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省警察發起挑戰 訴瘟疫限制違憲

圖:警官執法時的斟酌權正在受到損害,一線警官被要求實施那些過於模糊及影響面廣泛的瘟疫限制。(加通社)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1年05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由安省19名警務人員組成的團體,已對安省政府、聯邦政府及幾名警察總長發起了憲法挑戰。該挑戰聲稱,當局實施的瘟疫健康限制措施使他們不能遵守對憲章立下的誓言。

原告在4月20日提交的申請通知中指出,安省的COVID-19措施「違憲,沒有任何效力」,並迫使警官侵犯《憲章》規定的權利和自由,使他們違反自己宣誓就職的誓言: 依法保護人民。

發起憲法挑戰的團體由執法機構的15名現役和4名退休成員組成,他們來自多倫多警隊、約克區警隊、渥太華警隊、尼亞加拉地區警隊、漢密爾頓警隊、省警及加拿大騎警。

該挑戰已在安省最高法院提出申請,針對的是安省省長、聯邦及安省的檢察總長,以及上述5個警隊的警察總長。

代表該團體的律師,是多倫多憲法權利中心(CRC)的執行總監加拉蒂(Rocco Galati)。他在4月29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說:「許多政府法規不夠明確,過於模糊和廣泛,而且不夠清晰,無法統一、公平地執行。」

據CBC報導,該團體要求法院宣布:

•加拿大的瘟疫法律「不合理」,沒有「效力」;

•封鎖、居家令及宵禁屬於「戒嚴法模式」;

•戴口罩、社交距離和封鎖是「無效率的」,「不是基於科學或醫學基礎的」,該法律文件聲稱,這些措施是基於冠狀病毒個案的,「96.5%是虛假的」。

該團體還要求法院宣布,宗教聚會和抗議活動在安省對瘟疫限制措施享有豁免權。

目前尚不清楚該憲法案件何時可以開庭,也不清楚法官是否會允許該案向前推進。安省總檢察長表示,已於4月29日收到該憲法挑戰的通知書,政府正在對其進行研究,並將「在適當時候作出回應」。

執法警官分歧 心理壓力大

加拉蒂在網絡新聞會上說:「我的客戶很擔心,由於無理、敵對和非理性的報復,他們正冒著個人和名譽風險向前邁進。」

「任何敢於發聲的人都會被排斥和攻擊,即使他們以禮貌和適當的方式表達也是如此。」 加拉蒂說。

多倫多警隊警長埃文斯(Julie Evans)和約克區警隊警官范登博斯(Christopher Vandenbos)作為原告出席了那次新聞會。

他們在新聞會上都表示,一些市鎮的警務人員在意識形態上出現了嚴重分歧,而且有劍拔弩張之勢。部分人認為,瘟疫措施執法與他們發過的誓言相抵觸,另一部分人不認為如此,他們之間出現了嚴重分歧。

范登博斯說:「我們看到的分歧鴻溝非常明顯。」

提交給法院的申請書說,警察主管給一線警官施壓,強制執行戴口罩、身體距離和限聚令等措施。加拉蒂稱這些措施為「地毯式命令」。

埃文斯和多倫多警隊警長博爾特涅斯基(Greg Boltyansky)(也是該憲法案的原告之一),正在被執法機構的專業標準部門調查,原因是他們涉嫌參加了一個發生在一所教堂的、違反限制措施的集會。據報導,他們兩人於4月20日晚,在教堂停車場的視頻錄像中被發現。

加拉蒂說,很多警官設置路障,在教堂和街道之間加了一條戒嚴線,「他們實際上在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未經事先通知就進入教堂,限制教區居民,這違反了《刑法》第176條。」

他說,《刑法》第176條說的是,阻止或乾擾宗教聚會是犯罪行為。

質疑限制過分

加拉蒂說,警官執法時的斟酌權正在受到損害,在某些情況下,甚至被政客和警察主管剝奪了,他們要求一線警官實施那些過於模糊及影響面廣泛的瘟疫限制,特別是在面對面社交聚會、公共祈禱或抗議的情況下。

「如何確定一個聚會是社交活動?如何在不計算空間的情況下確定人數?」他說,「有很多警官不是從閱讀法規中獲得提示,不幸的是,他們是從政客和主管那裡得到了提示。」

2週前,安省政府延長了居家令,說是為了遏制不斷增加的病例數和住院治療人數。同時,省府給予警察廣泛的執法權力。在很多警官強烈反對隨機截停民眾,詢問他們出門是否有必需的理由後,省政府撤回了相關的執法程序。

加拉蒂說,雖然警察在一些情況下能依法行事,但也有一些報告稱警察做得太過分。比如在卡爾加里,一名警官對一名在社區溜冰場上溜冰的21歲男子使用了電擊槍;在蒙特利爾,一名男子在郊區公園被警察按住並毆打頭部。

這2個實例均是通過視頻捕獲,並在社交媒體上廣泛共享。

「他們在濫用職權。他們在毆打公民。」加拉蒂說。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