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安法就是惡法

人氣 59

【大紀元2020年07月23日訊】

作者|葛坤

我自2003年開始至2016年因工作需要,常年出入香港,甚至於2010年以後,每年差不多有1/3以上的時間,都駐扎在香港。我親眼見證了香港這座國際大都市的高度繁榮與自由,人民安居樂業,是全球最具競爭力的城市之一,是令世界人民所向往的「東方之珠」。因此,我對香港有著很深的感情。

2000年以後,隨著大陸一線城市的經濟發展和城市建設的急速擴增,貌似與香港的差異日益縮小了很多,但我深知,這其間實際的相差確實是太大了!因為香港的國際影響力不僅在於經濟體系的全球化,更在於其不同政治體制下的民主自由……

那時候,我不明白,大陸已經改革開放很久了,為什麼眾多世界聞名的品牌企業與大陸企業合作,都必須要在香港先設立合資總公司,然後再向中國大陸轉投子公司?以前傻傻地以為只是為了追求更好的稅收優惠!為什麼同事朋友都喜歡我到銅鑼灣書店幫他們代買禁書,甚至每次在路旁報刊攤買回去雜誌,如《壹周刊》、《爭鳴》等,他們都樂此不疲地分享,我開始以為他們只是好熱鬧……

隨著年齡與閱歷的增長,我漸漸懂得內陸人民在達到溫飽富裕之後,更加迫切地需要追求民主與自由,他們渴望知道共產黨粉飾太平背後的真實情況。深陷審查制度的內地社會竭力獲取來自自由社會的信息,共產黨當局可以禁止相關書籍和言論,但扼殺不了這份渴望與追求。很多人不在乎你從香港給他們帶來什麼樣的物質禮物,卻十分喜愛你帶回的精神食糧。無論是男女老少,還是社會各階層,拿到香港禁書的人都是這種反應,只可惜拿到的人少之又少。還有很多人都知道共產政權的本質,但卻在高壓恫嚇或經濟利益綁架下,屈服於現實,心甘情愿地放棄抵抗。

大家都知道共產黨搞的就是密室政治,先是封鎖所有的外界消息,不允許有一絲一毫地反對聲音出現,大搞一言堂,美其名約「黨內黨外必須只有一個聲音」,其本質就是獨裁;而後再是關起門來給老百姓洗腦,恐嚇,讓每一個人都甘心被共產黨特權階層奴役,為他們歌功頌德,扼殺人民追求民主的權利和追求。而我也從買書討朋友喜歡,變成了一種責任,要把民主的聲音帶回去,因此,我幾乎每次往返都買禁書回去送朋友,讓他們傳閱,慶幸的是,我沒有一次被攔截到,而我的同事卻差點因此被拘留。現在想起來,那時的我其實也很勇敢,從未畏懼過,做了正確的事。

也正是由於這種多元開放的言論自由環境,讓香港社會雖未有普選,但也有一定的民主,民眾有充分權利、有能力改變政府有爭議的決策或是推進社會進步。在此基礎上,產生的香港程序公義、司法制度獨立,政策高度穩定及公正,才被世界有識之士,尤其是擁有百年基業的商業大佬們所看中,願意把商業合作的基礎放在香港,把對大陸商業獲利的期待建立在信任公平、公正、公義的香港之上。

試問沒有香港,中國大陸自吹的「重視新聞、言論自由、司法公正」誰會信呢?哪個父母又舍得把新生的嬰兒落戶在一個設施不完善,又絕對自詡、滿是謊言的幼兒園呢?!香港真是對促進中國大陸近20餘年的經濟發展和國際地位的認可,發揮了太大的作用,做了中國和世界連接的橋梁!用百年發展起來的信譽為大陸做了背書。

我們要知道在神的眼中,這世上只有兩種路:一種是生命,一種是死亡;一種是光明,一種是黑暗。沒有第三條路,也絕不會有摻雜。共產黨政權的背後,是欺哄人、違背人性的共產主義,而深藏共產主義背後,則是邪惡的撒旦。共產黨怎麼可能讓香港自由的水流流向大陸呢?就像是違背常理,孤行己意,筑三峽大壩一樣,先高墻攔之,而土焉能擋水,之後必一洩千里。雖然文明的香港給封閉的大陸帶來諸般的好處和進步,但是共產黨為了維持它的獨裁統治,不惜犧牲兩地人民的福祉,不顧國際社會影響,選擇倒退、甚至滅亡的道路亦是必然。

眾所周知,隨著共產黨政權對於香港管控的逐漸加強,言論自由越來越受到中國大陸政府的干涉,也越來越受到限制。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集會遊行、甚至標語口號都在其中,港人引以為傲的獨立於行政機關的司法制度漸漸崩塌。2015年的銅鑼灣書店跨境抓人事件,2019年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都將共產黨獨裁統治伸向香港的最終意圖毫無遮掩地顯露出來,「一國兩制」已死,也在這個過程中見證了香港人為爭取司法公正與民主獨立所付出的勇敢反抗。

我來到美國以後,所有的信息蔽塞都被打開,聽到了更充實更豐富更自由的民主言論,所有的民主人士、真正的愛國者,都不是為了獵奇和商業利益,而是為了中國的未來,為了中華民族的興衰在奮力疾呼!

2019年末武漢病毒的瞞報、遲報,2020年6月30日夜裡11點賦予中共政府無限鎮壓權力的《國安法》的頒布都深深地震憾了我,聯想到昔日香港的繁華與自由將一去不返,回想國內人被洗腦後的麻木與盲從,甚至00後出現了眾多的「小粉紅」……我知道應該是覺醒並站起來的時候了,應該明確表達自己不同的政治觀點,盡自己一份力量去反對獨裁,反對共產主義,反對邪靈,如果不去反抗,就會不知不覺地站在魔鬼這一邊,神最不喜歡的就是摻雜,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

北京時間7月6日上午,軟禁中的前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被警方以「涉嫌嫖娼」的莫須有罪名從家中帶走,這也給我們啟示,儒家憲政在中國行不通,我們必然以抗爭的形式聲援香港,爭取民主。為此,我今年走到洛杉磯街頭,走到中共大使館前去呼籲,多次參加聲援香港、反對《國安法》的民運活動。要去吶喊,不能讓中國人民再混沌下去了,也不能讓下一代再毀在新時代的「文革」中。

惡法不是法。這部糟糕的《國安法》無限擴大了法律適用的外延,違反了立法的原則;賦予中共政府可以全球抓人,也可以抓全球「不遵紀守法」的人,踐踏了文明的基礎;對於關鍵罪行缺乏明確定義,中英文版本存在明顯差異,說明了起草者的輕率。它們的妄想是把共產主義滲透甚至管理到全球的每一塊地方,這不是邪靈是什麼?◇

責任編輯:李欣

相關新聞
20知名加國華裔聯合發聲反《香港國安法》
李明洋:香港國安法僅針對「極少數人」?
潤初:反對《香港國安法》
德總統:中共推香港國安法是雙重違法行為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總統發表告別演說
【秦鵬直播】川普告別演講 釋放何信息?
【重播】布林肯參議院聽證:誓言戰勝中共
【時事縱橫】拜登對華政策?中共極端防疫惹怒
【西岸觀察】川普告別演講:最好的還在前面
【重播】川普總統離任儀式 飛抵佛羅里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