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專家談「實驗室泄漏」與大掩蓋

人氣 3033

【大紀元2022年01月16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曲志卓編譯)SARS-CoV-2病毒是在中國實驗室中產生的嗎?對於一些傑出的研究者來說,答案無疑是肯定的。對於其他研究者來說,比如史蒂文斯理工學院(Steven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商學教授喬治·卡爾霍恩(George Calhoun),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在為《福布斯》(Forbes)撰寫的多篇優秀文章中,卡爾霍恩博士概述了中國——更具體地說,中國共產黨(CCP)——不遺餘力地向世界其它地方隱瞞重要數據的多種方式。我聯繫了卡爾霍恩,深入了解了他對病毒、真相、謊言以及介於兩者之間的其它事務的看法。

雖然卡爾霍恩聲稱自己不是病毒起源方面的專家,但他是一個聰明的人,一個「非常仔細」的人。當他第一次聽說武漢病毒研究所「在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方面處於領先地位」時,他幾乎立即意識到:武漢實驗室和疫情肯定有關聯。巧合太明顯了,」他說。

確實如此。

卡爾霍恩說,「對我來說,『實驗室泄漏』理論應該是默認假設,或者像統計學家所說的那樣是『零假設』,需要徹底調查。」(註:零假設又稱原假設,指進行統計檢驗時預先建立的假設。)

相反,許多著名的評論家反駁這個假設,我們並不完全清楚他們為什麼這樣做。

自從全世界意識到武漢發生的事情以來,「在我看來,細節已經將焦點轉向實驗室泄漏理論,」卡爾霍恩補充道。

然後我們討論了Matt Ridley和Alina Chan的《病毒》(Viral)一書。在過去的幾個月裡,這本書在網上瘋傳——這是有充分理由的。

卡爾霍恩認為,作者的工作「做得很好,用細節豐富了這兩種理論(人畜共患病和實驗室泄漏)。」此外,「他們誠實地、公平地比較這兩種理論,但天平越來越傾向於實驗室泄漏。」

另一個「導致這一結論的令人詛咒的因素是中共令人難以置信的石牆(阻礙議事)運動。」根據卡爾霍恩的說法,北京那些人的行為「非常像他們有可怕的東西要隱藏」。鑒於該病毒在全球範圍內造成的巨大破壞,所謂「民族自豪感」的說法不能解釋為什麼中共在這個問題上拒絕合作。

對此,我回答說:「我們真的不應該對中共試圖欺騙世界感到驚訝。畢竟,狗吠叫,騙子說謊(都是常見的現象)。西方的任何媒體是否都應該為支持北京而承擔責任?我的意思是,沒有西方媒體審視自2020年初以來中國傳出的可疑數字。例如,在美國,人們似乎被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的語言(武漢病毒等)分散了注意力,而不是專注於更重要的細節,比如中共的不誠實。」

然後我問他的想法。

卡爾霍恩回答說:「我認為很多媒體肯定被他們對川普的敵意分散了注意力,並認為無論川普的立場是什麼,都是糟糕和錯誤的,他們應該堅持相反的觀點。」

他繼續說道:「我記得,當川普開始禁止從武漢和中國旅行時,2020年1月31日,他被(現任總統)拜登抨擊為『仇外心理』,這為主流媒體設定了基調⋯⋯即使後來拜登站出來支持旅行禁令,不願批評中共的心理也已經融入了媒體的心態。」

這是故意的還是盲目無知的?這由讀者判定。

然而,令人痛苦的是,在2020年初,該病毒成為一個政治問題,而不是一個醫學問題。

令卡爾霍恩驚奇的是,直到最近,都很少有人去做他在許多專欄中所做的那種 「基於公共數據(不需要真正的數據挖掘)」的簡單分析。就連《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也沒有真正闡明其含義,儘管他們的數據非常清楚。它實際就像2加2等於4那麼明顯,但媒體(基本上)沒有做過這些計算。

然後,我向卡爾霍恩詢問了他對世界衛生組織(WHO)在支持中共中扮演的角色的看法,特別是在大流行開始時。

「至於世界衛生組織,我不是專家,所以我的觀點是傳統的,並且基於一般的公共信息,」卡爾霍恩回答說,然後補充說,該組織似乎「具有聯合國的所有的功能障礙。它很難在不造成損害情況下在其成員之間找到共識。它有善意, 但效果不佳。」

在這裡,我有點不同意卡爾霍恩的觀點。儘管世界衛生組織很可能是以一種隨意的方式運作的,但它似乎故意允許中共控制病毒起源的宣傳。我可以把很多詞與世界衛生組織聯繫起來,但「善意」不是其中之一。為什麼?因為它似乎已經屈服於中共的「要求」,忽視了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

世界衛生組織可能有一條通往大馬士革的道路。當時一位主要顧問指責中共進行了大規模的掩蓋。但這些指控來得太晚了——損害已經造成。如此多的生命已經喪失。一些人認為世界衛生組織手上沾滿了鮮血。

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全世界有數百人正在向中共和世界衛生組織尋求賠償。他們會成功嗎?我希望如此,但我有我的懷疑。卡爾霍恩也是如此。他認為,他們的努力「將像人們試圖起訴沙特阿拉伯所造成的9/11損失一樣。」換句話說,「這將是巨大的政治素材,但不太可能在現實中得到回報,」他說。

讓我們希望卡爾霍恩錯了。可悲的是,他可能是對的。中共很可能永遠不會為其欺騙和謊言付出代價。

作者簡介:

約翰·麥克格利翁(John Mac Ghlionn)是一位研究員和散文家。他的作品發表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國保守黨人》(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公共話語》(The Public Discourse)等知名媒體。他還是《硬幣電報》(Cointelegraph)的專欄作家。他的推特是:@ghlionn

原文「The Wuhan Lab Leak and the Cover-Up of the Century: Interview With an Expert」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中共隱瞞疫情 致使防治步履蹣跚
【名家專欄】為何這場疫情來自「中共病毒」
【名家專欄】中共的宣傳攻勢:推卸疫情責任
【名家專欄】中共謊言與欺騙造成的大疫情
最熱視頻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階下囚 王洪文的官場浮沉
【新聞大家談】 李克強逆襲還是背鍋?
【十字路口】經濟造假無極限 李克強也抓狂
【遠見快評】布林肯暗藏機鋒 李克強大會不尋常
【財商天下】中國經濟要崩 十萬官員大救火
【秦鵬直播】王岐山韓國行 對美遞橄欖枝失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