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下篇 綻放(20)

【金色種子】因萬人上訪中南海的新聞報導 走入法輪功

採訪、撰稿:曾祥富 ‧ 黃錦
金色種子
《金色種子》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6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緣起】《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這本書主要紀錄了法輪功在台灣發展的脈絡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這些珍貴的歷程也是一部活的歷史。

1994年,一對台北夫妻在山東濟南的奇妙緣起,上海醫師的遠渡來台,貴州老翁的花蓮探親,捎來了大法的種子,串起了曠世難遇的修煉機緣。

2016年2月編輯小組逐步展開台灣北、中、南各地的專訪,歷經錄音檔聽打後再交互查詢比對,歷經三年,終能彙整集成冊。比原來預期的還要艱難。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大紀元推出《金色種子》一書全文連載,期望這本書的刊登,讓法輪大法在台灣的發展足跡,能夠更完整的留下一個歷史見證。

接前文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台灣電視台報導了當天清晨約萬名大陸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旁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這是自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以來,在中共敏感的政治禁地的最大上訪事件,震驚國際。

從電視台的畫面中,台灣民眾看到道路兩側擠滿著衣著樸實的人們,或站、或坐,神情安適而平靜。路邊停放了許多警車,每相隔不遠處就站著一個警察。人群中有人雙手端著書靜靜的閱讀,也有人「緩、慢、圓」的煉起法輪功,手上沒有標語,也沒有喊口號,馬路上的車輛暢通如昔。

金色種子,法輪功上訪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台灣電視台報導了大陸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旁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路旁站滿著神情安適的人們。(大紀元)

從清晨到夜晚,事件落幕。報導說,萬人離開後,街道乾乾淨淨沒有留下一片紙屑。這一幕讓許多台灣民眾十分震撼,也對這未曾聽聞的「法輪功」產生了好奇心。當時四十八歲家住屏東的官育真就是其中之一,當天早上她看到電視台以「快報」的方式報導著,她心想:一群普通百姓靜靜地站在路旁,有的煉功、有的讀書,「那是怎樣的一個團體?那種祥和的狀態是如何做到的?怎麼電視說是『包圍』?」於是她找到資料,拿起電話,撥打住家附近煉功點負責人電話,隔天就到煉功點學煉法輪功了。

像她這樣的人為數不少。

中正大學教授:這群人太勇敢了!

為了不讓學齡的小孩養成看電視的習慣,中正大學企管系副教授艾昌瑞家中沒有安裝有線電視,家裡的電視機成為客廳的裝飾品。四月二十五日晚間,他從學校回家後,卻心血來潮地告訴妻子:「我們看一下新聞報導吧!」

打開電視,看到了這則報導,他轉頭告訴妻子:「這群人太勇敢了。」

長期觀察兩岸政經形勢的艾昌瑞認為,一九八九年之後,大陸民眾更不敢表達自己的想法,「政治你不要碰,經濟隨便你怎麼弄都可以。」所以「法輪功」一開始進入他腦海裡的印象是:一個優質勇敢的團體。

隔天,艾昌瑞授課完畢開車回家途中,他照例打開廣播,這時,飛碟電台節目主持人趙少康正在專訪法輪功學員,他一邊開車一邊仔細聽著,「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法輪功是指導修煉的佛家功法。」

聽到「佛家功法」,艾昌瑞便產生了興趣與好奇。

自小,艾昌瑞家中就供奉一尊觀世音菩薩,那是媽媽虔誠信仰的對象,小小艾昌瑞跟著母親上香、膜拜,當犯錯被媽媽責怪、或心裡失意時,也會在上香時跟祂說說心裡話,有時也祈求觀音菩薩保佑家人平安。

在佛教的薰陶下,相信神佛存在的艾昌瑞,求學時期就看了許多佛教、道教的書籍。剛到美國明尼蘇達州大學攻讀碩士時,他照著一本佛教書籍靜坐、打禪,當他扳起雙腿盤坐,儘管雙腳疼痛讓他忍不住齜牙咧嘴,內心卻進入一種寧靜的狀態,遠赴異鄉求學的緊張情緒瞬間消失,「接下來那個學期不論做什麼我都不緊張了,上課不緊張、考試不緊張。」最後他以優異成績畢業。

這個體驗,讓他養成靜坐的習慣。「人體可能不像我們西醫講的那麼簡單。類似佛教禪宗這種哲學的探討,可能也有它的道理,我不是很懂。」因此,在廣播中聽來賓提到法輪功有一本書叫《轉法輪》,他馬上向益群書店訂購。

收到書後,他花了整整三個夜晚閱讀。一邊看書,他一邊以手敲打書桌驚歎道,「對啊!就是這個道理!」「喔!原來是這樣啊!」

雖然在大學裡任教,「我一直想找一個老師,告訴我人生這條路怎麼走,因為我實在有點茫然,我是誰?人生到底是賺錢好呢?還是該做什麼?因為有各派各種不同的學說,然後書看多了,就讓自己更複雜了。」

閱讀《轉法輪》之後,「過去很多疑問,對人生的困惑,看書後至少解了一大半了。也讓我知道『修煉』兩個字真正的意涵在哪裡,未來的人生要怎麼走。內心那種滿足跟喜悅,非常、非常強烈。」他興奮地告訴妻子:「我找到自己的老師了,我要開始修煉法輪功。」

修煉之後,在學術研究上也有新突破,他認識到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如果可以成為一種「善循環」,對地球和人類社會才會有好處。為了讓學生體會這種富含倫理精神的「善循環」,上課時他總會盡量收集相關資料扣緊時事,讓學生能在實際案例中看到良善企業經營帶來的正面影響,也探討不當經營行為對人類社會的負面消耗。

而在不同的企業進行演講時,他總推薦大家學煉法輪功,他認為這不僅有益於學煉者的身心,也有助於企業的營運。

親和力十足的艾昌瑞頗受學生歡迎,大學部的學生暱稱他「小艾」,研究生則叫他「老艾」。有學生因此開始學煉法輪功,後來這群學生也在中正大學成立法輪功社團,並由艾昌瑞擔任社團指導教授。同時,不同地區舉辦九天學法煉功班需要心得分享時,他也經常奔波趕赴。

金色種子
艾昌瑞教授二○○五年出席「法輪功四二五和平抗暴六周年——揭發中共暴力謊言本質」座談會。(博大出版社提供)

紐約州律師:終於找到智慧的泉源

律師朱婉琪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八日翻開《中國時報》時看見相關報導。那是一整版的法輪功新聞,但吸引她的不是這場萬人上訪,而是主新聞旁的兩則小報導。一篇文章報導了二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在深圳的廣場上煉功,離開後沒留下任何垃圾。另一篇報導則提到,法輪功依循著「真善忍」的原則修煉。

這半年來經歷著身心無比煎熬的朱婉琪心想,如果自己去接觸修煉「真善忍」的人們,或許會受他們感染,心情會好些。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突如其來的腹部疼痛,伴隨著不正常的出血與分泌,經醫院檢查後證實,朱婉琪的卵巢裡長了兩個良性腫瘤,所幸,醫生告訴她不需手術:「打針吃藥應該會好。」

但兩個月過後,不正常的分泌與出血越來越多,朱婉琪轉向一位曾幫總統治病的「國醫」求診,這名中醫師信心滿滿的說,腫瘤不會是大問題,熬藥吃兩個月就會好轉。

又兩個月後,一九九九年二月,她感覺下腹部沉重了起來,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差,回到醫院再做檢查:「結果兩個瘤變成四個瘤,腫瘤越來越結實。」

身為獨生女,不願讓年邁雙親擔憂,朱婉琪表面強作鎮定,內心懊喪。在繼續的治療過程中,又尋遍了中西名醫,甚至找氣功師發氣治病,到了四月中旬,四個腫瘤已經變成七個,結實得像兩串葡萄沉甸甸的掛在腹部,站立時身體都不自主的向前傾斜,更無法久站。

這時醫生勸告說,必須摘除卵巢,否則良性腫瘤極可能轉變為惡性。這消息對全家人無疑是晴天霹靂。「我原本力持鎮靜的心態也開始消沉了,走到人生十字路口的我,身心難以為繼。」朱婉琪回憶道。

作為父母唯一的掌上明珠,自小受父母傾力的栽培,求學過程一路成績優異,是學校的風雲人物,經常擔任班長及社團活動的骨幹,是演講和作文比賽的常勝軍。朱婉琪國中以四育總成績第一名畢業,高中北一女中則是以德育成績第一名畢業。

政治大學法律系畢業後,先取得東吳大學法律系碩士學位,後出國取得美國長春藤賓州大學法學碩士學位,並考取美國紐約州律師。當過令人稱羨的外交官、記者,當時的她是一家金融產業的法務主管。

這場意料之外的病痛,讓她嚐到生命谷底的滋味。

朱婉琪放下報紙,依循著報載聯絡了煉功點負責人,並在他的建議下,到書局購買了《轉法輪》。

朱婉琪敘述,當翻開《轉法輪》,每念一句都會覺得自己的腦袋像是被重新組裝過一樣,「我曾百思不得其解的人生難題,這本《轉法輪》裡面似乎都含有答案。」

除了茅塞頓開般的啟悟,朱婉琪還真實感受到一股股能量自書裡一波波的向身上襲來。「當時心情激動不已,知道自己終於找到智慧的泉源,內心受啟發的快樂勝於一切,於是當下決定學李老師的法輪大法。」

三天後,朱婉琪參加了九天學法煉功班。第一天回家後,剛學的第一套功法動作都還不甚熟悉的她,卻感受到有股強大的電流在全身經脈和末梢神經循環著,原本小腹下部用手就可以摸到的一串腫瘤硬塊,竟消了一半,硬塊也奇蹟似地變軟了。「近半年生不如死的痛楚感覺竟然變得模糊了,當時簡直不敢置信。」原來無法站直的身體,站直了,朱婉琪頓時紅了眼眶,心裡激動莫名。當晚,毫無倦意的她,就這樣史無前例地清醒了一夜。

一個月後,長達半年不正常的出血與分泌也停止了,並且感受到腫瘤真真切切的消失了。此時的朱婉琪,驚喜而激動萬分,「我的身心竟奇蹟似地重生!」

個性耿直的朱婉琪十分受朋友歡迎,嫉惡如仇愛打抱不平的她,卻也常讓好友頭痛。

年輕的她曾走在路上大聲告誡當街怒罵小孩的婦人:「請妳不要罵小孩,小孩會失去自尊心。」又曾從計程車上拉下插隊的民眾;在公車上也經常要求年輕人讓座給老年人……

同學和朋友常笑說在朱婉琪身邊要隨機應變,必要時得裝作不認識她,以免在這個充斥暴力的社會惹禍上身。

在外人眼中,總是行俠仗義的朱婉琪當上律師,真是再適合不過的了。

後來朱婉琪擔任法輪功人權律師團的義務律師及發言人,自法輪功在一九九九年受中共鎮壓的第一天開始,她積極的為法輪功反迫害而全球奔走、發聲。在二○○九年法輪功遭受迫害整整十年時,她自述道:「十年來,我走訪了十幾個國家及地區,旅行百餘次,與其他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共同努力的向不同的社會、不同的階層、種族的人舉出事證、例證說明法輪大法的美好,揭發中共的謊言及鎮壓的真相。這十年過程中,發生了太多感人的故事。我們獲得許多人善行的支持,他們默默的義舉真是激動人心。」

金色種子
二○一三年朱婉琪律師在集會上呼籲聯合國正視江澤民等元兇的罪行。(博大出版社提供)

接下文)@

點閱【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標題〈因新聞報導而開始煉功〉,本文選自《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版權歸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歡迎傳閱和轉載,不得更改。

購書請洽: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金色種子
    我常想,如果中共沒有壓制迫害法輪功,如果法輪功在中國能像在台灣一樣自由發展,那麼,中國可能將有數億遵從「真、善、忍」的好人,就不會有獨裁暴力、貪婪枉法,那會是一個多麼美好祥和的兩岸,多麼和平繁榮的世界!
  • 不久前我畫了一幅圖,腦海不由地就隨線條流轉,那是行旅時搭火車從花蓮到台東的窗外所見-一大片一大片望似無垠的黃橙橙油麻菜田。後來在畫作空白處,我臨筆一揮,題上「陽光下的油麻菜田」。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長春開辦了第一場的法輪功學習班,法輪大法正式對外廣傳。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廣州舉辦的學習班,則是最後一場完整的講法傳功班,之後,李老師便只講法而不教功。這短短兩年多期間,台灣也有人參加了李老師的親自傳法教功班。目前所知,最早接觸到法輪大法的台灣人是一對夫婦:鄭文煌與妻子何來琴。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七日這天清晨六點半,何來琴與先生在花鐘附近掛上女兒手寫的「法輪大法好」橫幅,打開錄音機播放煉功音樂,開始煉功。台灣第一個法輪大法「煉功點」就這樣成立了。
  • 金色種子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洪吉弘上了第一天的九天班,內心興奮莫名,他從此牢記這個日子,他說這天是他人生的轉捩點。「李老師講的法,就是我一輩子所追求、所要的東西。因為他的內涵很深。」他發現《轉法輪》書中把他以前想知道的武學「心法」完全展現出來。
  • 金色種子
    在一般人印象中,公園裡練功的大多是上了年紀的人,目的是健身。而祛病健身的奇效也的確是法輪功迅速在中國蔚為風潮的因素之一。不過,法輪功實為修煉,不僅止於鍛鍊身體,因此不少身強體健的年輕人,一旦認識了法輪功修煉的內涵,即使沒有祛病強身的需求,他們也紛紛走進了煉功人的行列。廖曉嵐與杜世雄就是其中的例子。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將法輪功推向國際,一時間,國際社會開始好奇「法輪功」到底是什麼?國際媒體開始競逐報導,台灣媒體也爭相採訪,法輪功成了鎂光燈下的目標。此時的台灣法輪功學員也被動的面向媒體、面對大眾。
  • 劉慶在法輪功遭受迫害時,基於正義感為法輪功說公道話,隨後開始跟先生李旻一起煉法輪功。由於中共邪黨宣傳的無神論在她的思想中根深蒂固,使她一直不相信神佛的存在,無神論一直在阻礙著她真正的走入法輪功的修煉。在她命懸一線的關鍵時刻,是什麼原因使她徹底拋棄了無神論,真正走進大法修煉,而獲得新生的呢?
  • 李旻看到了大法在他母親身上所體現出的這種神蹟,他很快就放棄了『無神論』,他自己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同時他和他母親在這種無病一身輕的幸福中快樂的生活。
  • 金色種子
    在華盛頓特區康乃迪大道的中共駐美大使館前,有一個面積不大的街心花園,人稱「小天安門廣場」。當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千里迢迢奔赴北京的時候,海外的學員們則聚集到了這裡,與去北京上訪的學員們遙遙呼應。他們要向中共領館反映:不應該禁止修煉法輪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