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白朮治疾出神入化 清代名醫李炳得張仲景真傳

文/顏雯
中國古代有不少因善用某種草藥而得名的醫生。(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5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中國古代有不少因善用某種草藥而得名的醫生,如金代名醫劉河間有位姓穆的弟子,因善用大黃而被人稱為「穆大黃」,明代名醫張介賓因善用熟地而被人稱為「張熟地」。這類醫生有很多都隱於民間,為當地的百姓所稱頌。清朝年間,善用白朮的李炳就是這樣一位極具口碑的醫生。

李炳(1729~1805),字振聲,號西垣,是江蘇儀徵人。他從幼年時就開始學醫,卻一直未能掌握玄奧、精深的醫理。李炳很苦惱,於是決定潛心鑽研《易經》。十年後,他終於對四時變化、陰陽消長之理有所頓悟,還發現了《靈樞》、《素問》的精妙所在,在醫學上大有長進。

他年輕時曾往來於湖北、浙江、江蘇、安徽等地,到了晚年,就居住在江蘇邵伯鎮瓜州渡口一帶。因他喜歡鑽研醫書,平時與他交往的人不多,但喜歡聽他暢談醫學的人卻並不少見。他談起深奧的醫理來頗有文采,一點也不枯燥。他用詞簡單卻很有章法,有時還頗像詩句,讓人聽起來意猶未盡,難免會沉醉其中。

李炳不僅鑽研過上古的醫書,對「醫聖」張仲景的醫書也理解頗深。他善用白朮,也是因為從張仲景的《金匱要略》與《傷寒論》中獲益良多。

有婦人腹脹得厲害,醫生給她開了藥後,不但沒能使她的病情好轉,反而更加嚴重了。李炳告訴她,只需要服用白朮即可。到了第五天,她的腹脹就消失了。有個病人渴得厲害,吃遍了所有的涼性藥物,卻一直不見好。李炳讓他服用白朮,他第二天就好了。

當別人問起白朮為何會有這樣的療效時,李炳回答說:「這都是張仲景的書中所記載的療法。他在《金匱‧痙濕暍篇》中曾說過,如果一個人大便很堅硬但排小便很順暢,就得在藥方中去掉桂而加上白朮,因為白朮的通便效果勝過其它。他在《傷寒‧理中圓》中也說過,對渴了要飲水的病人,得在藥方中加上白朮,因為白朮止渴的功效極大。」

肥胖、肌肉鬆弛可能是脾虛的問題,可用黨參、炒白朮泡茶來健脾。(Shutterstock)
清朝的名醫李炳善用白朮。(Shutterstock)

後來有一個姓趙的病人,背部惡寒,別的醫生都認為他得的是少陽病,於是給他開了肉桂、附子之類的藥。可他服藥後,病情仍不見好轉。李炳看過後,給他開了白朮、茯苓、桂枝的方子,他照方服用,馬上就好了。一位姓余的病人已六十歲了,腰背疼痛,咳痰且有寒熱的症狀。李炳讓他服用白朮、茯苓,他的病很快就好了。李炳說:「這也是在《金匱要略》中有所記載的。趙某的症狀是『留飲』,余某的症狀是『伏飲』,二者都是痰飲症的一種,服用白朮再合適不過了。」當地人見他用白朮竟這般出神入化,都稱他為「李仙」,還親切地叫他「李白朮」。

除了白朮,李炳也將《金匱要略》中的其它方子運用得十分嫻熟。通過鑽研張仲景的醫書,李炳早已領悟到了處方配藥的神妙之處。他未見醫聖其人,卻在千年後深得他的真傳。

李炳在研讀張仲景的醫書時,也曾跟隨一位醫生學醫。有一天,這位醫生正在治療一位傷寒病人。他對病人說:「你身體就像背著棍杖似的,此乃陰症。」他用生薑、附子配藥,可病人服用後,依然毫無起色。李炳在一旁仔細觀察著,他提出用大青龍湯,結果病人喝下藥,第二天就好了。

李炳的老師覺得十分驚訝,還擺了一桌酒席來慰勞李炳。老師問他:「怎麼會想到用大青龍湯呢?」李炳回答:「身體像背著棍杖似的病人一般都無法轉動身體,但這個病人卻能翻身,有時起來,有時躺下。他一直喊疼,可身體卻活動自如。於是我想,他患的可能不是陰症,不妨先給他發發汗吧,但沒想到竟會有效。」老師聽了很高興,當即就告訴李炳:「從此以後,你可以開始行醫了。」

正所謂醫與道相通,更何況李炳還鑽研過十年的《易經》,說他能開出驅鬼的方子,也絕非是虛妄之言。據史料記載,李炳曾給一位姓周的後生看過病。他頭痛不已,李炳說:「這人身上有鬼氣,怕是被鬼物附身了。」旁邊的人都認為不可信,可沒過多久,他們就親眼看到了。李炳說:「現在鬼物就在他的肝上,不肯離去。」接著,他將羌活、獨活、川芎、細辛、防風、荊芥、升麻、甘松等這類有昇陽、發散功效的草藥碾成粉末,讓病人服用。不一會兒,鬼物就消失了,病人的身體也恢復了正常。從那以後,李炳聲名鵲起,他治好的那位病人還要拜他為師呢!

通過鑽研張仲景的醫書,李炳早已領悟到了處方配藥的神妙之處。他未見醫聖其人,卻在千年後深得他的真傳。(孫明國/大紀元)

這個不尋常的醫案被收錄在清代江南名士焦循為李炳所撰寫的《李翁醫記》中。焦循與李炳是亦師亦友的忘年交,李炳的墓誌銘也是焦循所作。對焦循來說,李炳不僅是能與之談論、研究《易經》的知己好友,也是為他自己及其家中至親治好過重病的大恩人。

焦循曾患病「嘔血,夜嘔數升,嘔已而咳」,以為「不治」;他父親「臂痛,不能舉」,「以為將成偏枯」,但李炳親身前往進行救治後,父子倆很快就恢復了健康。即使在去世前一個月之時,李炳還去了焦循家,為他身患重疾的兒子、媳婦、孫子診病。他們所患的不是急症,就是痼疾,還有被其族人誤診的疑難雜症,可李炳卻「不畏勞煩,不恤人言」,「爭命於須臾轉移之機,其應如響」,最終用通神的醫術治好了焦循一家人的病。

這家人感念不已,一個月後,得知李炳去世的消息,都像失去了親人一樣,泣不成聲,悲傷難抑。李炳是在嘉慶十年(1085年)七月去世的。一位曾被他救治過的農民知道後,當時就站在路邊哭了起來。

李炳德行貴重,無論患者身分如何,他總是盡心竭力,不問寒暑,不分晝夜,只要有人來請,就會親自前往救治。他重義輕利,對謀財取利之事從不上心,也從不以「調理」為名,將行醫作為牟利的手段。

正如《名醫李君墓誌銘》中所寫的那樣,李炳「拙於求富,巧於濟貧」,「惟人思之,知君術之神」。他不問「財利所在」,只願能「護之他人」、「以保庶民」。

參考資料:

嘉慶十五年《揚州府志》
《李翁醫記》
《名醫李君墓誌銘》

責任編輯:李婧鋮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明朝的帝王大多宅心仁厚、善用賢能,對御醫們也十分愛重。被載入《明史》的御醫戴思恭是太祖朱元璋力贊的仁義之士,是建文帝朱允炆心中當之無愧的太醫院使。到成祖朱棣時,對他的愛重則更是到了「時時樂與公語,或捋其鬚,或命坐御榻下,與論古今事,每抵暮始休」的程度。
  • 在清代康乾盛世之年,江蘇吳縣出了一位「多學能詩」、「工畫蘭,善拳勇」的名醫,他就是薛雪。薛雪,字生白,生於康熙二十年(1681年),卒於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他博學多通,為人灑脫、性情豁達,連所居住的山莊也「有花竹林泉之勝」。
  • 滑壽,字伯仁,生於元大德年間,卒於明洪武年間。據明代的《浙江通志》記載,他「醫通神,所療無不奇效」。《紹興府志》上也說,他能判定人的生死,與「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齊名。
  • 示意圖:明 仇英《人物故事圖冊》。(公有領域)
    北宋年間有一奇人,名郝允,是博陵(河北定州一帶)人。他年少時曾代替兄長隨軍征伐河朔,但因無法忍受軍中的辛苦,於是就逃走了。一天夜裡,月亮高懸,郝允行走在山間,走累了,就坐在一棵大樹下休息。忽然,一隻像大鳥一樣的東西飛到他頭上,他仔細一看,原來是一位黃衣道人。郝允立即雙手合十,乞求道人教給他謀生之術。道士說:「你就是郝允嗎?」然後,就傳給了他一些醫術。
  • 張擴,字子充,北宋年間「以醫名江東」,「其察脈非特知人之疾,至於貴賤福禍,期以歲月旬日,若神。」張擴與宋寧宗趙擴同名,為有所避諱,後多以「張子充」為名。
  • 說到神醫扁鵲,知曉其大名的中國人還真不少。不過,中國人知曉的扁鵲(約前407年—約前310年)原姓秦,名越人,戰國時代名醫,與華佗、張仲景、李時珍並稱中國古代四大名醫。盧醫、扁鵲是他的綽號。
  • 清朝初年,三吳兩淮的名醫中出了這樣一位奇人。他就是被明朝萬曆三十八年的探花、明末清初的禮部侍郎錢謙益稱為「醫聖」的喻昌。
  • 中藥摻硃砂造成鉛中毒事件引起民眾擔憂,但衛福部中醫藥司表明此為個案。應如何安心使用中藥?(Shutterstock)
    北宋崇寧元年(1102年),皇帝下詔,是凡有功、服務十年以上的醫官,可獲團練使的頭銜。當時的醫官張銳(字子剛)就獲封甘肅成州的團練使。
  • 元朝末年,江浙一帶有位與丹溪學派的創始人朱丹溪(名震亨,字彥修)不相伯仲的名醫,他叫葛[ascii]乾[/ascii]孫。葛[ascii]乾[/ascii]孫(1305~1353年),字可久,長洲(今江蘇蘇州)人。他天賦異稟、氣質不凡,且身材魁碩、體力超群。未滿二十歲時,他就喜歡鑽研擊劍之術以及排兵布陣之法,甚至對「百家眾技,靡不精究」,且「通陰陽、律曆、星命之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