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媒體人談美國街頭暴力騷亂的背後

在中共四種滲透方法下 自由媒體很快淪陷 美國應要求新聞對等原則

人氣 3294

【大紀元2020年06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報導)美國明州非裔弗洛伊德之死所引發的暴力騷亂事件引發各界關注。日前,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就開始在香港和美國等地從事媒體工作、現任「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組織主席的資深媒體人張菁女士接受大紀元採訪,談到她對這起事件的看法。

日前明州非裔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遭警察不當執法後死亡的事件引起全美國範圍的遊行抗議,一些和平抗議演變成打砸搶烧和襲警的暴力骚亂事件。

美國街頭暴力骚亂的背後

作為一個老媒體人,張菁一直跟蹤著弗洛伊德死亡事件的新聞,她剛開始感覺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民主國家這種示威抗議很常見,奧巴馬時期也有黑人上街抗議的事情,種族問題也一直存在,所以我認為一開始是沒有問題的。」後來,各地相繼出現打砸搶商店、燒警車等暴力行為之後,她感覺事件發展並非如有些人對此辯護時所說的是「訴求得不到回應的表現」,「我感覺不是一個警察壓死了黑人這麼簡單,它後面有各種勢力。」

特別是在她收到一些媒體朋友發過來的視頻,看到有華人參加暴力示威後,張菁更加吃驚,並產生了很多思考。

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發暴動。圖為2020年5月29日示威者點燃一座建築。
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發暴動。圖為2020年5月29日示威者點燃一座建築。(Scott Olson/Getty Images)

「我來美二十多年,從來沒有聽說過華人參加暴力活動的。」她說,由於文化背景以及其它多種原因,當地華人動員他去投票都非易事,中國留學生也沒有參加示威的習慣和傳統,特別是從中國大陸來的人。

「我剛開始以為那些人是亞裔,後來視頻和音頻顯示出來他們是中國人,不是香港人,說著普通話,都很年輕,甚至步伐都很專業。我就想:到底是什麼人在背後操控這個事情?」她說,「後來在媒體上看到,他們有人說參加遊行是因為『他們太愛黑人了』,也有人承認是中領館叫他們去做的;微信裡面也披露了他們為什麼要參加這個活動,裡面有指示,讓我看到這是一個有領導有組織的行動。」

中國留學生視頻截圖顯示中國人參加美國街頭暴力是有組織的。
中國留學生視頻截圖顯示中國人參加美國街頭暴力是有組織的。(微信群截圖)

這又讓張菁聯想起在2008年紐約法拉盛發生的,由中領館幕後操縱的一次攻擊法輪功學員的事件。

「2008年,在法拉盛親共的人對法輪功大打出手,中領館的彭克玉就親自在現場,指示那些人要怎麼樣做。」她說,「共產黨像這樣在美國的操控也不是第一次了,我相信也不是最後一次,這是歷史上共產黨一貫的行為。從共產黨剛成立的時候他們就操控農民、工人這些普羅大眾去幹一些表面上理所當然的事情,實際上都是中共在後面引導,慢慢讓這個事情變質,慢慢達到他們的目的。」

「所以共產黨在美國的滲透,連高層官員、政府部門它都能滲透,那麼這些極左的組織,什麼美國共產黨啊,Antifa啊,共產黨當然可能滲透了,因為它(中共)有大把錢啊。」她說,「我是相信共產黨可能是有操控了,現在就是需要有證據看他們滲透到什麼程度,這要等FBI或者CIA等美國的司法部門提供。但基於共產黨的歷史,看它的過去以及現在,我們都可以想見,共產黨不操控才怪呢。」

共產黨的滲透方式與美國自由媒體的淪陷

張菁在1980年代就在香港媒體工作,97年香港回歸之前她移民美國,也一直在新聞媒體任職,可以說對共產黨滲透海外媒體的手段和運作方式都親眼目睹。

她對美國華文媒體在中共的港版國安法問題上的公開支持態度一點也不吃驚,因為在她看來,這些曾經自由獨立的媒體早就淪陷了。

「我自己也是一個媒體人,從(在)香港(工作)到現在也有幾十年的經驗了,在我看來,中共(對媒體)的滲透當然有,只不過方式和程度不同而已。」

她記得,在香港九七年主權移交之前,香港很多媒體就因為老闆在中國有生意或者與中共有關係,開始了「自律」。

第一種滲透:是暗的

「很多香港報社的老闆都是人大代表,或者在大陸有生意,那些記者和編輯知道,如果說中共的壞話,就會影響老闆的生意,老闆就不會高興,在這種情況下記者受處分的或者被老闆炒魷魚的也不少,所以大家都很怕,以前敢說敢講的報社也變得『自律』了。這是一種壓力,不是直接來自上司的。」

第二種滲透:直接來自於記者、編輯的上司指示

「比如說對什麼話題,老闆說:『你再看看吧……』,或者說『這樣行嗎?』或者讓編輯直接把記者的稿子或者其中一部分給刪掉了……這些人可能就接受了中共通過私人管道的資助,或者借款了。」

她說,中共給你資助的方式有很多種,就看你愛好哪一口了。

「你愛賭給你還賭債;你做生意給你還貸款;你喜歡色嗎?OK,去哪裡幫你找個女人陪你……你以為用了人家的錢,泡了人家的色,你沒留下記錄嗎?人家當然要留下你的錄像、錄音或者其它證據的。所以,你敢怎麼樣?你要是不聽話,或者沒有領悟到他的意思,你要想一想你的後果有多嚴重。可能你的太太、你的朋友、家庭都會知道你怎麼樣貪、怎麼好色、怎麼對不起家人……這個影響是很大的,這種暗示很危險的。」

第三種滲透:就是直接參股

「『你要是不聽我的話,我們的廣告就不給你了。』一般媒體都靠廣告來維持生計,沒廣告就沒有飯碗了,或者少了很多東西了。」

第四種滲透:中共直接派人進入媒體的編輯部工作

「這些人會很快升到了頭兒,我是深有體會的,(氣得)那些老編輯眼睛都綠了。當然這些人來的時候還比較客氣,管的範圍比較小,程度比較淺,然後越來越多的施加壓力,越多越多的改變出現。他不是一下子就改變的,他是慢慢的,『溫水煮青蛙』。到了近年來,就特別猖狂了,明目張膽的都有了。」

所以,這樣一來,「一個本來好好的自由媒體很快就淪陷了,很快就改變了顏色。」她說,這些媒體不是一下子像小粉紅一樣表面上就擁護共產黨了,「那都是低級的小五毛幹的,說『擁護共產黨』。

「對稍微有點身分的,有文化的或者在教育、科技界裡的人,中共不需要你說這句話,不要你表這個態,甚至給你錢都不需要你說『謝謝』,它只需要你『自律』一些,……(這些人)就成了小罵大幫忙的,在重要的、關鍵的問題上裝沉默的,裝不知道的,或者當說客的,或者勸說要『和理非』的,借『和理非』來打壓對中共暴政的反抗,或者來寫文章的……這些人就特別多了,這是真真正正存在的現象,而且很普遍。」

針對中共的國安法,張菁說,她以前在香港工作過,很了解香港人,他們是最優秀的華人。在歷次大陸人受難的時候,香港人都伸出了援手。「中共錯判國際形勢,狂妄自大,一錯再錯,把中國拖進深淵。」她說,「香港人為自己發聲,遭受苦難,代價慘烈。這個時候是我們站出來為他們說話的時候,要支持香港人,這樣他們才能撐下去。」

美國律師:美中記者派駐應該「對等」

在美國警察依法阻止暴力並逮捕不法分子的事情發生後,中共偷換概念,從外交部發言人、媒體以及網絡水軍一概把此事與香港民眾和平抗議遭港警鎮壓相提並論。

「女權無疆界」主席瑞潔接受本報採訪,要求美國對中國實行媒體記者的對等政策。
「女權無疆界」主席瑞潔接受本報採訪,要求美國對中國實行媒體記者的對等政策。(視頻截圖)

對此,和張菁一道揭露中共在計劃生育政策上的暴政的美國NGO「女權無疆界」(Women’s Right Without Frontiers)創始人、畢業於耶魯法院學的美國律師利特瓊(Reggie Littlejohn)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的目的就是藉機批評美國政府而抬高自己。

「毫無疑問中共看到美國的混亂非常高興,他們想利用我們現在的混亂局面來詆毀我們的政府体系。」她說,中共對美國的媒體、大學,甚至智庫已經滲透得非常厲害了,「中美之間在新聞領域存在著嚴重的不平等。中共可以把美國記者踢出中國,又派駐以及在美國培養大量的記者,而美國基本上在中國沒有一點聲音。」

她呼籲,美國政府應該和中共要求記者對等原則。

「我希望看到,我們政府要求我們往中國派一名記者,才讓中國往美國派駐一個記者。」她說,「所以,我認為基本上我們應該趕走所有的中共記者,因為他們沒有讓我們的記者留在中國。我想兩國之間的新聞人員應該實行對等政策。」◇#

責任編輯:葉明

相關新聞
澳洲推新法 加大警方調動軍隊權力 對付恐襲
墨爾本蒙巴節再起騷亂 警方逮捕20人
袁斌:大陸官媒為警察集結進香港放風
明州非裔事件 美司法部長:抗議被極端左翼劫持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美3艦圍遼寧號 溫家寶碰禁區遭封?
【新聞大家談】美艦傳南海三角包圍遼寧號
【遠見快評】中共回應突降調 美日艦圍觀遼寧號
【未解之謎】報恩的白牛 印度男孩五次轉生
【重播】美前情報總監:中共為何是頭號威脅
【時事縱橫】英加回擊大外宣 溫家寶諷習遭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