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試析(12)

新冠疫苗的深層風險隱現 出路在傳統預言中

作者:棄名
疫苗之所以能夠對抗新冠病毒,是依靠人體自身的免疫系統。(Shutterstock)
新冠疫苗防堵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深層風險隱現,憂患知多少?哪裡有出路?(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32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前言:

多個東方預言都提到了一場大瘟疫,這疫病會讓人「朝病暮死」。從科學角度分析當下傳染全球的中共病毒(新冠肺炎),已經顯露深層風險的冰山一角,研究所見的依據為何呢?預言道出的解救出路在何方?我們一起來看。

當前,新冠疫苗的副作用是熱門話題。除了中國產的滅活疫苗在中共的掩蓋下仍不斷爆出副作用外,阿斯利康的腺病毒載體疫苗和強生的腺病毒載體疫苗也出現了致血栓的風險。

以往疫苗研發需要幾年甚至十幾年時間,中共病毒疫情下倉促研發推出的新冠疫苗沒有經過充足的時間驗證,恐還會出現其它的副作用。

幾種疫苗新技術在本次疫情中全面走向市場,其中蘊含的未知風險也需要時間驗證。例如,腺病毒載體疫苗存在由預存免疫引發的未知風險——腺病毒載體艾滋病疫苗接種者出現過更易感艾滋病的事故,至今未能徹底說清原因。

以上兩種類型的風險雖然令人擔憂,但和下面要介紹的深層風險比起來要小的太多了。要解釋這個深層風險,我們得先從中共病毒的變異說起。

一、中共病毒很可能會發生「逃逸免疫的變異」擺脫疫苗的防堵

早期研究認定中共病毒的變異速度比流感病毒和艾滋病毒要慢很多,而且含有RNA複製驗證機制,再加之疫情早期只有一種D416G變異有實質影響,更顯得變異風險不足為憂。當2020年深秋起,多種令人擔憂的變異在短期內陸續現身時,科學家們才開始重新審視中共病毒的變異風險。已經有多份研究指出中共病毒的變異不是隨機的,而是病毒適應環境的變化結果(如[a])。

而且從各種醫學研究綜合來看,中共病毒未來很可能會發生逃逸免疫的變異擺脫疫苗的防堵,或只是個時間問題。甚至許多流行病學專家預測,這種逃逸免疫的變異將在一年之內發生[b]。

[ 註:「逃逸免疫的變異」,指中共病毒在發生某種變異後使多數已有抗體(或是接種疫苗獲得的,或是感染中共病毒獲得的)基本失去(中和)效力,變成無效抗體(又稱非中和抗體)。]

二、逃逸免疫的變異之深層風險

醫學研究[c]發現,中共病毒的重症及死亡患者體內的抗體明顯不同於輕症患者。重症及死亡患者體內的抗體數量多,但是(中和)效力小,也就是說無效(非中和)抗體占比高。此份醫學研究認為,無效抗體占比高要麼是導致重症及死亡的原因(ADE效應),要麼是重症的伴隨結果。

[ 註:「ADE效應」是指病毒藉助非中和抗體攻擊人體的免疫細胞或促使免疫細胞大量釋放促炎症因子,輕者病情惡化至重症,重者或在症狀出現後數小時到一日死亡。]

那麼問題就來了,假如無效抗體占比高是導致重症及死亡的原因的話(即ADE效應),那麼中共病毒未來發生逃逸免疫的變異後(使有效抗體變成無效抗體),打過疫苗和感染過病毒的人群不僅會再次感染中共病毒新變種,而且重症及死亡比例會明顯高於其他人群。

目前,懷疑ADE效應已出現的醫學研究可不僅一個而已。

三、ADE效應可能已經出現了

另一份醫學研究[d]更是發現多數重症患者體內的抗體總體上可以協助中共病毒攻擊免疫細胞。結合這兩份研究[c][d]看,多數重症及死亡患者很可能是由ADE效應造成的。

雖然另一份研究[e]中的動物實驗沒有發現明顯的ADE效應,但此項實驗條件和重症患者的境況有差異[1],尚不能否定ADE效應已經存在的可能。

最起碼可以肯定的是,研究[c][d][e]已經發現了中共病毒引發ADE效應的潛力,不能排除它的未來變異引發大範圍ADE效應的可能性。

四、對ADE效應醫學界尚沒有應急預案

如果中共病毒的未來變異真的引發了大範圍的ADE效應,部分或全部疫苗就成了幫倒忙,甚至起了災難性的作用,表現為重症及死亡比例增大,嚴重的或在數小時到一日死亡。當然,這不是說不打疫苗就沒問題,感染過中共病毒的人和打過疫苗的人一樣面臨風險。

而且,一旦出現嚴重的ADE效應,對另外那些體內基本上不存在誘發ADE的抗體的人,求助於疫苗這條路很可能也走不通。因為那時新疫苗的升級研發必然會以杜絕潛在ADE效應為核心,能否研製成功尚不可知。即便能成功,估計要達到一定的接種規模仍需要很長時間。另外,即便研製成功,那時還有多少人敢打疫苗又是一個現實的關鍵問題。

剪除抗體Fc端的克隆抗體注射療法(川普感染中共病毒後接受的治療是未剪除抗體Fc端的多克隆抗體療法),在防治中共病毒的同時,理論上能避免ADE效應。但它只有短期防治效果,對重症患者無效,病毒發生重要變異後還需要重新甄選抗體,生產成本特別高,產量杯水車薪,不是廣大民眾所能指望的。

【預言中的線索】

古代預言中提到了一場大瘟疫,其中多個東方預言提到了疫病快速奪命——朝病暮死。例如:

《推碑圖》中寫道:「牛頭鼠尾撒下災,朝病暮死甚悲哀」

《格庵遺錄》提到:「朝生暮死十戶餘一」

《五公經》中說:「朝病暮死」、「早時得病暮時亡」

能導致朝病暮死的疾病有兩種可能:要麼是病毒的毒性高,要麼是發生嚴重的ADE效應。

一般來說,毒性高的病毒不容易大面積蔓延,易於用嚴苛的物理隔離截斷病毒傳播。但如果由於某種特殊原因(如地震、戰爭、毒霧)導致高毒性病毒傳播不受阻礙,那麼就有可能造成預言中的疫情。

相對來說,預言中描述的現象更像是嚴重的ADE效應。那些感染中共病毒的人中,沒有ADE效應的感染者多數就像得了場感冒或者無症狀,但卻成為移動的傳染源。而發生嚴重ADE效應的人病程急劇惡化,就有可能出現大量朝病暮死的情形。

而且,從理論上說,體內誘導ADE效應抗體占比高的人更容易感染中共病毒,他的體內只要進入一點點中共病毒,那些誘導ADE效應的抗體就趕來幫它,由於免疫記憶作用他的體內還會迅速產生更多誘導ADE效應的抗體趕來幫助中共病毒攻陷人體。

連帶說一下,如果真的出現了嚴重的ADE效應,醫學界公認滅活疫苗的風險最高,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的擔憂就可能成了現實。其實,「滅活疫苗」這個醫學名詞早就有了,只是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間才廣為人知,單從漢字上看,「滅活」二字就是大凶。

【預言中的出路】

無論東方預言中朝病暮死的瘟疫是由ADE效應促成的,還是高毒性的病毒擴散造成的,驚慌都不是辦法,回頭看所有的傳統預言都以各自的形式指出了出路——守住「善」,遠離「惡」可以躲過劫難。例如:

《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中提示「行善之人得一見,作惡之人不得觀,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任你金剛鐵羅漢,除非善乃能保全」。

《推碑圖》叫喚人「急早回頭,向善理論三寶,不要怠慢」。

《格庵遺錄》警戒人「惡者亡,憎善聖者滅,害聖者不生」,「惡者不通不知,即無道之人皆病死」,「積惡之家無不殘滅」、「積善者生」。

《五公經》勸諭天下之人「修行向善,方見太平」,「勤修善果,能度末劫之災,蠲免(免除)一家災難,善者清泰,惡者死絕」。

可嘆的是,在中共的破壞下,中國社會的道德水準下滑得太快。與五千年古老文明相比,中國人的思想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從中共破壞後的道德標準看問題往往是反的。

我們舉兩個例子來看:

20年前,江鬼提出「悶聲發大財」時,中國人還普遍的持否定和嘲笑的態度,可是到了今天認同「悶聲發大財」的人可真不少。甭管中共做什麼壞事,只顧自己謀利成了流行趨勢,甚至把不願同流合污的人看作傻子。你看,「黑白」是不是已經顛倒了?

再者,五千年文明中,「正直善良」向來受人尊崇。從中共出現起,就一直在破壞傳統價值觀,在不同時期宣揚它所吹捧的標準,「正直善良」就越來越被排斥,到了今天「正直善良」常被視作不務正業,而「攫取物質利益」成了輿論讚許的正經兒事。是否還記得「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的古訓?你說,「善惡是非」是不是已經混淆了?

在其它國家,那些明知中共無惡不作,卻仍要與它為伍的人,是不是也被利益迷住了眼睛?西方預言中告誡人要堅守「正義和良知」才能避開災難,是同樣的道理。

是和中共一起「悶聲發大財」,還是守住善良不給中共推波助瀾,危難前的出路您怎麼選?

祝願您度過這一難關!不管您是否打過疫苗,請您記住:神看人心!!

直點鏈接:【退出中共黨團隊(可化名退出)直點鏈接

[1] 筆者註:不同的抗體誘導ADE效應的效力不同,介導路線可能也有細微差別,而研究[e]的動物實驗中只使用了單抗體誘導。研究[d]發現,多數(76%)重症患者血清中的抗體總體上表現出誘導ADE效應的作用,輕症患者只有少數(8%)有這種現象,而研究[e]的動物實驗中使用的誘導抗體採自中共病毒輕症患者。也就是說,如果給動物注射的是,從重症患者血液內提取的混合多種誘導ADE的抗體,才能模擬真實境況,或能得出不同結果。

引用資料:

[a] 「Large-scale population analysis of SARS-CoV-2 whole genome sequences reveals host-mediated viral evolution with emergence of mutations in the viral Spike protein associated with elevated mortality rates」, Carlos Farkas et al., medRxiv, 23 October 2020.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10.23.20218511v1.full

[b] 「Mutations could render current Covid vaccines ineffective in a year or less, epidemiologists warn」, Holly Ellyatt, CNBC, March 30, 2021. https://www.cnbc.com/2021/03/30/mutations-could-make-current-covid-vaccines-ineffective-soon-survey.html

[c] 「COVID-19-neutralizing antibodies predict disease severity and survival」, Wilfredo F.Garcia-Beltran et al., Cell, 21 January 2021.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92867420316858

[d]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 (ADE) of SARS-CoV-2 infection in recovered COVID-19 patients: studies based on cellular and structural biology analysis」, Fan Wu et al., medRxiv, 2020-10-08.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10.08.20209114v1.full

[e] 「The functions of SARS-CoV-2 neutralizing and infection-enhancing antibodies in vitro and in mice and nonhuman primates」, Dapeng Li et al., bioRxiv, 2020-12-31.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12.31.424729v2.full

@*#

──點閱【預言試析】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999年「425中南海上訪」記錄中國人展現高度理性平和的豐碑,個人以為這樣的一個劃時代的巨舉應該出現在《推背圖》預言上,的確真有這一卦、這一象,而且立在歷史的樞紐位置!
  • 歷史如戲,大戲都有劇本,本文從日食的天象預言為您解析。蘇俄興亡周期正是中共政權興衰的參考劇本,眼下中共政權也正瀕臨衰滅之點。
  • 本文以《乙巳占》的思想觀點為基礎,聚焦日食和日食沙羅周期,解析這些天象如何展現感應力,「預言」蘇俄的興亡。
  • 多年以前,媒體曾經報導過俄羅斯火星男孩「波力斯卡」(Boriska),金星人奧妮克(Omnec Onec)的事蹟。他們發表的談論內容,無論對人類未來的預言,還是對專業術語的精準掌握,均引起人們的熱議。探索外星生命,「移民」到外星球,成為人類的一大夢想,也是當今社會的一大課題。除了人類,其它星球是否還存在智慧的生命?中國古文獻提供了相關記載。
  • 歷史其實是在不斷重複著,只是表面形式不同。歷史傳說必然含有上天留給當前人類的警示,將大禹疏通三峽的傳說對照於三峽大壩的建造,會發現很多的巧合對應,預告什麼呢?
  • 無論從歷史、從科學角度看,還是從傳說和預言啟示角度看,「沉城入水」也是伴隨上海的命數。上海正面臨什麼選擇?
  • 神祕預言四度驚現正史,提前一百多年預告「霸王出」;「霸王」是誰?精準到可怕的數字揭開謎底
  • 本文從文字和史觀的訊息試析「二零二一年共產黨亡」,看法見仁見智,耐人尋思。
  • 宇宙
    新年伊始,因預言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而在網上爆紅的印度少年占星師阿南德(Abhigya Anand)宣布,因為他上傳YouTube網站的預言短片屢遭刪除,所以他設立了個人網站來發布訊息,藉此擺脫社交媒體的審查與假訊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