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1)蒙特里科海灘

作者:戟楓
暗戰赤龍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5132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一章:蒙特里科海灘

瓜地馬拉蒙特里科,一座西濱太平洋的小鎮。雷諾站在面向海灘的陽臺上,拿著望遠鏡觀察著海灘,他的助手薇拉坐在電腦桌旁,打開文檔回答著雷諾的提問。

兩個人是連夜趕到瓜地馬拉,和當地中情局的探員聯繫後,安排好必要的後勤支援,便住進了這間黑海灘酒店。

一個星期前,中情局香港分部察覺中國南粵省情報系統一片混亂,電訊資訊頻繁,之後在香港、臺灣、北美的一些被監控的中國情報人員紛紛回國,或者消蹤匿跡。

美國中情局蘭利總部經過短暫的資訊匯總分析後,得出初步判斷:南粵省中國情報系統內部發生了「叛逃」事件,而且是一名重要人員。

這是一件重大意外事件,尤其對美國情報部門而言,得到這位「叛逃」人員相助,可以釐清近幾年來美國中情局在中國的臥底不斷被清算的真相,查清潛伏在美國情報系統內部內的「鼴鼠」,同時對瞭解中國間諜在亞洲、北美的潛伏狀態,分布情況有著重大意義。

蘭利總部遣兵調將,調動一切資源希望快速查清這位「叛將」的身分和去向。賦閒幾年的雷諾剛好被選擇為行動組的組長。想到這,雷諾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通過中國情報系統內部臥底的確認,這位「叛將」的身分逐漸明朗,南粵省中國安全部門北美處處長:吳偉光。

而這位卻是雷諾的心頭恨啊!幾年前在美國亞特蘭大波音公司附近的一次抓捕行動中,雷諾的助手德里克因為這個吳偉光的出手,至今嚴重腦震盪,口眼歪斜,還在恢復之中。

雷諾也因為這起人員安排不當,造成下屬損傷事件,調任文職工作,賦閒多年。

望遠鏡視野焦點是幾公里遠海上的一個黑點,那是一個正在海中游泳人的人頭。戴著黑色泳帽,一副幾乎遮住大半臉的護目鏡,海浪之中根本無法看清楚面目的細節。

中情局在確認叛逃者身分後,便在全球範圍內追蹤吳偉光的去向、下落,並通知了世界各地中情局部門,搜尋吳偉光。終於在一個星期後有了初步資訊。

瓜地馬拉當地中情局幹員在查詢當地海關入境記錄中,發現一個疑似吳偉光的入境男子頭像,便將圖片上傳總部。總部通過對以往檔案裡吳偉光照片對比,卻只有51%的相似度,顯然這位男子面目經過化妝。

為了準確確認,便派雷諾和他的助手薇拉前往瓜地馬拉,就近觀察取證。

雷諾義大利血統,一米七五高的身材,一副拉丁人英俊面孔。為了掩飾相貌特徵,特意保留了鬍鬚、長髮,看起來像個不羈、頹廢的搖滾樂手。而薇拉金黃頭髮,碧綠瞳孔,唯有窄平的額頭,讓人想起她的斯拉夫血統,薇拉確實是俄羅斯後裔。

兩人穿著泳衣,牽著手走出酒店大門,向著幾分鐘路程的海灘走去。

高大的椰樹矗立海灘旁邊,椰樹葉子隨風搖曳;泛黃的沙子反射刺目的陽光;淺藍色的海水處,黑色火山岩礁石怵目驚心,像是大海黑色的瞳孔,注視著你。

那位神秘的遊客選擇一處很隱蔽的地方,鋪設了一張沙灘椅。背後是陡峭石壁,左右兩邊各有一棵高大椰樹,將濃密陰影投射在躺椅上。

一頂編織遮陽帽蓋在臉上,身上的肌肉黝黑發亮,顯然是多日日曬的結果。一動不動地躺著,發出輕微的鼻息聲,似乎在愜意地酣睡。

三三兩兩的遊客從「他」面前海灘經過,或者說笑,或者疾步鍛煉,並沒有人特意注意他。這裡是一幅海灘旅遊勝地日常的景象。

雷諾不敢輕易地靠近「他」,因為他們彼此熟悉,打過很深的交道。便和薇拉選擇一處距離「他」十米左右遠的沙灘椅躺下來。

兩人都戴著炫目的太陽鏡,無法看到他們的眼睛。薇拉靠著椅子背曲起腿,攤開一本書,書裡夾著一塊鏡子,可以反射到十米遠那位「遊客」處的景象。雷諾則側著身子,和薇拉輕聲交談,目光注射著鏡子,不斷提醒薇拉調整方向,以便更細緻地觀察。

近距離觀察這位「遊客」身材和吳偉光有80%的相似度,東方人特有的精瘦身材,結實的肌肉,看得出經過特別訓練,靈活有力,卻不顯眼。但無法取得面部特寫鏡頭,便無法得出百分之百的判斷。

雷諾和薇拉耐心等待著「遊客」起身的機會,準備好針筒相機希望抓拍到「遊客」的面部特寫。

下午四點左右,「遊客」慵懶地起身了,卻隨手將一頂偏大的遮陽帽扣在頭頂,起身向雷諾他們相反的方向走去。

薇拉著急準備起身,雷諾用手勢按住她。眼看著「遊客」慢悠悠地走遠了,薇拉生氣地直起身子,準備跟上,雷諾再次用手勢壓住她。

傍晚七點左右,雷諾穿著三角褲坐在酒店碧藍游泳池邊的躺椅上,喝著苦澀啤酒;薇拉早已投身池水中,長舒猿臂奮力游動著,似乎在抒發中午的怨氣。

燈光搖曳,不斷變幻的陰暗將椰樹、池水、尖毛草鋪就的傘亭置於藍色的夢中;酒吧音響傳來西班牙風格的爵士樂曲。

酒店門外傳來吉普車的聲音,一會功夫一位腳蹬拖鞋精壯漢子出現在門口,朝游泳池打量一番,便向雷諾所在位置走來。

這位是中情局瓜地馬拉幹員何塞,本地人,棕黑皮膚,披著一件印有椰樹圖案的短袖淺藍襯衫。

何塞和雷諾握手之後,便坐在鄰旁的躺椅上,和雷諾竊竊私語一會,便起身離去。

這次雷諾安排了明暗兩條線監視「遊客」,明線是雷諾和薇拉,暗線則是何塞和當地另外三名中情局雇員。

通過何塞他們的尾隨跟蹤,瞭解到這名「遊客」租住在臨海的一座二層豪華私人別墅,岸邊有私人遊艇,整個別墅設置了先進的紅外線監控系統。租客的租期是兩個月,已經住進一個多星期了。

雷諾心中暗自竊喜:如果這位「遊客」是吳偉光的話,則和吳偉光失蹤,潛逃出南粵省的日期剛剛吻合,說明吳偉光的第一站是瓜地馬拉。

選擇瓜地馬拉顯然是吳偉光多年前的準備,瓜地馬拉和中國沒有外交關係,同時瓜地馬拉護照容易獲得,護照免簽證國家140多個,易於轉移逃竄。

一夜無事,第二天清晨蒙特里科的集市上,「遊客」穿著寬鬆短袖襯衫,寬大的褲頭,蹬著一雙拖鞋,手裡拿著一個編織購物袋出現了。顯然是出來購物、買菜。

遠看這位「遊客」一米七五的身高,頭頂依然戴著一頂偏大的遮陽帽,一副碩大炫目的太陽鏡掛在鼻樑。

「遊客」分別在麵包店、蔬菜攤逗留一會,便向一座賣鮮魚的攤位走去。

走到一個亭柱旁,「遊客」嘎然停止了腳步,轉頭四周打量。三位同樣打扮的華人面孔男人分別從後邊、右邊、前邊方向他逼近。同樣的墨鏡,一色灰色的西服,腳上穿著皮鞋,手裡扣著遮陽帽。

空氣煞時凝固起來,陽光似乎停止了照射,「遊客」後背冒出絲絲冷汗,透過墨鏡他能感知到對面那個面色陰沉男子手中遮陽帽下黑洞洞的槍口。

一陣說笑聲傳來,迎面走來一位四十多歲,禿頂胖乎乎的華人男子,手搭在一個豔麗的黑人婦女後背。

婦女染黃的頭髮,編織成一條條小辮扣在頭上,身上幾乎掛著一件浴袍,隱隱可顯粉紅三角褲頭。

華人男子操著一口帶有中國南方口音的英語,和黑人婦女調笑著,一隻手捏住女人豐滿的臀部。

女人經過「遊客」身邊,腳下似乎拌蒜,向「遊客」倒去,手裡揚起的手帕即刻要兜在「遊客」的面部。

「遊客」斜轉身迅疾抓住女人的手腕,翻轉將手帕扣在女人的嘴臉;同時另一隻手掐住了華人男子的咽喉,一絲血頃刻從華人男子脖頸流出。

女人斜躺在華人男子懷中,昏昏沉沉;華人男子驚恐地看著滴落在胸前的血跡,顯然「遊客」手指中間夾著小巧利刃。

另外三個華人男子停止了腳步,被這突發狀況搞得有點遲鈍。

「遊客」冷冷地注視著對面男子,將身體側轉到華人男子、黑人婦女的背後。

對面那個面孔陰沉男子愣怔一會,依然頑強地衝著其他兩位點點頭,手中的遮陽帽慢慢抬起,似乎在給「遊客」思考的時間。

就在「遊客」沉思片刻時,對面華人男子背後突然出現了雷諾,一隻手頂住華人男子的後背,另一隻手拿下了他的遮陽帽。

其他兩位華人身後也出現了相同情形,分別被莫名出現的當地人頂住了後背,拿下了手中的遮陽帽。

一輛麵包車急速駛來,停在街心當中。

雷諾迅速押著華人男子上了麵包車,轉頭衝著「遊客」撇撇頭。「遊客」咧嘴一笑,揚手砍在身邊男子的脖頸,男子歪頭緩緩躺了下來。

「遊客」提起身邊購物袋,轉身搖晃地離去。

三位華人男子都是從香港出發,深夜入境。那個中國南方口音的華人是當地人,顯然是這裡的中國情報系統的線人;黑人婦女是當地華人雇傭的妓女。

雷諾將五人關押在當地中情局的安全屋,分別審問,但所獲並不多,只是知道他們接到命令,盡可能活捉「遊客」,遇到反抗就地處決。

雷諾驚歎中國情報系統的能力,中情局也才是一個星期後確認了「遊客」下落,中國方面幾乎是和中情局同時查詢到,並立即採取措施。

只是老對手凶多吉少,這讓雷諾隱隱地有絲快意,也讓雷諾增強了勸降的信心。

總部也發來急電告知:盡最大可能勸降「遊客」,不到萬一不可武力脅迫。顯然總部也對這位「遊客」充滿了幻想,畢竟「遊客」是近幾年少見的具有情報價值的物件。

總部通知將四位華人押往美國關塔納,繼續審訊,黑人婦女就地處理。

雷諾睡了一個好覺。何塞是個有能力的探員,第一時間察覺到一批莫名華人靠近「遊客」,及時通知雷諾採取措施,才不至於讓局面尷尬,讓行動失去價值。

清晨聽到何塞彙報,監視物件一夜無事,依然在別墅裡。雷諾輕鬆很多,決定今天和「遊客」攤牌,直接勸降。

中午飯後,在別墅附近負責監控的何塞發來資訊:「遊客」已經到了海灘。

雷諾和薇拉便起身,談笑風生地往海灘走去。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暗戰赤龍
  • 暗戰赤龍
    這樣的活動人來人往,著實讓孫忠一陣緊張。親自站在大廳門口觀察各色人的走動,還不時通過對講機詢問外邊暗哨的情況匯報,好在一切平安,沒有事情發生,孫忠既覺得欣慰,又覺得失望。
  • 暗戰赤龍
    喬副部長不滿意許青平的話,但也知道她是不得已隨和;更不滿意的是余副部長對安全部的工作指手劃腳,隨意抹黑。
  • 她的二個兒子僅小時候短暫見過母親,以後只是在相片上和夢裡見到。二個可憐的孩子從小就失去父母的關愛,天天想念父母,眼淚濕透了枕頭。
  • 暗戰赤龍
    她知道吳偉光聯繫她的目的,只有他母親能讓他如此上心,哪怕有暴露一個潛伏線人的危險而主動聯繫她,可是這確實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 共產黨本性難改,拒絕了歷史給予的寶貴機遇。全會文件墨蹟未乾,就與越南交戰,發動嚴打運動,用殘暴的手段強行計畫生育,六四開槍殺學生
  • 暗戰赤龍
    許青平並沒有回到自己宿舍,而是驅車前往南沙島,那裡的風景區有一片高檔別墅區。粵港澳京等地的達官貴人都喜歡在那裡置辦度假住所,因為這裡交通方便,又可以遠離政治中心,但一旦發生什麼事,卻又能及時參與進來。
  • 暗戰赤龍
    許青平知道這個部門很多人利用安全部門特殊的權力、保密的性質從事原油、食品油、高檔紅酒走私,倒賣國際上緊俏的物資。總之哪種商品有市場,他們就幹什麼。
  • 這是五六十年代中國人還在餓著肚子等死時運去支援越南的禮品,這證明共產黨寧可把國內百姓餓死,也要把糧食送去越南抗美。越南人拿了中國送的武器、吃了中國送的糧食卻反目成仇,反過來打中國人,中共做的事是何等荒唐可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