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傑森:反外國制裁法若進港 外企速離

人氣 873

【大紀元2021年07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香港報導)美國政府7月16日首次發布了針對香港的商業諮詢,強調中共曾承諾的「一國兩制」已經結束,「以前僅限於在中國大陸所面臨的商業和法治風險,現在在香港也越發引人擔憂。」並提醒《港版國安法》對在港經營的企業、投資者、個人和學術機構等構成了「特別的風險」,中共已經依據該法抓捕了多名外國公民,包括一名美國公民。

商業諮詢警告,香港局勢正在惡化,在港企業面臨數據隱私風險、透明度和獲取關鍵業務信息的風險、執行美國制裁面臨中共報復風險等「四大風險」。

新唐人電視台政經評論員、YouTube「傑森視角」頻道主持人傑森(Jason)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美國政府發布此公告,對企業在香港投資的信心是一個打擊,對於香港的金融業和其它產業鏈,也是一個嚴肅的消息。由於中共上月通過了《反外國制裁法》,他擔憂,如果該法波及香港,一些外國企業將被擠壓在美中兩個「龐然大物」之間,不得不退出香港。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拜登比特朗普(川普)對華政策更進一步

梁珍:這也是拜登對華政策的一個體現。他對香港首次提出這樣的警告,是不是比特朗普對香港的政策還要再進一步?

Jason:目前來說他的新疆政策其實是延續了特朗普針對新疆的政策。當時特朗普對新疆有一系列的政策,對美國的企業不建議到新疆再去投資,他(拜登)只是延續了特朗普的政策,他沒有創新。

但是他針對香港提出未來風險提醒,至少是不鼓勵繼續去香港投資,那麽他在這一點上比特朗普在對華政策上又往前邁進了一步。

當然這也跟最近香港做的更過分有關,特別是最近關閉《蘋果日報》,幾乎已經做得非常讓人氣憤了。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政府有必要做一些反應,如果沒有任何的反應,其實本身就是一個示弱的表現。

香港有兩種人 美諮詢觸動「政治不敏感」商人

梁珍: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相繼對香港問題表態,國際社會的看法,對香港的局勢有什麼影響?

Jason:我們得看兩種人,一種人是有正義感的人,這個人群已經非常清楚了,中共從政治上已經完全把香港大陸化,甚至它在香港迫害人的一些方式比大陸更加嚴格,因為它有一個《港版國安法》,我們叫做「袋子法律」,就是什麼都可以裝進去的一個法律。

中共不在香港劃紅線,不管是媒體還是各種政治活動,不劃紅線的原因,就是它劃了一個非常模糊的、巨大的「灰色地帶」,以至於每個香港人都在這種恐懼中生活,不得不不斷地試探到底哪些能做。但是它幾乎在這個試探過程中,一次一次地超過了人的心理底線,抓人判刑等等,所以你要是從有良知的人來看,香港其實已經大陸化了。

當然畢竟香港還有很多一般的人,我們不能說這種人不好,只是他們更多地關心經濟問題、生活問題,對政治不是那麼敏感,不是那麼關心。對於這群人,白宮出台的這條商業諮詢就會有一個提醒的作用,因為很多人甚至抱著一種其它的幻想,那麼對這些人至少讓他思考一下,讓他心理上觸動一下。

美國作為世界最強大的國家,作為自由民主國家領袖式的角色,他說出這樣的話來,在全球都是會有很大的影響力,特別是針對前一段對政治不敏感,只是關注商業的人群可能會有一定的觸動。

拜登對港政策反映華爾街影響力

梁珍:去年特朗普在任的時候,對香港政策,甚至提出可能會跟香港脫鉤的情況,據說受到華爾街的一些阻力,如果白宮在發布這次商業諮詢上遇到一些不同的分歧,你覺得華爾街的角色是怎麼樣的?

Jason:華爾街一直起的是跟中共勾兌的最嚴重、最厲害的一個角色。我們其實非常清楚,為什麼特朗普一直能出台打中共打得很痛的措施,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特朗普與華爾街徹底地割斷了那種關係,華爾街對白宮的影響力幾乎在特朗普任期內喪失掉了,從海外、海內各種消息都展現出有這樣的一種情況。

在這樣的情況下,華爾街的影響力可能又會再次展現出來。同時我們也意識到,在特朗普任期之後,全球對於中共的民意都是急速地在下滑,美國三分之二的人都厭惡中共。

那麽在這麼大的民意下,拜登政府敢做什麼?這兩種情況下,我們都要觀察,看看他如果真的出台針對香港的一些政策,他的語言、語調到底是什麼?才能最終判斷華爾街傳統的親共影響力,在白宮到底有多大。

白宮對港表態影響外企在港布局

梁珍:今年5月份擁有282家美國公司的美國商會,做出了一項調查,結果表明42%的會員都想要離開香港,當然未必是馬上,它說可能在未來三到五年時間。白宮的表態會不會使這些公司重新考慮他們在香港的布局?

Jason:應該會的,當然每個人都不傻,每個公司特別是大的公司,都在做全球風險的分析,特別是香港未來的風險分析。白宮這麼說了,就會往一方面推他們。但是最核心的問題,還是香港在政治大陸化之後,在金融方面、經濟方面、法律方面,是不是也會迅速地大陸化?

我們不能希望每個商人最終都用道義來做判斷,利益一定是所有商人驅使他去做最根本行動的一個原因。那麼你剛才談到,42%的企業有這樣的想法,但是你也說了,他不一定是短期的,今年明年會走,如果拖到很久很久,其實意義也就不大了。

香港真正的競爭對手,實際上是來自於像深圳、上海,這樣的國內大城市。為什麼現在這些企業它不直接進駐深圳、上海呢?為什麼很多的國際銀行、金融業、股市的資金都是從香港進入中國內地呢?主要的一方面,金融方面港幣和美元是掛鉤的,就是互動的,基本上就去掉了外匯這種風險,而且港幣跟美元掛鉤的直接結果就是,世界至少在金融方面,對港幣是有信心的。

但是這一點能不能保持住,未來會是一個政治問題,就是中共會不會認為把港幣跟美元掛鉤,等於把香港的金融政策交到了美國這邊,它如果覺得這對它政治上是個侮辱的話,會不會在這方面改,但這個概率很小。另一方面,更關鍵的是,《國安法》是政治方面的法律,它目前還沒有往經濟、往其它的領域蔓延,但是內地的法律會不會最終進入香港?這是一個關鍵問題。

反外國制裁法》如進港 外企將迅速離開

Jason:比如說,現在內地6月已經確立了一個《反外國制裁法》,就是因為現在針對香港、新疆問題等等,美國和其它國家出台了一系列針對中共官員的政策,中共相應地也出台了不讓外國官員入境等的措施,但這樣的措施是政府法令不是法律。所以《反制裁法》就是給它一個法律依據,對美國或者其它制裁它的國家提出相應的反制裁,但是無形之中就把一些國際的大公司,放在了兩個大的龐然大物中間擠壓。

你比如說,美國這邊要制裁林鄭月娥,要制裁中共官員,因為他們迫害了香港人的民主自由,直接的結果就是不給其開銀行帳戶,據説林鄭月娥家裡堆了一堆現金,沒有辦法(在銀行)存錢。

如果說內地的《反制裁法》直接進入香港,就破壞了香港本身的法律體系,那麼這一點上你就可以看到,香港的很多銀行就沒辦法活了。因為美國這邊它惹不了,整個世界的金融體系都是依附於美元,依附於美國的國際交易體系;而中共那邊如果真的是用《反制裁法》來威脅它,那麼它怎麼辦呢?

基本上《反制裁法》三條,第一不允許你入境,第二涷結你在中國的資產,第三不允許你在中國搞任何的經濟活動,就等於把你在中國卡死了。那麼(遵守美國制裁的)企業在中國也沒辦法做生意了,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多公司就可能不得不退出香港這個地方,迴避美中兩個龐然大物碾壓下成為粉碎的這個狀態。但你那個時候要走(可能)已經來不及了,很多企業就會迅速地離開,而沒有出來的意願也會做調整。

立法會構陷法輪功 是中共不同派系分歧展現

梁珍:法輪功是香港「一國兩制」的溫度計也好,試金石也好,他們能否在香港合法的有表達的自由,也是香港「一國兩制」是否成功的一個體現。但我們看到法輪功已經洪傳一百多個國家,今年的7月7日香港的立法會,當然立法會已經由親中共的大部分的議員來掌控了,他們提出議案有意要取締法輪功,引起國際媒體的關注,對香港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信號?

Jason:其實中共內部不是鐵板一塊的,在我看來這次立法會的表演,它實際上是中共內部不同的派系,在法輪功這個問題上的分歧在香港的一個展現。我理解有一個派系,它不顧一切,哪怕毀了香港、哪怕毀了中國的經濟,它都不管,要把法輪功打下去,有這樣的人,他與法輪功好像有切齒深仇。那麼這樣的一個派系,它就要推動,因為它覺得《港版國安法》就像中國大陸一模一樣,這個法律是「袋子法律」,可以亂捕亂抓的,都能在香港橫行的,那為什麼我們不借這個機會,也把法輪功在香港滅掉呢?

與此同時,至少香港還有一些不是特昏的人,他覺得法輪功是我需要的,法輪功是我遮醜的門面,我只要有法輪功在,至少表明我還不是百分之百地照搬大陸的政策、大陸的法律,那麼香港至少我還能在面子上說,我還有我獨立的司法、法律體系。那麼這群人,他其實是頂著這件事情在做的。

我不認為習近平在這個事情上有表態,因為習近平表態了,這個事情就不用爭論了,那麼實際上是習近平之下的不同的派系在博弈這件事情,而香港人的命運也在這兩個派系的博弈中在等待他們的未來。

中共大量灌水托香港經濟

梁珍:還有一個很特別的現象,香港人面對過去兩年的社會運動,當然心情是大為起伏的,很多人感到很不開心,每天在臉書上有很多很悲傷的話語,有的人選擇了移民,每天超過1000人離開香港,也有選擇留守。移民就要走資、賣樓什麼的,但是香港很奇怪,政府說走資數據並不是太嚴重,而樓市現在確實在上升,到底是為什麼?

Jason:兩個方面,我們先從出租的角度來說,最近從高端的出租行業開始帶動,其實在過去大概八個季度,香港的出租一直是在低迷地往下走,但是在今年的第二季度突然開始反彈了,14號《南華早報》還專門有一篇報導,它採訪了很多人,幾乎異口同聲地說,超過一半的高端租賃市場,都是被今年在香港首發的國內的國營企業和私人企業的高管們租出去了,是這些人完全推動了香港的租賃市場。

隨著高端租賃市場的上漲,中端的租賃市場也在迅速地回暖。2019年一個季度有時候會下跌百分之十幾,那個時候是很淒慘的,那麼此時此刻它在反彈,這個反彈直接跟中共的政策有關,就是今年中國在香港股票的上市首發超過歷史的數倍,大量的中國企業到香港首發,這一點在我看來有多種因素。

一種因素是中共在擠壓這些企業,不讓它們到美國上市,特別是最近「滴滴」這個事情,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不再希望中國的一些優質企業到紐約上市。那麼它鼓勵到哪裡呢?鼓勵到香港上市。至少能起到一個烘托香港經濟的作用,不讓大家看到,中共政治上把香港大陸化以後,香港經濟、股市、樓市都在往下走。它實際上是想,在經濟上營造這樣一個人心戰、心理戰。

另外一點就是房價,剛才我說的是租賃市場,本身對房價是有烘托作用的,租賃市場價格上漲了,房價下跌的可能就不大。而且樓市都有一個「買漲不買跌,賣跌不賣漲」,如果樓市在漲,哪怕很多人走了,他也不會把他的房子賣掉,因為房子放在那裡還會漲。所以你可以看到,是有中共背後巨大的經濟支撐,包括它逼著企業到香港上市等等,來死死地撐住香港房市,不管是租賃市場還是出售市場。

相比其它國家 香港樓市漲得並不快

Jason:香港房市在過去這段時間是有下滑的,因為疫情和其它原因,但是最近反彈了。今年到目前為止,據說已經離歷史的最高點,只差1%,2%,兩個百分點。而今年未來可能還會漲5%。所以說今年很可能會創出一個新高。這個事實上,不一定是說香港人對於未來一定有很大的信心,只是走的人他也不賣房,是供需關係促成的。

而且我們也知道,全球濫發貨幣,美國印瘋了,歐洲印錢也印瘋了,日本印瘋了,中國大陸也印了很多錢。那麼這種錢多的情況下,也會推動各種各樣的資產上漲,美國這邊也漲得很厲害。

其實在全球範圍來看,如果全球要是大水都淹了,錢淹得不得了,香港其實相對來說,漲得算是不多的。美國這邊漲得是非常厲害,歐洲那邊漲得都非常厲害,相對於世界各地,其實香港樓市今年漲得不是很快。

港府打心理牌 防市民捲財富離港

梁珍:現在在經濟上,港府官員就說,你們(外資)走可能會後悔。從經濟數據來講,他們可能覺得在表面上還是可以再(保持良好)。

Jason:它就是在打心理牌,因為它知道,英國政府說,在出台了《國安法》以後,10個月的時間,有20萬香港人新申請到英國,每5分鐘就有一個人申請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的簽證。本來就有很多人有BNO護照,現在有20萬人申請到英國。所以英國預計,可能未來有30多萬的香港人會離開香港。如果真的這些人離開的時候,鐵了心地捲著所有的財富,把樓賣了,那麼香港就一下子垮下去了。

港府現在必須打這個心理戰,一天有一千多人離開香港,淨人數離開香港,它攔不住這些人,它不能把每個人都捆在家裡頭,它只能從經濟上玩心理戰:你就是走,我讓你感覺這個樓市也不會跌。所以呢,我就讓你死死地把樓留在香港,錢留在香港,財富留在香港。這樣的話,至少我的經濟不會難看。它就是用這樣的方法,躲過現在中共面臨最艱難的一個時期。

香港人對認清中共做出了巨大貢獻

Jason:香港的命運和世界的命運一樣的,未來有很多不定的因素。在我看來,香港人其實為全球已經做出了巨大的奉獻,巨大的付出。香港(人)和中共的搏鬥,其實就是自由世界和獨裁世界,在最前沿的戰鬥。就像是當年希臘人抵禦波斯帝國的進攻,在溫泉關,300壯士抵擋了整個幾十萬的波斯王國的士兵,為希臘贏得了戰爭準備的時間。

香港雖然目前在《國安法》下,表現得好像有點失守的感覺,香港人很悲傷。但是全球人對香港人的這種尊敬,是因為香港人給全球的人帶來了對於中共的清醒(認識),這是對全球的一種貢獻。所以說,我現在每次看到香港人,我都是說,謝謝你,謝謝你們的付出。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楊亦慧#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李有甫:折磨蝎子 軍官得心絞痛怪病
【珍言真語】馮智活:港法輪功應有表達自由
【珍言真語】鍾劍華:高官飯局3疑點 港府需交代
【珍言真語】何良懋:輕放高官打平民 港府雙標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瘋狂圍攻外媒 中共文宣失控?
【探索時分】澳大利亞也要協防台灣?
【十字路口】美副卿訪華 王毅劃3紅線自曝危機?
【時事縱橫】鄭州祭頭七驚當局 美中打響金融戰
【有冇搞錯】習近平視察西藏 誰在騙誰?
【秦鵬直播】鮮花堆滿地鐵口 鄭州人掀翻遮羞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