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假打「污染防治攻堅戰」

人氣 443

【大紀元2022年01月22日訊】1月17日,就在習近平發表特別致辭(視頻)之際,達沃斯論壇委婉地打了中共一記耳光。其發布的《中國邁向自然受益型經濟的機遇》報告稱,伴隨著經濟增長,中國的生態系統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中國每年9萬億美元的經濟產出——約占GDP總量的65%——因為自然損失(nature loss)而面臨風險。

該報告在將中共的環境污染、生態破壞問題凸顯在世界面前的同時,也指了條路:基於自然的解決方案(nature-based solutions,Nbs)可扭轉這一局面,並幫助中國轉型為自然受益型(Nature-positive)經濟。自然損失,指的是生物多樣性喪失和生態系統崩潰。自然受益則是指從2020年的基線開始,人類成功地從目前生物多樣性不斷喪失的負向軌道,轉向生物多樣性恢復的正向軌道。該軌跡有三個關鍵的時間節點和具體目標:從2020年起努力實現生物多樣性淨零損失;到2030年實現自然正增長;到2050年自然完全恢復。

達沃斯論壇與中共關係密切,該報告的基調應該說是建設性的,其對中國環境現狀的判斷與中共當局是大體一致的。例如,2021年11月2日,當局出台《關於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意見》就說:「我國生態環境保護結構性、根源性、趨勢性壓力總體上尚未根本緩解,重點區域、重點行業污染問題仍然突出,實現碳達峰、碳中和任務艱巨,生態環境保護任重道遠。」

不過,該報告給中共開出的藥方,中共口頭接受,實際做的卻是另一套。固然,習近平上台以來,針對中國環境生態危局,的確下了很大力氣,諸如提出「美麗中國」目標、「綠色」發展理念,改組、新建生態環境部、自然資源部,推行中央環保檢查,強化環保執法等等,但卻未能「根本緩解」問題,即使自我表功,也只敢說完成了「階段性目標任務」(相比之下,同樣有造假,中共卻敢說「整體脫貧」),這表明環保問題已經積重難返了。

為什麼中共解決不了環保生態問題呢?本文做三點分析。

第一,「一統天下」的野心和「亡黨恐懼」,都驅使中共不擇手段搞「經濟爆發」,必然走上犧牲環境之路。

共產黨一來到世間,就要顛覆社會、 「解放全世界」,其當今表現就是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另一方面,多行不義必自斃,「亡黨恐懼」又如影隨形、無法擺脫。野心和「亡黨恐懼」的詭異組合,驅使共產黨藉助「經濟爆發」來緩解壓力、論證自己存在的必要。在某種意義上,無論蘇聯 的「斯大林模式」還是中共的「改革開放」,本質都是用非常規手段來搞「經濟爆發」。怎麼實現「經濟爆發」呢?其中一條,就是不惜一切環境代價來搞經濟,因此前蘇聯和中共的環境問題都極嚴重。

就中共而言,雖然看到了世界工業化的歷史教訓,一再聲稱不能走「先污染後治理」的老路,要走以降低資源能源消耗為核心的新型工業化道路,但實際上走的還是老路,而且走的非常極端,危害遠遠大於當年歐美發達國家。因為歐美發達國家後來覺醒了,實實在在的搞治理,環境大為好轉。而中共呢?一方面野心勃勃好大喜功,另一方面窮途末路倒行逆施,這使它把「保護環境」只是當作一種口號和手段,而不是踏踏實實地實行。經濟一旦不行了,一切讓路,不惜代價地去維持經濟的虛假繁榮,掉進飲鴆止渴的陷阱裡。在環境保護方面,也充分體現了中共那種「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那種流氓本性。

第二,中共體制的腐爛和官員的腐化,使污染防治和環境保護必然雷聲大、雨點小。

這裡僅以「綠色GDP」(綠色國民經濟核算)為例。中共長期以GDP論英雄,以損害環境為代價的經濟增長已成痼疾,要治理環境,就必須改變經濟增長模式,綠色GDP應運而生,即把經濟活動過程中的資源環境因素反映在國民經濟核算體系中,將資源耗減成本、環境退化成本、生態破壞成本以及污染治理成本等從GDP總值中予以扣除。

2004年,中共進行綠色GDP核算試點,由當時的環保總局與統計局主導。2006年公布的《中國綠色國民經濟核算研究報告2004》成為中國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公開的綠色GDP核算報告,對全國環境退化價值、經環境污染調整的GDP進行了初步核算。受部門局限和技術限制,計算出的損失成本只是實際資源環境成本的一部分,即便如此,已核算損失占當年全國GDP的3.05%,環境形勢嚴峻。然而,因為地方政府和官員的質疑和抵制(典型話語是「這麼一核算,我這些年不是白幹了嗎?」)後續報告流產,試點夭折。

從2008年以後,環保部再無意願推進綠色GDP研究,而是熱衷於下放環評權限、批准大量高污染高耗能企業,導致大氣質量的極度惡化。而如果緊急剎車,又要造成巨量的經濟損失和大量失業。

習近平上台後,提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聲勢浩大。在這個背景中,2015年3月30日,環保部宣布將重新啟動綠色GDP研究工作。可是,迄今綠色GDP核算沒有下文。

第三,中共摧毀了中華傳統文化和社會道德,唯利是圖,錢權勾結,製造了大量的無良企業,使中國淪為「互害社會」,生態環境必然成為犧牲品。

以地下水為例。水是生命之源。中國地表水遠不夠用,大量採用地下水。但是,不僅地表水污染,地下水也污染。官方《2020中國生態環境狀況公報》顯示,以淺層地下水水質監測為主的10,242個監測點中,Ⅰ至Ⅲ類水質的監測點只占22.7%,也就是說,接近八成的地下水都遭受了污染,不能作為飲用水的。

這些還都是中共自己給出的數據,真實情況應該更糟。旅居德國的著名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說,中共建政之前中國的地下水質和河流的水質都是非常好的,中共建政後水污染就開始了,到了2010年,中國就有將近57%的地下水被嚴重污染了。但是,經過這十年的治理,中國現在的水污染,卻更糟糕了,達到了87%的水平。

中國的地下水污染是怎麼發生的?最主要的來源,是地表水的污染。而地表水的污染源來自工業、生活和農業。首先,大量工廠的污水處理深度不足,甚至直接把污水排入了河流或者湖泊之中。2013年由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院長馬中牽頭完成的一項調查發現,每年可能有160億噸的工業廢水,被企業偷偷排入地下。其次,中國幾乎每個城市都有生活污水處理廠,但處理的深度不足,有的為了省錢乾脆就不處理,裝個樣子而已,但污水處理費照收。再次,農業使用大量的化肥和農藥,也會直接污染地表水。

有的科學家說,要治理中國的地下水污染,需要一千年,而這完全就是一場人禍。

結語

古人說「國破山河在」,當今的中國卻是「國破山河已不再」。中共70餘年的統治,不僅屠殺了億萬中國人,通過「計劃生育」進入了史無前例的「低生育社會」,人口危機空前;而且摧毀了中國人的傳統和道德,使中華兒女變異為馬列子孫;同時又毀壞著中國人賴以生存的土地山河。這些都指向一個確定不移的結論:中共就是毀滅中國的魔鬼。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

相關新聞
2020達沃斯經濟論壇在即 哪些人將出席
【財商天下】達沃斯推大重構 全球精英深層計劃
因COVID-19疫情 達沃斯論壇推遲年會
【遠見快評】習達沃斯轉向?普京又打臉中共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10億中國人資料被賣 史上最大洩密
【微視頻】上海國安資料庫10億條數據大泄露
【未解之謎】通行靈界的科學家之五:外星球上的居民
【財商天下】傳上海公安局遭駭 10億人資料外洩
【新聞看點】5.5小時破案?唐山警方通報疑點多
【神韻原創音樂】2018 神韻交響樂《中原漢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