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何良懋:深化台加貿易 雙方互利

圖為資深媒體人何良懋(靈犀/大紀元)
人氣: 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1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不管中共是否高興,剛進入2022年,加拿大台灣已經就加強相互間的貿易、投資邁出了試探性的關鍵一步。資深媒體人何良懋認為,深化台加之間的貿易往來對雙方都有利。

加拿大挺起腰桿回歸西方陣營

據美國之音報導,2022110日,加拿大貿易部長伍鳳儀(Mary Ng) 台灣行政院那個經貿談判辦公室的總代表鄧振中召開了視訊會議,就台加經貿關係、供應鏈的韌性,以及多邊以及區域經貿協議交換意見。還宣布了雙方同意啟動「投資促進及保障協議」 (FIPAForeign Investment Promotion and Protection Arrangement) 的「探索性討論」。何良懋表示,要與台灣探討相互之間投資保障的話, 就是加拿大有意擴大同台灣的經貿往來。

加拿大為什麼不再懼怕中共,要加強與台灣的經貿與投資關係?

何良懋認為主要原因有三:

1. 國際政治大形勢所決定

台灣現在在國際上的能見度不單大幅提高了, 除了政治外交之外,美歐主導的國際社會對台灣軍事方面的聯繫也在不斷在加強,因為有台海危機的因素。台灣在西方社會來看不單是一個台灣跟中國的關係,對美國來講,台灣牽扯到美國在印太地區的第島鏈的關係,直接威脅到美國的利益。所以在這種情況下, 台灣問題不單是中台的問題,實際上也是一個國際的共同利益所在。

去年10月,特魯多總理向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 (Fumio Kishida)發送的賀信中,兩次使用「印太」(Indo-Pacific)一詞。「印太」是美國針對中共的新策略。把印度也拉過來在一起, 加上台灣, 北上日本,形成一個對中共的圍堵,或者是困住中共的一種外交、軍事策略。加拿大也用了「印太地區」 這個詞,顯示出加拿大外交已經轉向了。 

2. 加拿大民意所致

加拿大去年經過大選和結束孟晚舟事件。兩個被挾持的Michael 回到加拿大之後,加拿大沒有人質在中共手上。根據美國民調機構和智庫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Pew Research Center)去年所做的調查,73%的加拿大人對中共持負面態度。

3. 特魯多別無選擇

加拿大作為五眼聯盟、G7的國家之一, 趁著過去兩年來興起的、新的重估中共的形勢的東風,從2021年的下半年到現在,重新修訂了對華政策。

特別是20219月底, 自由黨特魯多以少數政府在選舉中勝出,但是這個少數政府對他來說有一種特殊意義,就是要在對中國外交方面有所作為,才能保住他的執政位置;或者說,他想在下一次選舉中由少數變為大多數政府, 他一定要順應民心。

因此,特魯多重組內閣以後,就委任了一個相對來講對華立場比較鮮明的外長趙美蘭(Melanie Joly)。她已經明確表示要調整對華政策——往強硬的路線調整。

最近,特魯多又委任了新的國安顧問茱蒂·托馬斯 (Jody Thomas)。她在接受到委任後表示,一定要對中共強硬。

加上一月初,因為存在資訊安全問題,中國移動被踢出了加拿大的通信系統。

何良懋估計以現在對華的路線,以及國際的政治大氣候,特魯多可能會在2月前後宣布,把華為5G趕出加拿大。特魯多是無可選擇,那將是五眼聯盟最後一個國家明確表示「不跟華為5G玩了」。

台加價值觀相同 互相吸引

1. 為什麼選擇台灣?

台灣的能見度加大與其自身的優勢為加拿大選擇台灣提供了信心。

何良懋認為,首先,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正常的國家。「正常」 的意思是他在國際上是遵守條約,能夠跟隨國際規則辦事。

第二,台灣跟加拿大的價值觀是一致的。同樣是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缺一不可。所以台加雙方加強貿易,不會出現互相將貿易武器化,互相用貿易來達成政治的利益的情況。

第三, 加拿大跟台灣做生意存在互補性。加拿大是一個資源大國, 供應給台灣是柔韌有餘。台灣雖然也有資源,但是由於地方小,資源的品種沒有加拿大多。所以,各取所需,各有所得,也都能滿足對方需求。

事實上,加拿大和台灣一直都運作「工作假期」 (working holiday)計劃。加拿大吸引了很多通過工作假期過來的台灣人。這個可以看出價值觀相同, 自動會變成一種「文化的磁石」,可以吸引對方過來,然後在共同價值觀下面進一步加強經貿合作,是如魚得水的。

2. 外交轉向帶來更大的經貿合作空間

何良懋分析,在外交方面要轉向的時候,其他一切都要服從外交利益。

加拿大2020年從台灣進口的金額是42億美元,佔加拿大進口總額的1.04%。台加的進口總額,在2020年有55.33億美元, 當然不可以跟中國比較,或者與中加關係比較。

但是也要看,2020年,台灣是加拿大的13大進口來源,和第18大出口市場。台灣也是加拿大全球第15大貿易夥伴,僅次於美國、中國、墨西哥、日本、英國、德國等。有雙邊貿易的結構來看,台灣從加拿大進口都是農產品和礦產,以資源為主;台灣出口以通信器材、積體電路、工業用的螺絲螺帽、汽車零部件,以工業產品為主。很明顯,台加雙方的貿易有很清晰的互補性質,不重疊。這樣看就有擴大的空間。

以往的貿易量比較低,除了台灣的體積不可以跟中國大陸的相比之外,也都是因為過去的外交政策的因素,令台加雙方之間的貿易,沒有著力去推廣。但是現在看到中共的發展前景相當不妙,那台灣就是最好的一個替代。

何良懋認為,雖然中共是加拿大的第2大貿易夥伴,但是如果能夠開拓加拿大和台灣經貿關係的互補性,加拿大重新確定在西方社會裡面的一個角色,就是站在西方軍事外交經濟的橋頭堡,與西方一致,符合了美國印太戰略,加拿大會因為跟台灣加強經貿,更加得到其他夥伴的支持,其實反過來也會鞏固加拿大的經貿位置。

中共把貿易武器化 政治拖累經貿

1. 為什麼全方位與中共脫鉤?

何良懋分析:首先,從功利的角度來看,有軍事和經貿上的實際利益。

這不單是對美國,也包括歐盟在內的西方陣營。歐盟已經明說會加強跟台灣的經貿關係,增加貿易往來。

另外,從文化價值來看,中共不是一個可持續的盟友。

過去20年,中共加入WTO之後,說承諾的東西,八九成都沒有落實。面對過去兩年疫情的衝擊,西方包括歐盟發現終於發現了,在價值觀方面,中共不單是做不了盟友,也做不了一個可持續的對手。因為中共是用超限戰的,如果繼續下去,不單不可持續,甚至會墮入中共的一些欺騙的局勢裡面。

再加上在疫情之前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中,西方社會看到中共悍然撕毀中英聯合聲明,而且還在20207月在香港引入港版國安法,都是用大陸的惡法凌駕於香港基本法,發現中共絕對不是一個會遵守國際條約的國家。

在價值觀上面發現,同樣是華人社會,台灣原來才是真正實踐西方普世價值的地方。所以美歐就覺得要同台灣結成一個準盟友的關係。雖然美國歐盟現在跟台灣還沒有建立外交關係,也都礙於現在跟中共的交往不可能在短期內違反過去同中共簽署的一些條約,與台灣建交。但是在經濟貿易、文化交流,西方國家覺得現在是可以大有作為。

2. 政治因素影響貿易

何良懋指出,與中共開展經貿,往往容易被政治所拖累。當雙方在外交上出現爭拗或者不協調的時候,中共往往就會將貿易武器化,使到正常行使經貿慣常手續去處理生意問題的國家,備受困擾。你看它對澳洲就知道了。

他分析,當中共看到澳洲堅持要對中共就病毒來源進行朔源、調查、追責的時候,中共就對澳洲展開貿易制裁。為難澳洲輸華的產品,把貨品擋在海港之外。縱觀中澳之間過去的一年的貿易,澳洲反因被中共制裁而得到國際支持,賺了。損失卻是在中共。

3. 疫情讓世界知道不可依賴中共

何良懋提到,20202021這兩年,中共因為掌握了一些基礎的醫療物資, 特別是外科口罩、還有呼吸機的生產,令一些西方國家一度受到威脅。這個要怪西方社會、特別是歐美的國家,貪圖便宜的生產成本,把這些生產線都轉到中國。

但是現在疫情已經轉到變種病毒的若干代之後, 因為發現Omicron極可能是空氣傳播,西方轉向用高檔一點的N95口罩,而西方在N95的生產是佔有優勢的。

在這方面跟2020年的抗疫形勢是主客互易。兩年前西方一度陷入困境,現在西方最關鍵的態度是接受「與病毒共存」,就減少了很多醫療物資的負擔。

現在反而是中共被變種病毒的迴力鏢回頭一擊。它自己開發的科興疫苗和國藥疫苗抗體數值很低,加上中共堅持清零, 導致自己走入了一個防疫的死胡同,自己逼死自己。

未來我們會看哪台戲

1.  FIPA是一個里程碑 台灣實力被看到

何良懋認為,台灣的晶片業一直都是執世界的牛耳,台積電在台灣。雖然加拿大隊對晶片的渴求沒有美國、西方工業國家例如英國、日本或德國那樣殷切,但是這是一個戰略產品。當加拿大的產品走向高端化、走向高科技化的時候,台灣就是最佳的一個夥伴。這方面如果展望5年或10年以後,加拿大就一定看台灣多過看中國大陸這台戲。

商人都是看實利的。現在華為已經萎縮得很厲害。過去中加之間的貿易榮景一定會大幅度下降。無論交易數量已至到產品的選項,只會減。但是台灣是加的。

何良懋分析,現在加拿大準備把台灣視為關鍵的夥伴。 出動了有香港背景的國際貿易部長伍鳳儀來商談,對台灣的一定很了解。所以這次啟動了FIPA的討論,是強化台加經貿關係的重大里程碑。就是說加拿大對台灣的外交,得到了經濟貿易的助力,可以深化。

加拿大現在採取的印太地區合作計劃,也就是說於理念相同的夥伴, 加強經貿聯結, 對加拿大一定是利大於弊。

雖然現在比例跟與中國大陸的沒得比, 但是現在中共受到國際抵制的時候, 台灣就是一個新興的力量。所以FIPA的討論不但是一個里程碑, 也都顯示台灣的經貿實力一向被西方低估了。

2.  經貿只是其中一個互動項目

何良懋認為,不能夠單獨從經貿來看,從整個戰略格方面來看, 台加雙方加強貿易其實對雙方是絕對有利的。

經貿只是其中一個互動的項目,還有文化交流,當然不排除進一步會有國防軍事工業方面相關的一些產業,加拿大會不會透過第三國或透過美國,能夠跟台灣有所加強?這個暫時還不能確定。所以深化台灣不單是經貿,下一步就一定是在軍事、外交方面也都有進一步的發展。

3.  為中共倒台後的自身利益鋪路

何良懋表示, 台加貿易的整個前景應該是很好的。

當美國和中共疏遠的時候,加拿大如果繼續跟中共保持慣常的貿易往來的話, 難免引起西方盟友、夥伴的疑心。那現在就排除了這種不必要的猜想,因為鞏固台灣其實也是在鞏固加拿大。

在災難發生之前堆好橋頭堡,跟台灣加強經貿合作,鞏固既有的外交、軍事關係,其實也是為西方利益未來的10年鋪路。對中共之後的局勢,西方正在思考。

責任編輯:陳沁怡

評論