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美中芯片之爭 三星會選誰?

【大紀元2021年05月21日訊】芯片,從去年底就已經成了全球焦點,而且,現在芯片還是美中博弈的焦點。最近,圍繞著幾個芯片大廠的各種新聞更是接連不斷。就在今天,美國白宮會和19家半導體和車企的代表,包括三星、台積電這些企業,再次連線討論芯片供給問題。而這樣的連線會議,在上個月已經開過一次了。

早幾天還有報導提到,美國一家律師事務所正準備起訴韓國的三星和SK海力士,以及美國美光(Micron)公司,理由是這三家企業涉嫌聯合操縱存儲卡(DRAM)的價格。

此外,幾天前有消息說,台積電正在考慮擴大美國亞利桑那州先進製程芯片廠的投資。台灣南亞科技4月也已經宣布,將斥資100多億美元興建台灣首座十奈米的存儲卡(DRAM)生產廠……

從這些報導中可以看到,這些芯片大廠是爭先恐後地搞建設,那我們今天,就來看看這些消息背後有著什麼玄機。

美建全球半導體聯盟 實現供應鏈「去中國化」

目前,在芯片供應不足的大環境下,一場全球範圍的芯片大戰正在展開。例如:美國政府宣布將向國內半導體行業投資500億美元;歐盟也不示弱,表示會向半導體製造技術發展項目投資12億美元;而韓國政府更是野心勃勃,宣布將在未來10年在芯片領域投資4,500億美元,要建設全球最大的芯片製造基地;還有,目前芯片製造還排在第二梯隊的中共政府也宣布,要對半導體企業出台扶持政策。

在這場芯片競賽中的美國,拜登政府不僅延續了川普政府的「去中國化」政策,還在積極地聯合歐盟、日韓、台灣這些企業建立芯片供應鏈。4月初已經和日本、韓國的國安顧問進行了三邊會談,討論了芯片供給問題;4月中旬邀請了19家芯片大廠、車企召開連線會議,討論芯片供應鏈的問題,在公開受邀名單中,韓國三星電子是唯一的一家非美國公司。

美國要推動供應鏈的「去中國化」,為什麼要和三星建立半導體聯盟呢?

因為在全球晶圓代工市場上,三星是僅次於台積電的第二大廠商,而且在存儲芯片(DRAM)和NAND閃存市場上更是遙遙領先。在全球市占率上,三星存儲芯片是最高的,占到38%,另一家韓國公司SK海力士的占比是21%,而美國的美光科技只占17%。也就是說,韓國兩家芯片廠的全球市占率加在一起是59%。

三星的地位舉足輕重,所以,美國聯盟戰略計劃必然離不開三星的配合。但是,這也讓三星電子倍感壓力,因為對三星來說,美中市場都非常重要。

去年,三星電子對美國的半導體銷售額大約是51.9萬億韓元,而對中國銷售額是49.3萬億韓元,兩者相差無幾,可以說是旗鼓相當。

此外,三星電子在美國和中國都有建廠。三星在美國德州的奧斯汀市建立了一家芯片廠,還計劃投資170億美元擴建,目前和德州還在就優惠條件做著談判。

而三星電子在中國的西安和蘇州也擁有一家半導體生產工廠和一家封裝工廠。耗資150億美元的西安第二工廠,也即將完工,可能很快可以開始生產。

雖然在去年美國制裁華為時,擁有美國技術的三星電子不得不加入,但韓國對中共的態度一直很曖昧。所以,之前美國在全球推廣針對華為的「清潔網絡」計劃時,韓國就一直推託,不願加入。

不過,三星還是沒躲掉,在中美兩個大國之間,現在又再次面臨「選邊站」的窘境。

三星挨告 美國敲打韓國?

這裡就要說到三星挨告的事兒了。5月初,韓國媒體報導說,美國律師事務所哈根斯.伯曼(Hagens Berman)已經向加州北部聯邦地方法院提告,指控存儲卡商家聯合哄抬存儲卡(DRAM)的價格,損害美國消費者權益。被告企業包括美國美光旗下的兩家公司、三星電子母公司及三星半導體、SK海力士韓國母公司以及美洲法人等6家公司。

其實這之前,Hagens Berman在2018和2019年時,也曾經對這同一批公司提出過相同的指控,主要是針對存儲卡的價格翻倍上漲提出質疑,不過2018年提起的訴訟,在去年底已被法院駁回。

但是5月3日,這個律師事務所又再次對這些公司提告了。所以有一些看法認為,這個律師事務所的背後可能是美國政府,因為美國擔心韓國政府會跟北京私下搞小動作,所以藉此敲打韓國。但從以前的訴訟情況來看,這家律師事務所可能還是告不成功。

韓國需謹慎選擇 吸取日本芯片業的教訓

其實,現在的韓國芯片產業之所以如此成功,有很大的功勞還得歸於美國,因為正是當年美國對日本芯片廠的壓制,給了韓國一個取代日本的機會。

80年代前後,日本在存儲芯片領域曾經一度占據了全球超過五成的市場份額,在巔峰時期,像是日本電氣、東芝和日立三家企業,在動態存儲器領域占居了全球前三的位置。

隨著矽谷高科技公司市場份額的直線下跌,1985年,英特爾宣布退出DRAM存儲業務,這場競爭讓它虧掉了1.73億美元,這也是英特爾上市以來的首次虧損。當時,日本富士通甚至還打算收購仙童半導體公司80%的股份。而這個仙童半導體公司,可是美國科技業活化石一般的存在,因為矽谷絕大部分科技公司的創始人都曾經是仙童半導體的員工。

這就讓美國意識到了威脅,隨即就向日本發起了半導體反傾銷訴訟。

1986年9月,美國和日本簽署了《美日半導體協議》,美國要求日本開放半導體市場,保證5年內國外公司獲得20%市場份額,還對日本出口的3億美元芯片徵收100%懲罰性關稅,而且否決了富士通收購仙童半導體公司的意向。

此後日本的半導體芯片產業開始滑向深淵,從1986年40%的市占率,一路跌跌不休,跌到2011年的15%,其中DRAM受打擊最大,從最高80%的全球市場份額,一路跌到了最低10%。

不過日本企業失去的巨大份額,卻沒有落到美國公司的嘴裡,因為當時矽谷已經有超過7成的科技公司砍掉了DRAM的業務,1986年之後,美國公司的市占率一直在20%左右。

最終,這70%的巨量市場就落到了韓國那裡。在日本被美國打擊之前,韓國DRAM根本打不進芯片的高端市場,而且市場體量也根本不能跟日本相比。

但是在1986年之後,韓國開始悄然發力,在發展方案得到美國的認可後,逐漸走上了存儲器發展的快車道。

到了90年代,三星也面臨美國發起的反傾銷訴訟,但是掌門人李健熙巧妙地利用了美國打壓日本半導體產業的機會,派出強大的公關團隊遊說克林頓政府,表示「如果三星無法正常製造芯片,日本企業占據市場的趨勢將更加明顯,競爭者的減少將進一步抬高美國企業購入芯片的價格,這對美國企業將更加不利。」

於是,美國僅向三星收取了0.74%的反傾銷稅,而向日本收取了100%的反傾銷稅。隨後,三星的DRAM「雙向型數據通選方案」獲得了美國半導體標準化委員會的認可,成為和微處理器匹配的內存,而日本則被排除在外。這樣,三星就順利地搭上了微處理器推動的個人電腦時代的快車,領先日本企業。

台灣擴大產能 三星面臨威脅

有了這樣的經驗,想必三星能夠深深地體會到,如果不和美國聯盟,三星的市場占有率很可能會被台灣或者日本占領。

在現在的台海局勢下,台灣和日本都跟美國站得很近,而且,台灣的芯片產業也已經非常成熟,如果得到了美國的有力支持,台灣將有能力很快就拿走韓國的份額。

台積電已經在去年宣布,將投資100多億美元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建設芯片工廠。前幾天,路透社又報出一個來自知情人的消息,說這個工廠只是在選定的廠址上,計劃建造的六座工廠中的第一座,是採用5奈米技術。但是目前,台積電高管正在討論建造一個更先進的工廠,能製造採用3奈米技術的芯片,工廠的成本可能要在230億到250億美元之間,據說,管理層還制定了製造下一代2納米和更小芯片的計劃。因為亞利桑那州廠區將在未來10至15年建成,所以這個計劃很長遠。

而在建造工廠方面,台積電有可能要和三星和英特爾競爭美國政府的補貼。

除了台積電,台塑集團旗下的DRAM廠——南亞科技也在4月宣布斥資107億美元,分三期在新北興建台灣第一座十奈米自主技術的DRAM廠,計劃今年年底動工,2024年量產。

未來,南亞科技也將成為三星、SK海力士以及美光三大巨頭之外,另一股穩定的DRAM貨源。

此外,5月11日媒體還報導了全球第三大存儲卡工廠,美國的美光科技將在台灣投資23億美元興建新廠,今年會正式啟動。

剛才這些消息非常熱鬧地幾乎是同時出現,想必韓國三星、SK海力士看在眼裡,也會生出緊迫之感,如果在美國和中國之間,韓國芯片大企業還是想利益均霑,不和美國聯盟,或許現有的芯片市場份額也會被台灣或者美光取代。

5月14日,韓國政府公布了「K半導體戰略」,表示將在未來10年投資4,500億美元在芯片領域,目標是建設全球最大的半導體製造基地,以幫助韓國企業主導全球半導體供應鏈,而截至今年4月,韓國的外匯儲備是4,400億美元。由此看來,韓國政府幾乎是傾盡全力加入了這場爭奪半導體技術主導權的戰爭。

韓國政府的決心如此之大,三星自然也必須奔跑在前。5月13日,三星表示計劃到2030年在非存儲芯片領域投資1,511億美元,加快先進芯片代工製造工藝的研發和生產線建設。

在芯片市場,看來韓國已經擺出了勢在必得的態度,那麼在美中兩個大國的芯片博弈中,韓國到底會如何站隊呢?我們拭目以待。

策劃: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陳思雨、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文靜
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腦力賭未來 美團敗了?
【財商天下】非洲救了中共?鐵礦石戰爭正酣
【財商天下】中共推房地產稅 到底在盤算什麼?
【財商天下】真金還是泡沫?比特幣的瘋狂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中關係或顛覆?布林肯正式挺台
【秦鵬直播】李克強為電荒背鍋 大管家被免職
【拍案驚奇】馬斯克重登世界首富 許家印跌慘了
【遠見快評】美英澳聯盟擴編?美挺台「入聯」
【珍言真語】程翔:中共面臨國際空前孤立
【財商天下】能源飯碗須在自己手裡 習一語雙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