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州私簽「一帶一路」被批 西澳言行不一引關注

人氣 68

【大紀元2020年06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明智、高敏澳洲珀斯綜合報導)就在國際社會追責中共隱瞞疫情之際,近日,維州政府表示將與中共在今年年中完成「一帶一路」協議細節,此舉再次遭到澳洲政界、智囊及學術界的質疑和批評。與此同時,西澳工黨政府曾派遣高級官員訪問中國一事引發WAtoday記者的關注。

此次訪問發生在去年10月。今日西澳網的報導稱,這次為期五天的行程由非營利組織「澳中一帶一路倡議」(Australia-China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簡稱ACBRI)安排,花費了納稅人1萬7328澳元。

就業-旅遊-科學與創新部(Department of Jobs, Tourism, Science and Innovation)負責向州長提供發展項目的建議。西澳政府在受邀進行「科技產業考察」後,從該部派出了一名高級官員。

該部門發言人表示,此行旨在「向中國政府高官和行業領袖展示西澳對中國整體貿易關係的承諾,並宣傳西澳的工業能力」。但他說,這位官員「沒有與任何負責『一帶一路』項目的人會面,也沒有進行任何相關討論」。

今日西澳網記者對此表示質疑,稱這與安排此行的組織ACBRI的目標相反。

為何說維州私簽「一帶一路」

「澳中一帶一路倡議」組織(ACBRI)由前聯邦議員羅伯(Andrew Robb)和坦納(Lindsay Tanner)發起。他們稱該組織是「一個互動平台,使澳洲和中國的行業領軍者可以通過『一帶一路』獲得更多商機。」

去年10月,中澳「一帶一路」金融圓桌對話會議在北京舉行,舉辦者之一是ACBRI首席執行官、選美出身的董瑾(Jean Dong)。會議結束兩週後,維州州長與中共簽署了一帶一路「原則協議」。

根據中領館網站發布的信息,2017年,董瑾表示ACBRI聘請了多位澳洲政商界領袖和專家擔任董事和顧問,致力於向澳洲各界宣傳和推廣「一帶一路」倡議,力爭將維州打造成為中澳「一帶一路」的合作典範。

5月27日澳洲《時代報》和《悉尼晨鋒報》報導說,維州州長安德魯斯在去年與中國政府簽署有爭議的基礎設施協議之前,沒有徵詢澳洲外交暨貿易部(DFAT)的意見,對澳大利亞的主要外交決策視而不見。

澳大利亞政府內部的消息人士還證實,外交與貿易部在簽署該協議的前幾個月,已警告維州政府,澳大利亞的政策是不簽署「一帶一路」協議。澳洲外交暨貿易部(DFAT)發言人表示,在維州與中國2019年達成協議之前,未與聯邦政府進行過磋商。澳洲外交暨貿易部(DFAT)發言人說:「維洲在框架協議簽署和宣布之日才通知了我們。」

最近幾週,維州安德魯斯工黨政府因擅自簽署一帶一路協議而再被批「愚蠢」。作為反對黨的維州自由黨承諾,如果他們在下一屆州選舉中獲勝將廢除該協議。

西澳對「一帶一路」態度如何

早在2019年6月,已於上個月突然回國的中共駐西澳總領事董志華就曾敦促麥高恩政府與中共簽署「一帶一路」協議。

她說:「西澳和中國是天然的合作夥伴,因為我們在同一時區,而且地理位置接近。」「我們有堅實的基礎,未來的合作前景廣闊。我們應充分挖掘『一帶一路』帶來的巨大機遇。」

但麥高恩對此曾表示說:「『一帶一路』不在我們的議程上,我們不會簽署這項倡議。」

就業-旅遊-科學與創新部發言人說:「我們沒有開展任何工作來考慮一帶一路的可行性。」「這與西澳政府的立場是一致的,即不會簽署該倡議。這一立場不變。」

該發言人表示,這位派往中國的官員還在會議上簡要介紹了西澳未來電池產業戰略。他說,此行還有其它澳大利亞代表參加,包括Business Council of Australia、Elders Limited、西澳礦業與能源商會(CMEWA)、必和必拓(BHP)和嘉能可(Glencore)的代表。

州長沒有對此事發表評論,但他的發言人向WAtoday轉述了來自該部門的評論。

智庫:「一帶一路」危害國家利益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國防戰略與安全主任肖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說,疫情爆發後,世界已經發生了改變,公眾需要知道更多維州與中共的談判細節。

5月22日,肖布里奇發表題為「維洲政府『一帶一路』協議危害澳洲對中政策的一致性」(Victori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deal undermines cohesive national China policy)一文, 文章開頭指出「一帶一路」倡議計劃是一個「殭屍項目」,需叫停並全面重新評估。他建議了解外交政策、國家安全和數字技術的聯邦政府機構必須積極參與,全面重新評估這項協議。

維洲的「一帶一路」協議不僅牽涉基礎設施,還涉及討論生物技術和生命科學研究和高端製造業方面的合作,這些領域也都具有重要的國家安全意義,必須從國家角度重新評估。維州「一帶一路」的協議具有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隱患,維州政府根本沒有能力對其進行評估。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執行董事詹寧斯(Peter Jennings)表示,根據協議,維州公司直接為北京在太平洋的債務外交上做出貢獻,這存在很大風險。詹寧斯說,安德魯斯政府的行動「非常魯莽,破壞了澳大利亞兩黨的外交政策立場」。

學者:中共長期滲透的「成果」

暢銷書《無聲入侵》作者、澳洲查爾斯特大學公共倫理學教授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表示,維州違反聯邦外交政策,簽署「一帶一路」協議是中共滲透的「成果」。

5月23日,他在《時代報》發表題為「中國(中共)成功地在維州擴大了影響力」(China has been successful in ramping up its influence in Victoria)的文章中寫道,從禁止華為、到頒布外國干涉法,自坎培拉對中國(中共)的態度開始變硬以來,北京一直加大對州政府的影響力,對墨爾本州政府的影響力尤其成功,維州政府相信「簽署『一帶一路』協議並獲得北京的青睞符合澳洲國家利益,將給維州帶來大量投資」。

漢密爾頓教授表示,像許多澳洲有影響力的精英一樣,安德魯斯多年來一直受中共的精心培養,以至「他們(澳洲精英)開始相信讓北京感到不滿的任何事情都違背了澳洲利益。」

文章還說,維州州長安德魯斯一直在努力與各種華人社區組織互動,與不同(華人)組織的領導人交朋友, 「不幸的是,這些組織大多都屬於中共統戰部網下的」。

在安德魯斯作為反對黨領袖時,其前高級顧問,邁克·楊(Mike Yang)曾在中共最具影響力的機構——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擔任副主席。安德魯斯的現任高級顧問梅烝(Marty Mei)是澳洲深圳聯誼總會的「特別顧問」,該組織是中國共產黨統戰部門領導的澳洲組織網絡的一部分。

文章還指出,(澳洲官員)與中共官員和代理人接觸多年後,結果是一種認知上的重新構造,使目標者相信他或她為國家的利益行事。

文章結尾寫道:「當我們開始理解中共的運作方式時,很容易(得出結論),維州的『一帶一路』協議是中共長期培養墨爾本政治精英的黃金成果。」

 

責任編輯:周鑫

相關新聞
越南社區強烈反對維州政府簽「一帶一路」
廖嬋娥呼籲維州公開一帶一路協議細節
維州專員參加一帶一路會議 耗納稅人1.25萬
澳洲維州一帶一路惹議 華裔官員被曝曾做推手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組全球反共聯盟 王毅變臉求和?
【思想領袖】安東:美製造業外包帶來危機
【拍案驚奇】港初選登場 出逃病毒學家露面
【紀元播報】疫情與中共:紐約警局背後紅色因素
高鶚補續之年齡錯謬及深度削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