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器官何來? 2020年三件事告訴你

人氣 1900

【大紀元2021年03月04日訊】2020年12月18日至20日,中共召開第五屆中國-國際器官捐獻大會,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王賀勝稱,雖然受到疫情影響,但截至11月底,大陸器官移植手術量已達16,307例,年度器官移植數量已穩居世界第二位。

姑且不談上述數據的真實性(種種跡象表明,實際數字要大得多),有一個至關重要的事,王賀勝卻沒有講——那些被移植的器官從何而來?

長期以來,中共拒不公布中國器官移植詳細數據,拒不允許國際第三方入境獨立調查,器官移植成為「黑色地帶」。同時,中共以國家之力,炮製數據、捏造材料,愚弄國民和國際社會,例如2020年還特邀張藝謀執導《「移」路同行》,所謂「真實記錄中國器官捐獻移植五年間」。

但是,2020至少有三件事,把中共的彌天大謊——「中國公民自願捐獻器官」——戳了個大窟窿,使大規模活摘器官漏出了馬腳。

第一件事:內部核查報告曝光,泄中共器官移植七宗罪

先介紹一下背景。迫於國際壓力,2011年中共啟用並推廣所謂「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系統」(簡稱COTRS),開始在中國醫院中設立人體器官獲取組織(簡稱OPO),OPO主要由移植外科醫師、神經內外科醫師、重症醫學科醫師及護士等組成。2014年,COTRS系統在中共認定具備器官移植資質的165家醫院推行;並宣布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刑罪犯器官作為供體來源,器官捐獻成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來源。

據稱,COTRS系統由4個步驟組成:1>紅十字會負責器官捐獻;2>器官獲取只能由取體醫院設置的OPO辦公室負責;3>器官分配是無人工干預的COTRS系統負責;4>受體醫院(或者說是移植醫院)負責器官移植。但是,中共的這套系統中最關鍵的兩個環節,OPO獲取器官和COTRS分配器官,卻都不對外公開數據。

2020年7月5日,《大紀元時報》曝光一份題為「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系統數據核查報告(浙江省)」的內部文件。該文件披露了2015年1月1日至2018年4月13日期間,浙江省醫療機構在捐獻器官分配與共享過程中的問題,共有八大類二十一種問題。文件中最嚴重的七種問題,泄露了一些中共器官移植中的罪惡和隱祕。

其一,移植器官來源不明。報告披露,浙江省移植的來源不明的肝臟和腎臟,在全國非法來源器官中占比達7.82%和4.51%。依據中共衛計委法規,「未錄入COTRS分配的器官以及未經COTRS分配獲得的器官將視同非法來源器官」。

其二,先移植後分配:涉嫌操縱器官流向。操縱器官流向,意味器官有選擇性和目的性地流向特定的受者。

其三,「特殊情況登記」占比過高:涉嫌操縱器官流向。「特殊情況登記」僅適用於在器官分配時,若遇到不可抗力的客觀情況,為防止器官的浪費而執行器官分配系統外的器官分配。報告指「特殊情況登記」占比過高,顯示醫院OPO可能存在濫用特殊情況登記,涉嫌人為操縱器官流向。

其四,院級OPO分配前1小時篡改捐獻者數據。報告對此未做出任何解釋或說明。有論者認為,分配前1小時篡改捐獻者數據——這種亂象本身就意味著,人體器官極可能並非自願捐獻,醫院OPO可能是在掩耳盜鈴,遮掩移植器官的真實來源。

其五,移植醫院分配前1小時更改等待者數據。移植醫院分配前1小時,肝、腎移植等待者的數據呈3位數的大規模更改,這一現象引發外界猜疑,移植醫院是在COTRS分配系統外的隱祕器官庫中,找到了等待時間更短的供體嗎?

其六,臨時將等待者加入等待名單並獲得分配器官,涉嫌人為操控器官流向。

其七,肝腎器官高頻棄用,去向不明。在核查報告中,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分配到的肝臟器官中,十分之一被棄用,去向不明。

總之,COTRS浙江核查報告披露的諸多問題,揭示在中共COTRS系統之外,還隱藏著能夠不懼中共司法、衛生等政府部門查處,規模更為龐大的地下人體器官移植系統——能夠迅速匹配患者需求,甚至「按需殺人」,而這正是多年來國際社會對中共的指控。(注1)

此外,這裡還為上述分析提供一個佐證,即中南醫院器官移植教授葉啟發在2014杭州器官移植大會上的講話。他說,有70%左右的醫院對開展公民身後捐獻器官移植沒興趣,態度消極,因為都喜歡成功率高的「活體」移植。

第二件事:安徽多名醫生非法摘取11具屍體器官

2020年末,安徽蚌埠中院終審裁定了一起非法摘取屍體器官案。法院認定,11名死者的肝腎先後被非法、擅自摘取,6名被告人犯故意毀壞屍體罪,分別判二年四個月至十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陸媒「澎湃新聞」從被害人家屬處獲得的裁判文書顯示,法院認定,被告人違反《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等規定,在人體器官捐獻過程中沒有紅十字會人員在場監督、見證;未經批准進行跨地區人體器官捐獻,且在沒有配偶、成年子女、父母共同簽字確認的情況下,違背死者生前意願或其近親屬意願,在懷遠縣共實施摘取屍體器官手術11例。

6名被告人中,有4名醫生涉案,分別是南京市鼓樓醫院主任醫師黃新立、江蘇省人民醫院主任醫師陸森、安徽省懷遠縣人民醫院ICU原主任楊素勛,以及淮北礦工總醫院的醫生王海良。其中,黃新立、陸森曾是所在醫院的OPO(器官獲取組織)工作人員,王海良曾是OPO聯絡員。

法院指出,自2013年9月起在大陸全國強制使用的人體器官分配與共用電腦系統,在分配器官時根據醫療需要進行「自動分配」。但黃新立等人以器官捐獻為名,以「國家補償」為誘惑,非法摘取死者人體器官,並採取先移植後分配、偽造篡改醫學資料、操縱人體器官流向錄入系統等手段,將非法獲取的人體器官「洗白」。

根據醫院官網的介紹,黃新立是江蘇省「六大人才高峰」高層次人才,江蘇省醫學會器官移植分會器官捐獻與管理學組委員。2018年1月,黃新立通過「人才引進」方式,從江蘇省人民醫院肝膽中心調入南京鼓樓醫院。黃新立在江蘇省人民醫院工作時,曾與陸森共事。陸森也具有博士學位。(注2、3)

第三件事:從陳靜瑜肺移植供應鏈揭祕中共活摘器官「縱向證據鏈」

2020年3月1日,中共宣稱成功實施全球首例武漢肺炎患者雙肺移植手術。主刀醫生陳靜瑜被稱為「中國肺移植第一人」。多年來,陳靜瑜一個人的移植手術數量就占全國的70%,甚至更多。

2020年03月24日,《大紀元時報》發表署名「昭日」的重磅文章——「揭祕中共活摘器官『縱向證據鏈』」。該文透過以陳靜瑜為證人的「肺移植鏈」,「更準確地透視整個移植產業鏈的運作」。

第一,眾所周知,供肺的冷缺血(即器官從切下來立刻進行冷灌注到移植後供血開始的這段)時間非常短,一般在8到12小時。然而,2016年陳靜瑜向香港第26屆國際器官移植大會提交的論文顯示「100例肺切取和移植」手術有超短的冷缺血時間,竟然小於3小時。常識告訴我們,如果異地取肺 + 運輸時間,很難總把時間控制在3小時之內,除非現場取肺(活摘),進行移植。

第二,在官方資料和陳靜瑜本人的微博中,肺移植的器官幾乎都是來自於「腦死亡」的供體。「腦死亡」是指患者在全腦功能喪失、自主呼吸停止以後,仍然能夠依靠呼吸機維持一段時間的呼吸和心跳。醫學界提出「腦死亡」標準,以區別於傳統的「呼吸、心跳停止」的死亡標準。此外,還有「心腦死亡」標準,即沒有呼吸,心跳已經停止,無論在任何意義上都已死亡。

但是,在陳靜瑜主筆的標準手冊《中國肺移植供體標準及獲取轉運指南》(以下簡稱《指南》)中,並沒有使用「腦死亡」術語,而是採用「心腦死亡」這個術語:「2015年以來,公民心腦死亡器官捐獻供體已成為我國器官移植的唯一供肺來源」。為什麼《指南》刻意迴避直接使用「腦死亡供體」這個說法呢?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在法律層面上,「腦死亡」標準至今未經中國立法確認。也就是說,中國法律不承認「腦死亡」者已死亡。中國法律還是採用由自發呼吸停止、心臟跳動停止、瞳孔反射停止,這三個標準組成的「綜合標準」。這就得到令人震驚的結論:器官移植採用「腦死亡供體」在中國是非法的!

第三,《指南》中「供肺選擇標準」表明:正常意義的「腦死亡供體」對於肺移植並不一定合適,因為腦外傷或因重症醫治無效得到的腦死亡供體通常會有各種各樣的肺損傷或肺炎,包括肺水腫、肺實變和感染等。這也就是為什麼肺移植的數量那麼少的原因之一。陳靜瑜曾在多個場合表示供肺短缺。

然而,詭異的事情很快發生:從2017年起,陳靜瑜的肺移植手術數量整整翻了一倍,從100多例/年,一下升至200多例/年,推動中國肺移植數量躍居全球第一。到2018年底,陳靜瑜已經對外宣稱「不缺供體」。發生了什麼事情,在兩年之內解決了全世界都頭疼的供肺短缺的問題?排除「腦死亡」的正常情況,還有什麼情況能獲得一個健康的、功能良好的、呼吸和心跳還在繼續的活體肺呢?

第四,2017年底,韓國「TV朝鮮」紀錄片在對2萬名赴中國大陸移植器官的韓國人調查基礎上,製作播出了專題片《殺了才能活》。在這部紀錄片中,王立軍發明的「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裝置再現於公眾眼前。「TV朝鮮」發現,中共醫院所用的器官供體,就是用該裝置來製備的。

2012年通過的、專利授權公告號為CN 202376254 U的「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能夠精確製造腦幹死亡,而不損傷其它腦組織。通過想像試驗來模擬取肺現場,就會看見受害人被放到這台裝置上,其頭部被固定,然後用巨大的衝擊力推動金屬球,精確地打擊頭骨,製造瞬間的腦幹死亡,呼吸、心跳立即停止;同時給人上呼吸機,維持呼吸和血液循環;大腦的其它部分立即陷入深度昏迷中,緩衝墊消解了衝擊功能,腦組織不會大面積受損,不會引發肺損傷。

就這樣,在人類正常的「全腦死亡」、「植物人」之外,中共製造出一類新型的「腦幹死亡」,僅為活摘器官而用。中共在活摘器官方面的「高效機械化」也催生了「腦死亡」中心。各地設立「腦死亡」中心的事實是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移植醫生於2015年7月披露的,黃潔夫任該院移植中心名譽主任。爆料稱停用死刑犯之前,中共已經在全國各地布點設立了「腦死亡中心」,以保障提供活供體。(注4、5、6)

由此可見,中共的「腦死亡」根本就不是國際醫學界定義的「腦死亡」,只不過是以此為幌子的謀殺。假如說納粹是魔鬼,那麼中共的「活摘」罪行連魔鬼都望塵莫及。魔鬼僅僅製造死亡,而中共卻在生與死的短暫夾縫中,精確製造出一種「非生非死、亦生亦死」的反人類狀態,並以此為基礎,營造一個龐大的金錢帝國(中國器官移植是個超暴利行業)。

結語

安徽多名醫生非法摘取11具屍體器官,部分印證了「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系統數據核查報告(浙江省)」所列舉的諸多問題;而浙江省的核查報告,又揭示出大陸隱藏著的一個人體器官庫;這個隱祕的人體器官庫,又被昭日通過分析陳靜瑜作肺移植所需的「供應鏈」而呈現出來的「縱向證據鏈」所鎖定;由此,「中共大規模活摘器官」的罪惡已無所逃遁。

注釋:
1. 【獨家】內部文件泄中共器官移植七宗罪
https://www.epochtimes.com/b5/20/6/16/n12190627.htm

2. 安徽蚌埠中院終審一非法摘取器官案判決:4醫生被判毀屍罪
https://news.sina.cn/sh/2020-11-25/detail-iiznctke3264203.d.html

3. 人體器官違規捐獻調查:封口費46萬 假捐獻真買賣?
http://www.xinhuanet.com/legal/2019-08/28/c_1124929331.htm

4. 揭祕中共活摘器官「縱向證據鏈」
https://www.epochtimes.com/b5/20/3/23/n11967530.htm

5. 王立軍為什麼要發明「腦幹撞擊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6/王立軍為什麼要發明「腦幹撞擊機」–390967.html

6. 王立軍的這個反人類發明,令人毛骨悚然!
https://www.163.com/dy/article/FJOI249I0519G3US.html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昭日:腦死亡是幌子 活摘縱向證據鏈大曝光(二)
【獨家】內部文件泄中共器官移植七宗罪
【獨家】內部文件泄中共有秘密器官來源
117個機構聯合會議 籲對中共活摘器官追責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漢森:左派覺醒運動製造仇恨
【新聞大家談】中共火箭殘骸揭密 謀霸敗走?
【未解之謎】科學聚焦:人的意念對植物有影響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