次在為某個節日準備應節食品時,有感而發,比如看到淡菜(一種海鮮)就很自然地說道,那時她如何用糙米和蚵乾一塊熬粥,如何用瓦罐在碳爐上慢慢燉煮,熬出來的粥是如何如何濃稠香醇……,聽她如此描述,不知別人怎樣,我呢……竟不知不覺地神往起來,心中還生出來那麼一點艷羡之意,幾乎恨不得自己就是那個半棄嬰了。

二祖母長得很標緻,一臉福相,進門後,持家有方,懂得盤算,家境漸漸富裕起來。她身體健壯,手掌、腳掌特別粗大,屬於行動派,做起事來,乾淨利落。而祖父體形清瘦,有些粗重的工作對他來說確實難以負荷。二祖母進門後,許多粗活就轉嫁到她那兒了,在農事上面她幫了祖父相當大的忙。兩人同心協力,這個家也就日漸興旺起來。

她也很聰明,領悟力特高,記憶力更是超強。民間大都奉行兩種曆法,舊曆新曆並行,二祖母那一輩的人大抵都不識字,看不懂日曆月曆,可是她們腦中似乎有一本清晰的日曆,哪天是清明,還有幾天就是端午節,心中清清楚楚的,絕不會搞混。最神奇的是海水的潮起潮落,在她們心中也有一個時刻表,哪時哪刻海水退潮了,再過多久又將漲回來,她都能給妳說得非常準確。

她在處理人際關係方面特別得心應手,因為她誠心待人,不怕勞累不怕苦,鄰里之間有喜事,比如生兒子滿週歲,新居落成等,大都請她去炒大鍋米粉、煮湯圓、蒸米糕、作油飯;有喪事時,也都請她去撕白布縫製孝服,打點喪事相關事宜。就說撕白布,縫製孝服這件事,親友只要說清楚他和往生者的關係,二祖母立刻就能撕出那位親友該穿的孝服,需不需要戴帽子,該不該別上紅布巾,等等,一切都清清楚楚的。

逢年過節更是她施展身手的大好機會。她往往大手筆地準備拜拜祭品,殺雞、鴨、鵝、買豬肉、魚蝦、蔬菜、水果。自己蒸九層糕、蘿蔔糕、年糕,包鹹粽、鹼粽,炸天婦羅等各式各樣的菜肴及祭品。務必要十二分豐盛,盤滿桌滿,得讓她自己及另外空間的生命都大大滿意才行。

她也曾作過十幾次媒人,但都是作現成媒人居多。有一次給對面林先生(今年已93歲)作媒,新娘是鄰村的謝小姐。本來是件吉事,哪知在接近婚期時,女方突然嫌男方太窮,想退婚。這時媒人就身負重任了,只見二祖母使出渾身解數,鼓著三寸不爛之舌去排解,聽說還告訴女方,悔婚要依約加倍賠償聘金及喜餅錢,讓女方覺得不上算,最後只好妥協,把女兒嫁出。

其它上山下海的粗活,樣樣難不倒她。我父親與朋友在中部山區買了七甲的河川地,先期作業是開荒整地,以便種植樹薯與麻竹筍等經濟作物。那時她已七十多歲,每天據地洗十幾個工人的衣服;矮灶大鍋,上上下下洗菜切菜,添柴搧火,燒魚燒肉,備極辛勞。

二祖母宅心仁厚,樂於助人,活到102歲高壽才往生。她小妹及小弟年輕時家境都不好,二祖母常接濟他們。所以在二祖母的告別式中,小弟之長孫特別撰寫祭文感念姑婆的恩澤,敍說其祖父及家人在困苦中,她如何幫助他們渡過困境。

二祖母生前曾要求糊紙厝燒給她,我父親遵照她的遺願,買了一套五落式中式豪華建築,有正廳、廂房、臥房、廚房、衛浴設備、汽車等、屋內有電視機、冰箱、烤箱、洗衣機、冷氣機、電風扇、各式家具與器具、婢女傭人等一應俱全,美侖美奐的房子連同庫錢,依禮儀規範燒給她。希望在另外空間中,她也能繼續擁有福分,安享天年。@*

(點閱【一個庶民家族的故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祖父從小就很聰明,很多東西能無師自通。沒真正上過學,卻買眼科書籍來研究,醫好自己的白內障。沒學過書法,卻透過抄寫借來的典籍,使自己既多了一本珍貴的書,又練出一手好字。
  • 有一年,得承右腳疼痛,間歇性的劇痛讓他好長一段時間無法行走,痛苦難耐之際,中醫、西醫,跌打損傷、草藥、針炙……凡是有人介紹,他就去看。然而百般求醫均無濟於事。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不免心灰意冷,覺得自己這一生就是這樣了,前途一片渺茫,只能在無盡的痛苦中,過一天算一天了。
  • 先民們為了謀得更好的生活,還開發一種「牽罟(音谷)」的活動,這是一種群體拉網捕魚的方式。它不但可以滿足人們物質上的需求,也增進人與人之間的情誼,產生更好的群體性社會關係。
  • 石滬捕魚是利用潮汐的升落來進行自然圈魚,水漲時,魚兒可隨著水流亂走,退潮時,水退得淺了,水位比石牆低,魚就被困住了,人家是「甕中捉鱉」,他們是「滬中捉魚」。
  • 海灘
    我家祖先飄洋過海,千里迢迢地,選擇在台灣西海岸落腳,這真是一個上上之舉。當年這些有智慧的祖先們必定是考慮到大海孕有無限寶藏,只要努力經營,收獲是必然的。這是古人對待世事的質樸正信。
  • 某日,父子倆一如既往地到田裡工作,不料風雲突變,在一場雷電交加的西北雨中,被雷活活劈死,他們這支因此無後。這樣的事情清清楚楚地記錄在族譜上,是否就是想讓世世代代的子孫都引以為戒?我問大哥,答案是肯定的。
  • 眼前的魯凱婆婆先是兩行清淚悄悄滑落,逐漸逐漸地淚水成了小溪、小河,嗚嗚咽咽的啜泣聲,也由悄然而越來越響,涕泗交雜裡,彷如那也是老人家隱含了半個世紀的心淚……
  • 約莫七八年前,接觸到撥弦樂器,清麗的聲音,讓我慢慢往弦數更多的樂器尋去,最後停在了豎琴。我在網路搜尋一切關於豎琴的資料,聆聽著豎琴演奏,如詩般溫柔,如夢般溫潤細膩,腦子中一直有個畫面,一個穿著長裙的氣質美女,演奏著好聽的豎琴曲。
  • 所謂「養兒方知父母恩」,我到此才終於明白!我只期望等我老了以後,他懂得反饋,或許也能嘗嘗,一個人困在陽臺上,那種撕心裂肺、大吼大叫的滋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