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帖子惹禍:我如何被臉書審查?

人氣 527

【大紀元2021年02月03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dam Michael Molon撰文/原泉編譯)上個月,我在臉書的新聞學院校友群和學生群中發了一個帖子,表示反對在社交媒體上審查言論自由。我想,這個帖子的壽命也就兩天。我得出這個結論的時候,群裡的某個人在帖子下面加了一條長長的評論,其中有一首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

在這個評論之前還有幾十條評論,現在這個幾乎不符合邏輯的、主要由詩歌組成的評論摻入其中,那麼這個話題能進行到何處呢?我想,這個話題可能會漸漸淡化,然後消失在群組的檔案中。

我沒想到,這個帖子以及帖子下面的一連串評論,就要被明目張膽地從群裡刪除了。

在我的原帖中,包括了我的文章《警鐘:中共式審查制度已登陸美國》(I’m Sounding the Alarm: PRC-Style Censorship Has Arrived in the United States)的鏈接。我寫了一個簡短的文章背景,說明我從中國申請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我當時住在那裡,知道在美國我將再次擁有言論和新聞自由,作為一個美國人,我曾經認為這些是理所當然的自由。

但在畢業多年後的2021年,我在臉書和LinkedIn平台上行使言論自由的基本權利後,第一次遭到臉書和LinkedIn審查。

我在帖子的結尾寫道︰「作為一個親眼目睹了專制中國(中共)壓制自由(包括言論自由)和人權的美國人,我今天要敲響警鐘:中國(中共)式的審查制度已經在美國出現了,我們決不能讓它存在下去。」

言論自由和對權力說真話是新聞工作者歷來珍視的原則,因此,新聞業內部理應對中共式的審查制度在美國主要社交媒體平台上的影響,感到真正的擔懮。

然而,討論很快就被幾十名高調且具有政治動機的評論員所接管,他們只占臉書這個群組數千名成員中的極小一部分,他們顯然已經審閱了我的帖子,並發現被審查的言論自由與抗議與2020年總統選舉中的廣泛欺詐有關。

一些政治攪屎棍在我的帖子下面發表了一些尖刻的評論,與此同時,我收到了一些私信,表示支持,還有一些沒有對帖子發表評論的群組成員請求加我為好友。似乎有一種寒蟬效應,即少數但非常具有攻擊性的群體成員,已成為公開和尊重言論的威懾力量,甚至是關於一個記者應該有共同立場的領域的原則:支持言論自由。

當看到評論越來越多時,我從未對其中任何評論作出回應,也沒有在我最初的帖子之外作出任何進一步的評論或反應。我的目的,也就是最初的帖子的目的,是提醒記者朋友們注意一個令人震驚的事實,即中共式的對社交媒體上言論自由的審查,正在美國發生。

但是,這個帖子似乎觸動了一些人的政治神經,迫使他們繼續發表評論。引人注目的是,該群的一位管理員表示不同意(我的帖子),但也寬容地表示,雖然她不同意我的觀點,但認為我有表達觀點的權利,不會刪除我的帖子。

在發表這一評論之前,我還沒有想到,為了支持言論自由而對我的帖子進行審查是一個正在考慮的選擇。但是,在另一個群友添加了包含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評論後不久,我點擊了一個指向我的帖子的鏈接,卻收到了一條錯誤消息:帖子和下面的所有評論都被刪除了。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在群裡添加了一個新的帖子,上面有一個錯誤信息的截圖,還有一個簡單的聲明︰「幾分鐘前,我試圖點擊我關於言論自由和中共式的社交媒體審查制度的帖子……出現了這條信息。看來我的帖子被從群裡刪除了。」

「有誰知道這個帖子是被臉書刪除的,還是被群組頁面管理員刪除的?」一位群友問道。

曾表示不會刪除我帖子的群管理員沉默不語。

這一次,雖然同樣有一些政治攪屎棍繼續之前的攻擊,但新的評論者,甚至一些之前對我被刪的帖子表示不同意的評論者,都發表了支持言論自由、反對審查的言論。

「拜託,我們不要搞奧威爾主義(英語:Orwellism)。」一位反對審查我上一篇文章的群友評論道。

譯者註:奧威爾主義(英語:Orwellism),形容詞為奧威爾式(英語:Orwellian),是以英國左翼作家、社會評論家喬治‧奧威爾所描述的破壞自由開放社會的社會福祉的做法,指現代專制政權藉由嚴厲執行政治宣傳、監視、故意提供虛假資料、否認事實和操縱過去(包括製造「非人」,意指把一個人過去的存在從公共記錄和記憶中消除)的政策以控制社會。

另一位群友問道:「關於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保守派就不必申請了,這樣說公平嗎?」

在回應這個問題時,一個以前將自己描述為「一個中國移民」的人回應道:「尊重事實的保守派絕對應該申請並接受考驗,我認為我們並不介意偶爾的歪曲。」此人不同意我現在被審查的帖子的觀點。

另一位群友表示:「我反對刪除幾乎所有屬於《第一修正案》允許的言論範圍內的東西,《第一修正案》幾乎容忍所有的言論。……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是一種禍害,這個群不應該容忍這種現象。對『川普例外』的呼籲……在我這裡是不成立的。」

了解到一些記者支持對社交媒體上的言論自由進行審查,而且其激烈程度阻礙了公開對話,這令人不安,也讓人大開眼界。同時,在向其他記者展示了言論自由在社交媒體上受到壓制的現實之後,看到他們發表支持言論自由的評論,令人欣慰。

正如我們所看到的那樣,在美國,言論自由繼續受到政治性和選擇性的審查,這種審查方式反映了專制中國長期以來的系統性審查。有些人可能對這種審查制度並不過分關注,甚至可能支持,因為今天被壓制的不是他們的自由言論。不過,如果有一天,他們的自由言論被匿名審查者認為是令人反感的、被禁止發表的,他們對審查制度的關注程度會不會改變呢?

作為一個美國人,我認為言論自由,包括在社交媒體上的言論自由,是一項基本權利,應該得到珍惜和保護。在社交媒體上行使言論自由的美國人不應該因為這樣做而受到迫害,也不應該因為發表被有政治動機的審查者認為「惹麻煩」的文章而生活在恐懼中。

原文An Inconvenient Post: How I Was Censored in a Facebook Group for Journalist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亞當‧邁克爾‧莫倫(Adam Michael Molon)是美國作家和記者,獲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碩士學位,本科畢業於印第安納大學布魯明頓分校(Indiana University-Bloomington),獲金融和中文學士學位。

本文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臉書虛假的事實核對
【名家專欄】推特新規比舊規更糟糕
【名家專欄】高科技「惡霸」——推特
【名家專欄】臉書「取消」了林肯總統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習李連喊別脫鉤 陸驚爆公派殺人
【遠見快評】習博鰲逞強 川普一語點穿台烏迷局
【時事縱橫】拜習將同場 美推全面抗共法案
【微視頻】江蘇醫生堅稱:非法摘取器官是公派
【秦鵬直播】澳洲廢一帶一路 戰狼扮奶牛被罵翻
【重播】美參院聽證聚焦兩大對抗中共法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