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老兵成功戰勝創傷性腦損傷 並幫助他人

人氣 238

【大紀元2021年02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洪鳴編譯報導)當安德魯‧馬爾(Andrew Marr)以足球獎學金繼續他的大學學習時,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爭正在加劇。考慮到許多同齡人爲了保家衛國在戰場上拚命,他覺得此時不應專注於個人利益。

馬爾決定,他應當捍衛國家與憲法,他也一直想在戰鬥中證明自己。

馬爾在2006年完成大學學業後應徵入伍。在2009年獲得特種部隊的資格後,他成為其團隊的工程專家。他的專長涉及後勤和爆炸物,他負責處理未爆炸的炸彈,以及在戰鬥中主動使用炸彈。

「就像在任何其它學科或藝術中一樣,想擅長於某事,只有一種方法。就是熟能生巧。」馬爾說。

爆炸工廠

在2009年至2013年之間,馬爾經常被派往阿富汗和東南亞。在他不參加前線戰鬥的時候,他就會持續訓練並接觸炸彈。儘管他在戰鬥中經歷了多次爆炸,但這些爆炸的累積效應才是對他影響最大的。

馬爾作爲這支特種部隊中的一員回家後,儘管他們在身體和心理上都是精英,並且在致命和艱難的過程中倖存且沒有明顯受傷。然而,他承受著無形的傷口,令他倍受折磨。

「這異常困難和令人沮喪。」馬爾說:「這是一個非常困難、非常孤獨的艱難過程。」

馬爾於2013年9月從最後一次戰鬥部署中返回,但直到2014年1月他才開始出現創傷性腦損害症狀。馬爾的第一個症狀是精力完全不足。然後身體症狀發作,他開始每天都有嚴重的偏頭痛。他很難維持自己的視野和平衡。有時甚至直線行走也很累。然後,他開始遭受焦慮和驚恐發作的折磨。

安德魯‧馬爾背著孩子。(Cinema Libre Studio)

「起初,我開始感到頭暈目眩,呼吸急促,然後我的肺就會收縮。感覺就像是拳頭從我的胃中經過,然後,我就開始完全無法控制地哭泣。」馬爾說。

馬爾無法預料到這些事件,也無力阻止症狀進一步發展。他開始經歷嚴重的憂鬱症,也無法感知焦慮與隨之而來的憂鬱症之間的聯繫。他曾經一直是一個快樂的人,他愛他的妻子、他的家人和他的工作。但現在他無法理解為什麼總是被噩夢驚醒,而夢中整個團隊都因為自己的失誤而全軍覆沒。

然後他的認知能力開始下降。例如,他很難理解某些單詞,並且短期記憶受到損害。所有這些都影響了他的人際關係,包括他的婚姻。他發現自己容易被塞車之類的日常小事激怒。他的親人也難以理解他的行爲。

馬爾說:「很不,對於我的家人以及我周圍的人來說,這變成了一個非常恐怖和危險的環境。」

轉折點

馬爾唯一想到的解決方法是喝酒。他還記得去過酒品店,買走了五分之一的威士忌,然後邊喝邊哭。喝酒是他緩解焦慮和絕望的唯一方法。他只能從早到晚地喝酒,醉醺醺地過日子。

馬爾尋求常規治療,但發現這種治療只會加劇他的問題。他接受了心理治療,並開始服用多種藥物。雖然有幾位專家的幫助,但是他的治療沒有整體方法,而且他的創傷性腦損傷問題也未得到解決。

當馬爾的13個月大兒子住院手術以去除脖子上一個異物時,他終於走到了轉折點。

他在兒子所在的加護病房裡繼續喝酒。他喝了一大口威士忌來吞下止痛藥,然後凝視著兒子。突然之間,他頭腦清醒了。

馬爾回憶說:「我意識到當時我對他或我的家人沒有任何意義。」

馬爾在那裡對自己和兒子許下了諾言。首先,他一定要恢復到創傷性腦損傷之前的狀態;其次,他決心不使用任何藥物;最後,他決定餘生一定要幫助其他也遭受創傷性腦損傷的同行恢復。這些成爲了他擺脫危機的三大精神支柱。

馬爾說:「這使我能夠重審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我要做好這些事情,成爲一個妻兒所需要的好男人。」

新方法

馬爾對自己和家人做出這些承諾後,他開始嘗試各種治療方法。雖然他的保險並未涵蓋許多治療方法,但他仍然在全國各地尋找替代療法的過程中繼續前進。

在德克薩斯州接受治療後,馬爾的故事發表在一篇文章上。

然後,他收到了馬克‧戈登(Mark Gordon)醫生的電子郵件,他做了自我介紹,並講述了自己在退伍軍人組織中從事治療創傷性腦損傷的工作。他分享了一些研究成果,並鼓勵馬爾打電話給他。馬爾深入調查了戈登的研究和背景,並對他在醫生的治療方法中發現的個性化治療感到驚訝。

馬爾說:「我無法描述第一次聽說這樣的治療方法是什麼心情。」

幾個月後,馬爾在南加州與戈登見面。經過實驗室測試後,戈登發現馬爾的創傷性腦損傷引起了他腦部的炎症,導致腦垂體功能不足,而這引發了沮喪、焦慮、憤怒和認知能力下降。在馬爾的常規治療過程中從未提到過這個想法。

安德魯‧馬爾於2015年成立了戰士天使基金會,以幫助TBI的其他退伍軍人。(由戰士天使基金會提供)

戈登讓馬爾接受了自然療法和激素療法,這種療法取得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成功。

安德魯‧馬爾和他的家人。(由安德魯‧馬爾提供)

如今,馬爾不再需要藥物治療,並且是一個幸福的丈夫以及七個孩子的父親。

此後,馬爾和他曾是阿帕奇直升機飛行員的兄弟合著了一本暢銷書《爆炸工廠的故事》(Tales From the Blast Factory)。該書最近被改編進了電影《安靜的爆炸:治癒大腦》(Quiet Explosions: Healing the Brain)。

此後,他還獲得了佩珀代因大學(Pepperdine University)的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現在進入休斯頓能源行業成爲一名高管。在馬爾接受治療之前,這些成就似乎是不可想像的。

「我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能夠去實現自己想要的目標。」馬爾說。

自2015年以來,馬爾通過他組建的戰士天使基金會(Warrior Angels Foundation)為遭受創傷性腦損傷的350名退伍軍人提供了讚助,贊助他們接受戈登的治療。該基金會還為五百多個醫療服務供應商提供了這種新療法的培訓。

「我們能夠提供這些東西來幫助久經考驗的戰士們重新回歸正常生活。這將引發連鎖反應,因為一位表現出色的成熟領袖可以找回自我,並且將對他的家庭和周圍的人們產生積極的影響。」馬爾說。

(英文大紀元記者Andrew Thomas對本文有貢獻)

責任編輯:韓玉 #

相關新聞
美國熱心老兵喜獲新車和「家鄉英雄」稱號
中風老兵送貨為攢錢修屋頂 網友不捨籌款幫他
英國二戰老兵人瑞夫妻 72載恩愛感人至深
98歲二戰老兵終獲遲到近80年的榮譽勛章
最熱視頻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階下囚 王洪文的官場浮沉
【探索時分】中日最新護衛艦 誰更強?
【拍案驚奇】「護航20大」直指江曾
【橫河觀點】冬奧迫使北京承認清零失敗?
【財商天下】馬化騰求饒 數字經濟風暴再起
【秦鵬直播】追隨立陶宛 又一國欲與台互設代表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