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2)南粵疑雲

作者:戟楓
暗戰赤龍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383
【字號】    
   標籤: tags:

第二章:南粵疑雲

夜風吹動落地窗簾,拍打著木地板,發出悉索聲音。落地窗前坐著一位老婦人,臉部處在幽暗處,看不清表情,一動不動坐著。

昏黃月亮徘徊許久,漸漸躲進黝黑山峰背後,周圍景色越加模糊不清,黑影重重。

這是一座傍山別墅,兩層樓高,背靠山嶽,周圍樹木高大森嚴,將其掩映其中。

別墅門外陰影處停著一輛四座麵包車,車窗打開,菸頭一明一暗閃著星火。車內坐著兩個勁裝男子,頭戴著耳機,觀察著眼前顯示幕裡的情況。

老婦人依然坐在二樓落地窗前的座椅上,一動不動坐了兩個小時了。只有走廊上的廊燈亮著,勾勒出她的身形。

一會耳機裡傳來聲音:「情況怎麼樣?」

領頭的男子回答道:「兩個小時前,老太太在電腦上通過whatsapp和一位女子通話後,就一直坐在窗前沉思,沒有動過。」

「查清通話物件沒有?」

「已經查清了,是吳處在美國的表妹吳怡青。」

「什麼內容?」

「老太太告訴吳怡青,他表哥失蹤了。讓吳怡青如果和她表哥聯繫上了,立刻通知她。」

「哦!有沒有異常?」

「目前看起來沒有,吳怡青很驚詫,似乎也感到突然。老太太只是叮囑她,也沒有說太多情況,互相安慰之後,就掛機了。」

「嗯!嚴密監視,有情況立刻報告。」

「好的,譚處。」

領頭男子放下耳麥,深深吸口煙,吐了出去。

「李隊,你說吳處混得好好的,怎麼突然失蹤了?」旁邊那位年輕的謹慎地詢問。

「不要多想、多問,把眼前任務辦好就行了。」,領頭男子扭頭嚴肅回答到。

正值多事之秋,貿易戰、香港修例風潮、武漢肺炎漫捲中國輸出海外,種種事端接連出現發生,又發生了吳處失蹤事件,謠諑滿天飛。在體制內浸淫多年的李隊深知謹言慎行,嚴守風紀才是保命之道。

兒子的突然失蹤,雖然讓王淑華內心強烈震撼,但現在看來早有跡象。一年多前兒子不斷催促自己去美國和妹妹一家團聚,似乎就是為了今天的「出走」做準備。

十年前老伴去世後,兒子就是她的唯一感情支柱。周圍親戚基本上都移民海外。妹妹一家也催促她多少回,而她都無法擺脫心中的羈絆,猶猶豫豫至今,成為兒子的累贅,王淑華心中有點惱恨自己。

兒子從小聰穎過人,十九歲在北京一所重點大學讀大二時候,被國家安全部門看準,選拔到南京國際關係學院進修。

一晃六年過去,掌握了三門外語的兒子,被派往一個歐洲小國大使館擔任武官助手,然後是非洲、亞洲、美洲,幾乎一年換一個地方。

兒子每次回家都給王淑華帶來不同國家的禮物、特產,自己也是越發精神抖擻,眉宇之間充溢著自豪、自信、嚮往。

可是不知什麼時候起,兒子回家後再也沒有那麼興高采烈,總是一個人把自己關在書房裡看書。也許是從他調離外交部門,真正從事安全工作開始吧!

王淑華雖然不知道兒子具體幹了什麼,也從不打聽兒子工作上的事情。但兒子離開家的時間越來越長,基本是一年時間才回來一次,每次回來都是鬍鬚滿面,神情滄桑疲憊。

有時候聽到兒子在房子裡悲憤地大呼,敲打著桌子;兒子越來越沉默,越來越陰鬱,臉上似乎陰沉得擰下水。

王淑華心裡著急,卻不知道怎麼勸慰兒子。從事安全工作人員的家屬都接受了安全教育,不能打聽兒子工作上的事情。

王淑華便攛掇著給兒子介紹一門婚事,可是兒子工作的性質,就是選擇物件也受限制,必須接受安全部門的背景調查。

給兒子介紹了幾個紅色背景家庭出生的女子,兒子幾乎都一口拒絕。只有兒子的一位同事來過家裡,是一位少見的漂亮女子,家庭背景也厚實,父親是北京軍工部門的領導。

王淑華盼星星盼月亮,希望兒子早日成婚,可是一晃五六年過去了,他們沒有一點動靜。

王淑華清理過兒子的書房,看到了一些市面少見的書籍:《聖經》、《世界戰爭史》、《國富論》、《道德情操論》、《作為意志和表像的世界》、《通向奴役之路》、《阿特拉斯聳聳肩》。

從中王淑華漸漸體會到兒子一些思想軌跡,也感到兒子正在向一個「深淵」滑去,逼近危險。

曾經試圖和兒子溝通思想,但作為理工科出生的科研人員,王淑華在人文社科方面的知識不足與兒子進行深入的討論。兒子在國外多年,看來是被資本主義思想「腐蝕」了。

也許是這些思想儲備,王淑華對兒子的「出走」,開始是非常震驚的,釐清了兒子幾年來的思想軌跡、行為軌跡,就不再緊張惶惶不安了,兒子顯然是做了多年準備的。

記得兒子從美國執行任務回來,就開始和平時厭惡的一些同事和好了關係,與他們出入一些燈紅酒綠的場所,結交一些商人,形形色色的,來自各個國家和地區。

兒子手頭也闊綽起來,沒有一年時間便買了這棟依山傍林的豪華別墅,將王淑華接過來居住。

兒子不再那麼清高、孤傲,和領導、同事關係處得也越來越好,職位躥升得也很快,成為一名處級幹部。

想到這裡,王淑華緩緩起身,捶了一下有點麻木的雙腳,踢了踢雙腳,向臥室走去。

吳偉光的「出走」,在整個安全部門引起了轟動,但其實所知的人很少的。

因為吳偉光所處的地位,以及多年來從事幾個重大案件的處理,掌握過多絕密情報。

總部在評估風險後,立即召回了所有和吳偉光有過交集的情報人員。並暫時隔離了吳偉光的上司、下屬,分別予以審查,以檢討評估洩密風險。

作為情報系統的「精英」,吳偉光的業績非常顯赫的。先後深入東南亞地區抓獲多位元「顛覆分子」,策反多位元美國高科技公司職員,獲得重要軍工技術資料。

這也是吳偉光不到四十歲升任北美處處長的本錢,當然也和他本人廉潔、敬業,一絲不苟的工作態度有關係。

吳偉光一直是這個系統要求上進年輕人的「偶像」,但他一直沒有結婚,成為他進一步上升的障礙。

傳說吳偉光和本系統一位元「女神」戀愛,見過那位女子的人都說,那個女子太漂亮了:鵝蛋臉,雪白細膩皮膚,挺拔窈窕身材,像過去的一位電影明星張金玲。

而且家庭背景非常深厚,爺爺是系統內一位元資深老幹部,父親是北京一家軍工集團總經理。

系統內的人都說,吳偉光如果和這位女子結婚,四十五歲前就能升任副部級,沒有一點懸念。可是多年過去了,兩人並沒有結婚。吳偉光一直未婚,那位女子也是如此。

如果說大多數人惋惜吳偉光的「出走」,有一位卻是心中樂開花。就是南粵省安全部門東亞處的處長,譚鑫。長著一副娃娃臉,細白的皮膚,有點女人氣,可是目光卻透著陰鷙和玩世不恭。

不錯,這位譚處有著驕人的家庭背景,為人也是驕橫跋扈。和吳偉光的衝突,除了看不慣吳偉光的清高、孤傲,就是和那位「女神」有著密切關係。

他一直追求「女神」不得,前幾年因為吳偉光的關係,「女神」對他棄之不理。可是吳偉光和她並沒有成婚,她依然對他冷眼相對,這讓譚處懊惱不已,不知如何發展關係。

此刻,譚處正在一間寬敞辦公室裡彙報工作,寬大辦公桌後邊坐著一位頭髮花白,六十多歲的老者,細瘦長臉,不染一絲鬍鬚。

當聽到派往瓜地馬拉執行任務的三個幹員全部「失蹤」,吳偉光也不見了蹤跡。

這位看起來很有城府的老者還是憋不住大聲斥責到:「這就是你幹的好事啊?你自己信誓旦旦地挑頭出來說要抓回吳偉光。總部要資源給資源,要人給人,結果就是損失了人員,連吳偉光也不見了啊!?」

「喬叔,看您著得那門子急啊!吳偉光只是暫時逃脫啊!我們會盡快找到他,抓丫回來的啊!再說他所知道的情報,不是都處理了嗎?不會有多大損失的。」

「扯淡!你知道個屁啊!吳偉光竊取了這次疫情的絕密資料,一旦洩露出去,黨和國家要遭受多大損失啊!敗家子啊,敗家子!」

老者捶桌痛駡著,突然發現自己說漏嘴了,又正色對面色驚恐的譚處呵斥道:「我剛才說的不准洩露一個字,否則就是你有驚天背景,也會要了你這兔崽子的命。」

「知道了,知道了,喬叔,規矩俺知道的。」譚處白嫩的臉上掛著細微的汗珠,連忙應承到。

看到這個侄子輩下屬誠惶誠恐的樣子,老者又緩和了口氣:「你要緊盯著吳偉光的母親,他是孝子。」

「是!喬叔您瞧好,一定給丫老太太點厲害。」

「蠢貨!讓你緊盯,不是讓你給她厲害看,而是要好好地相待她,讓她不能受一點委屈。這是我們的籌碼啊!」老者又發火了,有點恨鐵不成鋼地罵道。

「明白了,明白了。」

「真的明白了?」老者不相信地追問一句。

「真的明白了。喬叔謝謝您指點。」

「那就滾吧!盡快查清吳偉光的下落,及時通報情況,由我決策。」

「好的,好的,我馬上去做。」譚處轉身有點屁滾尿流地狼狽出去。

老者看著他圓滾滾的身形消失在門後,不由地深深歎口氣,內心暗討:這自己人基本上是廢物,而那些草根上來又不讓人放心,這紅色江山還能維持多久啊!?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暗戰赤龍
  • 暗戰赤龍
    這樣的活動人來人往,著實讓孫忠一陣緊張。親自站在大廳門口觀察各色人的走動,還不時通過對講機詢問外邊暗哨的情況匯報,好在一切平安,沒有事情發生,孫忠既覺得欣慰,又覺得失望。
  • 暗戰赤龍
    喬副部長不滿意許青平的話,但也知道她是不得已隨和;更不滿意的是余副部長對安全部的工作指手劃腳,隨意抹黑。
  • 她的二個兒子僅小時候短暫見過母親,以後只是在相片上和夢裡見到。二個可憐的孩子從小就失去父母的關愛,天天想念父母,眼淚濕透了枕頭。
  • 暗戰赤龍
    她知道吳偉光聯繫她的目的,只有他母親能讓他如此上心,哪怕有暴露一個潛伏線人的危險而主動聯繫她,可是這確實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 共產黨本性難改,拒絕了歷史給予的寶貴機遇。全會文件墨蹟未乾,就與越南交戰,發動嚴打運動,用殘暴的手段強行計畫生育,六四開槍殺學生
  • 暗戰赤龍
    許青平並沒有回到自己宿舍,而是驅車前往南沙島,那裡的風景區有一片高檔別墅區。粵港澳京等地的達官貴人都喜歡在那裡置辦度假住所,因為這裡交通方便,又可以遠離政治中心,但一旦發生什麼事,卻又能及時參與進來。
  • 暗戰赤龍
    許青平知道這個部門很多人利用安全部門特殊的權力、保密的性質從事原油、食品油、高檔紅酒走私,倒賣國際上緊俏的物資。總之哪種商品有市場,他們就幹什麼。
  • 這是五六十年代中國人還在餓著肚子等死時運去支援越南的禮品,這證明共產黨寧可把國內百姓餓死,也要把糧食送去越南抗美。越南人拿了中國送的武器、吃了中國送的糧食卻反目成仇,反過來打中國人,中共做的事是何等荒唐可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