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留學生在聯合國前維權 訴中共警察性侵

人氣 13822

【大紀元2021年09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9月14日,第76屆聯合國大會在紐約聯合國總部開幕。當天,剛來美國不久的中國留學生張小寧在會場外舉牌維權,控訴在北京被關精神病院,要求嚴懲對她實施性侵的北京惡警。

次日張小寧接受了大紀元記者的採訪。

事情源於一起網戀。2018年暑假,在北京上大學的張小寧在知乎app上認識了網友劉某,2019年3月二人第一次見面,看了一場話劇。之後他們僅見過4次面。

劉某強迫張小寧與其發生關係,被拒絕。張小寧還發現劉某有家庭,且有雙向情感障礙和身體缺陷。由於不堪糾纏,6月初張小寧選擇報警,但是到了派出所張小寧發現她反而成了被審訊的人。

她說,「警察第一次(審訊)的時候就動手打人。我當時很驚訝,因為我沒有接觸過警察,也沒有惹過警察,我也只是正常地說話,沒有做任何不好的事情。他就拿那些文件什麼的摔我,砸向我,動不動就沖我拍桌子。」

「而且我不管說什麼,他都說我在說謊,我不知道我說了什麼謊話。」

此後,張小寧又多次被傳喚。6月中旬,警察收走她的手機,說要調查取證,一直沒有歸還,也沒有扣留物品清單。

張小寧表示,警方想要她承認對劉某的指認是虛假的,讓她承認拿了他的東西,偷了他的U盤。還說她涉嫌了國家機密。

2020年,她多次被雙井派出所抓起來。「我在那裡面經常一關就是好幾天的。也送過拘留所,他們根本就不給拘留書。我還被送到過久敬莊,關了將近七天的時間。」

警察還帶她去醫院做過三次檢查,包括抽血,B超、核磁等。「具體做了什麼我也不清楚的。而且這些檢查都是在大半夜的時候,其實我很早就在派出所。」

扒光衣服檢查身體 警察藉機實施性侵

2019年11月19日晚,張小寧被雙井派出所以流浪救助為由關進精神病院。她描述,「在北京昌平區,有一個叫中西醫結合醫院,它的後面有一個兩層小樓,就在那裡面。當時被關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是從後門被四個警察給拖進去了。」

「那裡有三重大鐵門,一個走廊,兩邊都有房間,房間裡面全都是鐵欄杆,根本不讓靠近窗戶。我們只被關在幾個房間裡面,沒有床,沒有被子,好幾個人擠在一起。

「進去之後,他們說要對我進行檢查,就要扒我的衣服,是在一個沒有窗戶的房間。當時有一個男醫生,一個女護士,還有雙井派出所的兩個警察。」

張小寧開始反抗。「他們就說我發瘋了,然後就拿東西綁了我,那個白色的我不知道是布條還是膠帶之類的。男醫生給我打了針,拍了照。然後兩個警察就上手了。」

打完針之後,她感覺身體很軟,沒有力氣,但是記憶是清楚的。「雙井派出所的那兩個警察,我至今能記得他們的長相,可是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只知道其中一個叫潘楊誠,是他們的隊長。」

另一個警察突然被叫了出去。她被壓在一個類似床的桌子上,上面鋪了一張手術台上的藍布,「(侵害的過程)持續到結束,我有呼救,但是沒有用……我很痛苦,我這兩年都非常痛苦!」

「我接下來就一直被綁著,然後長時間輸液,還插了胃管。他們說我屬於沒有自理能力了。」第二天父親來接走了她,她說:「警察告訴父親說我瘋了。我就找他們要我瘋的監控錄像,他們到現在也沒拿出來。」

張小寧說,「那裡面的人根本就沒有任何人性的,那裡面還有孕婦,還有小孩。都是外地人,沒有一個是北京當地人。也有很多訪民。」

遭性侵後被威脅 維權無門

起初張小寧打算隱瞞這件事情,和大多數性侵受害者一樣,覺得沒辦法追究,「因為即便是追究出來了,我的傷害是比他們大得多了,我就徹底完了,毀掉了。」

但是對方竟然拿這件事情威脅他,甚至在網上發布她的照片、住址、身分證等信息。她還曾經被網暴過。

張小寧被性侵反遭不明帳號惡意曝光,她投訴了半年微博才關閉此帳號。(受訪者提供)

張小寧陷入抑鬱狀態。畢業後,她在北京根本沒有找著工作,只能各處打工維持生活。「我的工作也嚴重的受到影響,我的生活全部沒有了。」

「他們強姦了我,然後那個警察說是屬於檢查身體,他們說我把檢查身體誤以為成了強姦。他們希望我撤消性侵的指控,想要私了,給我幾萬塊錢,給我在北京找工作。」

張小寧表示,「我藏著沒有用的,他們也會講。一開始我向警察投訴他們就笑,態度惡劣。直到我在網上舉報他們才嚴肅起來。」

由於警察一直包庇,2020年10月左右,張小寧在網上發出舉報信。此後,有多名被劉某糾纏過的受害女生聯繫到張小寧。

在網上,有多名被劉某糾纏過的受害女生聯繫到張小寧。(受訪者提供)

10月末,張小寧向朝陽法院提起民事訴訟,但法院以她無法提供劉某的身分證信息為由拒絕立案。她又四處訴訟,上訪、舉報,投訴無門;聯繫媒體記者,但是報社不予報導。

張小寧就雙井派出所警察非法拘禁及性侵案多次要求立案,但無人受理。(受訪者提供)

2021年1月,劉某對張小寧發起了誹謗罪訴訟,獲得立案。根據張小寧提供的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的網上開庭錄音實況,該案一審沒有實體審理,一審法院裁定,證據不足,駁回起訴。

張小寧當庭表示,雙井派出所的警察對其實施性侵,她一直在控告和信訪,但法院不立案。她迫不得已向網絡求援,反倒以誹謗罪立案了。她禁不住哭訴,「雙井派出所的警察,個子不是很高,(當時)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能認出來。我報警了。」

但法官多次打斷她,稱這是在審理劉某關於誹謗的自訴案子,其他人涉嫌犯罪的可以報案。

張小寧向記者表示,「以前在學校的時候,我就覺得中國真的是個法制國家。可是我進入社會之後學到第一課就是:沒有法律。」

「2003年的時候,所有中國人都非常開心地以為救助站被取消了。但是不知道的是,他們同年就建立了所謂的救濟站,比以前更加的黑。因為要被冠上精神病的名字,連維權都沒有辦法。」

「然而沒有一個媒體會報導這件事情。他們只會記得零三年的案子,不知道警察能做出這麼下作的事情。」她說。

出國討公道

今年七月份,張小寧開始申請前往美國的留學簽證。當時法庭找到她,要求她暫時不能離開中國大陸。八月初的時候,她剛好生病,做了一個小手術,住到醫院裡面。

「我來美國的時候,是吃著止痛片過來的。因為我當時剛做完手術,腿是走不了路。如果不是做這個手術,我根本出不來的。那段時間他們對我是有監控的。」她說。

8月下旬,張小寧終於來到美國,她的學生簽證是到洛杉磯的。但她當天就來到紐約,目前沒有打算繼續讀書。

她表示,「我只是希望能夠還我公道。那些執法部門都在模稜兩可,偏向公安,法院和檢察院都不願意插手這件事情。我希望那個警察可以被立案調查,我只希望還原真相。」

記者致電雙井派出所,詢問對張小寧非常拘禁和性侵一事,對方稱非親屬不能告知案情,後又說者關於案情電話上不作答覆。只承認潘楊誠是該所人員。記者又試圖聯絡潘楊誠本人,但一名女警以「所有對媒體的答覆都要對接相關部門」打發了記者。記者致電雙井派出所所長,但沒有回應。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明慧20周年報告:精神病院藥物迫害和性侵犯
虐待病人 珠海一精神病院被指似集中營
拒轉化 法輪功學員吳志萍被投入精神病院摧殘
成都數百人遊行要恆大還錢 警搶橫幅爆衝突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中關係或顛覆?布林肯正式挺台
【秦鵬直播】李克強為電荒背鍋 大管家被免職
【遠見快評】美英澳聯盟擴編?美挺台「入聯」
【珍言真語】程翔:中共面臨國際空前孤立
【財商天下】能源飯碗須在自己手裡 習一語雙關
【探索時分】東風21D認祖歸宗:美潘興2導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