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習李連喊別脫鉤 陸驚爆公派殺人

人氣 7321

【大紀元2021年04月21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三(4月21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林瀾(主持人)。

今日焦點:習李連喊「別脫鉤」,「經濟北約」不怕中共戰狼?進口疫苗10週內登陸,胡錫進炫耀可打輝瑞疫苗,從哪來?大陸「公派殺人」黑幕驚曝,細節駭人。

中共最高層習近平和李克強,一個星期以來,接連喊話,阻止美中脫鉤;但前白宮國安副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上週在國會作證時說,是中共在採取「進攻性脫鉤」,博明同時呼籲,建立經濟北約,破解中共的政治經濟戰。

另一方面,媒體披露,北京可能在10個星期內,給進口疫苗發放許可,不過《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上週末透露,他有渠道拿到輝瑞疫苗,引起爭議後,他很快刪帖。進口疫苗是否再次成了中共權貴的特殊福利?中共對外展開疫苗外交,輸出1億多支疫苗,又要進口一億支疫苗,一進一出,所求為何?

最後,大陸媒體報導,江蘇省一名醫生,參與非法器官摘取,但他竟說自己是公派的,整起事件背後的細節,讓人越推敲越不寒而慄。

【習李連喊別脫鉤 中共窺見危機或機會?】

主持人:4月20號,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2021年年會上,通過視頻,發表了2500多字的演講。

習近平在演講中宣稱,「在經濟全球化時代⋯⋯人為『築牆』、『脫鉤』違背經濟規律和市場規則,損人不利己。」中共官媒隨後,統一用這句話,作為報導的標題。

這也是一個星期來,中共最高層第二次公開喊話,阻止脫鉤。

就在一週前,4月13號,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與美國工商界領袖視頻對話時也說,「脫鉤對誰都沒有好處。」並且呼籲,「在合作中出現的問題,還要在合作中去解決。」曉旭,李克強和習近平在短時間內,多次喊話「不要脫鉤」,究竟是他們看到了脫鉤延續的趨勢,還是他們看到了阻止脫鉤的機會?

林曉旭:我覺得這個事情確實有多個層面,一個是中共現在本身內外交困的局面,他們是害怕脫鉤的。在這點上,是整個危機已經到這樣一個狀態,所以他們本身肯定是不希望跟美國、跟整個世界脫鉤。特別是他們很明確,在政治方面,現在全球在圍堵中共這類趨勢,這個方面也是他們自己戰狼外交促成的,他們也知道自己的孤立狀態,所以他也不得不跟伊朗和俄羅斯加強結盟等等。

它政治上更加孤立。科技方面也很明顯地脫鉤,特別是這個芯片的缺乏,是很明顯的一個現狀。最近台積電的前創始人張忠謀也說,就是中國舉全國之力,也造不出高端的芯片。那麼如果在高科技方面,因為現在是電子時代,高科技方面,如果芯片不能夠供應上來,跟全球脫鉤的話,對中共來說的打擊也是非常大的。

舉一個例子,經濟方面很多一帶一路的計劃在全球受挫,對於中共來說,自己本身的這個債務危機也是非常嚴重。它嚴重地依賴外面,特別是美國的輸血,它才能夠進一步地能夠生存下去。

所以從多個方面來看,我覺得他們知道,如果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跟中共脫鉤的話,對中共的打擊是非常巨大的,所以它一定是要放軟身段,希望不要脫鉤,強調合作。

可是它在其它方面的行為,它在整個印太地區的霸淩,它的一帶一路所造成的債務陷阱等等,對美國的滲透,來竊取這個知識產權等等方方面面的,有人覺得這個就是一個強盜。但是強盜又告訴你,要允許我進一步跟你合作,其實就是要進一步地能夠搶劫,你要讓我進一步洗劫你,你跟我繼續合作,又要容忍我的霸淩。

所以實際上這句話也是兩面的,它實際上要國際社會更加容忍中共的霸淩行為。所以這個中共是非常狡猾的,一方面要虛張聲勢,一定要在各方面挑起衝突,製造更多區域性的不穩定;另外一方面又要高舉大旗,我也是要創造地球命運共同體,要國際社會進一步合作,不要跟我脫鉤。

所以這是非常兩面性的一個狡猾的表演,但是也反映出來,它確實是害怕脫鉤。所以我覺它是害怕國際社會進一步朝向脫鉤這個趨勢去快速發展,所以它要拉回來一點;但是它實際上是要國際社會容忍它,給它更多的生存機會,它才能更有機會霸凌創造更多不穩定的因素。

主持人:戈壁東先生,您怎麼看?我們看到,最近中共高層接連喊話說,脫鉤對誰都沒有好處,背後的盤算到底是什麼呢?

戈壁東:曉旭說了不少,我覺得不錯,我補充兩點。第一,中共今日成為世界暴發戶的來源,第二點,脫鉤以後的中國經濟。你看今天中共成為世界的暴發戶,主要原因有二點,第一點是貧困落後,造成了一個巨大的消費市場,第二是擁有世界最廉價的血汗勞工,其實當時的中美建交之前的中國,絕對跟現在最落後的非洲國家也差不多,我們都是經歷過的人。

開放以後,西方所有的淘汰產品在中國都成了熱銷品和奢侈品,這個巨大的外來的商品流通,其實是中國最初的經濟起點,也是中共最大的原始積累的來源。中國在上個世紀有一個特別名詞,叫「倒爺」,六四前有個口號叫「反官倒」,說的就是那個時期,中共在流通領域的一個狀態。

這是一。第二,在開放以前,中國是一個農民國家,農民占87%,在中共窮折騰幾十年以後,貧困的中國農民,在開放以後,就變成了世界上最廉價的勞動力,吸引大量的西方低端加工企業的進入。

那麼西方在一百多年之前,已經被禁止的那些血汗工作,在中國重演,這個是中共最基礎、最早的原始積累。那麼第二,顯然中國成為國際暴發戶的主要依賴,他來源什麼呢?一個是國際商品的流通,嚴格說起來,中國這個經濟,是建立在商品流通和加工業上面,中國的進出口貿易,過去占經濟總量的60%~70%,那麼你說如果一旦脫鉤,(隨之就有)外貿企業倒閉潮,出現大量的失業人群。

換句話說,你依賴西方產品和資本的輸入,中國才成為現在的暴發戶,如果一旦脫鉤,換句話說,他就直接回到了40年前,你說這個事情誰怕脫鉤?

主持人:剛才戈壁東先生講到,中共也很擔心供應鏈、產業鏈的轉移,因為我們知道外貿產業,在中國直接帶動了可能是1.8億人就業,占就業人口的20%以上。所以中共去年提出「六穩」,也是很擔心這種脫鉤的趨勢,所以它提到「穩就業」,它看到了這個趨勢可能會帶來的衝擊。除了供應鏈、產業鏈轉移以外,秦鵬跟我們盤點一下,現在中美在哪些領域正在脫鉤,或者準備脫鉤,這個趨勢在不在延續?

秦鵬:對,曉旭還有戈壁東先生,主要是講的高科技領域的脫鉤。那我們看到除了芯片,還有人工智能、量子計算、生命科學、空間技術等等這些領域,都在脫鉤。

在教育和交流領域的話,我們知道是在川普時代,是在逐步地限制一些敏感行業中共研究生以上的研究人員,來美國讀書或研究,這個趨勢我覺得肯定會繼續。

主持人:川普政府很擔心的一點,是很多中共軍方學術人員,以民間的名義來美國學習,「外國採蜜,回中國去釀蜜」。

秦鵬:對,中共(將學到的技術)運用到軍事領域區,然後成為侵略世界的工具,所以美國是高度防範的。我相信在未來的拜登政府,其實也會延續相關領域這種政策。

那麼第三大脫鉤的領域,是金融領域。我們看到,已經開始要求中共這些企業,中國的一種中概股,必須是披露信息或者是審查報告,如果不能做到的話,未來三年之內,那可能就統統會趕走。

我們還看到,要求在美國上市的企業披露,有沒有中國共產黨員,董事會章程裡邊有沒有共產黨相關的政策要求。開始了非常嚴格的一些限制。當然,中共可能會做一些偷梁換柱,或者是瞞天過海的一些做法,我覺得這裡面還有一個貓捉老鼠的遊戲,會繼續玩下去。

中概股在美國上市的規模有多少呢,兩萬億美元,所以一旦這些被打倒的話,它其實會喪失到金錢之外,很多的這種附屬的國際市場或者併購機會。

【博明:中共「進攻性脫鉤」 貿易武器化

主持人:川普時期的白宮副國安顧問博明,上個星期呢在國會作證的時候,他就說中共正在進行一個大膽的策略,就是進攻性脫鉤。簡單來說,北京意圖減少對國際市場的依賴,同時呢讓全世界越來越依賴中國,再利用這個優勢,這個槓桿,在全世界推動北京的專制政治的目的。北京想要成為高科技產品供應鏈的唯一的供應者,這樣呢他們就可以對全世界中斷供貨,而且不止是不買你的產品,也不給你們關鍵物品,這是博明的觀點。

簡單來說,博明的意思就是,中共正在將貿易武器化。但一些人為中共辯解,說中共減少對外界依賴,其實是為了回應美國的貿易戰,它是一個以攻為守的舉措,是防禦性的,而不是進攻性的。您的看法呢?

秦鵬:我覺得中共進攻性脫鉤的因素更多。因為中共的這些所作所為,在很多的時候是加了政治內涵,試圖推動它的政治意圖。比如說來講的話,澳洲就是非常典型的,因為他提出來,對中共進行病毒來源的調查、要清算中共的責任,所以中共就不幹了,它採取的就是拒絕買澳大利亞的煤炭以及紅酒等等(進口)。

但因為沒有買澳大利亞的煤炭,導致了中國的電力缺煤,很多地方缺電,所以這實際上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體現。但是你能夠看出來,中共是一直不斷地去尋求一切機會,把產業鏈作為一種工具或者武器,進攻性地去實施它的一個目標。

所以我覺得博明,還有西方的一些學者,越來越清醒地看到,中共它的目的不是簡簡單單為了保護本國企業,它更多的是為了推行中共的共產主義的一套目標,這才是對國際社會威脅最大的地方。

【「經濟北約」倡議 若遇中共抵制 民主國家接手市場】

主持人:博明提出說,中共把貿易武器化,為了應對這種做法呢,提議要建立一個「經濟北約」來應對。大家知道傳統北約它的宗旨就是,對北約一個或幾個成員國的攻擊,就會被視為對北約所有締約國的攻擊,那麼其它的締約國都會採取行動來協助被攻擊國。

那麼「經濟北約」的構想呢,是指一旦中共因為政治理由,對經濟北約的成員國實施霸凌的話,那麼成員國之間就相互分擔,解決中共打壓帶來的損失,美國也會懲罰中共。曉旭,你覺得這種做法有沒有可行性呢?

林曉旭:我覺得首先要看到,北約在1949年成立的時候,當時整個國際社會有一個共識:整個東歐被共產主義化,整個西歐在戰後特別脆弱,為了遏制共產主義力量進一步擴張,所以才會在美國的領頭作用下,成立這樣一個北約。還有馬歇爾計劃幫助歐洲的復甦。所以當時成立北約這些國家有一個非常根本的共識,就是如何抑制共產主義的擴張。

現在北約的狀態也不是理想的,包括川普總統曾經要求,北約的很多國家要履行他們的承諾,包括軍費方面要提升到百分之二等等,很多北約國家做不到。現在北約組織的這些國家,他們對共產主義的威脅的共識,並不像當初那麼明確。

這裡面牽扯到,中共一帶一路的很多計劃,已經滲透到北約組織裡面了,很多國家通過一帶一路已經跟中共變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狀態,而且美國的領導力也不是像當初那種勢不可擋的領導角色。

現在其實美國本身,現在就有相當多的問題。中共在美國的長期經營,有相當深的滲透,對美國的政治經濟各方面的影響都是非常大的,包括經濟方面要想脫鉤也很難。

美國還在不斷地往中共輸血,美國的這些大投行,他們仍然看重中國的市場,還想最後撈一筆。美國的這些刺激經濟政策,這些熱錢,投行還是想把它拿到中國去進一步撈一把。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的領導力不在的話,你要想成立「經濟北約」是挺難的。因為你要想成立一個大規模的、新的國際性合約或機構,沒有一個強有力的領導是很難做到的。所以我個人是覺得,一定程度上,我覺得比較有效的做法,就像美日印澳的「四方會談」,小規模的,或者單邊的。

比如說美日同盟,美韓同盟,美澳同盟,進一步去遏制中共,它可能更有效。而且呢,現在英國也脫歐了,你進一步要成立經濟北約的話,英國如何加入,這些都是一些具體的問題,有很多實際方面的難度。

而真正對中共來說,它仍然最害怕美國。核心的問題是,美國如何堵住自己的漏洞,堵住被中共不斷竊取的各種知識產權、經濟、科技、軍事方面的這種失血。如果美國要止血,美國自己本身要強大,這才是對中共最核心的對抗。

那同時呢,換一個角度說,真正對中共威脅最大的,其實是它自己的總加速師。習近平本人他所做出的貢獻,遠遠超過外面的力量。所以在對抗中共方面,更有效地是從內部。我覺得國際社會現在很難聯合起來,所以這個北約的概念,是一個建設性的建議,它是一種過渡性的方案,也是一個積極的建議,但是要想真的拉起來,現實方面很難做到,所以我覺得單邊或者是小規模的大國之間的合作,是更有效的對抗。

【輝瑞疫苗10週內獲許可? 胡錫進洩露權貴特供?】

主持人:關注完了美中關係,我們再來關注,這兩天中國大陸一個非常引人關注的消息,上海的復星醫藥去年底和德國的BioNTech公司簽了協議,今年將為中國供應至少一億劑德國技術的新冠疫苗,由於這個BioNTech是美國輝瑞疫苗的合作方,所以很多人也誤稱說中國將進口1億劑的輝瑞疫苗。

上週4月12號的時候,有大陸的互聯網自媒體就傳出消息說,復星集團進口的第一批輝瑞疫苗已經到達了中國,這個消息很快在微信傳開了,但是很快又被全部的刪除,那麼進口疫苗到底有沒有到中國,現在是迷霧重重。

《華爾街日報》4月19號就披露,中共是計劃在今年7月份之前批准第一批第一款的外國疫苗,也就是德國BioNTech公司這款疫苗,那麼預計未來十個星期,會為這款疫苗在中國的銷售開綠燈,也就是說呢,進口疫苗目前還沒有任何一款在中國大陸拿到上市的許可。

不過呢,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4月16號就在微信上披露說,有人說能幫他拿到輝瑞的疫苗接種,但是呢,胡錫進就宣稱說他害怕有副作用會面癱,所以呢,還是選擇接種了國產的國藥疫苗。那麼網友就立刻質疑說胡錫進是在炫耀特權,進口疫苗是不是再次成了中共權貴階層的特殊待遇?很快胡錫進就把自己早前的這個帖子就給刪除了。

戈壁東先生,您怎麼看,胡錫進的講話到底洩露了什麼信息呢?

戈壁東:中共從海外進口疫苗這個事情,根本就是一個必然事件,也是極其中國特色的。中國特色很簡單,就是最爛的、最有毒的給中國老百姓,稍微正常一點的商品用來出口給外國人使用,那麼中共權貴只使用世界最好的東西。所以「特供」這個詞是中國特有的名詞,中共權貴只使用世界上最好的東西,是典型的一種極權政治的特徵。

中共權貴的特供可以達到什麼程度呢?我記得當時中國上海有一個市委書記叫黃菊,後來當了中央副總理,他生了癌症,上海拿了3億4000萬美金,到美國還是德國,進口了一台機器到上海,還準備建一個醫院,結果醫院還沒建成,黃菊就死了。

我還看到過一個法國報導,說那個中國石化系統,中國最大的國有企業,有一個幹部休養所,它裡面比皇宮還奢侈,其中有一個吊燈,價值是1000萬。他這個報導是這麼說的,原來定了800萬,那個老總認為不行,所以又買了一個1000萬的。

共產黨的奢侈罪惡特權到這種程度。所以呢,胡錫進現在講的這些東西,在中國幾乎不是新聞了。中共官員相互之間比的是什麼呢,就是誰更無恥,誰更邪惡。

其實胡錫進在中共裡面,也只是一個,有一點點東西就炫耀的小嘍囉。在中共這個特權魔窟裡,胡錫進還真算不上什麼大鳥,但是呢,胡錫進這個訊息,透露了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就是中共對自己的疫苗,你別看它一直在吹,我對世界輸出了多少億疫苗,但其實上,它對自己的疫苗完全沒有任何信心。

它現在在逼老百姓用,還在全世界搞疫苗外交,但實際上它還是要用進口的,它也知道自己的東西不好。胡錫進事件洩漏了兩個訊息,第一個訊息就是特權的訊息,第二個訊息就是中共對自己的疫苗完全沒有信心。

主持人:曉旭你怎麼看,中共對外出口了一億多劑中國的疫苗,來實行疫苗外交,但是從去年底它又開始規劃要從國外進口一億劑疫苗,這一進一出,到底是為什麼呢?

林曉旭:實際上整件事情反映了中共整個疫苗研發、生產,還有外交中的多方面的一個困境。實際上中共科興疫苗,因為都是滅活的疫苗,實際上很難擴大生產規模的。記得(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前幾週不是對外說,中國的疫苗效率不高,他其實還透露了一點,因為是滅活的疫苗。

這麼高風險的病毒,你要想做滅活的疫苗,你就要大量攢高風險的病毒,對不對,所以你這個病毒量怎麼樣上去?是有很大的難度。所以當時高福曾經透露,他要把一些研究所的P3實驗室, 暫時把它擴建成為一種工廠形式的。

但這種產量肯定是非常有限的。你看國際社會上,為什麼先進的國家基本上不做滅活的疫苗呢?為什麼HIV(艾滋病)沒有滅活疫苗呢,Ebola(埃博拉病毒)基本也不做滅活的疫苗?因為你要攢這麼大量的病毒,作為一個基礎來做滅活的話,這個本身的生產過程是非常危險的。

我給你舉一個例子,因為我以前做HIV研究,我們的實驗室也是做活的HIV的病毒,也是用P3實驗室的,我們也要做高病毒離心的。有一次在實驗的過程中,離心機外面蓋子打開了,裡面離心機上有個水跡,後來我們馬上就不敢打開了。

後來一檢查,裡面的管子破了。你想,那是高濃度的HIV的病毒。所以那個實驗室,後來馬上就封了四個星期,就不能用了,一定要徹底地消毒,要反覆檢查。所以對中共來說,實際上是冒著非常大的風險,去生產這個滅活的COVID-19的病毒。

因為這個病毒的毒性,他們還不完全了解的情況下,他已經制定這個策略,要做滅活的疫苗,對這個病毒量本身要攢很大,這個風險是非常大的。

所以它對外面是說,我們要出口一億多劑疫苗,但是實際上它生產能力跟不上,所以它在疫苗外交面臨的困境就是,它產量跟不上。另外它的保護率問題,所以產品生產能力有問題,質量有問題,而它對外又承諾了很多,訂單又來了很多,所以實際上這方面是面臨的困境的。

那同時呢,它又需要國外的疫苗進行合作,就是上海的復興藥業,要跟德國的BioNTech進行合作,拿國外的這個疫苗進來。復星藥業的角色就像輝瑞跟BioNTech合作一樣,技術是在BioNTech手上的,而復星只是負責市場。

所以嚴格地來說,中國並不是真的完完全全簡單地進口外面的疫苗的問題,實際上是通過合作的方式,所以嚴格地來說,以後復星也在中國建立工廠去生產BioNTech的疫苗,逐漸會本土化,叫做復必泰。那麼復必泰和復星首先在香港取得緊急許可,在香港嘗試了,可是在香港嘗試結果又不行,又出現了紕漏,所以它這裡面就很尷尬。

可是它對BioNTech的訂單已經下了,BioNTech已經承諾了給你1億,中國已經預付了一些款項給BioNTech了,所以這裡面它是很尷尬的。即使有問題,還是一定要用國外的疫苗。

那麼胡錫進說的輝瑞疫苗,很可能是從其它的渠道中拿到了一些,比如說輝瑞的BioNTech的疫苗啊,所以它是一種特供的形式。但真正要向國內人推廣的,是復星跟BioNTech合作的復必泰疫苗。

因為訂單已經下了,中國也要扶持自己的復星藥業。這些公司不是單一的私人企業,不是像國外大的醫療公司是私人企業,它是國家控制,國家大力扶持。就不管他產能跟不跟得上,質量好不好,一定還是把中國老百姓當做小白鼠,繼續去實驗,繼續去推廣的。

那麼同時加上一些復星中外合資的做法,再去迎接新的疫苗,然後鼓勵大家交叉,有新的方法,就是交叉打疫苗等等來彌補,所以它本身是陷入一個非常嚴重的困境。

【醫生在黑救護車摘器官 出獄後辯解:公派行為】

主持人:剛才曉旭談到這個實驗室規範管理的問題,確實是非常重要,但是我們也看到中國大陸有一些消息,比如說前幾年曾經有一個消息,就說大陸的一個院士,私自去盜賣實驗室的動物,獲利千萬,所以就很讓人質疑,中國大陸這些實驗室的管理,到底有多麼的不規範。那麼談到醫療的問題,其實大陸這兩天還有個消息非常的引人關注。

大陸官方有個媒體叫做「封面新聞」,它4月18號呢就披露了一則駭人聽聞的消息,

原江蘇人民醫院肝膽科外科主任醫師叫陸某,他2018年2月14號這一天呢就接到了同事黃某的電話,讓他去安徽省懷遠縣做一個器官摘取的手術,那麼手術是在一輛私自改裝過的救護車上完成的,摘取了死者的肝臟和雙腎。那麼幾個月以後呢,死者的家屬就以醫生違背了親屬的意願,非法摘取器官為由,把陸某這六人就告上了法院。

陸某去年8月被以故意毀壞屍體罪判處了一年零一個月的監禁,但是陸某隨後就提起申訴,他表示說,他當時摘取器官是公派的行為,是執行公務,是按照單位和領導的意願完成的,他完全不知道是非法摘取,那麼現在這個案件還在進一步的審理中。

至於被摘取器官的對象是誰呢?大陸媒體報導宣稱是一名被斧頭砍傷了頭頸部的女子叫李某,這個李某搶救無效死亡以後呢被摘除了器官,而同一時間,李某的兒子叫石某,是正處於昏迷狀態,所以呢他對於母親被摘除器官的事情是毫不知情。這個事情呢,雖然被官方媒體披露出來了,但是媒體報導裡面呢是缺了很多細節,而且仔細推敲啊,會覺得非常的恐怖。

因為我們知道呢,器官摘取以後,它有一個熱缺血的時間,還有一個冷缺血的時間,簡單來說,人死亡後過不了多久,器官就會失去活性,無法再用移植,那麼,這個被摘取器官的李某,她到底是什麼時候死亡的呢?

這名南京的醫生陸某開車到安徽的懷遠,至少要兩個半小時,為什麼死者的器官還可以用於移植,到底是人死了以後才通知醫生摘取器官的,還是為了摘器官才讓人死亡的,而這個器官的配型又是什麼時候完成的呢?

如果死者的近親不知道器官捐贈的事情,那麼醫生為什麼敢做這個手術,為什麼這個手術不在醫院做,而要到一個改裝過的救護車上做,為什麼會有準備好的改裝的救護車,是不是意味著有更多的類似的黑手術,甚至有一條地下產業鏈呢?如果有這樣的產業鏈,那麼受害者到底都包括誰,秦鵬,您的觀察和分析?

秦鵬:有兩個重要的信息,第一個呢,就是我們知道器官配型,一般幾十個、甚至有的可能上百個人,才可能配到一個人。那麼第二個信息,有一個冷缺血、熱缺血問題,要在非常短的時間內移植,否則的話器官也就廢掉了,我們看到在中國的特定環境下,沒有多少人去做器官捐獻的,中國官方公布也不過是30萬人的登記捐獻。

而在美國有多少人捐獻呢?2019年,有1.65億人捐獻,可是美國的手術量實際上沒有中國的多。所以這種情況下的話,中國的器官到底哪來的,沒人知道。

從科學角度來講的話,只有一個可能,就是他還是有很多盜取的器官,不管從監獄,還是一些信仰迫害,包括是法輪功的,或者是這些維族人等等迫害對象的,導致形成了地下的黑產業鏈,而這個黑產業鏈和國際上的所有的器官盜賣不同的地方在哪兒呢?這必然是個政府所主導的一個產業鏈。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今天各位嘉賓的精采分析,也感謝您的收看。更多的精采話題,新聞大家談週五同一時間和您再見。

網絡收看方式:

大紀元新聞網: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新聞大家談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為真相護航 為沉默發聲,就在今天,支持大紀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唐人大紀元《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中國CDC洩密 美台交往鬆綁
【新聞大家談】美信息反擊戰 推倒中共防火牆?
【新聞大家談】拜登大動作習不安?港9人獲刑
【新聞大家談】美艦傳南海三角包圍遼寧號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成都49中墜樓謎案 3版本哪個靠譜
【拍案驚奇】飛彈狂轟以色列 鐵穹上演震撼攔截
【新聞看點】以巴激烈衝突 美調解 蓬佩奧揭內幕
【財商天下】受習近平關照?寧德時代發跡内幕
【橫河觀點】美制裁610誰怕了 記者遇襲幕後誰?
【秦鵬直播】美再制裁中共官員 港警處長嫖妓被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