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菁:上山下鄉運動中那些逝去的生命

人氣 334

【大紀元2021年03月21日訊】上山下鄉的知青們都是來自城市的十幾歲的學生,他們往往缺乏生活經驗,更缺乏勞動經驗,有的只是一股躁動的激情。在轟轟烈烈、改天換地的接受再教育過程中,對他們心靈和肉體上的洗禮同時在進行著。期間,很多知青永遠地倒在了遠離家鄉的土地上,再也無法跟父母團聚了。死亡這個不願意被人觸碰的話題,在知青歷史中,卻是一個無法迴避和漠視的話題。

很多知青都是因公而死,這些案例背後的原因往往是因為缺乏勞動經驗,造成了安全事故。身處林區的知青們冬天要進山伐木頭,在白雪覆蓋的山巒中,知青們手持「快馬子」鋸,勞動中隨著幾聲在山谷中迴蕩不已的「順山倒」的號子,參天古木轟然倒下,頗有刺激性。但是,有的知青幹著幹著,便自恃「藝高人膽大」,往往不按操作規程和操作程序幹活,遇到自己沒見過的複雜情況也不去向有經驗的人請教。結果,導致事故發生,如有的巨樹在倒下的過程中突然「打了絆子」,改變了倒下的方向,把毫無準備的知青挑起多老高,落下後輕者傷殘,重者摔死。又比如碰到巨樹順坡突然滾下,把下面猝不及防的知青碾成了「麵條」。

有的地方知青到沙場拉沙,拉沙雖然是個重體力活,但挺有吸引力,因為一般拉沙工作是在夜間,而白天可以歇著。拉沙一宿拉一趟或拉兩趟,不限時間,早完可以早收工。在挖沙工作中,也有一些必備的常識性的經驗,例如挖沙時應當從上往下進行,萬萬不可以從沙層中間掏洞挖沙。但有的知青圖省事又不懂其中的安全隱患,經常這麼幹,因為沙層中間的沙層軟,出沙多,裝車省勁。但是當沙洞越掏越大時、越掏越深時,危險就會接踵而至。沙層支撐不住就會突然坍塌,有的知青正在洞內挖沙,就會被悶埋在沙內。這些沙場多是無人管理,夜間又沒有照明設備,往往當人們摸黑把人扒出來,人早已被活活窒息而死,臉上呈現醬紫色。

在知青參與的放炮打石頭這項工作中,出事故的也不少,點炮是最危險的工作,點炮時,導火索的長度必須保證,絕不能太短,點燃後至引爆的時間段必須要能讓點炮的人安全撤離。同時石場上其他人撤退隱蔽的距離也要儘可能遠,以免碎石濺起,砸在人身或頭上。其中就有的知青偏偏在這些方面出差錯,結果鬧出人命來。即使是點炮炸石這一關過了,也不能掉以輕心,因為被炸藥炸過的石頭堆並不實,如果不小心踩上或萬一有個遺漏,石頭從高處就會猛然滾落,這時在石場上幹活的人就要遭殃了。

耕地作業中,人命事故不少都是出在拖拉機上。例如某地夜間在地裡幹活的知青,困乏不堪地昏睡在莊稼鋪子上,睡夢中卻被其他毛頭知青夥伴駕駛的拖拉機碾成肉餅而不為任何人所知,等到天亮清點人數時,才發現早已釀成慘禍。還有一位天津女知青,當了拖拉機駕駛員,一天她正在擦拖拉機的前燈,但拖拉機沒熄火。這時,她的一位好友無意中踩動了離合器,拖拉機猛地向前一躥,她被輾壓在拖拉機的鐵鏈之下,立刻變得血肉模糊,因為死神來得如此之快,她慘白的臉上幾乎見不到一絲痛苦。

冬天都是零下二十幾度的天氣,連隊取暖靠燒煤,煤燒完了要到貨場去拉,拉煤的知青很多,他們用開來的拖拉機或者馬車搶占有利地形,小伙子們一擁而上,連喊帶叫地掄起十字鎬或者鐵杴,快速地把煤裝進拖拉機或者馬車裡。

有兩個女知青,不知是哪個連隊的,也跟著車來拉煤。她們沒法子憑力氣和小伙子們扎在一堆兒拼搶,只見她倆鑽進一個看起來煤層早已凍實的洞穴裡,在裡面一鎬一鍬地向裡挖,然後再一點點摳出來裝到車上。

隨著洞穴不知不覺間越掏越深,表面的凍層終於支撐不住,突然「呼啦」一下塌了方,將她倆嚴嚴實實埋在了煤堆下,隨著目擊者的驚叫,所有的人全奔到了跟前,發了瘋似的用鎬、用鍬、用手拚命地向下扒。然而,當壓在上面的煤終於被全部扒開時,發現人已經被嚴重擠壓變形,面目全非。所有在場的知青都肅立一旁,面對著那兩個女知青的屍體失聲痛哭,為這兩位素不相識的姐妹,也為每個人自己的命運……

在北大荒,每到秋天和春天,總要防火燒荒,好開拓荒地,只要這種荒火不連上山林,一般不必去管它,會自己熄滅的。但當時的知青在「與天鬥,其樂無窮」的洗腦教育下,外加黨媒對某些救火英雄的模式化宣傳,使知青們錯誤地認為,拼上性命去救火,是一種光榮和義務。

在一場奪去了數位知青性命的荒火中,很多知青擠上一輛卡車奔向火場,大家在車上喊著口號:「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他們稚氣的臉上茫然無知,誰也不知道荒火什麼樣,誰也沒有意識到,如此赤手空拳地憑什麼去救火。

一位知青回憶,當他們接近火場時,發現沖天的烈火映紅了天空,幾十米內都被照得通明,有經驗的當地人見火勢太猛,立刻指揮人們燒出了一條安全火道。就在火道剛剛燒出時,風向突變,大火從三面向他們猛撲過來。救火的人們被逼進了狹窄的安全火道。這時火焰竄起一丈多高,大風捲起滾滾灼浪,荒草、荊條爆燃出震耳欲聾的噼啪聲。在兩邊的火光中,一群人影倒下了。他看到焦土上躺著四、五位頭髮已被燒光的戰友,他們仰面朝天,雙臂痙攣在胸前,沒有一絲聲息。

「我剛才那股撲滅荒火的強烈慾望,一瞬間竟無影無蹤。快救人吧!時間就是生命!我急步跨近一位傷員,或許是具遺體,在寧波知青石金祥的幫助下,把全身只剩下一雙鞋的她駝在背上。我雙手觸到的是皮膚上又滑又膩的油,她的皮膚已腫的像橡皮一樣鼓鼓的。到了傷員集合點,我輕輕地把她放到墊著棉衣的地上,又飛快脫下棉衣,加上石金祥的棉衣,把這個赤身露體的女知青蓋嚴。此時,撲火已徹底轉變為救人了,大家一心想的是快點把傷員救出去,至於荒火以及確認已死的戰友暫時顧不上了。」

三天後,烈火燒盡荒草,自動熄滅了。本來這場荒火不用撲救也可能會自滅,犧牲是可以避免的。可是,僅僅團部和他們連隊就有13名女知青1名男知青在救火中死亡了,他們來自北京、上海、哈爾濱,大的不過22歲,小的僅17歲。

在十年的知青上山下鄉過程中,到底有多少知青非正常死亡,現在已無法統計。如果沒有上山下鄉運動,這些知青們就不必到遠離家鄉的地方參加體力勞動,不但使學到的知識荒廢無用,反而由於缺乏必要的業務培訓或安全管理而失去自己寶貴的生命,這些生命本來是不應該如此過早凋謝的。這不僅是中共造神運動後一言堂的政策之惡,也是荒唐的制度之惡,更是黨天下的體制之惡所造成的。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文革安徽大冤案 「强姦女知青案」始末
數萬女知青遭強姦 「溺水死」開離奇死亡先例
玉清心:葬身火海的雲南兵團十名花季少女
玉清心:錫盟草原上知青的那69座墳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