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鳴曉月窯家墟(26)

作者:容亁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67
【字號】    
   標籤: tags:

家鄰郵政

每片落葉都是一個有限的情節

而一個殘缺的情節並不等同

整棵大樹的記憶 落葉的滄桑

也是大樹的滄桑

郵政所的人們,常常聊起來自深圳特區的消息,如饑似渴般了解這塊毗鄰香港的土地上風吹草動,議論如火如荼的特區建設,一天一層樓的「深圳速度」,議論「皮包公司」的發財妙招,議論從中英街流過來的港貨:彩電、高檔音響、電子錶、流行的西服、牛仔褲、花裙子、高跟鞋……偷偷議論黃色錄像片、三級電影,偷學偷哼社會上邊批判邊流行的「靡靡之音」鄧麗君歌曲,四處打聽購買、翻錄港台唱片、磁帶。

大家都羨慕有「南風窗」背景的幸運兒,甚至,對搞到通行證去特區晃了晃的人也羨慕,覺得這是見過大世面的人。郵政所裡長得帥氣的兩個年輕人曲哥和騰仔,都穿上了港式喇叭褲,留了大背頭髮型,鬢角長長有點自然捲——這是港片裡時髦青年的造型,老革命通常斥之為:流氓阿飛。

郵政所是一座口字型排列方正的瓦房建築,正面臨街的房子是營業大廳連電話機房,南北兩側是職工宿舍。中間有一個院子,一棵圍了樹圈的泡桐樹長得高大繁茂,它的樹冠像一把不規則的傘,霸道地伸過屋頂像要摟住什麼。泡桐樹下有一張固定的水泥圓台。兩三張水泥凳子圍桌而放。西北角還有一塊低窪地,種了一些芭蕉樹和龍眼樹,員工們為省事,常常將一些生活垃圾倒在這塊地裡頭,充肥料。

後來,老所長讓鄉下妻兒幾口人跟過來了,記得他有三個如花似玉的女兒。房子不夠住,他們砍了樹,平整了那塊低窪地皮,多建了兩間瓦房加一個小院,還打開側門辦了一個小賣部。老所長把家安頓了下來。郵政所大院熱鬧多了。

他十來歲那陣子在父親支持下訂閱了第一份少兒報紙,常到家附近的郵政所幫助投遞員分類摺疊運回來的各種報紙、雜誌。按照投遞員曲哥的提示,將各單位訂閱的不同份數不同名稱的報刊,放到專門櫃格裡,這樣方便翌日投遞或單位派人自取。

他得到的回報是:能夠趁空隙在下班前任意翻看各類報刊,看後再放回分揀好的櫃格裡。每當分揀到《氣功》、《中華武術》、《武林》時,投遞員曲哥就說,這本是淞哥訂的,那本是糧所侯哥訂的,你放到這邊來……然後曲哥在他拿過來的這幾本雜誌右上角寫一個「淞」或做個其它記號。下午四點或第二天上午,報紙雜誌就能被他們騎著綠色單車送到訂戶手裡。他趁機翻翻彩色封面的《氣功》和《武林》,順口問:曲哥,這雜誌是教人打功夫的嗎?

淞哥訂來要練氣功的,他想練好身體。曲哥說。曲哥與淞是同學,要好的哥們。

曲哥似乎很滿意小小少年的義務勞動,其實,他更滿意曲哥和同事們提供的這麼一個揀報工作機會。如果這算工作的話,它與工資無關,與快樂有關。

曲哥常常讓他到宿舍去玩。曲哥一有空就構思對句,他熱衷參加正流行的民間詩社有獎楹聯徵稿,這需要寄上一點參賽費,獎金大約是他們話務員兩個月工資,蠻有誘惑力的。曲哥讓一知半解的他也參與,但他頂多幫曲哥查查字典,供了解某個字詞的平仄韻律,或者瞎扯幾個詞兒給曲哥參考。

他在曲哥宿舍看曲哥練毛筆書法。曲哥寫的毛體草書像爬蟲糾纏成一團在紅紙上,曲哥若不說他辨不出,亦不知水平高低,曲哥晾乾捋直,興致勃勃地一張張貼牆壁上,快貼到天花板去了;他好奇曲哥的小提琴,曲哥就在宿舍裡教他掌握拉琴的正確姿勢。然後,曲哥拉小提琴給他聽,卻不是那麼熟練,某天傍晚曲哥曾順帶上他到供銷社職工宿舍去,向書店那位長一臉粉刺的城裡分配下來的售貨員姑娘請教。

他寫了幾則寓言小故事神祕兮兮地拿給曲哥看,他說他想投稿,曲哥說好啊,寫得不錯,誰教你寫的?他說哪有人教呵,寓言書看多了,自己想寫就寫唄——沒想到居然真的發表雜誌上了……

暑假期太長,他太想看每天不同的報紙,迫不及待地盼著郵政所營業廳在下午早點開門。鄉鎮郵政的例行做法是:郵遞員上午騎單車到車站運回寄到站的報刊包裹,下午業務是進行分揀、投遞報刊。幾乎每個下午他都跑到郵政所大院去,看看午休起床到時間了,他怕他們睡懶覺,就小聲在曲哥他們宿舍前學公雞叫:喔喔喔,起床囉,上班囉!……老員工阿福伯揉著惺忪的睡眼打開房門,笑罵他一句:你這壞小子,比鬧鐘猶準時。

他與郵政所的感情幾乎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小鎮上除了機關單位是不變訂戶外,還有不多的私人訂戶,他們包括他常常忽略了郵遞員的作用,總是迫不及待地在投遞前先到郵政所打聽自己的訂報到了沒有,若碰上已分派在櫃格裡了,總是喜出望外地取過來,馬上在櫃檯一角展開來閱讀。偶爾會與正忙著的郵遞員閒聊剛看到的新聞,那種如饑似渴了解外面世界、追求新奇的神態,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甚至因此某一瞬間他立志將來長大後當一名郵遞員—— 因為那是能給自己和別人帶來驚喜和幸福的行業。

這一段恣意成長的歲月,注釋著小鎮一種單純色彩的人際關係,還沒來得及被後來洶湧的物質和人心的攀比、戒備所污染。它是一枝開在他不諳世事池塘中的綠荷,散發鄉間善待少年時光的溫馨光澤。待續@*

責任編輯:唐翔安

點閱【雞鳴曉月窯家墟】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人類從未像今天這樣認真去審視時代洪流中微弱的個人命運、遺失的良知底線、歷史與未來的關係……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湮沒歲月裡的窯址,歷經滄海桑田後只剩幾處土坵,陪伴著步履蹣跚的老人留守在村莊、林地、田頭,它們是更長久的沉默的留守者。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們不再像他們的祖父輩那樣面朝黃土背朝天地生活,他們不再成為某種政治運動下卑微又惶恐的生命或者愚昧無知的工具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那是全國展開打擊「車匪路霸」的前一年,他們載著一車貨物,開車經過粵桂湘三省交界地時,天已黑透,前沒著村後不見店的路段,他們的貨車剛轉過一個彎道不遠,忽然,三四十米開外跳出來五六個蒙面大漢——剪徑大盜來了——車前燈將他們手裡明晃晃的大刀、鋥亮的鋼管照得一清二楚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底是誰把我們充滿希望的生活搞得一塌糊塗?文革不是結束了嗎?是不是道德的鏡子已經支離破碎,人們看不清自己生存的世界全部真相了?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決不會放棄自己的理想,不管經受多少嘲笑,如果那是一個前生註定的負擔,他願意此生背負到死。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崇尚的是「實力派」歌手。他不容置辯地有條有理地羅列「偶像派」歌手在音域、音色、演繹功力、台面風格等方面的缺陷和不足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縣城後,啟凡卻沒有多少心思付給冰冷冷的各類電器,經常溜到周邊CD專賣店去擺弄花花綠綠的唱碟,神侃流行歌壇的風吹草動,還一大早來到公園湖邊練嗓。在店裡有事沒事嘬起尖嘴巴來吹口哨,還蠻好聽的。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因為沒錢交電費,電表老早就被人鉛線封了,不久拆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五毛錢一斤的煤油,照樣能夠發光,有光就能照亮心中的夢,就一定能喚來歌神的垂青。他相信。
  • 雷州半島南渡河畔小鎮窯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國家各項運動對個人命運深刻影響下,展現堅強生存的意志。(fotolia)
    我愛文學,他愛音樂,碰面我們似乎有說不完的話。傷時善感的年月,啟凡命運的小舟不時濺起的浪花似乎也打濕了我青春的衣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