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共產主義幽靈附體於美國Z世代

人氣 3907

7月3日,川普總統在南達科他州總統山集會上發表講話,針對最近美國發生的清算歷史(我稱為美國文革,類於中國文革的「破四舊」),其中有句話直指美國的教育系統:「孩子們被教育成仇恨自己的國家(Children are taught in school to hate their own country)」——從政治層面上說,這是一句遲到很久而且只說出部分原因的話,也只有川普直言無忌地敢說出來。另一部分原因,則是美國青年人逾半早就被教育成熱愛共產主義的一代。

美國教育:沒有硝煙的共產革命

BLM(Black Lives Matter)成員聲稱清算歷史、仇恨美國是因為歷史上的奴隸制,BLM的背後重要支持者當中有美國左派教育家、伊利諾斯州大學教授威廉·查爾斯·艾爾斯(William Charles Ayers)曾是「地下氣象員」組織的創建者與領導人,多年來推銷其美國帝國終結理論,部分美國人才意識到美國青年一代當中,有不少仇恨資本主義,憎惡美國、清算歷史的思想已經形成多年。推根溯源,這次多少也被清算風颳到的教育系統應該首負其責。

2016年社會主義者桑德斯參加總統大選,在美國政治中是個里程碑式事件。說這個事件是「里程碑」,不是指桑德斯贏了大選,而是指他的參選及獲得以青年人為主體的支持,為共產主義在美國的去污名化起了極大作用,從此以後,信仰共產主義在美國閃亮登場。

震驚於共產主義對美國青年人的影響,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委託國際市場調查公司Yougov做了一次調查,這份調查於2016年10月發布。大約2000多人接受了調查。報告發現,美國35歲以下的年輕人中,有53%的人對現行的經濟體制不滿,認為這個體制對他們不利,「社會主義」可行。45%的年輕人更願意投票選舉一位「社會主義者」來擔任他們的總統。調查機構的負責人認為,這是因為「千禧一代」不了解上個世紀共產黨政權以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名義所犯下罪行。

震驚於這個調查,該基金會此後每年都做類似調查,但有時會改變提問角度,根據調查結果發布年度報告,分析美國民眾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看法,目的是探究16歲和16歲以上美國人如何看待集體制度。2018年的調查表明,大多數美國人仍然希望生活在資本主義社會,但在千禧世代中,社會主義是第一選擇。52%的美國千禧世代希望生活在社會主義國家,超過希望生活在資本主義國家的40%。一小部分年輕人希望生活在法西斯主義社會,還有6%的年輕人認為共產主義是最佳選擇。

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的報告也指出,半數美國人說起社會主義就會聯想到西歐和北歐的收入平等、社會福利,而不是馬克思主義獨裁。報告說,26%的美國人從來沒有在學校學習過有關共產主義的內容。越來越多的美國年輕人將「共產主義者」和「馬克思主義者」視作中性詞彙。

從2016—2018這三年的報告中,可以看出一個共同點:美國民眾對於共產主義在全世界造成的死亡人數缺乏準確認識,每四個美國人中會有三人低估這個數字。2016年的調查報告甚至指出,每四個美國人就有一人認為,小布什總統執政期間的死亡人數超過斯大林治下。此外,超過半數的千禧世代贊成在某種程度上限制言論自由。

這一切,當然都拜美國大學、中學教育日益左傾所致,近年來,隨著左傾青年進入小學教育這個行業,連小學教育都充滿了濃濃的左派特色。

民主黨已經迅速社會主義化

這幾年,美國兩大黨之一的民主黨日益社會主義化,這一點,就連一直全力支持民主黨、反對共和黨的《紐約時報》也不得不承認。2018年7月3日,《紐約時報》發表一篇《民主黨正在社會主義化嗎?》,文章談到,民主黨黨內調查顯示,在18~34歲的民主黨人當中,61%的人對社會主義持正面態度。年輕人,尤其是女性,正試圖將民主黨改造為民主社會主義的工具。民主黨的社會主義化,原因是桑德斯於2016年參加民主黨總統競選之後,他作為核心人物的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成員規模已經有3.7萬人。這個組織在選舉中與民主黨合作,同時在選舉之外也倡導對社會不公的抵制。

桑德斯退出總統競選之後,這個組織全部加入民主黨,在2018年的國會中期選舉中,為民主黨贏得23個眾議院席位。其主要成員如AOC等,對民主社會主義中「社會主義」那部分相當認真,它的章程設想了「一個基於大眾對資源和生產的控制、經濟規劃、公平分配、女權主義、種族平等和非壓迫關係的人道社會秩序」。(這部分社會主義者政治攻擊性極強,如AOC、奧爾瑪等人進入國會之後,其發言屢屢引起南希·波洛西的不快與反感,但無奈其何。)從他們加入之後,民主黨迅速社會主義化,這也是這次馬克思主義組織BLM能夠與民主黨行動高度一致的原因。

我在2018年11月12日為澳大利亞廣播電台寫的文章《美國民主黨的國內「顏色革命」》中已經預見過今天美國政治局面,可以參酌。

左派的「體制內長征」占領了美國校園

本節涉及的內容非常豐富,無法在短短篇幅內展開,只能提綱挈領地述其本末,讓讀者了解美國這代信仰社會主義的青年是如何通過美國教育系統的左派洗腦教育煉成的。

根據各方面資訊,大約從2009年前後開始,美國大中學的歷史教材改變,放棄了種族主義教育,有的大學不再教美國歷史,而代之以非洲史。這一變化是美國左派1968年以後通過「體制內長征」在美國大學占據統治地位的必然結果。當政治學、社會學甚至經濟學都已經成為左派的文化思想工具,就剩下歷史這一塊了,歷史這一塊相當重要,中國有句古話:「欲滅其國,先滅其史」,要消滅資本主義的最後堡壘美國,終結美國帝國,清算歷史是必然環節。川普總統說的「美國孩子被教育成恨自己的國家」,應該正式始於此時。但「羅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美國教育淪陷為左派的陣地,其始點可追溯至「1968年人」逐漸占據西方國家的大學講台就開始了。

1968年人在美國就是反越戰一代青年人,這些人受毛澤東與文革的影響很深,其中的佼佼者意識到要改變西方資本主義制度需要從教育起步,與資本主義爭奪未來。不少人進入了大學、研究所,開始了他們自稱的「體制內長征」。本文前面曾提到的與BLM有深厚淵源的比爾·艾爾斯,是恐怖組織「地下氣象員」組織的創建者與領導人,該組織是一個自稱為共產主義的革命團體,旨在推翻帝國主義,終結美國帝國。為反對美國參與越南戰爭,「地下氣象員」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發起了轟炸公共建築(包括警察局、美國國會大廈和五角大樓)的運動。但艾爾斯最大的成功,不是這些業績,而是作為「體制內長征」的一員,成功地進入了美國的大學,成為教育家。他經常在演講與教學中談到「美國帝國的終結」,建立新世界,以及「我們在整個世界中應扮演的角色」,並在大學生培養左派激進分子。艾爾斯與奧巴馬的關係,在2008年總統大選前四十多天前的9月23日,《華爾街日報》曾刊發《奧巴馬和艾爾斯將激進主義推向學校》(Obama and Ayers Pushed Radicalism On Schools),講述了兩人的親密關係。欲知詳情,請參考《美國文革/BLM背後的馬克思主義幽靈》。

在爭奪未來的青少年教育中,美國保守派輸得很慘。當然,輸得很慘的不止美國,英國也同樣如此,英國民調公司ComRes 於2018年發布一項調查,18~24歲的英國年輕人認為世界面臨的嚴重危險是大公司,只有9%的年輕人認為世界危險是共產主義。

美國前國務卿杜勒斯在二戰之後提出「和平演變」這個消滅共產黨政權的政治戰略,1990年代美國改用「顏色革命」代替,此後經過不到20年,美國對中國的顏色革命沒有成功,反而讓本國青年被各種左派組織或明或暗的顏色革命馴化成共產主義信仰者。其中經驗,衷心希望美國還有汲取的機會。

附錄: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18):教育篇(上)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19):教育篇(下)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川普:不允許共產主義恐怖在美國重現
何清漣:美國文革/BLM背後的馬克思主義幽靈
疫情傷害美國 川普:我對中共越來越生氣
華人白宮請願書:消滅共產主義摧毀中共防火牆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以巴激烈衝突 美調解 蓬佩奧揭內幕
【唐浩視界】學生墜樓扯出案外案 中共統台5部曲
【思想領袖】首席調查員帕特爾揭通俄門內幕
【探索時分】遼寧號出海 海軍副參謀長出事
【軍事熱點】英國遠征編隊行動 將駛過南海東海
【拍案驚奇】中共欲房產稅試點 共軍練搶灘登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