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習李矛盾加劇 今年北戴河不同尋常?

人氣 15416

【大紀元2020年08月09日訊】在疫情肆虐、洪水泛濫、經濟下跌、外交慘敗、國際正義力量圍剿等多重壓力下,中共早已四面楚歌、內憂外亂。即便如此,中共的內鬥也沒有任何消停的跡象,反而是愈演愈烈。

近日,習近平李克強之間的矛盾日趨公開化,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8月初,按慣例是到了中共高層北戴河會議的時間了,而且七常委自8月1日起連續一個週都未有公開活動的報導,外界推測北戴河會議或已登場。這期間,有關習、李矛盾,以及政治老人逼宮等各種政治傳聞滿天飛。

那麼,這次北戴河會議上,習、李會不會徹底攤牌、中共內部各派系有沒有可能向習發難呢?我們不妨從習、李權鬥的由來和性質,以及當今中共政治局的局勢做一些分析和推測。

習、李矛盾——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中共十八大上,習、李二人同時登上中共最高政治舞台,從胡錦濤、溫家寶手中接過了被江澤民、曾慶紅架空了的傀儡政權。為了避免重蹈胡、溫的覆轍,習在王岐山的助陣下開始「打虎」立威,奪取權力。

被拿下的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李東生等多個大老虎,全是江、曾血債幫的心腹馬仔。由於血債幫的勢力盤根錯節、手段狠毒毫無底線,對中共內部各派系都是威脅,因此在圍剿血債幫的過程中,外界曾一度認為習、李是鐵桿兒政治盟友。

然而,在習逐漸把權力拿到手中之後,外界才發現習、李並非同道中人,不但背景不同,思想相悖,路線更是南轅北轍。

習是典型的太子黨,從小背誦毛語錄,而李則是出身平民,團派的代表。翻開二人的學歷,會發現習在清華期間學習了馬列主義和思想政治教育,而李則在北大攻讀了經濟學。家庭和教育背景的巨大差異,直接導致了二人所走的路線幾乎無交集。

尤其在經濟政策方面,習傾向於黨管企業,要求「加強和改進黨對國企的領導,充分發揮黨組織的政治核心作用」;而李則主張市場化經濟,提倡「弘揚企業家精神」、「推動國企改革,推進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和完善的法人治理結構」。早在2015年,中共當局「打虎」接近高潮的時候,習已開始授意自己的心腹劉鶴暗批李的經濟政策。2017年4月,習撇開李,獨自拍板設立了河北雄安新區,並將其定義為「千年大計」。

習、李更大的分歧發生在2017年年底,當習與江、曾做交易成為「一尊」、並得到了「貼心人」王滬寧的全力「輔佐」之後。習開始大幅左轉,變得更加務虛,重用王滬寧加強意識形態的管控,強化洗腦宣傳;更加集權,用設立各種改革小組的方式,把包括國務院在內的各部門權力逐漸集中到自己手中,並開始掌管經濟,特別是安插親信劉鶴成為副總理,將較為務實的李克強進一步邊緣化。

2018年,美、中貿易談判過程中,本該主管經濟的李克強被徹底排擠在外,劉鶴負責出面談判,習近平拍板做決策。由於王滬寧、韓正等江派餘孽的煽動攪局,導致習悔棋,美、中由貿易談判逐步走向了貿易戰,美國揮出關稅大棒,外資開始從中國撤離、出口驟降、失業率攀升、中共政府債台愈加高築、瘋印鈔票……,到2019年年底,中共治下的中國經濟已然進入了寒冬。

中共病毒催化,習、李矛盾升級

庚子年年初,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了病毒從武漢蔓延到世界各地,全球遭到疫情肆虐。疫情初期,李克強從「被雪藏」狀態中被推到了前台,終於當上了唯一一次小組長,親赴武漢應對中共病毒疫情的領導工作,而習近平則「親自部署、親自指揮」。在中共宣布疫情好轉後,李再度被雪藏。外界已經注意到,習、李二人的矛盾遲早要公開化。

習急於硬性在庚子年全面實現小康社會,好以此為籌碼在二十大繼續穩當「一尊」。據悉,是王滬寧為習打造了「中國夢」、「全面小康」等理論構想。

然而,就在王滬寧操控宣傳機器為習高歌「全民奔小康」的主旋律時,李卻在今年兩會閉幕日的記者會上,公開曝光出中國經濟實況之一角——「中國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個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難,現在又碰到疫情」。為了推動民生與就業,李開始力推「地攤經濟」。

李的大尺度爆料不但刺痛了習,也讓中共的執政「合法性」更加衣衫襤褸,在打臉中共的同時,將習、李矛盾徹底公開化。

外界看到的是,「地攤經濟」如曇花一現,不到十天便被降溫並被徹底叫停,過程中王滬寧操控媒體狠批「地攤經濟」,並稱之為頑疾。習也通過黨的喉舌《求是》雜誌寫文章,宣稱小康社會已經基本實現了,但不再提具體的數據了。

7月6日,李克強在貴州銅仁視察時看見很多閒置廠房,呼籲多僱用一些農民工,解決就業問題。李的講話揭示出當地不少製造業的生產線處於停頓狀態,向外界透露出疫情下中國經濟恢復情況並不像習當局講的那樣形勢大好。

7月15日,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暗批習的大撒幣政策,稱中國仍然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做什麼事情要量力而行。

7月21日,習再次拋開李,親自主持了企業家座談會。陪伴習與會的三大常委全是經濟外行:「貼心人」王滬寧、以及被美國點名列為制裁對象的韓正和汪洋。座談會上,習提出變相閉關鎖國的「經濟內循環」,並要企業家們「愛國」以能「浴火重生」。

隨後,李對習的「內循環」進行了反擊:關起門來搞發展是行不通的,開放對人來說跟空氣一樣,不可缺少,否則就窒息。

李不斷揭老底,導致習極為難堪和憤怒,據悉,習在黨內會議上一再要李「擺正位置」。

7月31日,習、李衝突出了新戲碼。當天的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建成儀式上,主持儀式的習的親信、副總理劉鶴公開羞辱李克強,引發外界輿論沸騰。至此,北戴河會議前夕,習、李矛盾走向了一個新高潮。這期間,各種政治傳聞不脛而走。

有消息來源說,最近李頻頻活動,基本上受到政治老人的默許。李的做法經常和習南轅北轍,黨內有呼聲要求李取代習的地位,只給習留個虛職,甚至軍權也交出。

有關北戴河會議的其它傳聞解析

據各種傳聞透露,除了要應對李克強的挑戰,習還要面對中共黨內其它派系的集體發難。

日經新聞網資深編輯中澤克二(Katsusuji Nakazawa)近日透露,中共現在處於四面楚歌的困境,這也讓中共政治老人很想與習近平談一談。

甚至有傳聞透露,近期已有中共政治老人身邊的祕書接觸了美國的密使,商討習的去留問題,甚至認為習應該在短時期之內以不同的形式退出政治舞台。

這些政治老人希望有機會在最近的時間發動一場政變,通過中共黨內的機制,把習拉下馬,情況就像當年華國鋒一樣。當年華國鋒受到中共黨內批評,個個向他逼宮。

這些傳聞或許並非空虛來風,無論政治老人是否真有能力挑戰集大權於一身的習,至少是通過釋出消息向外界放風,表達政治老人內心的不滿。當然很多政治老人也是既得利益者,他們未必想去觸怒最高當局,更大的可能是個別有野心的習的政治宿敵在運作。

由於中共在天怒人怨中走到了窮途末路,特別是習的種種「加速」措施,不但讓中共「自由落體」,成為國際圍剿的靶心,也讓中共權貴集團被國際制裁的實錘聲震得寢食難安。

中共那些政治老人,哪個在海外沒有巨額資產?據時事評論家章天亮先生粗略估計,中共權貴集團轉移到海外的資產高達10萬億美元!相當於70兆人民幣!

中共那些政治老人,哪個沒有親屬子女移居海外的?據中共官方內部權威機構統計,截至2012年3月底,第17屆中央委員會之中,204名中央委員中,187人有直系親屬在歐美等西方國家居住、生活、工作或已經加入所在國國籍,比例高達91%!127名中紀委委員中,有113人親屬已移居海外!

2020年7月9日,美國實錘制裁了陳全國一干人權惡棍,顯示出制裁級別已經上升至副國級。8月7日,美國財政部又突然揮出一記重拳,宣布制裁11名中港官員,包括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副主任張曉明以及中聯辦主任駱惠寧等,公布了他們的護照等證件信息和家庭住址,及被制裁的原因。

面對美國取消綠卡、拒絕入境、凍結巨額資產、以及「凌遲式」的實錘制裁,那些政治老人們能不心驚肉跳嗎?所以,他們對習不滿,是完全合乎情理的。

此外,習還要提防江派血債幫餘孽在垂死掙扎中的反撲。

7月17日,習當局接管了肖建華的明天系旗下9家金融機構的萬億資產。肖建華是江派「狗頭軍師」、「陰謀家」曾慶紅家族撈錢的「白手套」。7月18日,明天集團「針對各種惡意詆毀」發表4點《嚴正聲明》,幾小時後便被刪除。這顯然是公開與習叫板。據悉,這個「嚴正聲明」的背後曾慶紅鬼影幢幢。

7月28日,流亡美國的富商郭文貴爆料說:4天前,他聽說曾慶紅要有行動,但沒行動成,估計敗露了。現在習要滅曾慶紅,對象包括曾慶紅、曾的妻子和兒子曾偉,曾的胞弟曾慶淮,曾的妹妹曾海生及其丈夫,以及和這些人相關的人。

北戴河會議結果推測

目前來看,無論是習、李之爭,還是有關對習逼宮的傳聞,其實質也只不過是中共黨內不同派系之間的利益之爭,以及中共權貴家族在恐慌之中採取的為保住巨額資產的措施。

至於習是否會像華國鋒一樣遭到逼問,筆者認為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但微乎其微。今非昔比的是,習除了擔任多個實權小組組長、軍權在握,前段時間還剛剛收編了全國武警和預備役,可以說集中共大權於一身。從7月31日劉鶴公開羞辱李克強、以及習信心滿滿的現場視頻來看,習好像並不擔心有誰敢於在北戴河對其進行挑戰。

至於李克強,也未必真有想對習取而代之的願望,只不過是看到中共四面楚歌、大勢已去,很可能不想在「最後關頭」繼續給中共當替罪羊,不願再配合習做不切實際的夢,所以選擇不斷地給習拆夢。同時,李也在代替其背後的「團派」亦或是「改革派」發出不同的聲音。

退一萬步講,即使李克強對習取而代之,面對中共今天這殘局,同樣是無力回天。李克強進行經濟改革,就能消除美國的疑慮不對中共再出拳?就能讓那些撤走的外資再遷回來?就能挽回中國斷崖式下跌的經濟嗎?就能截止住中共龐大貪腐集團鯨吞國家利益嗎?恐怕不能吧。

再換個角度來看,即使中共黨內哪個派系再推一個人上來代替習,那個人能償還中共70年來欠下的累累血債嗎?就能讓已經清醒過來的全球正義力量再度昏睡過去嗎?就能阻擋住「天滅中共」的天意嗎?誰都不能。

所以,筆者推測,此次北戴河會議結束後,外界很可能看不到傳聞中所述內鬥、逼宮的戲劇性結果,特別是那些幻想著讓習下台、換上李的,還有那些幻想著讓中共進行改革的,很可能會再次失望。在天滅中共的歷史大潮下,千瘡百孔的中共紅船又遇到了驚濤駭浪,無論是誰來掌舵,都阻擋不了紅船葬身海底的命運。

因此,現在中共政權中的最終選擇權很大程度還是在習近平的手裡。繼續掌舵,就會帶著千百萬廣大船員以加速度葬身海底;拋棄紅船,則會迎來光明和永生。

當然,紅船上的每一個船員又各自有自己選擇的權利,是追隨紅船還是帶領自己家族棄船而去,迥異的結果是不言而喻的。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有冇搞錯】網傳李克強檢討信 習李之爭表面化
習李矛盾公開化 中共政權加速分崩離析
學者:中共搞內循環面臨諸多問題 無奈之舉
袁斌:劉鶴出李克強洋相與毛澤東羞辱劉少奇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美中聯大交鋒 川普追責 習訴苦?
【西岸觀察】佛州選情膠著 民主黨公開買選票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