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菁:蔣介石「駙馬」陸久之效命中共被打成反革命

人氣 705

【大紀元2022年01月11日訊】文化大革命初期,上海市到處貼滿了大字報。住在淮海路附近的人們,有一天突然發現了這樣的一張大字報,這張大字報的標題是:「打倒蔣介石的狗駙馬陸久之!」,下面還畫著一條狗。大家都很吃驚,互相打聽道:「哪個是蔣介石的女婿呀?」

後來,一位中等身材、臉目清瘦、頭髮略顯花白的老人,幾乎每天都被造反派掛上「牛鬼蛇神」、「狗特務」的牌子在街上挨批鬥,有人背後指指點點:「喲,他就是蔣介石的女婿陸久之。」還有人說:「怎麼從來沒有人聽說過他是蔣介石的女婿,他這特務工作可真是做到家了。」

那麼這個陸久之,到底是不是蔣介石的女婿呢?這還要從陸久之的妻子陳瑤光說起。

蔣介石的女兒陳瑤光

陸久之的夫人陳瑤光,原名蔣瑤光,是蔣介石第三任夫人陳潔如的養女。陳潔如和蔣介石婚後無子,在黃埔軍校期間,一次,廖仲愷的夫人何香凝參觀廣州平民醫院時,抱回了一個可愛的女嬰。陳潔如到廖家來玩,對孩子愛不釋手,何香凝就忍痛割愛將女孩送給了陳潔如。蔣介石也很高興,特意給女孩取名為蔣瑤光。

後來陳潔如去美國讀書,就把2歲的蔣瑤光放在外婆家。七年後陳回國時,已經與蔣介石辦理了離婚手續,陳潔如把蔣瑤光接到自己身邊,改名為陳瑤光。母女兩人相依為命,期間,蔣介石對陳潔如母女在生活上仍有照料。

陳瑤光長大後,先嫁給了一個姓安的朝鮮人,並生育兩子。可惜的是這個安某是個日本特務,日本一宣布投降,他就拋妻棄子逃之夭夭了。從此,陳瑤光獨自帶著兩個兒子,艱難度日,生活上全仗陳潔如的接濟。

彼時,陸久之在湯恩伯的第三方面軍,頭銜是「少將參議」,是國民黨的接收大員。而陳瑤光的好友周安琪,是湯恩伯祕書長胡靜如的如夫人,為了幫助陳瑤光擺脫困境,介紹陳瑤光和陸久之認識了。兩人經過一段時間的交往,對雙方都非常滿意,於是1946年聖誕節他們舉行了婚禮,兩人雖年齡相差二十多歲,但婚後感情甚篤。

陸久之早已是紅色特工

陸久之1902年出生於官宦世家,其父陸翰曾為浙江督軍盧永祥的親信幕僚,後任孫傳芳的軍法處處長,可謂是個顯赫人物。

陸久之很早就受進步思想影響,愛讀《新青年》雜誌。18歲進入上海寶成紗廠當練習生期間,結識了蔡叔厚。1925年,蔡叔厚開辦紹敦電機公司,陸久之成為他的唯一夥計和助手。不久,蔡叔厚加入中共,紹敦電機公司成為中共的地下聯絡站。不久,陸久之也由蔡叔厚引導,當上了周恩來地下信使的聯絡人。

後來,陸久之根據中共地下黨的指示,打入「工會組織統一委員會」,成為中共的內線,因為他提供的情報,陳賡、向忠發都得以平安脫身。但陸久之也因此受到懷疑,後被解僱。

在曾任孫中山祕書長的連聲海推薦下,陸久之當上了上海招商局的祕書兼《航業半月刊》的編輯部主任。期間,陸久之曾向上海地下黨負責人陳壽昌提出加入中共的要求。周恩來得知後,要陳壽昌轉告說:歡迎你入黨,但是你不參加黨,可以做更多有利於黨的工作。

1930年1月,陸久之因掩護日本共產黨總書記佐野學之事敗露,倉促出逃日本。在日本,他先後在早稻田大學、鐵道學校就學。同時,受中共指示,參加了東京共產國際東方情報站的工作。後來,夏衍、蔡叔厚、沙文漢、陳修良等也先後來到日本。

1936年,陸久之與駐日大使許世英攀上了交情,在駐日大使館謀得高級館員的差事,而背地裡,仍為中共收集各種情報。抗日戰爭爆發後,陸久之隨許世英回到武漢,並被國民黨「國際問題研究所」聘為專員,被委派到上海淪陷區搞情報工作。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留日時的好友沖野亦男,介紹他進入了日本海軍所辦的海安公司任總經理,並擔任日軍控制的《華美晨報》社長。他利用海安公司作掩護,在日本人最嚴密的監管之下,運送了許多緊要物資給蘇北根據地的新四軍。

同時,他利用自己的關係開了「璇宮舞廳」,利用舞廳的掩護,與汪偽官員、日本軍官、工商巨子等各色人等打交道,收集大量情報。

此期間,他是典型的雙面間諜,如:他得到和汪精衛同時投日的高宗武、陶希賢又背叛汪精衛祕密逃往香港的消息,立即匯報給了國民黨「國際問題研究所」上海站負責人,而同時,他又把詳細的副本交給了當時中共地下黨的負責人劉少文。

身兼三重身分的陸久之,公開場合是和日本海軍部有特殊關係的報社社長和公司經理,隱祕身分是國民黨的祕密專員,而實際上卻在為中共地下黨做事,陸久之的經歷,足夠拍成一部間諜大片了。

執行中共重要任務

1947年,蘇北新四軍要在過年前給戰士發津貼,需要兌換大量銀元和紙幣。他們拿著一麻袋黃金,找到上海地下黨。陸久之接下了這樁「一旦出紕漏,就會人頭落地」的差事,成功地在三天內將黃金全部兌換出來,並運送到蘇北。

1949年,中共急需得到湯恩伯在上海所修防禦工事的詳細藍圖,陸久之成功完成了任務。

1949年4月,中共上海局決定策反重兵在握的國民黨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執行這一重要任務的正是陸久之。

湯恩伯與陸久之有世交,陸久之的父親陸翰曾在湯恩伯求學和就業時給予過幫助,因此湯恩伯對陸久之一直視如兄弟,並信任有加。但當時策反湯恩伯都未成功,如湯的軍師周天僇、湯的恩師浙江省主席陳儀都對其進行了策反,卻給自己帶來危險。因此,陸久之執行的這項任務,風險極大。

陸久之費了很大周折才見到湯恩伯,他在談話中讓湯恩伯效仿傅作義,儘快起義。湯恩伯並沒有對陸久之怎麼樣,但明顯對中共不信任,後來形勢緊迫,南京失守後,蔣介石父子親臨上海督戰,中斷了陸久之的策反工作。

中共建政後的1950年4月,陸久之又從中共上海局負責人吳克堅那裡,領受了一項任務,到東京去策反國民黨駐日代表團團長朱世明。當時,中日沒有建交,無法辦理簽證,只能偷渡去日本。陸久之取道香港,買通了一條貨船上的水手領班。偷渡到了日本,找到了在駐日代表團擔任電訊處處長的叔父陸矩吾,當時朱世明已經突然被召回台灣,叔父為幫助他,利用職務之便,給身在台灣的朱世明祕密發了一份電報,說麥克阿瑟將軍通知開會。朱世明拿著電報去向蔣介石請假,並由蔣經國親自護送,才登上了飛回東京的航班。

回來後,陸久之就開始對朱世明進行策反,但朱世明明確表示對政海弄潮已經厭倦,只想安穩渡過晚年。後由於台灣方面在朱世明回日一週後,派人來日本調查發給朱世明的祕密電報之事,導致朱世明害怕東窗事發,隻身逃往美國。陸久之對朱世明的策反無功而返。

回程中,由於沒有護照,陸久之只能再次偷渡回香港。他搭上了一條貨船,在海上的暴風雨中,不幸從床鋪上跌下來,頭撞到了鐵器上,立即昏迷過去,幾乎喪命。幸好幾天後到達香港,得到救治,撿回一條性命。然而卻落下了後遺症,因腦震盪,平衡神經失常,頭部不能左右搖擺,右手在寫字和握筷時都會抖顫。

吳克堅在代表中共慰問他時說:「你是因公遭殘的,黨是不會忘記你的功績的。」

冤獄和批鬥中無家可歸

陸久之回到上海後,僅過了五年安寧的日子,吳克堅的話言猶在耳。不料1955年,陸久之在「潘楊事件」中受到牽連,因是蔣介石的駙馬而被以「反革命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投入監牢。

陸久之的岳母陳潔如在1949年選擇留在大陸,周恩來親自指示給她一個盧灣區政協委員的閒職。1961年她親自跑到北京去找周恩來,認為女婿是無罪的,不應該因為是蔣介石的駙馬而把他抓起來坐牢。後在周干預下,陸久之在1962年被提前假釋出獄。

陸久之出獄後,1965年被聘為上海文史館館員。身在大陸的他,文革的風暴是無法躲過的必然。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將陸久之拋了出來,這就是本文開頭的那一幕。陸久之被安上了「蔣幫特務」、「日本特務」的罪名,紅衛兵抄家竟抄了37次,「連屋瓦都翻過來了」。

不久,他被掃地出門,全家被趕到上海市淡水路的一所房子裡。每天,造反派勒令他到街道辦的窯場裡掃垃圾、搬磚頭、做苦工。

1971年,陳潔如在香港病故。香港方面要求陳潔如的唯一女兒陳瑤光去料理喪事,但當時的上海造反派頭頭不予理睬。引起香港媒體熱議,後周恩來親自批准陳瑤光赴港奔喪,陳瑤光帶著與陸久之所生的女兒赴港後,一去不復返。

陳瑤光去香港後,陸久之住宅被封,七十歲的他成了無家可歸的流浪老人。白天在上海市區的公共場所流浪,形同乞丐,晚上躲到澡堂浴室裡去睡覺,天蒙蒙亮立刻起身離去,免得被人識破,境況極為悽慘。

最後,在中共統戰部協助下,讓他改名易姓躲藏起來,一直到文革結束。

當年引導陸久之走上「革命」道路的領路人蔡叔厚,也在「潘楊事件」中受到牽連,並在文革中被打成「特務」。蔡叔厚在獄中高呼「冤枉」,但無人理睬,於1971年5月死在獄中。

結語

有人說,「陸久之被以蔣介石女婿的身分牽連入獄,判刑15年,這是隱祕戰線最大的悲哀」。隱祕戰線,即指中共地下黨組織,就是幹特務工作,註定結局悲慘。陸久之的蔣介石女婿身分並未得到蔣的認可,卻被中共揪住不放,被投入監牢;黨在陸久之執行特務任務致殘之時所說「黨是不會忘記你的功績的」云云,全是騙人的,陸久之的經歷,能讓更多的人認清中共不論在其取得政權前,還是其建政後,其依靠謊言和欺騙的手段是一貫的。

參考資料:網文《「往事」上海灘的最神祕離休老幹部——陸久之》

《國民黨要員身邊的中共地下黨》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九九老人陸久之披露當年冒死策反湯恩伯
蔣介石陳潔如結婚家具重現上海灘
王友群:中共特務無孔不入 連蔣介石身邊也有
邢天行:從川普的遭遇感懷蔣介石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習被要求主動退休 當局防傅政華自殺
【秦鵬直播】房屋斷供潮來臨 中共急推3措施遇冷
【遠見快評】習達沃斯轉向?普京又打臉中共
【新聞大家談】中共海外「獵狐」 撒多大網?
【財商天下】開放賭馬 武漢來真的?
《碧血丹心》——飛天大學學生自編自演節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